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月嵐 > 鳳御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鳳御 第十四章

作者︰月嵐

    【第十章】

    小桂勝新婚。

    熱情散了滿地,教鳳御衣衫盡褪。

    ……

    盛春一一

    花開滿園,生機再度隆臨徽國。

    戰事的陰影褪去,熱鬧歡笑的和樂景象再度遍布徽國的大街小巷。

    剛自邊關轉了一圈回到京城的傅衡在樊應槐的宣召下,與殷續一同進了花園,美其名是君臣交心,可事實上?

    「廢除鳳御之制?」驚聲來自殷續,他一臉的錯愕,沒料到樊應槐竟會再度提起這問題。

    他早同樊應槐說過,即使心疼鳳御遭到的待遇,覺得這樣的規範一點也不人道,而他更是同情鳳御,但此事關系徽國數百年來的根基,不是這麼容易動搖的啊!

    「王上,臣先前已明諫,改制尚可行,廢除卻萬萬不可。」殷續沒想到樊應槐還沒死心。

    「大王,恕臣直言,為何想廢除鳳御之制?臣以為大王亦覺得鳳御對國事相當有幫助。」傅衡真是越听越不解了。

    這些日子以來,瞧樊應槐因為有上天旨意,所以國政不再繁忙,而且使得宮內貪官不再,所以博衡還以為樊應槐是贊成鳳御之制的。

    「孤自然是有孤的考慮。」樊應槐就是想先听听兩人的意見,才先私下傳喚他們前來的。

    「王上,臣明白現今國泰民安,關外三族又已納入徽國版圖,百姓安居樂業,看來確實不需上天旨意多加引導,但是……」殷續躊躇了下,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往不說。

    「大王,天有不測風雲,依臣之見,殷典侍想必是擔憂天災來犯。」少了上天眷顧,人禍雖可防,卻無力抗拒天災啊!

    「你們倆都把上天想得太厲害了。」樊應槐搖搖頭,隨後便將當初決意攻打關外三族時的插曲說了出來。

    「六千比一千……」殷續沒想到上天傳來的旨意不是阻止傷亡,卻是告知死傷慘重的消息。

    「王後做此選擇,臣亦能理解,但是……大王因此就要廢除鳳御?」這錯,不能算是無心之過,但若能對此加以改制,讓鳳御不再自行判斷而是全盤托出,或許亦能防止這類不幸重演。

    「孤不是因此而想廢鳳御,孤是弄清楚了一件事。」樊應槐揮手制止了兩人的商談,「上天不是代君王治國,而是以一個凡人肉眼所不及的角度,提供意見給君王但做決定的依然是君王,所以重要的是當君王的人思緒是否清晰。」

    「這點臣亦贊同。」殷續若有所思地點頭應道。

    「而且……從先前邊關戰事當中,孤也發覺到,其實上天的旨意與你們這些忠心護佑徽國的朝臣亦同,所提諫言,為的都是徽國好,而君王有權選擇做或不做。」樊應槐應道。

    「那……」傅衡靜了聲,好半晌才續問:「大王之意,是指上天與臣等無異?」像這樣的看法,他真是頭一次听聞。

    過去,不管歷代徽王听或不听上天旨意行享,但多少都心存敬畏,可樊應槐卻不然,不過,不可否認地……他對樊應槐這君王卻是更加欽佩了。

    這般的一視同仁,歷代君王又能有幾人?

    「對,孤認為,只要所有朝臣都忠心愛著徽國,如此一來自然無內亂、又能共抵外患,那麼有沒有鳳御,其實都沒什麼差別。」再怎麼說,就算關外要打仗了,上天也只能提醒,而不會劈道響雷替他們打退來犯的敵人阿!

    事在人為,而非依賴天助,這是樊應槐感受最深的道理。

    「王上說的確實沒錯,但王上卻也無法否認,上天的眼光確實比一般人高遠,智慧亦非常人所能及。」殷續輕嘆一聲,他知道樊應槐這回八成是鐵了心要廢制了。

    雖然他並不會覺得非依賴上天旨意不可,但有些天災,上天卻遠比他們看得更遠,這樣的事任憑他們如何努力,也是無法趕上的。

    「孤也考慮過這些問題,因此若要廢除鳳御,不再依靠上天旨意,那便得先在民間廣興學制。」樊應槐笑著應了聲,仿佛早料到殷續會提出這件事。

    「興學?」殷續听得眼神一亮。

    他曾身為太子伴讀,明白學識對一個人影響有多麼深遠,若說樊應槐願意推廣學問,他倒樂見其成。

    「孤王希望,不只是官員或富家子弟能讀書,而是全徽國的孩子都能進學堂學習,而且不只習知識,更要修品性。」樊應槐點了點頭應道。

    「如些一來……若這些孩子長大、入朝為宮幫的將是百姓;若未能為官,幫的便是地方,像這般的互助,便足以令徽國更加富強。」听著樊應槐的想法,傅衡忍不住吐露出自己的看法來。

    這樣的見解,對徽國立下的影響,將不只是百年而已啊!

    「對,孤王認為,只要徽國能培養出眾多眼光高遠、聰明又有品性的百姓,那麼何愁朝中無能人?又何愁貪官奸商不除?」樊應槐扯出一抹意味深遠的笑容,續道:「信仰上天固然是好事,但百姓讓上天扶助這麼久了,也該獨立一些,凡事別依賴上天,學著自己來了吧?」

    「王上……」殷續定定地看著昔日友人,這個身為君王數年的樊應槐,眼光早已被磨練得更加高遠了。

    確實,徽國百姓由于有著上天旨意作為依靠,所以不論是朝臣或子民,都多少顯得不夠獨立自主,而且過度依靠上天。

    所以……想必樊應槐是想徹底拔除百姓的依賴心,好讓徽國子民更加堅強吧?

    釋懷地露齒一笑,殷續轉向佛衡笑道,「傅將軍,看來你我將要辛苦與朝臣抗爭一陣子了。」

    會將他們找來談論此事,就表示樊應槐有意尋求他們的支持,畢竟多幾個人幫忙說話,在朝中要與那些老臣相對,總是有利些。

    「樂意之至。」傅衡早被樊應槐說動,他僅是點頭微笑。

    「放心,不會那麼累人的,因為上天也如此賀成。」樊應槐悠哉地啜了口茶,笑應道。

    「那麼……上天肯定也為王上這高見而折服了吧?」殷續雖為此倍感意外,但想想依樊應槐的能力,再加上他的決策,確實在不遠的將來,徽國將不再需要上天引導才能安居樂業,所以鳳御的責任,也就能夠

    卸下了。

    「大王此舉,不僅是幫了鳳御、幫了徽國子民,也等同于令上天得以安心吧?」以往只有天勸人,曾幾何時,樊應槐卻成了人定勝天的代表?

    看著眼前眸光沉穩的樊應槐,傅衡不由得為自己這一生能夠為這位明君盡心盡力而感到欣喜異常。

    「傅將軍這話可太褒獎孤王了。」搖搖頭,樊應槐吐出一聲笑音。「孤亦是凡人,而且其實孤王打從心底最想呵護的,在這世上也不過一人……」

    「大王!」輕音隨著柔聲傳來,飄進了君臣三人的耳里。

    「見過王後。」殷續與傅衡回過頭,見是鳳御駕臨,連忙起身問安。

    「殷典侍、傅將軍。」鳳御懷抱著大束白花,見是兩人,她欣喜地抽出白花,分贈給他們。

    「花開了?這味兒真香。」樊應槐跟著起身,湊近鳳御嗅了嗅。

    他這清靈可人的王後,他愛的其實不過就是她無憂無愁的笑容,喜歡睢她甜膩惑人的模樣,卻不要她為自己能力所不及的事務煩惱,甚至作為上天傳話的人偶,弄得她成天為這些事多操心。

    「大王,臣妾可打擾到你們了?」方才瞧樊應槐與兩人笑談,她想應該不是在商討國事,所以才過來打聲招呼。

    「沒這事。」樊應槐瞟向了殷續與傅衡,唇角揚起完美的弧形。

    這事沒必要跟鳳御多解釋,反正他已決定了,這是最後一次依賴上天的旨意,他要廢除鳳御了!

    至于其他擬詔之類的小事,交由殷續處理即可,而百姓的看法,就交由時常出宮探訪的傅衡去撫平情緒吧!

    見鳳御前來,殷續與傅衡僅是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地進出一抹微笑。

    雖然樊應槐沒把話說完,不過他們都很清楚,樊應槐最愛、最想呵護的,不過就是眼前這清靈秀雅的王後罷了!

    「大王、王後,臣等告退。」很識趣地同聲行禮後,殷續與傅衡還再留下來打擾兩人,很快地告別離去。

    望著兩人先後離開,鳳御笑意盈盈地走近樊應槐,柔聲說道,「應槐可是有開心事?瞧你一直在笑呢!」

    她喜歡見他笑,因為他笑,就代表徽國無憂,也代表她的幸福。

    「孤笑,是因為見你帶笑前來。」樊應槐撫過鳳御滑嫩的臉龐,低頭往她額上輕吻。

    他希望她能常笑,從此不再為憂慮所侵擾,因為她的笑容,就足以令他心滿意足。

    「臣妾也喜歡見應槐笑呢!」鳳御開心地挨進樊應槐懷中,「既然臣妾笑,應槐也會笑,那麼……臣妾就要常笑給應槐看,好不好?」

    她喜歡被樊應槐寵愛的感覺,還有這令她安心的臂彎與懷抱,如果她也能為他帶來滿心的幸福,那將是她此生最開心的事。

    「你欠孤的承諾越來越多了。」樊應槐的唇角露出一抹溫柔、將鳳御縴巧的身軀摟得更緊些,沉聲柔音在她的耳邊拂過。

    「鳳兒,看來你得拿一輩子來為孤實踐你的承諾了……」

    輕笑聲在春風的吹拂下飄散,鳳御將臉頰貼上樊應槐的胸膛,柔唇輕啟,逸出了幸福的笑聲。

    「臣妾早就決定了,這輩子……都要跟著應槐啊!」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雄霸天下.霸王之一《鳳御》;

    02、雄霸天下.霸王之二《白狼帝》;

    03、雄霸天下.霸王之三《盲姬》;——

    04、雄霸天下.治世能臣之一《乞丐輔相》;

    05、雄霸天下.治世能臣之二《相爺不用心》;

    06、雄霸天下.治世能臣之三《巧馴傲妻》;——

    07、雄霸天下.常勝將軍之一《落難將軍》;

    08、雄霸天下.常勝將軍之二《色計魯將軍》;

    09、雄霸天下.常勝將軍之三《戰神擒王》;——

    10、雄霸天下.和親公主之一《虎王追心》;

    11、雄霸天下.和親公主之二《不逃不相愛》;

    12、雄霸天下.和親公主之三《嬌擒狼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