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從此君王不翻牌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從此君王不翻牌 第一章

作者︰零葉

    【第一章】

    「主子,夜深了,你該睡了。」韋沐身邊的大太監李德昌出聲提醒。

    「嗯。」韋沐也只嗯了一聲,但手里的折子並沒有放下來,而是繼續翻看。

    李德昌見狀,也只能無聲的嘆息一聲,估摸著陛下龍案上的茶或許涼了,該叫人換上熱茶,說不得陛下今晚又要熬夜了。

    當下不動聲色的退了出去。

    李德昌一出去,對面立刻有小太監迎上來,喊一聲大總管。

    「去,給陛下換一壺熱茶。」李德昌看著其中的一個道。

    那小太監立刻去了。

    這小太監是李德昌的徒弟之一,嘴甜,愛笑,見誰都是一副笑咪咪的樣子,所以才進宮三年,就有幸得道李德昌的青睞,被提拔到身邊帶著。

    雖然這三年內沒見過皇帝一次,但也是別人爭相羨慕的對象。

    這人叫趙華,人稱小趙公公。

    小趙公公手腳麻利的換上皇帝最愛喝的龍井後,端著就去御書房外候著了。按照以往,將茶水交給師傅,由師傅端進去就行了。可剛才李德昌吩咐了讓他去,小趙公公端著茶水猶猶豫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要怪也要乖李德昌,把權把得太厲害,什麼事情都要插一手,以至于手下的這些太監們久而久之都不會動腦子了,凡事都要李德昌吩咐才知道怎麼辦,就跟那磨似的,推一下才知道動。

    韋沐一手拿著折子繼續看,一手摸索著去拿茶杯,摸到了後端起來喝了一口,涼的。當下眉頭一皺,轉頭一看,李德昌不在,剛才被他支出去了。

    能得他信任的太監不多,所以御書房里,一般太監進不來。

    韋沐放下茶杯,喊道︰「來人啊,添茶……」

    站在門口的趙華一哆嗦,望著不遠處比他來的久一點的另一個同門,那人也听到了皇帝的喊聲,見趙華看著自己,立刻低頭當沒看到,沒听到。

    趙華急得一腦門子的汗,心里激動得不行,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個時候,里面又傳來皇帝陛下的喊聲,只是這一次,明顯多了一層不耐的語氣。

    趙華別無他法,只能硬著頭皮進去了。

    听到有人進來,韋沐虛虛的抬眼撇了對方一眼,見是個臉生的小公公,也沒說什麼,低頭繼續看奏折。

    趙華雖然沒伺候過皇帝,但也經常听李德昌說,也就略知一二。

    趙華此刻一身汗,腳步虛浮得厲害。他想了想,走到一旁,拿起一把扇子對著那茶水搧了一會兒,感覺溫度正好後,才輕手輕腳走到御案前將已經涼了的茶水端起來放在托盤里,而後將那一杯剛剛好的溫茶放在剛才涼茶的位置。

    放好後剛想走,他看了眼那茶杯,想了想又往外拉了一些距離,這才默默的後退離開。

    等人走了後,韋沐先掀起眼皮看了眼那個嬌小的背影,直到對方消失在眼前。

    他放下手中的奏折,看了眼那茶水,須臾後才掀起蓋子,一股子濃厚的茶香味便飄進鼻子里。

    韋沐不自主的就深吸了一口氣,熟悉的味道。

    他低頭一看,此刻的茶杯中的茶葉已經被開水泡開了,一根一根的樹立在水里,很好看,繼而又端起湊到嘴邊,喝了一口。

    水的溫度剛剛好,不燙,也不涼,是那種喝茶剛好的溫度。

    韋沐自然也看到了那個小太監用扇子搧的動作,也不知道是故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還是別的。

    不過,倒是听李德昌說過,他身邊有個十分懂得泡茶的小太監,他最近這一年喝的茶都是那個小太監泡的茶。

    莫非就是這個小太監?

    韋沐也只是念頭一閃,等茶喝了半盞後,放下茶杯,繼續看奏折。

    大概是今晚的晚飯有些咸,韋沐口渴得厲害,一晚上叫了三次添茶。前面兩次都還是那個小太監,每次水溫都剛剛好。

    第三次是李德昌送來的,韋沐習慣性的一手拿著奏折看,一手拿掉杯蓋,端起茶杯就喝。

    結果這一口燙得他將杯子都扔了。

    李德昌一看,嚇得出了一身汗水,「陛下,陛下您沒事吧?」

    韋沐沒好氣的掃了李德昌一眼,李德昌背後一涼,頓時就跪下了,「奴才該死,奴才管教不嚴,下面的人犯錯了,奴才這就去教訓他們。」

    韋沐沒說話,只看著地上碎裂的茶杯深思。

    看來以前的茶水都是剛才那個小太監弄得溫度剛好後交給李德昌的,這次大概是他催得急,那小太監以為李德昌會弄,結果李德昌根本不知道,自己習以為常,一口氣下去,可不就給燙著了。

    「起來吧。」韋沐看著李德昌道︰「我身邊就一你人也伺候不過來,你不是說你身邊有個很會泡茶的小太監,明兒個起,調到御前伺候朕吧。」

    李德昌心里一抖,心里暗道這臭小子怎麼就入了皇上的眼?但嘴上還是恭敬的道︰「是,虧得陛下您還記得,老奴這就吩咐下去。」

    韋沐嗯了一聲,被燙了下,也沒了繼續看下去的心思了,當下起身。

    李德昌一看這情況,知道皇帝是要就寢了,剛想問今晚去哪個妃子那,就听韋沐道︰「直接回甘泉宮。」

    甘泉宮是皇帝的寢宮,這意思就是,今晚哪里也不去了。

    李德昌只能應諾。

    第二日,趙華就被李德昌帶在身邊去見皇帝了。

    路上,李德昌語氣十分酸的道︰「你小子的祖墳冒青煙了,陛下親口點你去御前伺候,往後啊,你就瞧好吧,青雲直上的日子還在後頭。」

    趙華心里開心,但嘴上還是笑咪咪的恭維著道︰「這都是師傅您教導有方,徒兒出息了都是師傅的功勞,徒兒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師傅的教誨的。」

    這番話停在李德昌的耳里十分受用,但下也用心提點了趙華幾句,趙華一一記在心里。

    等進了御書房,李德昌將正事匯報完畢後才道︰「陛下,這就是您說的那個小太監,趙華。趙華,還不叩謝陛下。」

    趙華立刻噗通跪了下去,對著皇帝砰砰砰就是三個響頭,「奴才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韋沐看不見那小太監的正臉,只看到那一團縮在那。看著身形,應該也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

    當下嗯了一聲,算是知道了。

    李德昌讓趙華起身,趙華趕緊爬了起來,而後恭敬的站在李德昌的身後等著吩咐。

    可一個月下來,皇帝並沒有單獨吩咐他辦什麼事情。

    他的主要工作除了泡茶就是閑站著。

    趙華當初那種開心此刻就變成了沮喪,原來就算湊到他身邊,他也不一定會睜眼看自己。他不睜眼看自己,有些話他就不敢開口說,很是急死人了。

    但他都等了三年,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機會,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棄。

    很快就是端午節,這是個大節日,雖然皇帝不會去看民間的賽龍舟什麼的。但那天皇帝陛下還是帶著太後跟一干後妃們,手里牽著已經五歲的嫡子韋子淵,去了皇家林園游湖。

    李德昌等人自然隨行伺候著。

    皇家林園禮的金明湖內,早就由太監跟御林軍們組成的混合型龍舟在那等著,就等這陛下一聲令下,他們在這金明湖內也樂呵一下。

    皇帝一聲令下,五艘龍舟就沖了出去。

    趙華也在其中一艘船上,他用力的敲著鼓,就為了能拿第一名,听說,第一名的獎勵是皇帝陛下親自賞賜的。

    是什麼還不知道,但肯定是好東西。他不想要東西,只想要一個恩典。

    趙華雖然力氣小夠安排打鼓,但鼓手的好壞也會影響到劃船的人的士氣。

    眼看著就要沖到終點了,趙華所在的龍舟跟另一組的不相上下,兩船之間距離只有半個船身的距離。

    趙華急得不行,見那邊的人還在奮力追趕,而自己這邊的已經有些後勁不足,趙華驀地站起來,更加用力的擊打鼓身,一邊擊打一邊喊加油,一口氣憋得小臉通紅,汗珠子掛在那張臉上,在逆光下發著光。

    他聲嘶力竭的喊加油,配合著那鼓點聲硬是將那些人的力氣又激發了出來,不但如此,也引來了太後的注意。

    「這小太監倒是用心。」太後笑著道。

    韋沐看過去,這不是給他奉茶的小太監嗎?

    自己身邊的人得到了太後的贊賞,韋沐也高興,「這是兒臣身邊奉茶的太監,叫趙華,泡的一手好茶,母後有空來甘泉宮,朕讓他泡茶給您嘗嘗。」

    聞言,太後臉上的笑真誠了些,兒子孝順,她自然開心。

    來人說話的功夫,那邊爭相追逐的兩艘龍舟已經到達終點。趙華他們險勝。听到歡呼聲,太後等人將視線又轉了回去。

    趙華高興的蹦了起來,結果船隨著他這麼一蹦,失去平衡,一船人都哎哎哎,穩住穩住的聲音中跟下餃子似的,一個個的都掉下去了。

    韋沐跟太後等人在岸上看到這一幕,都愣住了。還是韋子淵忽然大笑起來才打破眾人的錯愕。

    「哈哈……父皇,他們真好笑,父皇,我也要去玩。」韋子淵一手指著水里還在折騰的御林軍一手拉著韋沐的衣服嚷嚷著。

    韋沐一看,確實有些搞笑,當下也笑了起來。

    皇帝一笑,太後也就跟著笑了起來,後宮嬪妃自然也捂嘴輕笑。

    那些在水里折騰的御林軍們罵罵咧咧往上爬,等爬上岸後才發現那個小太監沒看到。眾人以為小太監沒爬上來,正準備下去找,就看到小太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爬上岸了。

    沒義氣。

    趙華抱著膀子縮在那,自然感受到來自御林軍們的鄙夷,他對他們訕笑了下後繼續縮在那。

    這一幕就是個插曲,接下來還有別的節目,後宮嬪妃們為了這一日,暗自準備了許久,就為了能在今日給陛下留下深刻的印象,從此就能飛上枝頭了。

    嬪妃們使出渾身解數討皇帝開心,韋沐也確實看得入了神。

    身邊伺候的宮女太監們也都看得十分認真,一直在韋沐身邊玩耍的韋子淵,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的溜走了。他手里拿著一盞荷花燈跑到了金明湖邊玩耍了起來。這邊誰也沒注意到,或者在某些人的示意下視而不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