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王爺別這樣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別這樣 第二章

作者︰零葉

    這一覺睡得更沉了。直到寅時許,丫鬟來敲門,說王爺那邊快要起床了。

    寧春強撐著起床穿衣打扮,整個過程只覺得腦子昏昏沉沉的,腦子像是有人拿著錘子在那一下一下的敲著,只覺得兩邊的太陽穴都繃得酸疼酸疼的。

    到了龍格居住的院子後,寧春狠狠的拍了下臉,好讓自己的腦子清醒一點。

    須臾後她推門而入。

    屋子里還是黑漆漆的,寧春掏出火折子點亮油燈後輕輕的走到龍格的床前,將放下的床帳掛在掛鉤上後微微彎腰輕輕的喊著,「爺,起床了。」

    躺在那的人眉頭一皺,繼而張開看眼。

    在龍格睜開眼楮的瞬間,寧春的嘴角綻放出一個笑,「爺,該起床了。」

    龍格躺在那過了會兒才起身。

    彼時寧春已經將他的朝服拿到床邊。

    龍格伸出手,寧春上前,一腳跪在床沿幫他穿衣。

    等上衣穿上後,龍格掀開被子,寧春又半跪下給他穿褲子跟鞋子。

    穿好了後,龍格站起身,寧春也跟著站起立,只是一站起來,眼前忽然黑了一下。

    寧春下意識的就一把抓住身邊的人。

    龍格皺眉,看著她逼著眼楮後問︰「怎麼了?」

    低沉的沙啞加上剛睡醒還帶著幾分慵懶,讓龍格的聲音格外的好听。

    寧春立刻睜開眼楮,嘴角帶著笑意道︰「大概是起猛了。」

    龍格沒再說話,只看著她的臉,似乎比平時蒼白了一些。

    「辛苦了。」龍格忽然道。

    寧春正低頭給他系腰帶,聞言心頭一緊,而後淡笑道︰「爺忽然這麼客氣,我都不習慣了。」

    龍格嘴角微微的翹著,「怎麼,爺每天不對妳吼幾次妳還不習慣了?」

    寧春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些,大著膽子道︰「可不是,爺忽然變得好說話,感覺真有點不適應呢。」

    「那改天爺心情不好的時候,妳過來,爺罵妳兩句撒撒火。」

    寧春一邊笑著一邊將他腰帶系好,又轉身將一旁的玉佩幫他掛上後道︰「爺心情好的時候,想罵也可以罵的。」

    龍格沒再說話。

    寧春也沒繼續說,衣服穿好後轉身從不知何時等在一旁的丫鬟手里接過漱口水給龍格漱口,一旁丫鬟立刻跟上,用盆接住他吐出來的水。

    這個功夫,寧春又將布巾放進另一個銅盆里打濕,水很熱,燙得寧春的手瞬間就紅了。

    寧春似乎早就習慣了,等布巾熱了後擠干水轉身遞給龍格。

    龍格接過,抖開布巾敷在臉上一會兒,等毛巾涼了後轉身遞給寧春。

    寧春習慣性的接過。

    這個時候,又有丫鬟端著一盅湯進來。

    寧春接過看了一眼後才遞給龍格。

    龍格幾口就喝完了湯,寧春接過空碗,再一次遞上熱毛巾。龍格擦了下嘴巴跟手,將毛巾遞給寧春的功夫,寧春已經將他的官帽遞給他了。

    龍格接過,戴上。

    寧春將碗放在托盤上,丫鬟全部都下去了,屋子里就剩下龍格,寧春跟長順。

    做完這些,寧春往後退了一步,剛才是強打著精神將所有的步驟都做完,這會兒一松懈下來只覺得天旋地轉,她不著痕跡的伸手扶住了一旁的桌子。

    龍格舉步往外走,長順立刻跟上。

    兩人一前一後跨出門坎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悶響。

    長順回頭一看,頓時驚呼一聲,「寧春……」

    龍格腳步一頓,回頭一看就見寧春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那一瞬間龍格想也沒想,幾大步就沖了回去,二話不說將人抱在懷里。

    「去喊大夫……」龍格吩咐著。

    長順立刻去讓人喊大夫。

    龍格一摸寧春的臉,這才發現她的臉滾燙滾燙的,再摸下額頭,不僅燙,還有一層薄汗。

    龍格來不及多想,將寧春抱起來後放在他的床上。

    王府里自然有大夫的,不過一會兒,大夫提著藥箱小跑著過來了。

    「王爺,再不走來不及了。」長順子在一旁提醒道。

    龍格皺眉,沒動。

    直到大夫給寧春把完脈後說是感染了傷寒。

    「就讓她在這里歇著,別搬來搬去省的又加重了病情。」龍格吩咐著。

    眾人應了一聲是。

    「好好給她瞧瞧,需要什麼藥材只管拿,本王先去上朝,你在家吧。」這話是龍格跟長順說的。

    長順一頓,「王爺……」他雖然是王爺的貼身小廝,但他功夫很不錯,一直跟在王爺身邊保護他安全的。

    「本王讓侍衛長跟著,放心吧。」龍格說完轉頭看了眼床上的寧春,她小臉燒的紅彤彤的,整個人都憔悴了幾分。

    剛才還跟他開玩笑笑意盈盈的人,這會兒就躺在那一動不動了,龍格心里有些怪怪的。

    當下也不多看了,轉身走了出去。

    一旁的侍衛長立刻帶著人馬跟上。

    等龍格一走後,長順看著還昏迷著的寧春,眉頭擰得死死的。

    龍格上朝後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腦子里總是不受控制的閃過寧春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畫面。還有就是他臨走前的那個回頭,她躺在床上,滿臉燒的通紅。

    「齊王……」

    龍格驀地回神,雙手高舉,「陛下……」

    「讓你提提意見。」龍嚴道。

    龍格放下手道︰「皇兄既然提出來了,自然是深思熟慮過的,需要臣弟做什麼,皇兄只管吩咐。」

    龍嚴看著龍格一眼,只嗯了一聲轉頭又跟別的大臣商議了。這次龍格不敢再走神了。

    等朝會結束後,龍格離開大殿正要回去,龍嚴身邊的太監總管走了過來,「三爺,陛下讓您過去一趟。」

    「知道了。」龍格說完轉身朝御書房走去。

    等進了御書房,剛要見禮,龍嚴一揮手,「免了。」

    龍格還是拱手道︰「皇兄召見臣弟,是有什麼急事嗎?」

    龍嚴看他,「我看你是有什麼急事吧。」

    龍格沉默不語。

    「上次跟你提的,李將軍的嫡女的事情,你考慮得如何了?」

    龍嚴沉著臉,「臣弟現在還不想成親。」

    「你都二十二了還不成親?是想讓太後擔心嗎?太後說不動你就來跟朕念叨,朕的耳朵都快被太後念出繭子來了。」龍嚴沒好氣的道。

    龍格撇嘴,「反正臣弟還不想成親,皇兄你都已經給母後添了三個孫子兩個孫女了,干嘛還盯著我。」

    一向冷峻的嚴格也就只有在他皇兄面前才露出一絲孩子氣。

    龍嚴失笑,「朕的孩子是朕的,又不是你的,太後就想想听你的孩子喊她一聲皇祖母。」

    龍格道︰「皇兄您是肩挑大任,自然要傳宗接代,我只要好好輔佐皇兄就成,至于子嗣,有那麼一兩個就成了。」

    龍嚴看他那樣,也不逼他,「朕也沒讓你馬上同意,有時間可以約李家姑娘出來見見面,游游湖,你是王爺,都二十二了才一個側妃,這怎麼行。」

    「臣弟只想找個喜歡的……」

    「那你是有喜歡的人了?」嚴格問。

    聞言,龍格腦子里居然閃過了寧春的樣子。

    隨即搖頭,「沒有,但臣弟也不喜歡李將軍的女兒。」

    「朕沒讓你立刻娶人家,你可以適當的約人家出來賞秋,最近邊關不穩定,李將軍那邊……」龍嚴沒有把話說完。

    但龍格還是听出了他的話外音,許久後,龍格才道︰「我會試著去接觸下的。」

    這算是給龍嚴吃了一個定心丸了。

    「放心,朕還沒到需要你出賣自己幸福的時候。」

    「這天下姓龍,臣弟也姓龍,這是臣弟應該的。」

    龍嚴沒在說什麼,轉身讓一旁的大總管拿出不少東西給他,算是另一種補償。

    等龍格回到王府的時候直接去了他的院子。本以為能看到寧春,結果一看,屋子里空無一人。

    龍格二話不說,轉身喊人。

    龍格身邊最親近的就是寧春跟長順,此外就是湘琴跟月素。

    湘琴上前福身。

    「寧春呢?」

    「春兒姐姐醒來後發現是在您這,不顧我們的阻止跟勸誡,回了自己的院子。」湘琴一邊說一邊偷偷的打量龍格的神情。

    龍格不語,轉身往外走。湘琴立刻跟上。

    龍格一路穿過花園,來到了寧春的住處。

    寧春住的院子離他的院子不遠,為了方便就近照顧他。

    還沒走進去就聞到一股子藥味,正在打掃院子的小喜看到龍格立刻跪下行禮。

    「寧春睡了嗎?」龍格問。

    「寧總管剛喝完藥歇下了。」小喜大氣都不敢喘的回答著。

    「退下吧。」龍格說完徑直推門走了進去,其他人不敢跟過去。

    湘琴跟月素兩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里的深意,王爺對寧春,是不是好的過頭了?

    她們跟寧春雖然不是朝夕相對,但也知道寧春斷然不敢對王爺有什麼心思的,不然早就留不下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