首頁 > 言情小說 > 阿茶 > 半月嬌妻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半月嬌妻 第十七章

作者︰阿茶

    第二天,夫妻二人帶著不同的心情來到醫院。

    等結果的時候,杜媛媛按耐不住內心的期盼,不停地在走廊里來回踱步,顧銘輝失笑,他拉過妻子的手,讓她坐下來,然後慢慢說道︰「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你想不想听?」

    「什麼秘密?」杜媛媛的注意力一下子被他吸引過去。

    「知不知道,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的?」

    杜媛媛搖了搖頭,猜測道︰「不是一步一步地慢慢喜歡上的嗎?」

    「當然不是了,心動肯定是在某一個瞬間發生的,引起了興趣,然後才能讓人多了解對方的一些想法,再透過慢慢的了解,而加深感情,從而走到一起。」

    「這麼復雜?」杜媛媛皺皺眉。

    「你對我難道沒有心動的瞬間?你是慢慢地發現自己愛上了我,還是被某一件事情觸動,才發現愛上了我?」

    杜媛媛努力回憶起他們相識的點點滴滴,好像確實如顧銘輝所說的,心動在某一個瞬間,然後才慢慢地了解、最後決定要在一起。

    「我看到你的第二眼,就對你動心了。」顧銘輝深情地說道。

    「第二眼?」杜媛媛回想他們的第二眼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人家都是一見鐘情,我對你卻是第二眼鐘情,你說這個應該什麼呢?」顧銘輝自娛自樂,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二見鐘情?」奈何杜媛媛到現在還沒回憶起來他們第二次見面時是什麼場景。

    她翻著眼皮看向左上方,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在努力回想。

    她迷糊的樣子還真是可愛。

    顧銘輝抿嘴笑了笑,過去吻了吻她的額頭,說道︰「好了,別想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問看看檢查結果。」

    顧銘輝時間算得很準,他說差不多了,果然就是差不多了。

    得知自己真的懷孕的那一刻,杜媛媛心里涌起一陣復雜的情緒。

    為人母親和為人妻子,心里差別非常大。

    杜媛媛想想結婚前天晚上,媽媽對她說的話,妻子是用來被丈夫疼的,媽媽卻是疼別人的,這些女人都要一步一步經歷過來。

    但是,在疼別人之前,她還有十個月的福可以享一享。

    顧銘輝問道︰「你想不想把這個消息告訴你父母?他們應該很想知道。」

    杜媛媛當然知道,剛結完婚她媽媽就問她生小孩的事了,以後每次打電話或者見面,也都會提起孩子,現在他們算是如願了。

    深思熟慮一番後,杜媛媛決定,「我們兩邊都一起通知一下吧。」

    「好。」顧銘輝拿出電話。

    知道杜媛媛懷孕,兩邊父母第一時間去了他們家。

    一進屋,顧母看見杜媛媛手里拿著抹布,連忙過去,好像跟杜媛媛關系很好一樣,親昵地拉著她的手,對她噓寒問暖,「哎呀,你現在懷孕了,前幾個月要多休息,這些事就讓銘輝做好了,銘輝你也真是的,怎麼能讓你老婆做家事呢?」

    說著,順勢將媛媛手里的抹布奪過來放在桌子上,然後小心翼翼地拉著她的手坐到沙發上去。

    被莫名地指責了一下,顧銘輝無奈地搖搖頭,臉上的笑意卻表示了內心的喜悅。

    有了孩子,他媽對媛媛的態度完全變了,早知道會這樣他早就積極造人了。

    「媽,我只是把茶幾上的水漬擦一下。」杜媛媛受寵若驚,又不忍心看老公被責怪,連忙解釋。

    「以後這種事都不要親自動手,讓銘輝來做就行了。他一個大男人不做難道讓你有身孕的一個小女人做?」顧母好似瞬間變成了杜母,對媛媛關愛有加。

    除此以外,她又喋喋不休地交代了很多懷孕要注意的事項。

    杜媛媛感覺自己一下子從受氣小媳婦變成了家里的皇太後,用受寵若驚四個字都不能夠完全表達出她現在的心情。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自己的親媽,滿是驚訝,杜母對她擠擠眼,示意她安心听著就好。

    顧父突然清了清嗓子,聲音有點大,似乎有點刻意引人注目的感覺。

    顧母轉頭看了他一眼,顧父對她皺皺眉,瞪了她一下。

    顧母頓時明白過來,「對,這個。」

    說著,她急忙從包里掏出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後,一個碧綠色的玉鐲子呈現在大家眼前。

    這個玉鐲子看上去很通透,里面沒有一絲雜質,杜媛媛這樣不識貨的人看一眼,都能感覺出這個手鐲價值不菲,何況像杜父那樣平時喜歡研究玉子的人。

    「嘖!」杜父看到,情不自禁地瞳大雙眼盯著鐲子,連連點頭。

    顧母取出鐲子,將它戴到了杜媛媛的左手上。

    杜媛媛的皮膚白皙嫩滑,戴著這碧綠通透的鐲子十分好看。

    戴上去後,他們全都露出欣賞的眼光。

    「銘輝,你快過來看看,這鐲子戴在媛媛手上特別好看。」顧母像欣賞藝術品一樣贊美道︰「你們看呢?」

    幾人相互看了看,紛紛點頭,臉上盛滿了笑意。

    「這個鐲子是我們顧家的傳家寶,已經傳了三代了,現在送給你。」顧母鄭重其事地對杜媛媛說道。

    杜父暗暗點頭,心里想,原來是傳家寶,難怪市面上極少看到這樣成色的玉子。

    賦予了傳家寶的意義,這個鐲子就不僅僅是好不好看的問題了,它更代表著顧家接納了杜媛媛這個兒媳婦。

    杜父杜母心里說不出的高興。

    杜母甚至眼眶微濕,有種想哭的沖動。

    兩個孩子結婚這久,現在才算是被長輩們完全認可,女兒終于熬出頭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令人高興的事呢?

    顧銘輝和杜媛媛心里自然也知道顧母的意思,兩人開心地相視一笑。

    雖然這鐲子確實和杜媛媛白皙的肌膚很相襯,但還是因為不再討厭這個人,所以才看她哪里都順眼。

    婆媳關系好轉,這是大家都最想見到的,果然如媽媽所說,有了孩子婆媳關系就會有所好轉。

    杜媛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靠幻覺感受著里面的小生命帶給自己的一切。

    「怎麼,孩子踢你了嗎?」顧銘輝洗完澡從房間里出來,一邊擦頭發,一邊看了看杜媛媛。

    看她靠在床上,手正撫摸著肚子,臉上洋溢著好奇之色,不禁失笑地打趣她一句。

    杜媛媛嗔了他一眼,道︰「哪有那麼快?」

    「那你摸什麼?」顧銘輝過去,在床邊坐下,額頭抵在杜媛媛的額頭上。

    杜媛媛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一個勁的傻笑。

    顧銘輝看她這樣,忍不住又對著她的雙唇吻了過去。

    杜媛媛這次沒有任由顧銘輝像以前那樣壓身上來,她用雙手抵住他的胸,拒絕道︰「小心壓到孩子。」

    「我會的。」顧銘輝的欲火已經燃了起來,哪還會自覺地停下?

    他用雙臂撐在杜媛媛的肩膀兩邊,將身體拱起來,幾乎不踫到杜媛媛的身體,但是嘴上卻沒有饒過她。

    「你上次說對我二見鐘情,當時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也想不起來了。」杜媛媛仍然耿耿于懷。

    「只能說,勉強算是二見鐘情吧,其實是你來面試那天。」

    「面試那天?那叫一見鐘情好不好,你居然對我一見鐘情?」杜媛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這麼大的魅力,她更寧願相信是顧銘輝當時眼楮有問題。

    「當時你一身狼狽地出現在我面前,其實我那時就已經在心里把你否決了。但是你不慌不忙地出去整理了一下,然後又若無其事地進來繼續面試,那種從容不迫的鎮定,一下子征服了我。那時的你一下子掃走了我心中的陰霾,感覺你不管遇到什麼糟糕的事,都能積極面對,這種精神特別可貴。」

    和老公哄老婆那種甜言蜜語不同,顧銘輝的一番夸贊,是發自內心地對杜媛媛表示欣賞,即使他們沒有成為親密關系,他的這種欣賞也不會改變,所以這是杜媛媛本身的優點,而不是成為了顧銘輝妻子後才有的優點。

    這是對杜媛媛自身價值的認可,還有什麼比這樣的夸贊更令人高興呢?

    杜媛媛心中雀躍不已,「你的嘴怎麼這麼甜呢?」

    「嘴巴不學得甜一點,我怕你不要我。」顧銘輝語氣像個孩子一樣,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你也會怕?」杜媛媛捂嘴偷笑。

    一個男人只有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才會像小孩子一樣,果然如此。

    「哎,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

    「我跟別人生的你也喜歡?」

    「你敢?」

    「我們給孩子取什麼名字呢?」

    「你覺得什麼名字好听就叫什麼名字,都听你的。」

    「什麼都听我的?」

    「對,以後什麼都听你的,只有一個地方,盡量听我的,如果你能多主動一點,也可以听你的。」

    杜媛鎙uo讀算叮 喚獾匚實潰骸甘裁吹胤劍俊


    「床上。」

    ……

    「我愛你。」在兩個人共赴巫山的那一瞬間,顧銘輝情不自禁地說出一聲內心的真實告白。

    「我也愛你。」杜媛媛只感覺全身好像軟成了一灘水,她累得直接趴在了顧銘輝的身上。

    顧銘輝滿足地抱著她,像安撫一樣地輕拍著她的後背。

    兩人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雖然不再有任何動作,卻也舍不得就此分開,彷佛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更深地感受到彼此的愛意。

    夜漸漸地沉了,屋里面的喘息聲也漸漸消失,不多時,房間里響起了微微的低鼾聲,夾雜著一兩句呢喃。

    窗外面一輪明月在遠方的天空上高高地掛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又慢慢從天邊淡去。

    寧靜的夜晚下,城市的角角落落閃爍著微弱的光,夜晚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離去,城市又沸騰起來,萬物又迎來了新的一天。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