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王爺別這樣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別這樣 第十七章

作者︰零葉

    【第十章】

    離開皇宮回到王府的時侯,龍格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那邊寧春已經讓太醫看過了,臉上也已經涂抹了最好的膏藥。

    看到龍格回來,寧春起身見禮。

    「客氣什麼,你那邊收拾得如何了。」

    「已經打掃好了,就等著爺回來跟爺說一聲。」

    「走,爺跟你一起去看看。」說著牽著寧春的手就這麼出去了。

    王府里的下人在得知寧春昨晚上被王爺抱回來直接去了王爺的院子後就知道寧春這是遇到大造化了。

    如今看到王爺毫不顧忌的牽著她的手在王府里走著,一個個的羨慕的不行。

    龍格帶著寧春故意在王府里繞了一圈,寧春羞臊的想掙脫他的手,龍格不讓,「我已經跟太後還有皇兄說了,就等著欽天監選個好日子了擇日成親了。」

    寧春看著他的背影,此生遇到他,就是她最大的造化。

    當天,龍格去了自從成親後就一直沒去過的側妃的院子。

    側妃這邊早就知道昨天發生的事情了。此刻听說龍格來了,心里無端的松了一個口氣,也不知道是在想自己守活寡的日子到頭了,還是感嘆再也見不了這個人了。

    龍格一進來,側妃俯身行禮。

    「坐。」龍格道。

    側妃坐下。

    龍格單刀直入,「我要娶寧春為正妃。」

    「她不容我?」側妃問。

    龍格搖頭,「我不允許我的府上還有別的女人惦記我,我的王妃會吃醋。至于你之前跟寧春說的那些話,我不追究了。」

    側妃臉漲得通紅。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這里的東西你都可以帶走,本王從來沒踫過你,你要是願意,本王可以給你一紙休書,或者,給你另一個身分讓你再嫁人。」

    側妃听到他這般決絕的話,知道沒有再說下去的必要,遂站起身來︰「我選後者。」

    「好。」龍格十分痛快的拿出一張紙來,上面是她新的身分證明。

    側妃接過。

    「你趕緊收拾,本王在外面給你叫好了馬車,上面有本王給你準備的五干兩銀子,不管去哪里,這輩子都可以做個富貴人了。」說完,龍格對她點點頭轉身離去。

    側妃看著龍格消失才收回視線。

    居然連這一夜都不想自己留下來了。

    寧春,你真幸運,被這個男人喜歡。龍格,你真無情,就這樣對待你娶過的女人。

    第二日,齊王龍格上報內務府,側妃黃氏,感染惡疾,醫石無效後,于今日凌晨走了。因為是惡疾,怕傳染,在稟報內務府後,選擇了火葬。

    側妃有留言,說自己生于內宅,一生都沒走出去過,所以死後想歸于山川。

    齊王決定尊重其意見,將骨灰撒與山川,與天地共為一體。

    三月初八,欽天監選的好日子,那天,齊王龍格帶著浩浩蕩蕩的聘禮趕到離京城五十里外的懷寧縣下聘禮,迎娶齊王妃。

    整個京城的人在听到這個消息都轟動了,尤其是得知齊王妃居然是當初齊王府的大總管寧春後更是驚訝得不行。

    齊王啊,齊王居然娶一個婢女做正妃,這不是開玩笑嗎?這讓京城的貴女臉面往哪里擺放?說到這個眾貴女們就氣得不行,那就是李大將軍的女兒李蓉,干了一件丟盡貴女顏面的事情,具體什麼事情沒人知道,反正就知道李蓉被京兆尹收押,吃了兩個月的牢獄之災後,還是李將軍連夜從邊關趕回京城,去皇帝那求的情。

    皇帝也不忍李將軍難做,最後讓京兆尹釋放了李蓉。

    但李蓉已經無顏在京城待下去,最後被李大將軍帶去了邊關。

    五月十六,大吉,齊王娶妃的大日子。

    那一天京城可謂是熱鬧非凡,許多人都在城門那翹首以盼,當人們看到官道上出現一溜排的身著大紅喜服的隊伍後立刻嚷嚷開來了,「來了來了,齊王妃來了。」

    守門管將周圍的百姓都驅散開,讓出中間的路。

    齊王十分寵愛王妃,從進城門的那一刻,地上就鋪上了紅毯,一直蜿蜒到齊王府。

    寧春坐在十六抬的轎子里,手里捧著如意,頭上蓋著喜帕,听著外面百姓們跪下來喊齊王千歲千千歲,齊王妃千歲千千歲的時候,只覺得一切都恍如作夢。

    彷佛前一刻他們都還是五六歲大的小孩,什麼都不懂,轉眼之間就成了成年人,一個嫁,一個娶。

    寧春的眼眶紅彤彤的,她拼命的忍住,大喜的日子,她不能哭。

    龍格騎在馬上,身前帶著紅花,看著外面的百姓高興得不行,一邊讓人起來一邊讓人打賞。

    早有八名王府的侍衛,前後各四個,手里挽著籃子,籃子上面蓋著紅布,一前一後的散著喜糖跟銅錢。

    百姓們立刻哄搶。

    一旁有人保護,防止踩踏。

    就這麼一路從城門口撒到了王府門口。

    龍格親自扶著寧春下了轎子,兩人手拉著手進了王府。

    當禮官那一句,「禮成,送入洞房。」不管是龍格還是寧春都松了一口氣。

    寧春被人攙扶著回到了龍格之前的院子。

    院子進行了翻新,比以前看起來更加精致,院子里到處都是花,各種各樣的花。

    湘琴跟月素扶著寧春在喜床坐下後給她磕頭。

    「起來吧,大家都共事一場,不用多禮。」

    湘琴道︰「以前您是寧總管,現在您是齊王妃,不一樣的。」

    月素也道︰「說句大逆不道的話,月素很高興王府的女主子是您,您的性子我們大家都知道,有您在,我們這些下人就有福氣了。」

    「奴婢也是這麼想的。」湘琴趕緊道,從龍格宣布寧春要做齊王妃那一刻起,她就將心里那點小火苗給掐滅了。

    「那我以後要端著齊王妃的架子了,省得你們不怕我,一個個的要翻天。」寧春這話似是玩笑又似丑話說前面的叮嚀。

    兩人都應答了一聲。

    不一會兒,龍格來了,在喜娘的主持下,掀開了寧春的蓋頭。

    看著嬌艷欲滴的人,龍格恨不能直接洞房,但外面還有許多人要招待。

    「娘子,餓了就先吃一點,我去去就來。」

    寧春被他一聲娘子喊得更羞臊了,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去吧,別喝多了。」本來意思是喝多了傷身。

    結果龍格道︰「今晚一定不會多。」說完對寧春眨了眨眼楮,又上前擁抱著她,須臾後退後一步親了她額頭一下後才離去。

    眾人都看出來了,龍格是真的喜歡這個地位不高的王妃。

    人家雖然出身不好,但人家命好。

    趁著這個機會,寧春讓人送來熱水,卸掉了臉上的新娘妝,洗了個澡。

    月素又叫了一桌子食物給她墊肚子。

    寧春吃了一些後讓其他人都下去了,自己依靠在貴妃榻上看書。

    其實她是緊張的,只能看書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等了半個時辰,外面傳來腳步聲,知道是龍格回來了。

    果然,龍格帶著酒氣進來了。

    寧春放下手里的書,立刻上前扶住他。

    龍格一手搭在寧春的肩膀上,對著她的側臉就是一口,「娘子,你真香。」

    寧春嗔怪的看著她,「爺,你身上的酒味可不好聞。」

    聞言,龍格站在那,抬著路膊聞了聞,果然,一股子沖鼻子的酒味。

    「來人,打熱水。」龍格喊完,走到桌前,拿想合巹酒,遞給寧春。

    寧春接過。

    「喝了這杯酒,你永遠都是我的人。」龍格十分認真的看著寧春。

    「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只要爺不嫌棄,我都是你的人。」

    「好。」龍格大喝一聲,兩人挽著胳膊喝了合巹酒。

    不一會兒,熱水抬進來放進了將後面的浴桶灌滿。

    寧春譴退下人,親自伺候龍格。

    龍格自然巴不得,等人一走,立刻摟著寧春就親上了。

    ……

    路上,寧春坐在馬車里緊張得小腿抽筋。

    龍格說她不是緊張的,是被他做得抽筋。

    寧春作勢要打他,龍格抓著她的手順勢將人摟緊懷里,剛要親上去就被寧春一手捂住了,「會將妝弄花的。」

    龍格看著她擦著胭脂顯得紅顏的嘴唇,最後不滿的將手罩住她的酥胸揉了幾把道︰「現在你欠我一頓,回去得補償我。」

    寧春拍開她的手,白了他一眼,但心里卻眼吃了蜜一樣甜。

    等兩人見完了皇上皇後跟太後,龍格帶著她在御花園里逛了起來,正值五月,百花齊放的季節,御花園里奼紫千紅一片。

    「這些花好漂亮,好香。」寧春挽著龍格的胳膊道。

    「喜歡?」

    「嗯。」

    「回去讓人挖幾株帶回去。」

    「別,這里是御花園,不是外面。」

    「幾株花而已。」龍格沒放在心上。

    等到晚上,寧春看到浴桶里飄著的都是花瓣後傻眼了。

    龍格從身後將人抱住,「喜歡嗎?」

    「喜歡,但……」寧春還沒但完就被龍格吻住了,食髓知味,說句沒出息的話,他都不想從她身上下來了。

    兩個月後,在齊王夜夜耕耘下,齊王妃有孕了。

    得知這個消息,最高興的莫過于太後了,當下派出最妥帖的老嬤去齊王府照顧王妃。

    這下可苦了龍格了,老嬤嬤得到太後的指示,嚴格阻止龍格靠近王妃。

    龍格哀怨得不得了,天天看著媳婦兒卻吃不了。

    兩個半月後,寧春一舉得男,龍格取名龍寧,小命虎兒。

    等虎兒兩個月後,龍格再也忍不住了,趁著虎兒睡著了後,拉著寧春就躲在房里,並不許所有人打擾,連虎兒都不行。

    寧春心里還擔心兒子,「爺,虎兒還小……」

    龍格吃醋了,抬頭哀怨的看著她,「你現在眼里都沒我了。」

    「誰說的?」寧春捧著他的臉道︰「我最愛的人就是爺。」

    「騙人。」龍格委屈極了,自從那小子生下來後,寧春一門心思都撲在孩子身上,他都多久沒解饞了?

    「沒騙人。」寧春說著主動吻上他的唇。

    ……

    一直到外面的門被敲響,照顧虎兒的奶媽說虎兒哭個不停,應該是想王妃了。

    龍哥無奈,只能起來,穿上衣服黑著臉將兒子接過後又關上門,最後將那小子放在寧春的身邊。

    寧春累得不行,但看到兒子後又滿血復活,只看得龍格吃味得不行。

    他決定了,一定得像個法子暫時不再要孩子,不然在他娘子的眼里,他會越來越沒地位的。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