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夜劫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劫 第十二章

作者︰倪淨

    【第十二章】

    因為楊克哉的順手,于小貞被調回美國了,易母知道後心里有些不舍,畢竟于小貞這女生她很喜歡,就想有沒有可能跟易允寬進一步交往。

    沒想到,事情還沒開頭,于小貞就走了。

    自從那一天後,白芸對易允寬就沒給過好臉色看。

    因為被折騰得狠了,這筆帳,白芸牢牢記在心上了。

    事發後半個月,這晚,白芸下班,本來想約楊倩吃飯,誰知還沒來得及走出公關部,就被易允寬給逮回家。

    易允寬這陣子時常大駕光臨公關部不算罕見,只是這位天天忙著開會的頂頭上司,怎麼會突然得閑了?

    這日,白芸剛整理完自己的私人物品,電腦關機,都還沒來得及起身,就听見公關部經理喊了一聲易總,白芸手上的動作一頓。

    她記得今天早上出門時,易允寬說今天有重要的會議,沒辦法準時送她下班回家。

    她心想,難不成會議臨時改期了?

    易允寬讓其他人不用忙,筆直走到白芸座位,「可以走了?」見她包整理好了,直接將她的包拿在手上。

    白芸一見有些吃驚,對易允寬這種大男人,女生的隨身物品都太娘了,一般能不踫都不踫,這還是他第一次幫她拿包。

    白芸有些傻愣地盯著他的大掌不怎麼熟練的拿著她的手提包,人才剛站起身,更大的詫異是易允寬另一只空閑的大掌,竟然自然地伸過來握住她的手。

    現在是什麼情況?不只白芸驚嚇了,公關部其他人的驚下指數也爆表了,一聲聲傳來的抽氣入到白芸耳里,她不信易允寬沒听到,但他鎮定的酷樣不變。

    就這樣,易允寬當著公關部及其他人的面,很自然地牽著她的手,與她十指交扣走進電梯,眾目睽睽之下,他絲毫不在意眾人吃驚的表情。

    白芸則是一路頭壓得老低,被握住的手掙了幾回,卻沒成功,最後索性豁出去了,易允寬不怕被人說,她也不怕。

    不就是床伴關系升級為男女朋友嗎?

    一般男女朋友牽手也算正常,他敢牽,她哪有不敢讓他牽的道理。

    反正楊倩說的對,男人這種生物,用一用可以,好用就多用一點,不好用就丟了,反正下一個可能會更好。

    只是,楊倩的話,白芸沒有機會嘗試,她的初戀是易允寬,初夜給了易允寬,交往告白也是易允寬,壓根沒有第二號人物出現。

    當兩人從電梯走出來,易允寬一手牽著她,一手拿著她的包,全然不在乎別人的側目。

    白芸本以為,易允寬是要帶她回家,但電梯卻是往上升,她莫名其妙地抬頭看他,「 你有東西忘了拿?」

    易允寬沒回她,白芸沒趣地不再多問。

    很快地,電梯升到頂樓,電梯門了一開,易允寬牽著她走出去,迎面而來的林秘書見著兩人十指扣緊時,先是怔了一下,而後馬上專業地上前告知所有主管都在會議室等了。

    「易允寬,你還要開會,那我先跟楊倩去公司附近百貨公司逛逛,等會議結束你再去接我。」白芸一點都不想象個傻子似的在他辦公室等。

    「你跟我一起開會。」

    啊?不只白芸瞪大眼,連林秘書的眼楮也跟著瞪大了。

    白芸還在吃驚沒反應過來,就被易允寬帶進會議室,可以容納幾十人的大圓桌此時各部門的主管都已坐定,見易允寬進來,眾人目光全都投射過來。

    很自然地,跟林秘書一樣的反應,見到易允寬牽著她的手時,眾人表情變了幾變,不外呼是震驚到納悶再到無視,果然是主管級的反應,處變不驚。

    「今天的會議我只有一個小時,所有的匯報在一個小時內都要結束,會議可以開始了。」

    白芸被安排在易允寬的身邊座位,百般無聊的她,拿著自己的手機跟楊倩閑聊抱怨,耳邊傳來的各種听不懂的工作內容跟易允寬的聲音。

    她不明白易允寬公開兩人感情的用意為何,但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好,起碼不是平時辦公時的冰涼無溫度的語氣。

    白芸因為太無聊,索性放下手機撐著下巴盯著易允寬看,只見他表情專注地听主管的匯報,偶爾會皺眉提出自己的見解。

    這個男人,是個有魅力又有魄力的男人,在她十七歲第一次勾引他時,他那時的瞪眼怒目相視,教她開心的直想捉弄,最後卻迷戀上,自此再也看不上其他男人。

    或許是白芸的注目教易允寬發現,他在听完主管的匯報後,轉頭朝她的方向看來,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頰,俊臉見她瞪眼,伸手要揮開他的手卻被他一握住,似笑非笑地勾了嘴角。

    這打情罵俏的一幕,在場所有主管們都見證了,若是之前還在什麼疑惑,此時也都明白了。

    當會議終于結束,兩人坐進車子里,車子很快駛上馬路,易允寬轉頭看她,「有沒有想吃什麼?」

    「阿姨說今晚她煮了雞湯,要幫我補一補身體。」 已經入秋了,天氣轉涼,易母每年這時間就開始幫她調養身體。

    「我媽眼里好像沒有我這兒子,從來沒想過幫我補一下身體。」

    「你不是自認身體強壯,哪里還需要補?」白芸在體力這一點,一直都不如他。

    「原來我的表現一直都讓你很滿意。」易允寬意有所指的說。

    「易允寬,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每次話都要說到那方面去。」白芸覺得自己被他帶壞了,才會他開個頭,她就能聯想到他的話。

    「我是男人,正常男人看到吸引自己的女人在身邊,不可能無動于衷,除非他不行,我也一直都用行動讓你明白,你對我的影響力有多大。」

    白芸不想跟他再多說,怕他一說興致一來,又像上星期,把車子停在一處偏僻黑暗處,就開始上下手,害她那天回家,幾乎腿軟爬不了樓梯,還好有他扶她一把,不然就鬧笑話了。

    很快的,車子駛進白家,白芸先行步出車子,易允寬停好車後,跟在她身後走,看著她縴細迷人的身影,他忍不住多看眼,舍不得移開視線。

    易母有些吃驚兒子今晚沒加班,平時要他回家吃飯,他根本當耳邊風,沒有哪一次听話的。

    「小芸,允寬今晚沒加班?」易母跟佣人在廚房方忙著端盤擺碗筷,剛才在樓上換了家居服下樓的白芸也走進廚房,想要看有沒有自己能幫忙的。

    今晚白父也難得回家用餐,止時他跟易允寬正在客里看新聞,白芸對那些沉悶的政治節目沒興趣,也不想被易允寬有意無意的盯著看,只好躲到廚房來了。

    「我也不知道。」

    「沒關系,等一下吃飯時,我再好好問他,看他這陣子是不是工作不忙,如果不忙,我打算幫他安排相親,我有幾個朋友的女兒正好也到了適婚年齡,我她給們看過允寬的照片,她們都很喜歡,直夸允寬長得帥。」易母邊把菜往桌上端,邊跟白芸閑話家常。

    白芸本是本來听著易母的話,還能有一句沒一句的搭上,在听到要幫易允寬安排相親時,她整個無聲,傻愣地听易母自說自話。

    易母在念叨了好一會兒後,帶笑的臉上有意的拾頭瞥一眼看著不出聲的白芸,「小芸,你怎麼了?」

    「沒有啊。」

    「那你覺得阿姨允寬安排相親如何?吃過飯後,阿姨再給你看那些女生的照片,長得都很漂亮。」

    白芸默不作聲,只是低頭將手里筷子擺好,「阿姨,相親我不太懂,你安排就好,我先去叫他們吃飯了。」

    易母听語氣悶悶的,臉上不住露出笑,轉頭繼續跟佣人去切飯後水果。

    「太太你不是知道小姐跟少爺……」佣人在白家很多年了,看著兩個年輕人長大听易母要幫易允寬安排相親,有些緊張。

    易母神秘的笑了一笑,「就是知道才故意的,這兩個孩子竟然瞞著我偷偷交往,害我跟先生白擔心他們。」

    原來,易母早發現了兩人的事,畢竟一個屋檐下,兩人半夜那麼大的動靜,確實很難不被發現。

    這晚吃飯時,易母說要幫白芸補身子,見她最近好像消瘦了些,氣色不是很好,還一直念著易允寬,別讓白芸工作太累。

    白芸不出聲,她累不是因為工作,而是有人總是讓她沒辦法好好睡覺,才會臉色越來越慘白,眼眶附近的黑眼圈也越來越嚴重。

    「小芸,來,趕快喝雞湯。」易母念完了兒子,又轉頭端了一碗湯,「趁熱喝。」

    白芸本來就沒什麼胃口,吃了幾口米飯又挾了幾口菜,就幾乎沒怎麼動筷了。

    看著易母端給她的雞湯,雖然沒什麼胃口,她卻不好拂了易母的好意,剛想拿湯匙喝一口,她沒想到自己聞到雞湯味後,竟然難受的反胃。

    「小芸,怎麼了?」因為反胃,她伸手捂住嘴,下了涌上來的惡心,最後見到雞湯上的浮油時,再也忍不住說自己吃飽了,起身跑上樓。

    白芸一起身,易母跟白父還沒出聲,易允寬一臉擔憂的朝她的方向看去,恨不得也跟著追上去。

    「小芸是不是不舒服,她沒吃什麼。」易母見白芸碗里的飯菜幾乎沒怎麼動,她擔心的問。

    「要不要找醫生來看看?」白父也緊張著,伸手打算給醫生打電話。

    「媽,白叔叔你們先吃,我去樓上看看。」

    「我去好了,你們難得在家吃飯多吃一點。」易母說完,起身朝樓梯走去。

    本來以為白芸是身體不舒服,可易母上樓看過白芸後,再出現在餐廳時,臉色很難看。

    「你怎麼了,小芸是不是很不舒服?我馬上讓醫生來看看。」白父見不得自己的寶貝女兒難受,又拿出手機想再打電話回醫生是不是已經過來了。

    「允寬,你跟媽老實說,小芸最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易母莫名其妙的蹦出這句話,易允寬手里的筷子頓了一下,皺眉不出聲。

    「你快跟媽說,是不是?」易母的語氣加重。

    「老婆,你怎麼了?小芸不舒服跟她有沒有男朋友有什廢關系?」

    「怎麼沒關系,我剛上去看小芸,她整個人跟在馬桶吐得嚴重,一看就知道那是害喜反應,如果沒有男朋友,怎麼會懷孕了?」易母沒好氣的說,說完還瞪了兒子一眼。

    「你……你說小芸懷孕了?」白父有些發證,女兒還沒嫁,連個男朋友的影子都沒有,怎麼就懷孕了。

    「嗯,八九不離十,等一下醫生來家里時再檢查看看,我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可能懷孕了,還以為是吃錯了食物,我沒跟小芸說懷孕的事,我怕嚇壞她。」

    聞言,易允寬將筷子往桌上一放,臉上凝重地猛地起身,一句語也不說地往樓上快步走去。

    「我也去看看。」白父也起身想上樓看看寶貝的女兒, 卻被易母拉住。

    「老婆,你拉著我干什麼?」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怎麼還看不出來?」

    「看不出來什麼?」白父一頭霧水,不明白易母在說什麼。

    「我們家這兩個小的背著我們私下在交往,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現在連孫子都可能有了。」易母沒好氣的說。

    「你說什麼?允寬跟小芸在交往?」

    「我也是前幾天听佣人說半夜常看允寬進出小芸房間,有時早上見小芸從允寬房間出來,才會留心眼。」

    原來是兩人的地下情談得越來越高調,不但同進同出,還根本是在屋子里半同居,半夜進出對方的房間不說,一大早還衣衫不整的從彼此的房間出來。

    因為上星期被佣人撞見過幾次,佣人私下跟她透露,她這幾天有事沒事就陪佣人去書房跟房間打掃,盡管兩人都很小心,但還是不小心遺漏了日常用品或是耳環戒指,這才確定了兩人在交往的事。

    才會有剛才用餐前,跟白芸提起要幫易允寬安排相親,當時白芸一臉走神若有所思,她這當媽的一見就看出異樣了。

    「那你的意思,是說小芸肚子里懷的孩子是允寬的?」白父坐回椅子,一臉茫然,他沒想過繼子跟女兒有一天會在一起。

    易母本來是想確定兩人交往的事,沒想到兒子竟然瞞著他們讓白芸懷孕了,一時也不知該怎麼面對白父,見白父不發一語,她也沒再出聲。

    「那你說,哪時辦婚事較適合?小芸愛美,肚子如果大了,我怕她會嫌婚紗不好看。」白父像來是突然又回過神,一臉喜色的問著易母。

    本來還在思考要怎麼跟白父解釋兒子的沖動,沒想到白父會一改納悶的態度。

    「婚事?」結婚的事,易母倒沒想過。

    「當然了,懷孕不是就該結婚嗎?允寬這孩子我看著長大的,小芸被我寵壞了,把她交給別人我都不放心,讓允寬照顧她一輩子,我比誰都放心。」白父想到女兒的嬌縱,有感而發的說。

    「你不怪允寬?我……我本來還以為……」易母眼眶發紅,有些措手不及白父臉上的笑意。

    白父伸手阻止了易母的話,「小芸的性格你還不知道,如果她不想要,允寬哪有機會?只是小芸臉皮薄,又被我寵得嬌氣,就算真的喜歡了,也放不下身段承認,剛好趁這次懷孕,讓她沒有退路,你沒看到允寬剛才急匆匆上樓的樣子,如果不在乎,不會這樣著急。」白父是男人,也是過來人,很清楚男人的反應。

    「這兩個孩子也真是的,明明相愛,為什麼要瞞著我們。」易母也嘆了口氣,「我看還是趕快叫醫生來看看,對了,結婚的事,如你說的要趕快舉行,不然等小芸肚子大了,穿婚紗不好看,女人一輩子就美這麼一次。」

    就這樣,兩位老人家,背著易允寬跟白芸,就這麼擅自決定了他們的婚事。

    那一晚,當醫生過來後,確定白芸真的懷孕兩個月了。

    怎麼會這樣?躺在床上,白芸一臉發傻的盯著此時還平坦的肚子,一點都沒辦法想象她的肚子里已經有個小生命了。

    「易允寬,你是不是故意的?」

    醫生說已經兩個月了,她回想,是哪一次懷上的,是去汽車旅館嗎?還是在易允寬拉她玩車震時,或是午休在辦公室時?

    白芸越想頭越沉,反胃教她臉色很芒白,躺在床上,生著悶氣地瞪著一直不出聲的易允寬。

    「你干嘛不說話?」他坐在床邊握著她的手。

    「要說什麼?不是都懷孕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都說不會這麼剛好命中,你看,果然命中了。」

    易允寬的手隔著被單撫在平坦的肚子上,喜出望外的他一時還未能消化自己有孩子的事實。

    「我就是想讓你懷上,你怎麼傻得都沒發現?」這一回,他跟白芸的地下情,一直讓他困擾,他曾想過直接找白父坦白,逼白芸接受他的感情,卻又不想勉強白芸,最後才會想出此下策,讓她懷了他的孩子,她就再也跑不了了。

    沒想到,他才剛計劃,也很賣力的造人,沒想到這麼快就真的有了。

    「你果然是故意的!」白芸氣得把他的手揮開,翻身背向他。

    「我如果不故意這麼做,怎麼讓你同意結婚,難不成你打算跟我一輩子這麼偷偷摸摸的半同居?」

    白芸不出聲。

    「我喜歡女兒,你一定要生一個漂亮的小公主讓我疼她。」

    「那如果不小心是兒子呢?你是不是就不疼了?」白芸一听,馬上不爽地轉頭瞪他,人家說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果然沒錯,都還沒生出來,就來跟她爭寵了。

    這一轉頭,卻被易允寬給吻住,這個吻很溫柔,帶著疼惜跟寵愛,像是怕把她弄疼似的,又輕又柔的吮著。

    白芸的火氣,因為這溫柔的吻,一下子全消了,還有些眷戀的舍不得結束這個吻。

    「我想生一個跟你一樣的女兒,嬌滴滴的小丫頭。」

    「我哪有這樣?」白芸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嘟著嘴說。

    「還沒有?未成年就勾引我,偷走我的初吻,為你瘋狂著迷,腦子里全是你的笑跟你的身影。你卻任性的丟下一句分手,把我當傻瓜,讓我措手不及。」

    「誰教你桃花這麼旺,四處拈花惹草。」

    「白芸,那時的我,整個眼里都只有你,根本沒去多看其他女人一眼。」

    「我就是不開心外頭的女人覬覦我的男人。」

    「所以你就直接把我拱手讓人,撂下話跟我分手,然後劃清界線,跟我井水不犯河水?」想到她那時的無情,自己在美國因為失戀而痛苦好一段日子,易允寬就想打她**幾下。

    「我本來以為可以再找個比你更好男人。」這話一出來,就收到易允寬的冷眼,白芸馬上吐吐舌,奉上一個啄吻,想安撫他。

    「後來才發現,沒有男人比你更好,可是你已經不在了。」說到這里,白芸想起自己不知有多少夜晚曾睡不著的想著他,不是只有他難受,她心里也痛苦著。

    「那我回來你還敢給我臉色看?」

    「我總要有一點女人的矜持,總不可能你一回來,馬上跳上你的床,跟你滾床單歡迎你回來吧?」那種事,白芸自認做不來。

    易允寬笑著想象她說的那個畫面,「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應該會很受寵若驚。」

    白芸感受他掌心的炙熱,伸手拍了下,「醫生說了,三個月內都不可以。」

    听到這一句,易允寬有些受挫的吁了一口氣。

    「老公,不要了……」

    這一聲老公一喊,易允寬眼神柔的像要出水的,低頭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白芸,我愛你。」他溫柔的說出心里的情意。

    听到他的情話,白芸小臉笑了,笑得眼眶滿是淚水,「你應該說,你這輩子只愛我一個才對。」她任性的要求。

    「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為了讓她開心,易允寬馬上改口,熱來白芸得意的笑個不停。

    本來是躲在房門外,怕兩人一時情緒失控,打算要敲門制止的白父跟易母,沒听到房間里太大的動靜,終于安心的下樓,打算明天開始籌備孩子們的婚事,過不久就當爺爺奶奶,想到這里,兩人臉上的笑怎麼止也止不住。

    而相較于白父跟易母,房間里的兩人,濃情蜜意說不完,易允寬哪里能放過這麼光明正大欺負白芸的機會,雖然顧慮了孩子,但他該做的卻一點都沒有少做,這一晚,大男人的他把白芸口中的大流氓給坐實了。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介紹

    01、想知道惡男向震宇如何佔了安娣的芳心,請不要錯過《夜寢》;

    02、想看死心眼的向震宇欺負、糾纏安娣上了癮,請別錯過《夜寢2》;

    03、想看腹黑紀一用計拐卓媛,請不要錯過《買你一百夜》 上;

    04、想看紀一霸道追回逃妻卓媛,請不要錯過《買你一百夜》 下;

    05、想看風流的汪皓狼撲純情的何于晏,請不要錯過《數夜之初夜》;

    06、看花心的邊仁如何被嬌蠻女江兩梨收服,請勿錯過《夜夜不休》;

    07、想看紀一笙將丁勾雲壓在身下又啃又疼,請勿錯過《第九十九夜》;

    08、欲知向震宇、安娣能否重歸于好,請別錯過《夜寢3》;

    09、看楊克哉如何攻下邊幽蘭,抱得美人歸,請別錯過《十年一夜》;

    10、看沈約如何將到嘴邊的白小梨吃拆入腹,請看《一百零一夜》;

    11、欲知情場浪子向能宇如何栽在趙遠兒手里,別錯過《長夜難枕》。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