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夜劫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劫 第一章

作者︰倪淨

    【第一章】

    十年後。

    經過一個周末,又是一個星期的開始,一大清早,陸陸續續出現的人潮佔滿了街道跟大眾交通工具。

    身為白氏被捧在掌心的公主,二年前白芸大學畢業後,天天在家不是吃就是睡,不然就是跟朋友外出逛街游玩,日子過得隨意,但也因為閑閑沒事,在玩了一個多月後,她央求白父讓她進自家公司上班,雖然也是上班族,但大小姐的她天天上下班有專車接送,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從來都不用跟其他人擠交通工具,更不用擔心是不是會遲到。

    在公司上班兩年後,白芸就待在公關部幫白氏拓展企業形象,明明是白父的獨身女,但她對于管理公司的財務跟業務興趣缺缺,更不想天天面對一堆白紙黑字的文件跟開不完的會議。

    再說公關部可以天天打扮漂亮,雖然偶爾要陪客戶吃吃飯應酬一下,不過她白家大小姐的身分擺在那里,哪個不長眼的客戶敢對她亂來?

    而與她不同,同樣進入公司上班的易允寬就是個標準的工作狂,從高中一路從學霸到考上一流大學,又以工讀生的方式進入白氏半工半讀,大學四年期間,他為了去白氏在美國的分公司學習,申請到美國當一年的交換留學生。

    花了一年時間,陪同美國分公司的主管們一起將分公司的營運帶出好成績。大學畢業後,以第一名優異成績進入白氏美國分公司,一路從基層員工做起,因為有四年大學工讀的經歷,短短兩年時間,易允寬升為美國分公司的總經理。

    兩個人同年,又是同一所高中,但對念書不在行的白芸,考上的是台北一所三流大學,不想出國留學的她,就這麼混了四年,哪像上進的易允寬,不過二十六歲,已是人人口中的精英人士。

    不過她是白家大小姐,又是白父的獨生女,誰敢說她的不是,就像她當初空降進入白氏公關部,全公司誰敢不禮讓她?

    白芸生平沒有太大的志向,雖然刁蠻任性,但她私生活自律,從不亂搞男女關系,交友也正常,沒有不良嗜好,唯一的愛好就是逛街買東西。

    這日,白芸趁著午休時間,一個人閑著無聊,獨自跑到公司附近的百貨公司逛街。

    因為逛得興致高昂,看到喜歡的東西就買,結果一個不小心買多了,大袋小袋的提不回公司。

    她抬手看了眼手表,發現午休時間快過了,決定打電話給白父,讓他派司機幫她把大袋小袋先拎回家去。

    手機拿出來,撥通白父的手機,那頭,白父正在公司與主管們開午餐會議。

    「小芸,怎麼了?」疼女的白父為了接听女兒的手機,寵愛的喊了一聲女兒的小名,還直接伸手讓主管先暫停正在匯報的內容。

    「爸,王司機有空嗎?我想讓他幫我拿東西回家。」

    「妳人在哪里?」

    「我在公司附近的百貨公司。」

    「妳下午不上班?」對于寶貝女兒,白父一向是寵溺,隨她心意讓她過她想過的生活,上班不過是為了讓她可以打發時間,從來都不是為了讓女兒像其他父親給兒女體驗賺錢的辛苦。

    他這輩子賺的錢夠多了,事業有成,雖然最愛的妻子已過世,但再婚後生活平順,繼子也爭氣,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只想她快樂就好。

    「我下午還要陪主管去客戶公司拜訪,爸,你讓王司機趕快來接我。」白芸雖是個富家女,又不上進,但她從小看著白父長大,對于守時跟自律這點還是有的。

    「好,妳等一等,爸爸馬上讓王司機過去,妳在百貨公司里面等,外頭太陽大,不要出來。」

    白父細心的交代,當手機掛斷,他揚手要一旁的秘書找王司機去接女兒,卻剛好見到易允寬走進會議室。

    「允寬,你開車去附近百貨公司接小芸,她買太多東西提不動。」白父本是要找王司機,但王司機跟了自己二十年,也有些年紀了,提東西這種事還是交給年輕人勞動。

    易允寬本是拿著美國分公司的業務報表打算等一下匯報,沒想到會臨時被白父喊去接白芸。

    全會議室里,主管們都安靜地等白父處理完女兒的私事,畢竟這樣的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白父對女兒一向是有求必應,若是真的沒辦法,他甚至會親自出馬,為了女兒,白父以前也曾臨時停止會議,就為了接送女兒去跟朋友吃飯,這事在白氏已見怪不怪了,天大的事,都沒有白芸的重要。

    白芸雖是嬌嬌女,但公司上下員工對她的觀感還算不錯,起碼她從不會亂欺壓員工,也不會仗著是大小姐而對人大呼小叫,見到人還是會點頭微笑,對于跟著白父打下江山的老臣,也都十分客氣,比起其他有錢人家的大小姐,白芸算有教養也懂得進退。

    「我知道了。」易允寬二話不說,直接將手上的文件交給了白父的秘書,轉身走出會議室。

    待這個插曲結束,坐在主位上的白父又板起嚴厲臉色,示意主管繼續剛才被中斷的報告。

    十分鐘後,白芸沒想到來接她的人會是易允寬,當她手機傳來他低沉的嗓音時,讓她一時有些發愣,以為是自己听錯了。

    這個工作狂,哪時舍得上班時間離開公司了?

    他拚命嚴厲的工作態度,跟她爸有得拚,她可是一點都沒想效法,她過慣了大小姐閑散的生活,白父從不限制她花錢,也不曾過問她的私生活,因為她是白父捧在手心上的獨生女。

    當白芸走出百貨公司,手里提著大袋小袋,正中午的太陽又曬又烈,她才提著購物袋走沒幾步,忽覺手上一輕,而後眼前的艷陽也消去不少,抬頭看去,就見易允寬彎腰幫她提了大袋小袋,而他高大的身形就站在她身前,幫她擋去凶狠驕陽。

    「怎麼是你來?」白芸揚頭看他,美目在他身上停留不過一秒,看了他一眼就調開,沒再多看地朝他的黑色轎車走去。

    見狀,西裝筆挺,身材高大的易允寬沒出聲地走在她身後,看著她穿著一身高挑優雅的白色雪紡連身褲,削肩合身的上半身剪裁,下半身是飄逸寬褲,腰間還系了一條咖啡色細皮帶,灰藍色鉚釘系帶高跟鞋,整個人帶著一股優雅跟嬌氣,黑色長發綁著馬綁,隨著她走路時左右擺動,露出她白嫩細長的脖子,勾去他的目光。

    十年前第一次見到白芸時,她就是眾人眼中的美人胚子,被不少異性追求。易允寬看過白母的照片,知道白芸姣好五官遺傳來自白母,特別是她那雙又圓又大水汪汪的大眼楮,還有臉頰邊的梨窩,完全是白母的翻版。

    這十年來,易允寬一直都是安靜在她身後看著,他是白家繼子,沒隨白父姓,但白父對他很疼愛也帶著期盼,或許有種望子成龍的心態,白父對他的管教更甚于白芸,女兒要富著養,白芸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因為易母再嫁,他才會從美國回到台灣,從平凡的少年搖身一變成為富家少爺,享有比同齡的人還豐富的物質生活,這一切都是白父給的。

    而白父對他十年來唯一的要求是,希望他能多陪伴跟照顧白芸,嬌氣的她被養在溫室,不知外頭人心險惡,一旦被利用就容易吃虧上當。

    白父工作又忙,常常國內外出差,所以易允寬這些年的作用就是,幫白芸掃除身邊的障礙跟煩人的追求者,哪些有心又帶著玩玩心態接近她的人,易允寬從來都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一律是親自出面清除。

    但也因為自己的陪伴,白芸對他的冷淡跟寡言一直有意見,甚至是不待見他,偶爾見倒追他的女生送上門,她也會冷嘲幾句。

    但這些年相處下來,兩人從沒爭吵過,應該說白芸很少拿正眼看他,甚至跟他說話,她的目光也是投射在他處。

    易允寬猜不透白芸的真實想法,她對他跟他媽從沒口出惡言,對他媽的客氣他看在眼里,但是就只有這樣,沒有親近,沒有親情,白芸在他們走進白家時,自動劃上一條線,將他們母子兩排除在她的生活圈以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