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秘書為何要分手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秘書為何要分手 第十四章

作者︰石秀

    【第十章】

    晚飯後,葉家大宅的客廳里面燈火通明,一大家子人坐在客廳里說說笑笑,一派和睦溫馨的景象。

    葉之晴懶懶地盤坐在沙發上和三哥拌嘴,葉父葉母沒好氣地看著他們這對長不大的兒女,兄嫂則在一旁助興,看這對話寶鬧得臉紅脖子粗,個個捧腹大笑。

    因為得歡,就忽略掉了家里門鈴聲響,沒多久,一抹頎長身影便被家里的佣人黃姨迎進屋里。

    「先生,太太,這位陸先生說葉之晴小姐的男朋友……」黃姨的聲音讓家里熱鬧的氣氛瞬間安靜,男朋友三個字讓所有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地往黃姨身邊那高大帥氣的男人身上掃過去。

    葉母激動得捂起嘴巴,男朋友,她一天到晚擔心嫁不出去的女兒有男朋友了?這死丫頭,深藏不露啊!

    葉父反應更厲害,正在喝茶的他差點沒被那口茶嗆到,等他看清女兒那男朋友,他猛地一聲咳嗽。

    葉之晴嚇得站起身來,但當她意識到自己是站在沙發上,便忙坐下,整個人都不好了。她無比震撼,這人……他怎麼,怎麼找到她家來了?

    「陸先生對嗎?請坐,黃姨,給陸先生端杯熱茶。」大哥禮貌地讓陸屹入座。

    陸屹將手中的樓品放到茶幾上,然後端正地坐到沙發上,身穿正統西裝的他,氣場強大,耀眼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之晴,你有男朋友,怎麼都不帶回來?」葉母不滿地念叨女兒。

    葉之晴臉色有點蒼白,「他是我的上司,不是……」

    陸屹不等她講完,打斷了她,「伯父伯母,我叫陸屹,很抱歉,我這次登門拜訪有點唐突,之前我跟之晴從工作關系發展成戀愛關系,因為擔心會影響工作,一直沒有公開關系,今天我來是想當著所有人的面,正式公開我們的關系。」

    「陸先生一表人才,能看上我們家之晴?」葉母上下打量陸屹,掐著下巴不停地點頭,原本她對女兒的上司感覺並不好,覺得他老讓女兒加班是喪心病狂,看來是有原因的,無非是就想爭取多點時間跟女兒相處。

    沒想到啊,女兒一辭職,他就追上門來了,不錯,她對這未來女婿是越看越滿意了。

    葉之晴別過臉去,對陸屹的霸道行徑非常不滿,要她頂著家人的動不得不接受他,她才不讓他得意。

    陸屹看得出來葉之晴的態度,他知道要想讓她回來,不得不走那一步棋,他咬咬牙,先把人帶回去,再慢慢讓她回心轉意。

    他看著葉母答道︰「我距之晴交往很長一段時間了,最近她懷孕了,我想負起責任,婚禮的事情,我會和家人商議,及早安排。」

    「懷?懷孕?」葉母室向葉之晴的小腹,驚訝到不行,同樣驚訝的,還有一大屋子的人。

    葉之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她的手忙捂在腹部,卻給人一種此地無銀的感覺?她一記眼刀射向陸屹,他……他怎麼能對她家人說謊?

    「陸屹,你……」一句你說謊差點脫口而出,可是她跟他滾了五年多的床單,要是揭穿他謊言,搞不好他會說出一些讓她更難堪的話,所以,她只好認命地閉上嘴。

    「之晴,這麼大的事情,你干嘛沒跟家里說?」葉父這個一家之主非常震驚,這女兒他放心尖上寶貝了二十七年,沒想到竟然就讓眼前這他還沒摸清底細的臭小子輕易得手了。

    「伯父,之晴是想說的,但因為事情有點突然,所以我親自上門來說,你們放心,我會負起責任。」陸屹鄭重地說道。

    「之晴,懷孕多久了?」大嫂上下打量著葉之晴,又驚又喜。

    葉之晴感覺很頭大,她不由得瞥一眼不遠處的陸屹,沒想到他也在看著她,她眼神告訴他,他撒的謊自己圓。

    「還不到一個月,所以婚禮我會盡快安排。」陸屹有點拿葉之晴沒辦法,幸好,她沒當場戳穿他。

    「懷孕了就好,之晴,你是準媽媽了,可不要像以前那樣任性胡鬧嘍,要好好養胎,對了,工作也不要做了,趕緊辭職,婚禮要趕緊辦,趁肚子還沒明顯,不過可以簡單點辦,不要太累,懷孕初期很辛苦的哦。」葉母臉上滿是喜色,她一直擔心嫁不出去的女兒終于有人要了。

    葉之晴臉上紅得像要滴血,她惡狠狠地 一眼陸屹,她不曾想過他會這麼快就有行動,而且還是用這麼卑鄙的手段。她家家教很嚴,他這麼一來,家人怕她名聲受損,當然會盡快安排他們的婚禮,而她,自然是騎虎難下。

    「陸屹,你跟我出來。」她趿上拖鞋,向門外走去。

    陸屹跟葉家人致意,跟在葉之晴身後,走出葉家家門口。

    門外,葉之晴一把將陸屹帶到一個偏僻的角落,目光惡狠狠地瞪著他壓低聲音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陸屹握住她的手,很用力,「我要你回來。」

    葉之晴想要縮手,可是用力地掙扎了幾下,卻沒辦法擺脫他,「陸屹,你弄痛我了,你放開我!」

    陸屹唇角一彎,「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你也別再打從我身邊跑掉的主意!」

    不明白這個明明背叛了她的人,怎麼還敢大言不慚跟她說這些霸道的話,一時委屈,她眸底蓄滿水,「是你背叛在先的!」

    陸屹知道葉之晴的意思,他不曾想過跟她解釋這些有的沒的,但看著她惹人心疼的模樣,他投降了,「你傻啊,難道就看不出來我對那女的沒半點意思?你要解釋,那我就給你解釋,但也是最後一次。我沒背叛你,我媽安排我相親,我去那里,是想跟對方說清楚,讓她別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葉之晴眨眨眼,淚水從她臉頰滾落,一只手被陸屹握得緊,另一只手卻握拳捶向他胸口,「就算是被家里逼著相親,你也沒有想過公開我們的關系……」

    陸屹看著葉之晴,心疼到不行,他一把抱緊她,「對不起,我以為我跟你習價了那種生活模式,忽略掉了你的感受,是我不對……」

    葉之晴低璧嗚咽,想掙脫陸屹的懷抱,但他雙臂箝緊她,她越掙扎,越無力,最後雙手只好軟軟地垂下,任由他抱著不放。

    陸屹低頭,吻她光潔的額頭,吻她臉頰的淚水,很快便霸住她的唇,溫柔地吮吻著。

    「之晴,跟我回去……給我……」

    葉之晴抬眸委屈地看著他,搖了搖頭,她不要,不要只是他床上那個女人。

    陸屹臉埋在她頸窩,他喘了好久,才重新抬起頭看著她,大掌溫柔地給她抹去臉頰上的眼。

    「好了,你想我怎麼做,我都依你,可是前提是不許再離開我身邊了。」

    葉之晴怔怔地看著陸屹,似乎眼前的不是她認識的那個他。但這個他讓她更心動,因為他做出了她期待好久好久的回應。

    她不由得在想,他怎麼可能會答應她的要求呢?他從來就不是那種細心呵護女人的男人。

    「我……我沒有,我不知道……你讓我EI家。」她不敢說那些貪心的話,她很迷茫,只想逃。

    「我會重新追你,直到你滿意,答應嫁我為止。」陸屹在她一個側身的距離,認真道。

    葉之晴一臉錯愕地看著他,有點懷疑自己听錯了,或許,她要重新認識眼前這個她自以為很熟悉的人了。

    陸屹是一個說到做到,行動力很強的人。這些天,他一下往葉家跑,不管是飯桌上,客廳里,還是葉之晴的房間,他對葉之晴的表現是非常地親密。

    那麼高冷的一個人,會細心地給葉之晴剝蝦,會給她削水果吃,會語氣溫和地和她家人交談。不管他們倆是怎樣互動,在家人看來都是秀恩愛,一不小心灑出來都是滿滿的甜蜜。

    葉之晴不僅是被陸屹當孕婦對待,家人也處處照顧著她,就每天喝的補藥,都是葉母變著花樣為她做的,她硬著頭皮喝完一碗又一碗,變得珠圓玉潤,實在沒有辦法,她只好跟陸屹回他公寓,順便準備婚禮。

    但他真的不是在家人面前做做樣子而已,重新和他住在一起後,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寵愛。

    他下縴,會推掉應酬回來,和她一同出去吃飯,看電影,甚至逛街購物。

    她未曾想過,他們會做那些熱戀期小情侶之間瑣晬而甜蜜的事,而且這些多數是陸屹主動去做的。

    這日吃完晚飯從飯店包廂出來,陸屹牽著葉之晴的手走著,在外人面前,他們就是一對親密無間的夫妻,戀人。

    葉之晴唇角漾著甜蜜的笑,雖然不動聲色,但她一直甜到了心里。

    在走道上,沒想到會遇到熟人,干晴下意識地掙脫陸屹的手,像以往那樣。

    陸屹一愣,想起了以前,忽然很心疼身邊這個傻傻的女人。他很快又反握住她的手,並與她十指緊扣,微笑跟熟人打招呼,讓那個僅知道他們是上下級關系的熟人嚇得半天合不上嘴。

    電梯里,陸屹輕撫葉之晴的腦袋,「傻瓜,以後不需要躲避,很快你就是我老婆了,不是嗎」

    葉之晴對他一笑,「我心里一急就忘記了。」

    陸屹笑,眼神無比寵溺,一臉的溫和。

    突然電梯里的燈閃了一下,一下子就滅了,電梯出現故障,陸屹按下緊急報警器,冷靜地把葉之晴擁入懷,護緊她。

    猶如蜻蜓點水般,葉之晴踮起腳尖,一個吻落在他唇角。

    突然頭頂上的燈光亮了,干晴為自己大膽的行為紅了臉,而陸屹看著葉之晴,眼神里是驚訝,是錯愕,但隨即是歡喜,是愉悅。

    陸屹終于得逞,當晚沐浴過後就把干晴撲床上霸王硬上弓,畢竟他的謊言不能穿幫,只能在床上多下苦功。

    葉之晴一個翻身躲開,沒有讓陸屹得逞,她還沒有徹底地原諒他呢,竟然敢說謊騙她家人!

    「之晴,我承認撒謊不對,可是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能讓你盡快回來,乖,我們起緊把寶寶做出來,不然就沒法圖謊了……」

    葉之晴低聲哼哼,她也知道當下她要乖乖听陸屹的,和他速度造人才對,但氣不平,氣未消,她不樂意!

    ……

    她那麼美好,他早該對全世界宣告他對她的擁有權,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但,總算未晚,她仍然是他的。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和她一起,造出同饜于他們的愛情結晶品。

    葉之晴仰著小臉,嫛觀緊緊地纏上陸屹腰背,下身也迎合著他,他並不陌生,他就是一直把她納在他羽翼之下,用心保護著的人,他的愛深沉內斂,是她傻傻不知道,才會任性地從他身邊跑掉。她願意給他生寶寶,全心全意地,不管生多少個,她都願意。

    一場盛大的婚禮過後,又是一個浪漫的蜜月期,度完蜜月回來,當然是先回陸家見過父母再回公寓。

    葉之晴上個洗手間的空檔,陸母拉住了陸屹,「兒子,你跟我來一下!」

    「干嘛?拉拉扯扯的。」陸屹一手插褲兜,眼楮沒忘往洗手間方向張望,自從結婚後,他就半刻都離不開葉之晴,一時半刻她不在他眼皮底下,他就會擔心。

    「哼,娶了老婆,你眼里就沒有媽了是吧?」陸母不滿地撇撇嘴,如果不是說葉之晴懷孕了,她還真不願意答應讓他們結婚。可是她又有點懷疑,畢竟兒子這秘書被她這兒子睡了五年都沒懷孕,怎麼說懷就懷上了呢?

    「媽,你這說的都什麼話?我跟之晴都很敬重你的,而且這次帶回來的很多手信,都是她用心給你挑的,她對你就像對她親媽一樣。」陸屹受不了任何人說葉之晴一句不是,在他心里,沒有人能夠取代他這個妻子。

    「好了好了,我也沒說她有什麼不好。只是她那肚子……你確定她是懷孕了?從五年前我第一次發現你抱著喝的她,我就知道你們關系不簡單了,你是我生的,從小到大,你對哪一個女人那麼上心過?如果我沒猜錯,你都睡她五年了,她都沒懷上,這突然想結婚了,就懷上了?」

    陸母可是看在未來孫子的分上才沒為難這新兒媳,畢竟她這麼帥的兒子,就這樣被搶走了,她很不爽。

    陸屹盯著陸母,知道她心里在盤算些什麼,陸家的兒媳婦的確不太好當,因為他媽一向是一個挑剔的女主人。但葉之晴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他不願意看到他媽對她有任何的不滿。

    「媽,之晴是我老婆,她是我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女人,就算她不能生,我也只要她一個?如果你不為難她,我會和她多生幾個,如果你為難她,那我就不讓她受那種累,我更樂于和她享受兩人世界?」

    一向強勢的陸母 大著雙眼望著自己的兒子,半天說不出話來。她兒子這是……警告她?

    就在陸母被妻得夠嗆時,葉之晴從洗手間出來,臉色有些泛白,看到陸母似乎在生氣,她有些擔心地抱著她,「媽,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喝點水?」

    陸母看看兒子,又看看兒媳,她總算發現,別人都說生兒子不及生女兒好是怎麼一回事。

    「媽口渴,想喝點水。」她故意差使這兒媳婦做事,氣兒子。

    「好,你先坐下,我去倒水。」葉之晴扶著陸母走到椅子上,讓她坐下,然後轉身去倒水。

    陸屹跟陸母仍然是對峙的狀態,他允許他媽差使他老婆,但是不能太過分了,不然他立刻帶她回公窗去,生了孫子也不給她帶。他故意這樣做,因為他知道,慢慢地,他媽一定會發現葉之晴的好。

    「水來了,溫度剛好,媽,你慢點喝。」葉之晴雙手把水杯遞給陸母,很賢惠。

    陸母喝了口水,點點頭,她把水杯交給葉之晴,對樓上喊︰「小柔,下來,媽媽有事找你?」

    兒子不孝順,一心向兒媳,她只能依靠她寶貝女兒了。

    可是叫了半天,樓上沒回應。

    「太太,小姐剛剛已經約了朋友出去玩了。」佣人走過來做交代。

    陸母臉色一下子沉下來,第一次認真地打量眼前她這兒媳婦。

    五官臉蛋漂亮,肌膚細膩紅潤,胸部很豐滿,以後孫兒生下來,應該不愁沒奶喝,**也是夠翹,一看就是好生養的。而且她想起以往每次見葉之晴,葉之晴都是一臉微笑,聲音溫柔地和她說話,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這片刻功夫,她越看葉之晴就越滿意。

    「好了,我帶之晴先回房。」陸屹看到葉之晴被他媽打量得臉上有些不好意思,摟著她的腰就要帶她走。

    「欸,你那麼急著帶之晴走做什麼?媽想和她說說話。」陸母叫住兒子,誰教她越看這兒媳婦越順眼、越舒服,看著那麼水靈靈的一個人兒,她心里高興。

    「晚點再讓她陪你說個夠,剛下飛機,我們都有點累。」陸屹可不會說,他要帶老婆回房間做運動,畢竟能瞞得了所有人一時,不能瞞太久,怎麼也得努力讓他老婆的肚子大起來。

    陸母妥協了,一擺手,「好吧,之晴,等睡醒了記得來陪媽啊。」

    葉之晴微笑點頭,「知道了,媽。」

    真心相愛的兩人持續五年愛情長跑,終收獲最圓滿的幸福。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