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等待是件小事(上)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等待是件小事(上) 第三章

作者︰蔡小雀

    【第二章】

    感謝老天的是,其實她也不是常常可以看得到鬼。

    大部分時間,她還是能過很正常、很平凡的生活,不過有時候,偶爾啦……她也會希望能出現那麼一兩只鬼來「熱鬧」一下。

    就像現在,在開了一整個早上的朝會後,看著台上口沫橫飛的經理滔滔不絕卻還沒有結束的跡象,她就分外希望哪個好心鬼來幫忙在經理後頸吹一口寒氣──

    欸,她真壞。

    好不容易,在經過漫長的疲勞轟炸後,經理看著底下兩眼渙散直逼蚊香蛙的下屬們後,終于良心發現地宣布他們通通能「滾」回辦公桌繼續賣命了。

    鹿鳴早上被周頌喂養的愛心早餐荷包蛋、烤吐司和熱牛奶早就消化光光,她趁著午休前的一個小時火速處理一批該聯絡的客戶電話、客戶意見單後,總算撐到中午十二點休息鐘響。

    「耶!吃飯了吃飯了。」她二話不說略略收拾了一下,拎起皮包就和饑餓覓食的同事們嘻嘻哈哈往電梯方向走,卻在這時,一個嬌聲嬌氣的女聲喚住了她。

    「鹿鳴。」

    她暗暗翻了個白眼,在同事們滿眼同情及「妳自求多福多保重吧」的目光中,不得不站定腳步回過身來。

    ──嚇?!

    面前嬌小窈窕胸大妖嬈的年輕美女一身昂貴漂亮的香奈兒套裝,在看見她驚愕古怪的眼神時,不禁面色微沉,不爽了起來。

    「妳干嘛那個表情?看到鬼哦?」年輕美女身為廣告公司空降的新副理──也是老板的情婦,任職三個月來最痛恨被人質疑她的專業、挑戰她的權威,所以說好听是隨時在找機會樹立威信,說穿了就是愛疑神疑鬼找人麻煩。

    鹿鳴神情越發古里古怪了,這個嘛……

    站在美女副理林妲肩膀後陰森森白慘慘的中年男人……確實是鬼,不過她能說嗎?

    鹿鳴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不去看那個面無表情瞪自己的中年男鬼,冷靜微笑地問︰「副理,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尖石公司今年度最新的廣告為什麼還沒弄好?我看過了過去合作的紀錄,他們不是三月初就會開會敲定OK,然後四月份撥款的嗎?難得有這麼阿莎力付款的客戶,我們公司卻還沒有東西給人家?如果每個員工都像妳一樣拖拖拉拉,不把客戶當一回事,公司還有什麼收益利潤啊?」林妲 哩啪啦一串訓斥。

    「……」

    「今天下班以前,我要看到完整而且最好是完美的廣告企劃案和成果在我桌上!」林妲高高在上一語落槌。「別以為我這個主管才上任不久就可以糊弄我,像你們這種老鳥老油條心態,我看多了!」

    鹿鳴被不由分說地罵得狗血淋頭,她臉色微微變了,想嘆氣,又想攤手搖頭。

    嘖嘖嘖,瞧瞧這把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燒得……

    不過老板的情婦,會吹枕邊風的,他們這種小職員還是應該要好好「尊重」一下。

    她清了清喉嚨,一本正經,眉宇微挑。「報告副理,想必在您手上的訊息並不完整,所以我可以先協助您稍微厘清狀況嗎?」

    「妳這是想把責任推拖給別人了?」林妲抱臂。

    林妲背後的中年男鬼在這時候眼眶流出血淚來,也對她怒目而視。

    哎呀,原來還自帶打手是嗎?

    鹿鳴有點火了,但依然耐著最後一分性子道︰「尖石雖然也是我的客戶之一,但廣告案實際上的文稿、美工、攝影、制作等等項目是由創作部負責,廣告的媒介、市調、促銷則是由營銷部處理。我是業務部的,我主要是和客戶及公司保持三方最緊密的聯系與溝通,所以您可能找錯部門了。」

    「妳業務部不用全權盯進度隨時向我報告嗎?」林妲氣勢更焰。

    「──是不用啊!」她聳聳肩,看見林妲瞬間杏眼圓睜滿臉震怒,不由笑咪咪地道︰「不過我還是可以額外跟您報告一下,尖石公司在去年九月已經被周氏集團收購為旗下子公司,所有簽給我們公司做的廣告相關業務一律改為當年度十二月底前呈報給他們,好便于來年一開春廣告就能大幅釋出打響第一炮!」

    林妲聞言,面上閃過一抹驚慌和難堪之色。

    她繼續微笑,「這也就是為何我們創作部、營銷部、業務部小組在那個月份整整加班了一個月的原因,我們英明的老板大人尾牙還因此發了我們一人一個新台幣一千元的『大紅包』呢!不過也難怪副理不知道,那時候您還沒來公司嘛,嗯,仔細想想,沒能把公司上下里外前後所有事情都向您報告過一遍,確實是我們這些老鳥老油條的錯,真是對不起。」

    林妲臉一陣紅一陣白,連昂貴精致套裝底下縴合度的身子都氣得顫抖不已,她幾乎可以听見這位新副理咬牙切齒的聲音。

    但是鹿鳴在公司五年了,並不敢認為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可是她向來盡心盡力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新主管想殺下屬威風她可以理解,老板的這位「女朋友」想在公司佔有一席之地,標榜自己有多重要,她也尊重,但不代表她願意持續忍受連續被莫名其妙針對了三個月的找碴行為。

    她是很需要這份薪水,也很討厭遷徙和變動,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應該為五斗米折腰,卻不表示一定得跪下來吃這碗飯!

    「是誰教妳可以這樣頂撞上司的?」林妲這時也不知該慶幸午休時間公司員工都走得差不多了,所以不會親眼見證到自己被「羞辱」的這一幕,還是該憤怒居然人都跑光了,沒有人來替自己助陣?

    「副理,如果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先去吃午餐了,謝謝。」她心平氣和地道。

    「給我回來!」林妲氣得渾身發抖,指著她的鼻頭大罵。「我準妳走了嗎?妳就不怕我叫老板炒妳魷魚?」

    「怕啊!」她嘆了一口氣,不忘瞪了林妲身後跟著耀武揚威吐長舌恫嚇自己的中年男鬼一眼──有本事你就把舌頭吐成花式三百六十度,我再考慮要不要怕一下,當老娘沒見過世面呀?笨蛋,不對,是笨鬼!「所以副理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林妲不敢置信地怒瞪著她,卻被她噎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沒有要吩咐的了?喔,那謝謝副理,我去吃飯了,副理午安,副理再見。」

    鹿鳴背起皮包大步一邁晃走了。

    留下氣得頭頂冒煙滿腹憋屈的林妲和那只滿臉怒氣和心疼的中年男鬼在原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