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蜜見 > 一見纏上你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見纏上你 第十三章

作者︰蜜見

    【第十章】

    「說真的,你雖然個頭小,身材卻很不錯哦!我想男人都會喜歡你這種小個頭,會想抱在懷里呵護一輩子吧!」身後的聲調有些感慨,甚至是羨意,令杜之嬋詫異地回過頭著著施立茜。

    「干嘛這樣看我?我說錯什麼嗎?」杜之嬋的錯愕讓施立茜感到好笑。撇開之前的爭風吃醋,其實她不討厭杜之嬋,只是不喜歡她現在的擺譜。而且,她發現捉弄杜之嬋挺有趣的,就像逗弄小貓小狗一樣好玩。

    施立茜靠向池邊,好奇地看著杜之嬋。「喂,說真的,你跟陸大哥一起泡湯過嗎?還是你們在一起幾次?」

    這麼私密的問題讓杜之嬋頓時像煮熟的蝦子般渾身通紅。

    「你很煩耶!」她生氣地轉過身不看施立茜,實則渾身發燙。

    「哎呀……害羞!」雖然和杜之嬋從來不是好朋友,但施立茜卻被她的反應惹得發笑,此時她發覺自己還挺喜歡杜之嬋的,于是決定推她一把。

    「我是不知道你和陸行雲進展到哪里啦,不過我不會奪人所愛那麼沒品。但是,如果你們沒在一起,就另當別論……這樣好了,我給你一個月時間,如果你再不出手,或是佔著他又不想定下來,到時我就不客氣!我肯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勾引陸大哥!」

    宣戰式的口吻讓杜之嬋再度回過身,此時施立茜已經起身,似笑非笑的表情充滿挑釁,渾身暈染成粉紅色的她散發無比自信。

    盡管自認不如她,氣勢也弱了許多,但杜之嬋還是轉過身。

    「你不會有機會的!」兩個女人再次宣戰。

    面對露出勝利女神般自信笑容的對手,被激起的斗志讓杜之嬋的眼神充滿堅定,忐忑之情卻隨之而起。

    經過這陣子的若即若離,他的心還像之前那麼堅定嗎?現在只能靠她去尋求解答,並再次尋回愛他的初衷。

    自從大伙一起去泡湯後,杜之嬋感覺陸行雲的態度似乎變冷淡了,每天的電話次數也減少。雖然僅是短短三天,就讓她有如跌入冷宮般難受不已。

    第三天下班前她決定改變戰術,化被動為主動。但是經過三通電話無人回應時,她開始坐立難安,千百種壞念頭佔據了她的理智。

    莫非施立茜不顧約定開始探取行動?他們已經一起去泡湯了嗎?猜忌開始在她心里發酵,杜之嬋的心就像被人捏緊般疼痛難耐。

    陸行雲終于在下班後十分鐘打來。

    「你找我哦?今天一整天在工地,那里收訊不好」他的聲音顯得好空曠遙遠,杜之嬋腦子里仍存在揮之不去的想象圖。

    「小嬋?怎麼了?有事嗎?」不尋常的沉默令陸行雲感受怪異。這幾天都待在同一個工地,不至于忙到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而且走出工地就沒有收訊問題,但他還是耐著性子不打電話。

    那天在郭正益家,杜之嬋的疏離讓他感到心灰意冷,于是他認真考慮兩人的關系和未來。

    或許是他太強求了,很多感覺錯過了就不再回頭……只是,一看到她的電話,听到她的聲音,他又割舍不下對她的眷戀。他只能盡量不泄露對她的在乎,以免將她逼得更遠。

    電話那頭的口氣不再存著急切和溫柔,杜之嬋只能壓抑法然欲泣的聲調。

    「你在哪里?」

    「怎麼了?你聲音听來怪怪的,你在哪里?」听出她口氣怪怪的,陸行雲不自覺流露關心。

    「你先回答我,你老實告訴我,你在哪里?」她悄悄吸口氣,準備面對即將听到的殘酷事實。

    陸行雲卻一頭霧水。「我剛回公司呀!」怎麼她的聲音听來好像要哭了一樣?脆弱得令他心疼。「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杜之嬋難得任性地要求,「我要你來接我,十分鐘之內。」

    如果他正在和施立茜泡湯,不管是烏來或北投,十分鐘之內絕對到不了,如果他在公司,除非他立刻出門,否則時間也不夠一一她只能藉此測試自己在他心中地位是否依舊。

    陸行雲沒有絲毫考慮。「你等我,十分鐘在你公司樓下等我。」

    他的回應讓杜之嬋松了口氣,但結果尚未分曉。

    「小嬋,你干嘛對著電話發呆?」陳怡君看她一整天心神不寧,很替好友擔心。這幾天杜之嬋失去了以往的活力,淡淡愁緒取代了雙眸原有的光澤。

    「怡君,我快要失戀了……」杜之嬋重重嘆了一口氣,縴細的雙肩也整個垮下,「我好像快要失去他了!」

    她那副為情所困、要死不活的模樣讓陳怡君跟著嘆氣。「你呀!根本就是死心眼,沒本錢還想跟人家玩欲擒故縱的愛情游戲,我看那個陸行雲對你是真心的,你卻一直把他推開……當初的你一心一意想跟他在一起,即使是倒追,但那時的你好認真,談起他,眼神表情都是眉飛色舞的,那時的你單純直接得好可愛……」

    隨著好友的描述,杜之嬋的思緒也回到最初的心意,那時她真的好喜歡陸行雲,恨不得馬上嫁給他!但這樣的悸動隨著他的化被動為主動,站在優勢的她不免玩起心機,相對地也失去了原始的熱情。

    杜之嬋臉上閃過些許痴迷和懊惱的神色,但現在該怎麼挽回頹勢呢?

    「

    實說,我真的很羨慕你耶!有這麼好的男人愛著你,要是我。早就緊緊纏著他不放了。怎麼可能像你這樣放在一旁愛理不睬?」為了好友著想,陳怡君不得不透漏女孩家的心思,「好好把握到手的幸福最要緊,像陸行雲這樣的男人,很多女人等著卡位耶」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施立茜虎視耽耽的眼神馬上竄入杜之嬋腦中,激起她的危機意識和防御的本能。

    「陸行雲是我的,誰也搶不走!」她信誓旦且說著,握著的拳頭想緊抓住這段感情不放。

    「對!就是要有這樣的氣魄!敢愛敢恨,這才是我欣賞的杜之嬋!」陳怡君在一旁拍手叫好,為她增添不少自信。

    「肉食女」的氣魄又回來了!

    「喂,他不是要來接你嗎?還不快點下樓等?」

    听見好友的提醒,杜之嬋趕緊看了時間,還差兩分鐘。

    「那我先走!」她慌亂地把桌上的東西掃進包包里,陳怡君在一旁加油添火,「天氣這麼冷,要好好把握今晚哦!」

    「呵呵,我早有準備……」暖昧的暗示讓杜之嬋一陣臉紅,丟下這句話後就匆匆離開公司。

    十分鐘後,陸行雲十萬火急地東躲西閃穿越小巷,終于在九分三十秒抵達杜之嬋公司樓下。原以為她不會那麼快出現,但車子一停妥,只見杜之嬋匆匆走出大樓,焦急地東張西望。

    好久沒見她露出這般神情,他腦中滿是疑惑,心想她一定有事。

    杜之嬋很容易就認出他的車,一改之前的淡漠。她快步走向「悍馬」,臉上帶著愉悅欣喜的笑容上了車,那笑容更讓陸行雲覺得詭異。

    「很冷哦?這麼冷,怎麼不戴手套?」他暗中觀察她的改變並刻意保持距離,關心的態度卻是不變。他知道她的手一向冰冷,很想捉來放在掌心搓暖,但上次被拒後讓他的態度有所保留。

    「除了手套,還有很多方法讓手溫暖起來……」杜之嬋搓著冰冷的手,同時丟給他一個暗示的眼神,陸行雲卻听若為聞地發動車子,讓她有些失望。

    「你想去哪里?」他看向前方問著,腦中思索著這麼冷的天氣該帶她去哪兒,「要去吃火鍋嗎?還是姜母雞?你體質較寒,應該趁冬天好好進補一番……」

    一貫關懷的語調令杜之嬋松了一口氣,但她此刻最想要的不是吃,而是想辦法讓他吃了她!

    「我還不餓耶!這麼冷,不如去烏來泡湯,再去吃山菜或活過……」她故意說得淡然,仿佛是不經意想到的安排,但七上八下的心境好像第一次邀他喝咖啡時那般忐忐忑。

    陸行雲立即附和。「好呀!就去上次那一家好了!那里的大眾池很不錯哦!我們泡完湯在那邊用餐,上次看到餐廳好像有供應小火鍋……」

    大眾池?杜之嬋有些傻眼。

    「我……不敢泡大眾池。」她訕訕然說著,馬上得到陸行雲貼心的回應。

    「那我幫你讓一間個人湯屋,我去泡大眾池……」他理所當然認為杜之嬋不可能和他一起泡湯,「四季烏來」的湯屋應該很不錯吧?」

    「設計得很棒……」真不知他是裝傻或根本不想和她一起泡……杜之嬋暗自嘀咕著,決定靜觀其變。

    「我告訴你……茜茜的身材超好的!那天和她一起泡湯,連身為女人的我都被她的身材吸引,更何況是男人吧!」她故意提起施立茜想試探他的真正想法,「要是你,如果和這樣的美女一起泡湯……應該感覺很幸福吧?」

    「應該吧……」陸行雲回答得漫不經心。

    她則偷偷瞧他一眼,只見陸行雲半眯起雙眸,好像正沉浸在與施立茜泡湯的遐思中……還是他已經嘗試過那種幸福的感覺?這樣的猜測讓她的心一陣擰痛。

    「我就知道……」她努力擠出笑容讓自己看來很不在乎,「男人都喜歡像茜茜這樣的女生,要我是男生也會為她著迷吧!」

    陸行雲好奇地看她一眼,不知杜之嬋為何突然提起此事,然後他想起那天去郭正益家時她的態度有些不尋常。他暫時不動聲色附和著,「茜茜的確是個有魅力的女人。」

    陸行雲很不喜歡杜之嬋一直把他推向施立茜,卻又不得不用別的女人來試探她,想激起她的妒意。

    「的確是……」雖然這是個事實,但听到所愛的人贊美其他女人,她的心頭豈止嫉妒而已?杜之嬋咽下心頭的苦澀,不在乎地聳聳肩,之後就沒再開口。

    一陣沉默之後,車子開向烏來山上的五星級溫泉會館。停妥車子,兩人並肩走向櫃台,服務人員親切地詢問著;「兩位要泡湯嗎?請問要跑luo湯還是個人湯屋?」

    「一間湯屋,我泡luo湯。」陸行雲理所當然回答著,卻遭到杜之嬋的白眼。

    她趕緊對著露出怪異眼神的服務人員笑得尷尬。「我們只要一間湯屋。」

    陸行雲則是不解地看著她,心中泛起絲絲期待。

    「走啦!」杜之嬋嬌嗔地看他一眼,徑自拿了鑰匙走向個人湯屋區。

    都這麼明顯了,他難道還感覺不出她的用意嗎?這家伙平時看來挺聰明的,怎麼現在變得這麼不解風情?她嘴角抿著笑意,表情略帶羞澀地站在湯屋門口,把鑰匙交給陸行雲。

    「你確定……要和我泡一間嗎?」陸行雲接過鑰匙打開門,遲疑地問著。

    雖然這是他日思夜想的期待,但杜之嬋近日的態度讓他不敢抱著希望。

    「泡湯就泡湯,還問那麼多!」她徑自走進湯屋,害羞地不敢面對他。

    鎖上房門後,兩人杵在原地一時有些尷尬,還是站在門後的陸行雲先移動腳步。杜之嬋以為他會走過來一把抱住她,他卻直接步向半露天的浴池。「我先來放水。」

    他一邊卷起袖子,一邊脫下鞋子,專注地沖洗著浴池。

    杜之嬋難掩心頭的失望,楞在原處嗔目瞪視著他,直到陸行雲走近床邊提醒著,「先沖了沖身體再下去泡,水很快就滿了。」

    他于是背對著她開始脫衣服,將她的木然當作是難為情。畢竟兩個人很久沒在一起,他不知道她對**的恐懼是否消除,但依舊不敢越雷池半步。

    能和她一起泡湯就是件幸福的事……他只能往好處想,盡量談化存在兩人之間的尷尬和暖昧氛圍,純粹享受泡湯樂趣。

    誰知一起身要步下水池,他早已挪到池子另一個角落,似乎沒將她方才的演出放入眼底。杜之嬋慢慢在池子里坐下,身體被溫熱的池水包覆著,心卻是冷到極點。

    她像捕捉獵物卻徒然無功的母獅,黯然垂下頭,不知該如何形容心底的挫敗感,她完全沒撤了……

    兩個人各自佔據池子的對角,拉出最遠的距離,但心的距離更遠,遠得令她摸不著。

    從她步向池子的那一刻。陸行雲的目光始終膠著在她身上,卻只能回避她的視線。

    他只能離她遠遠地,正襟危坐地待在池子里,閉起眼眸假寐以免將腦中千百種想法付諸行動。

    他想起身沖個冷水以消火,一張閉眼楮,卻發現對角的杜之嬋低垂著頭,她眼前的水面滾落滴滴水珠。

    她在哭?這個認知讓他的心一陣揪緊。

    「小嬋……你怎麼了?是不是水溫太高了?」他起身快步走向她,在杜之嬋眼前蹲下,仰頭看著哀淒的淚眼。

    她一徑地搖頭,更多水珠滑落。

    「怎麼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錯了?」關切的聲音如此溫柔,更讓杜之嬋動然欲泣,他卻一臉的無辜,「是你說要一起泡湯,我也守承諾不去踫你呀……」

    「不是這樣……」他伸手抬起她的下顎卻被甩開,她不願讓他看出自己的脆弱,因為事實已經這麼明顯,「我不想泡了……」

    她兀然轉身想離開水池,卻被一把抱住,他不能讓她就這麼離開。

    「告訴我,你怎麼了了?你哭是因為我嗎?」讓她側坐在自己大腿上,他半哄地抬起帶淚的臉要她正視自己,「還是受了什麼委屈?盡管告訴我……」

    直覺她今天所有的動作都很不尋常,卻不知道她到底想些什麼,這令陸行雲摸不著頭緒。

    杜之嬋卻別過臉不去看他並掙扎著起身。「你還是去找茜茜吧!瓜竟她有著所有男人都無法抗拒的魅力……」

    「茜茜?我們的事和她有什麼關系?她有魅力關我什麼事?」他將她抱緊,故意裝傻。

    見他還不承認,她的委屈轉為無名的怒火,轉過臉以噴火的淚眼怒視著他,「跟你沒有關系?呵呵……你敢說此刻你不希望一起泡湯的是她,不渴望抱著的人是她?」

    委屈的指控明明白白傳遞她的醋勁大發,這也表示對他的在乎,陸行雲再也無法隱藏得意的心情。

    「哈哈!小嬋,你真可愛!」結實的手臂將她的身體鎖緊,他好高興終于測出她的心意。

    「放開啦!你分明對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知道自己的身材沒施立茜好,也沒她長得漂亮,更沒她會撒嬌……如果你選擇她,我敗得無話可說!」

    被包覆在他懷里的聲音悶悶地,內容听起來挺酒脫,語氣卻一點也不甘願。

    「我干嘛選她?雖然她的身材好,也挺會撒嬌……但是,你以為男人只看外表嗎?」

    「那你是不是有另外的女人?」對他的解釋還是半信半疑。

    「為何這麼說?一個你我都搞不定了,我還有什麼心思去找其他女人?」

    雖然她的醋勁令他心喜,但子虛烏有的指控也讓他不知如何解釋。

    過了好一會兒,胸前才傳來哀怨的指控,「可是,你今天都不踫我……一定對我沒感覺了……」

    單純的想法讓陸行雲忍不住哈哈大笑。原來她今晚真的是存心誘惑他?

    以為他的笑聲代表嘲弄,這讓杜之嬋惱怒地推開他的懷抱,紅著眼眶怒視著他,「陸行雲,你這個混蛋!」

    她轉身想離開水池,卻又被他攔截。

    「可是……這渾蛋只為你發狂,只對你有感覺……不信你看!」 「你知道嗎?從一進門,這里就對你超有感覺……只是,我不敢靠近你,怕想次那樣嚇到你……天知道我忍得多辛苦!」

    委屈的聲調在耳畔低語,杜之嬋這才明白自己錯得多離譜!

    「可以嗎?小嬋……」他還維持著君子的承諾,她卻迫不及待,口中發出嬌嗔催促著︰「人家已經等你一整晚了,還問!」

    杜之嬋則是緊緊地握著他的頸項,猶如咬著獵物不放的母獅,她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放開他!她會想辦法將他纏得緊緊的,吃得死死的,一輩子心甘情願成為她的獵物!

    「過夜的感覺跟湯屋果然不一樣耶!這邊感覺更高檔……」杜之嬋和陸行雲手牽著手穿梭在「四季烏來」的客房走道,尋找今天入住的房間。

    那一夜讓兩人感情慢慢加溫,他們都愛上泡湯的氣氛和情趣,並選了小周未來這邊過夜。

    「听說每個房間都面山面河耶……房里的湯屋更大更豪華,好期待哦!」

    感情穩定火熱讓杜之嬋春風滿面,十足戀愛中女人的模樣。

    「泡湯只是其次,我跟你期待的有所不同……」陸行雲看著她,暖昧地眨眨眼楮,杜之嬋回罵一句,「不正經!」

    說歸說,她的臉頰已經泛著桃花。

    兩人手拉手來到走道里側的房間,打開房門的同時,隔壁房間的房門也被打開,里面走出一個女人。之嬋反射性地看向隔壁,突然張大了眼眸。

    隔壁房走出的竟是施立茜?她正以同樣詫異的眼神看著杜之嬋,兩人互望,有些尷尬。

    「想吃什麼?」沒等到誰開口,隔壁房走出一個男人,一把攬住施立茜,「發什麼呆,小茜?」

    「沒什麼……走吧!」施立茜朝兩人一笑,隨之任由男人攬著離開。

    「那男的……不是那個……」杜之嬋很認真地看了施立茜的男伴一眼,想起曾在財經雜志上看過他……只是施立茜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情願,到底她跟那個男人是何關系?

    杜之嬋愣在原處努力想著,卻被陸行雲一把拉入房里。「別管人家閑事,我們辦正事要緊。」

    「你哦……」杜之嬋嘴角嚼著笑意讓他拖進房,放在心上的石頭終于放下。

    施立茜這下應該不會打陸行雲的主意,因為她似乎已找到自己的獵物,只是,她怎麼看起來比較像是被俘虜的一方?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