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叼回逃妻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叼回逃妻 尾聲

作者︰石秀

    褚善善確診懷孕,已經是一個月後,因為之前一段時間她心情不好整個人渾渾噩噩,月經停了自己都不知道,結果到醫院一,她已經懷孕快兩個月。

    家里每個人都眉開眼笑,特別是盼抱曾孫盼了好久的付爺爺,恨不得接下來這幾個月趕快過去,好讓他早點跟曾孫見面。

    而付成鋒輕嘆一口氣,原來老婆懷孕不是他這一個多月的辛苦耕耘的成果,而是在他最強烈地想要霸佔她的時候,一想到差點就讓她拋夫帶球跑了,他仍然冒冷汗。

    此時此刻,房間里綿軟的大床上,他厚實大手在褚善善懷了寶寶的光滑小腹上反復**時,他真的很激動,生命太神奇,他們愛情的結晶就在柔軟的小腹里面,一點點地長大,在不久的將來會來跟他們見面。

    褚善善的手覆在付成鋒大掌上,臉上是幸福的笑容,「老公,你說我們的寶實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

    付成鋒笑,有點小緊張,腦子里一下子現出一個男寶寶的臉,一下子現出一個女寶寶的臉。男寶寶像他,女寶寶像他老婆,不管是哪一個,他都喜歡,期待。

    一想到過一陣子才可以知道,他就有點頭大。

    「唔……女寶寶吧,我想先要一個女寶寶。」他微笑道。

    「為什麼?我還以為你會想要一個男寶寶。」褚善善總感覺男人會比較喜歡兒子。

    付成鋒帥氣的臉上洋溢幸福笑容,「我想先看看上輩子的小情人,至于兒子,一想就是個頑皮家伙,下一胎吧。」

    褚善善唇角一勾,笑了,「可是我想先要哥哥,以後生了妹妹,哥哥保護妹妹。」

    「好吧,老婆說了算。」自從褚善善懷孕後,付成鋒這個老公對她千依百順的程度,比她懷孕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要不,我生雙胞胎?」褚善善雙眼一亮。

    「雙胞胎懷孕很辛苦,我不想你那麼辛苦。」付成鋒寵溺的口吻。

    「你真好!」褚善善手撫在付成鋒臉上,眸底是幸福的笑意。

    但下一刻,她捂住嘴巴,一陣惡心感覺傳來,她從床上坐起,想要奔向洗手間。

    付成鋒不等她腳落地,便抱起她往洗手間走去。

    褚善善一陣干嘔,頭皮發麻很是難受。

    隨著時間推移,害喜越來越嚴重,吐完又吐,胃里很難受,褚善善一張小臉變得蒼白。付成鋒在她身後輕撫她背,想著只要讓她生兩胎,有一子一女,湊個好字就好,以後再也不會讓她受這種苦。

    「怎麼樣,好點了嗎?」付成鋒拿毛巾幫她擦拭嘴角,恨不得替她承受這份罪。

    褚善善搖了搖頭,雖然胃里仍然翻江倒海一般,但還是露出一抹淺笑,「沒事,你別擔心。」

    付成鋒摸摸他老婆的腦袋,「傻瓜,我寧願你朝我發發脾氣,或者打我幾拳,是我讓你難受的。」

    「沒有,我也想要屬于我們的寶寶。」褚善善甜甜一笑。

    「你肚子餓不餓,想吃點什麼,我去幫你買回來。」付成鋒看她吐了,怕餓著她,關切地問道。

    「我想吃……烤肉。」自從付成鋒帶她出去嘗過各式小吃,褚善善便回味無窮,她伸出小舌尖舔舔嘴唇,「對了,我也要跟著去,吃熱氣騰騰現烤的!」

    「好,時間不算晚,一起去。」付成鋒知道,褚善善自從懷孕以後就特別黏自己,所以什麼都順著她。

    「換衣服出發!」褚善善忘了剛剛還吐得一塌糊涂,馬上精神充沛地走出洗手間去換衣服。

    付成鋒跟在她後面,搖頭,無可奈何,卻一臉寵溺,家人總說他以後一定是最不會帶孩子的那一個,但明明他帶他老婆這個大孩子就很好,哄吃哄睡,照顧生病的她,安慰不開心的她,好像他一樣不差。

    想到這里,他很有成就感,將來他們的寶寶出生了,他一定也能照、顧得很好。

    褚善善換好衣服,付成鋒找了一條外套披她身上,「夜里涼,披著一件外套比較好。」

    沒多久,他們就置身于燒烤店。

    空氣中混雜著各色美食的香味,充滿煙火氣。

    兩個人手牽手,俊男美女,吸引周圍不少人的注意,沒想到還遇上了付成鋒的死黨,于是拼桌,七八個人團團圍坐,吃起烤肉。

    付成鋒有一句沒一句地跟朋友搭話,不忘把烤肉切成小塊,讓褚善善吃得方便,而他幾乎一口不吃。

    褚善善看他不吃,便用叉子送一塊到他嘴邊,讓他吃下。

    看到是老婆喂的,付成鋒一口吃了,還津津有味。

    一旁的死黨看他們夫妻無意中又秀恩愛,嫉妒得眼紅,端起罐裝啤酒決定一醉解千愁。

    就在這時,褚善善伸出手去端起一罐,也想喝。

    「你不許喝酒!」付成鋒忙阻止,他對她寵歸寵,但也是有原則的,以前喝沒什麼,但懷孕後再喝不好。

    褚善善撅起小嘴,「可是我口渴。」

    付成鋒看看四周,很快站起身來,「你等一下,我去幫你買果汁。」又望向死黨,「我不在的時候,少給我亂說話。」說完,又叮囑死黨幫照看他老婆一下,他便離開燒烤店。

    「嫂子,付大少爺平時都這樣對你嗎?」死黨有些意外,以前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付成鋒徹底轉性了!

    褚善善點頭,對死黨們的反應有些疑惑。

    「以前他可是不近女色的,對女人是看都不看一眼,嫂子果然厲害!」死黨對褚善善豎起大拇指。

    「不會吧?」褚善善調皮,故作震驚的樣子,想知道關于他更多。

    「你還不信?不過他倒是為了你喝過好幾次悶酒,醉得一塌糊涂。」死黨想都不想就說出來。

    「對,還有女人想趁虛而入,可惜沒得逞。」

    「就是,那誰,蘇情,從大一時開始追他,追到現在,都追不到他。看來他守身如玉那麼多年,是為了嫂子!」

    褚善善了然于心,一笑。

    「嫂子,你們早就認識嗎?」矛頭回到了褚善善身上。

    「沒有,小時候家里出現變故,爺爺就帶我搬回鄉下,我是在鄉下長大,就算小時候跟成鋒見過面,也沒有一點印象。」

    「老天,那你是怎麼擄獲付大少爺的心的?」

    「我也想知道,據我所知,他工作第一次出現失誤,也是因為嫂子。」

    「因為我?」褚善善指著自己,一臉驚訝,這麼大的罪名扣自己頭上,她毫不知情。

    「你不知道嗎?就是那個,你那個青梅竹馬……」

    「你們說夠了沒。」一把聲音傳來,付成鋒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一杯現榨果汁放到褚善善面前。

    大家噤聲。

    褚善善望向付成鋒,「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付成鋒面對老婆的時候,緊的臉色才柔和些,「沒事,乖,快喝果汁。」

    「我想知道。」褚善善撒嬌的口吻。

    付成鋒惡狠狠地瞪一眼他的死黨,然後給褚善善解釋整件事情經過,很客觀,絲毫不混雜個人情緒在里面。他會生死黨的氣,是不想讓褚善善因為這事有心理壓力罷了。

    「老公,對不起……」褚善善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般道歉。

    「沒事,都過去了,處理得當,對公司沒什麼影響。」付成鋒邊安慰老婆,邊揉她小腦袋。

    「果然好老公,嫂子,守住你的老公不要讓人搶了!」

    褚善善笑了,「他好像都不用守。」如今的她,對他很信任,因為他無時不刻都呵護著她,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一個男人給女人最難能可貴的東西,不就是呵護她,給她滿滿的安全感嗎?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