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佟芯 > 我家王爺是只貓 > 第二章 做貓也要有原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家王爺是只貓 第二章 做貓也要有原則

作者︰佟芯

    隔天一早,在用完早飯後,夏敏不急著擺攤行醫,跑到後院挖泥土,佷兒們見到她這行徑,都開心的嚷道︰「大姑姑也要跟我們一樣玩泥巴嗎?」

    「大姑姑,一起玩,一起玩!」

    夏敏好笑地道︰「別搗蛋,姑姑正忙著。」

    接著,她將準備好的長盒子放在地上,蹲下,拿了鏟子挖土,將干松的泥土都堆進盒子,翔兒和巧兒不知她在做什麼,兩雙發亮的眼珠子看著她,好似她在做著多好玩的事。

    夏敏將泥土堆平後,抬起頭道︰「大功告成了,這是咪咪的茅房,要放哪里好呢?」

    「咪咪也有茅房耶!」孩子們嘖嘖稱奇。

    「對,我們有茅房,咪咪也要有專屬的茅房。」這泥土雖不像貓砂那麼好用,但至少可以用。

    「什麼茅房啊?」夏志和夏絹走出後門听到了,走了過來。

    「為什麼貓還要有茅房?不是跟狗一樣撒尿就好了?」夏志不解道。

    「不,貓是很愛干淨的,而且保持清潔,出入我們住的屋子也比較干淨。」夏敏說道。

    夏志、夏絹听了都直點頭,不愧是大姊,想的比他們深遠。

    咪咪本尊—— 藺子琛一覺醒來,發現他依然困在這具身軀里時,整張貓臉完全是呈現一張厭世的臉,完全不想承認他是咪咪的想快速走開,但茅房兩字讓他感到好奇,他忍不住湊前一看。

    這就是他的茅房?

    藺子琛對這裝滿土的長盒子感到怪里怪氣,但仍是出于本能的踩了上去,感覺真好,可以用土遮住,也不會讓他的腳髒掉。

    「咪咪好像很喜歡這個茅房耶!」翔兒興奮喊出。

    「咪咪現在要在上面噓噓嗎?」巧兒睜大眼看著。

    他可不是貓,才不會在上面小解!藺子琛氣炸,馬上從這盒子里走開。

    夏敏看到咪咪這羞恥的反應,好笑地道︰「咪咪害羞了,看來我要來找塊布當遮羞布了,讓咪咪放心的噓噓。」

    這女人!藺子琛看她嘲笑他,森冷的瞪視她。

    夏敏看牠又在瞪她了,原本還覺得這貓陰森的眼神很可怕,但想想再森冷也不過是只貓,她怕什麼?「脾氣還真差呀。」

    這貓還真有脾氣,高傲得很,讓她真想逗著玩。

    對了!夏敏心血來潮的去找了個竹棒子,在上頭系了個用碎布做成的毛球。

    「大姑姑,這是什麼?」兩個小鬼頭好奇的問道。

    夏敏看向咪咪,笑得奸詐,「嘿,這個叫逗貓棒。」

    「逗貓棒?」

    「大姊,逗貓棒是要做什麼的?」夏絹好奇問道。

    「來試試看就知道了。」夏敏朝咪咪走去。

    藺子琛看著她手上的毛球,並不想理會她,逗貓棒三個字讓他閃過不好的預感,看她朝自己不懷好意的走來,他忍住肝腿就跑的欲望,告訴自己以不變應萬變,別怕了這個女人!

    只是,當逗貓棒離他愈來愈近,在他眼前晃著時,他興起了一股沖動—— 他的爪子竟動了起來,想去抓那毛球。

    為何他會想抓毛球?藺子琛心中有著困惑,爪子抓個不停,他感覺到自己玩得很樂、很興奮,要不是他的後腿受傷了,他肯定會站直上身,整個身子撲上去抱住毛球。

    慢著,到底為什麼他會喜歡玩這個?藺子琛感到無比的驚慌。

    所有人盯著咪咪玩毛球這一幕,都感到相當有趣。

    「大姑姑,我也要玩!」翔兒從夏敏手上接過逗貓棒,蹲著逗弄起咪咪,「咪咪,看這里!」

    我不是貓!不是貓!藺子琛對著自己吼道,卻無法克制貓的本能,就是忍不住的揮出爪子,想捉住毛球玩。

    「咪咪好厲害喔!」

    「咪咪玩得真開心啊!」

    所有人都被咪咪逗笑了,夏敏還是笑得最大聲的。

    可惡!藺子琛恨恨的瞪她,卻又玩得開心。

    夏敏看著咪咪伸出爪子拚命想捉住毛球,心想著收養著這只貓,讓牠陪著兩個孩子玩也是好事。

    接著不經意間,夏敏的視線對上了咪咪的爪子,她從佷兒手中抽走了逗貓棒。

    藺子琛顯然玩得意猶未盡,那張黑漆漆的臉很臭,一副在質問她干什麼拿開的樣子。

    「大姑姑,我還想玩!」

    「我也要玩!」

    「等會兒再玩,咪咪爪子太長了,會抓傷人,大姑姑先幫咪咪剪爪子。」要是在玩鬧間劃傷了孩子可不妙。

    剪爪子這三個字一出,藺子琛基于貓的本能,當下想跑,夏敏卻快狠準的從背後抱起他。

    「喵嗚!」放肆!桂踫我!藺子琛大聲咆哮,他向來不愛被女人近身,尤其是這個放肆又無禮的女人惹他厭惡得很,他絕不會讓她踫一根寒毛的。

    夏敏看他反抗得緊,對著牠的腦袋瓜威脅道︰「乖一點,不然今晚的晚飯你就自己去捉老鼠吃。」

    藺子琛整身子僵住,動也不動,雖然臉上是一片烏漆抹黑的,但還是能清楚看見他那驚嚇到呆住的表情。

    孩子們都看到了,直喊道︰「大姑姑,咪咪怕老鼠耶!」

    「第一次看到會怕老鼠的貓,這貓還真好玩!」夏志彎著腰大笑,夏絹也忍不住掩嘴偷笑。

    夏敏听他們這一說,好奇的湊過臉一看,噗哧一笑,「還真的耶,咪咪怕老鼠,真絕了!這表情太好笑了,牠怕到不敢動了!哈哈!」她不客氣的大聲笑著。

    這些人,一個個竟如此嘲笑本王!藺子琛齜牙咧嘴著,他最痛恨捉住他的這個女人,她笑得最大聲。

    等本王恢復人身,第一個就不放過她!

    藺子琛堅持著三大原則。

    一,他不舔毛。

    二,他不用貓砂。

    三,他不玩逗貓棒。

    他絕對不當貓!

    然而,日子在經過了一天、兩天、三天,更多天後,他也習慣當貓了。

    舔毛有什麼不好?本王愛干淨,全身本來就要梳理得干干淨淨,每天早起舔一舔將自己打理好,心情就好,不是他愛說,雖然全身黑不嚨咚的,但毛色可是打理得漂漂亮亮,都黑得發光了。

    貓砂他也用得很順利,干干淨淨的真好。

    至于逗貓棒,他只要看到那個他就想玩……咳咳,是當成鍛煉體力,以往他每天會練練劍什麼的,現在變成貓不能練了,動動手活動筋骨也好。

    總而言之,藺子琛深深體驗到當貓的好處,有的吃有的住,被照顧得好好的,跟他當王爺沒什麼不同,這家子都是侍候他的貓奴才。

    只是天不從人願……為什麼他會變成這兩個小奴才的保母,要看顧著他們呢?

    此時,翔兒和巧兒正在玩著由木頭所做的小木塊,上頭繪有各種顏色,一塊一塊堆上去,可以搭出一間房子,是夏敏精心為他們打造的積木。

    藺子琛慵懶的躺在一旁斜眼盯著,知道那是那女人為孩子們做的玩具,可以搭成房子,看兩個孩子玩得很樂,他惡劣心起,故意用尾巴偷偷掃倒。

    「房子倒了!」

    「是咪咪的尾巴掃的……」

    「咪咪壞壞的!」

    「再來搭吧。」

    蠢蛋。藺子琛看他們不生氣的再次搭起房子,懶得再玩弄他們一次了。

    玩完積木後,孩子們玩起花牌,在泥地上鋪了張干淨的布,將花牌鋪滿了布。

    這花牌是夏敏自創的,圖也是她畫的,畫上各式花花草草和小動物,也寫上字,玩法是一人出題,一人找花牌,得在喊五聲內找到,找到最多牌的人贏,目的是想刺激小孩的腦部發展,培養小孩敏銳的學習力。

    「小狗!」

    「小狗在這里!蝸牛!」

    「我找到蝸牛了!肉包子!」

    「找到了!小鳥!」

    畫得真丑,真粗糙。藺子琛嫌惡的瞟了眼,便撇開臉了,一張貓臉呈現無聊兩字。

    「小鳥在哪里,我怎麼找不到?」巧兒在二十多張的花牌里張望尋著。

    翔兒得意洋洋著,「這次我贏定了!我要開始喊了,五、四、三……」

    臭小子,居然不禮讓妹妹!藺子琛悄悄走近,用尾巴輕輕一掃,暗示著巧兒小鳥牌子的位置。

    「找到了!」巧兒看到了,迅速拿起來。

    「咪咪作弊!」翔兒高嚷道。

    他作弊又如何?藺子琛懶得理他,卻不想翔兒會拿著逗貓棒在他面前揮啊揮。

    藺子琛眼楮一亮,精神都來了,伸長貓爪子抓起逗貓棒。

    臭小子,早該拿出來玩的,害本王那麼無聊!他在心里忖道。

    待孩子們玩夠了,筋疲力盡了,也到了他們睡午覺的時間了,夏絹帶他們去睡了。

    他要出門了。

    藺子琛當然不能這麼虛度日子,他待在這個家養傷,待後腳的傷好了大半後,便開始出去打听情報,他得打听現下京城是否有何異狀,還有他的肉身狀況如何,他是否還活著。

    但藺子琛一開口就是喵喵叫,該如何打听呢?

    他有雙貓耳朵,可以听取消息,待在這夏家,他听過這家子提及這里是朝陽城,朝陽城他是知道的,就在南陽縣里,離京城不算近但也不算遠,是許多商人聚集的中心,有利于他打听消息。

    有了先前被追殺的可怕經驗,他現在到大街上會小心翼翼的避開人群,暗中觀察後再踏出,他來到一家叫王記的客棧里,這家客棧是朝陽城里最大的客棧,住了許多商人,是最好打听消息的地方,伙計們忙里忙外的沒人會注意到他,他悄悄溜進了其中一張桌底下偷听商人們說話。

    像這樣幾次偷听下來,藺子琛總算打听到他需要的消息了,他沒死,而是陷入昏迷,听說他昏迷的事在京城傳得沸沸揚揚,皇兄在民間廣征名醫,看起來他狀況很不好,但至少他還活著,如此一來,他就有希望回到自己的身體里。

    商人們在談話時,難免會提及到運貨的旅途過程和目的地,這次他想打听回京城的路線,若有剛好往京城的車隊,他就能跳上車一起回到京城了,可惜目前都是從京城來到朝陽城的商人,都是要到別的地方去。

    打听完後,藺子琛急著趕回去,他得趁著那兩個小鬼睡醒後回去,那兩個小鬼太黏他了,太久沒看到他便會用力抱住他,可真是令他快喘不過氣來。

    藺子琛在趕回夏家的途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街上走著,正是夏敏,那女人這時候不都是在擺攤行醫嗎?她是要去哪?

    藺子琛想到夏敏就難免火大,他知道夏家窮,卻不知道那麼窮,連肉都買不起,餐餐都是菜,偶而有肉末肉絲配著吃就是很好的一餐了,他也不能太挑剔。

    但他不能原諒那個女人明明有著一手好廚藝,總能利用簡單的食材炒出好吃的炒飯,那香噴噴的香氣有多麼令他食指大動,卻都不讓他吃,他吃的食物永遠都是清清淡淡有夠乏味,她除了可惡更是小氣,存心不讓他吃太好,這筆帳等他日後變回人再跟她算。

    藺子琛自然不知道,貓不能吃人吃的食物,太咸對身體負擔太大,他所吃的,都是夏敏用心烹煮的貓食。

    她要去仁德堂嗎?藺子琛跟在她背後走,順著她走的方向望去,發現在前面就是仁德堂。

    廣濟堂倒閉的丑聞似乎是這朝陽城里的大事,人人都會掛在嘴邊討論,自然的夏敏被退婚的事也傳得人盡皆知,人們總是八卦的說著,一個女人被退婚名聲都毀了,又拋頭露面的出來擺攤行醫,擺明是不想嫁人了,她的醫術也同樣被質疑,說她一個女流之輩能有什麼醫術,話說得很難听。

    藺子琛听听便罷,這都與他無關,對他來說夏家只是個暫居的住處,他很快就會回到京城了,現在他會跟著夏敏往仁德堂的方向走,也只是他听聞到倒閉的廣濟堂和仁德堂是親戚也是死對頭,好奇她去仁德堂的動機而已。

    藺子琛看她突然走得很快,加快速度的跟上。

    夏敏正是打算要去仁德堂,她猶豫了一整天,在剛剛提早結束擺攤後,也在街上慢慢走著,始終下不了決心,最後,她堅定的踏出步伐,快步往仁德堂走去。

    為了籌夏志上學堂的束修,她別無他法了!

    夏志的上一筆束修是在半年前繳的,前陣子已經到期了,夏志怕增加她的負擔不敢提,總在外頭閑晃,再謊稱夫子提早下課,還是她遇到他的同儕才知道只剩他還沒繳束修的事。

    面子算什麼呢?不管如何,她就算是低聲下氣的借錢,也要讓夏志繼續讀書下去,更何況姑母說過,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她,她就不該客氣的。

    夏敏一鼓作氣的來到仁德堂的店門口,一踏入,藥香味立即盈滿她的鼻息,剎那間她回想起在現代時,她每天都能聞到這些藥香,感到無比懷念,再望向櫃台,放滿了各式各樣的藥材,藥童們都在忙著在秤藥包藥,另一邊看診處也滿是患者,生意還真好,讓她感到欣羨,真希望廣濟堂也能恢復往日榮光……

    「敏兒,真難得妳會來,妳是來找我的嗎?」

    夏敏一個回神,就見表哥李儒生站在自個兒面前,他有著俊俏的外表,在仁德堂當坐堂大夫,是個懦弱怕事的男人,喜歡原主,卻因為母親的反對不敢追求她,連送個吃的來也是偷偷摸摸的,也難怪原主不喜歡他,覺得他討厭。

    「表哥,我是來找姑母的。」畢竟是來借錢的,夏敏就算不喜歡這個男人,表面上也得裝得客氣。

    李儒生听到這句話臉上顯得有點失望,但仍是朝她殷勤的笑道︰「我娘剛好在內廳里,妳直接進去吧……阿仙,帶表小姐進去。」他朝藥鋪里的一名藥童喊道,又朝夏敏擠出討好的笑道︰「敏兒,待會兒我們好好聊聊吧!」

    夏敏敷衍的朝他笑了笑,接著被阿仙領進了內廳,姑母夏氏和表妹李雲姝正在長榻上一邊聊天一邊吃果子。

    夏氏都快五十了仍保養得很好,皮膚光滑,容光煥發,但目光稍嫌銳利,鼻子挺,看起來就是個能干的角色。

    李雲姝剛滿十六,長得嬌俏可人,怎麼看都美,此時她一看到夏敏來了,馬上從長榻上起身,捉住她的手很是親熱道︰「敏兒表姊,真是好久不見了,妹妹正想著要去找妳呢……」接著松開她的手,帶著同情的道︰「唉呀,敏兒表姊妳的手怎麼那麼粗呀,看來到山上挖藥材,還上街攤擺行醫,真的很辛苦呢……」

    夏敏抽了抽唇,她知道這個表妹一直將她視為競爭對手,嫉妒她曾定過極好的婚事,現在她落難了才會逮到機會就嘲諷她,她倒不以為意,只是覺得她這麼唱作俱佳,都可以去演八點檔了。

    「好了,妳敏兒表姊難得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說,妳回房刺繡去吧。」夏氏睨了女兒一眼,趕她出去。

    李雲姝嬌氣的咕噥著說不想刺繡,但還是听話的離開了。

    待她離開後,夏氏朝夏敏露出一記和藹的笑,將她拉到長榻上坐。「敏兒,妳是有困難才找上姑母吧,都是自家人,直接說吧。」

    夏敏這一坐下,忽然瞥到腳邊似乎多了條黑尾巴,一下子又不見了,是她眼花了吧?

    接著夏敏想起正事,把腦海里想好的台詞梳理了一遍,慎重的對夏氏說道︰「姑母,是這樣的,阿志的學堂這個月要繳束修,我手頭的銀子不夠,想跟姑母借錢來應急,我會連利息一起還妳的,請妳借給我。」

    夏氏在听完後,熱絡的道︰「敏兒,自家人有難要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妳一定很煩惱吧,該早點跟姑母說的,而且借錢還算什麼利息呢,妳真是太見外了……」接著,她話峰一轉,「不過,姑母還是要說句真心話,十年寒窗苦讀的人那麼多,又有幾個人金榜題名,阿志再聰明,也比不上那些生在富貴之家,真正有才情的王孫公子,而且以妳現在的處境,還是想辦法掙銀子吃飯實際點,供阿志讀書,只會苦了自己……」

    夏敏在心里罵自己蠢,她早該知道,她是白來一趟還受羞辱的。

    夏氏嘲諷完人後還擺出慈祥的面容,「敏兒,照姑母看來,比起讀書,阿志不如從商,妳姑丈認識了很多大老板,可以幫阿志引見學做生意,做生意遠比讀書好賺多了,至于妳和絹兒,姑母可以幫妳們安排找個好對象成親,妳們爹娘都死了,我這姑母不幫妳們怎麼行,怎麼可能真的讓妳們兩個姑娘待在這朝陽城當老姑婆?

    「敏兒,姑母當然知道妳有心想讓廣濟堂起死回生,每天還去擺攤行醫,但是廣濟堂這名聲都毀了,又豈能救得起來?妳又是何苦呢?嫁人了,後半輩子有依靠豈不更好?」

    說完一連串的話,夏氏的笑容里多了分討好,「敏兒,妳想起妳爹把十全大補湯等一些藥方子收在哪了嗎?有那些藥方子,姑母就可以為妳多賺一些錢,妳知道的,不管是阿志從商,還是替妳們姊妹找對象成親,都是要花錢的……」

    夏敏面無表情的听著,在心里冷笑,說了那麼久,除了不想借她錢外,還想從她身上挖出她爹在生前留下的藥方子,還真是貪婪啊!

    夏敏裝傻道︰「真奇怪,大哥賣的那些毒湯藥包,藥方子就是爹留下來的,不是害死了人,把廣濟堂害得那麼淒慘,為何姑母還想要?」

    「這……」夏氏勉強擠出了笑,「這只是妳大哥弄錯了藥材,又不是藥方子本身有問題,何況妳爹還留下其他沒問題的藥方子,對病患都大有幫助,就這麼不用也太可惜了,加上又要幫你們籌錢……」

    夏敏倏地從長榻上站起,她的背挺直著,說得正氣十足,鏗鏘有力,「我的婚事就不勞姑母關心了,阿志的束修也不必向姑母妳借了,我這個長姊一定會傾盡所能,用盡全力栽培阿志,我會讓他考上狀元的!」

    一時之間,夏氏完全被夏敏的氣勢給壓制住了,還想多說什麼,就見腳邊躥出了一抹黑色影子,她嚇得失聲驚叫,「啊—— 這是什麼?!」在她看清楚是貓後,更是尖叫,「為什麼屋子里會有黑貓?」

    黑貓?夏敏往底下探去,也嚇到了,「咪咪,你怎麼會在這里?」

    夏氏一向怕貓,見這黑貓陰森又邪氣,早往後退得老遠,拉高嗓門叫人來驅趕,「來人呀,快將這貓趕走……」

    幾乎是馬上的,外頭幾個伙計听到當家的尖叫聲,當真以為出了什麼事,風風火火的跑進來。

    不等人來驅趕,夏敏一舉將咪咪抱入懷里,朝他們大喝一聲,「這是我的貓,不準你們動牠!我們這便離開。」她朝縮在牆邊的夏氏淡淡說道,便踏出了內廳。

    她步伐很快,快到連李儒生在喚她都沒听見,她踏出仁德堂,又飛快走了一段路才停下。

    她仰望天空,嘆了聲氣道︰「怎麼辦,我真是夸下海口了,說要讓阿志考上狀元,但問題是現在連他的束修都繳不起……我應該多忍耐一點,在她面前演戲的說好,再拜托她借我錢才對吧?」

    突然間,她的手癢癢的,她低頭一看,發現咪咪正用頭蹭她的手,她將咪咪抱緊,感到窩心道︰「咪咪,你這是在安慰我嗎?」

    他哪有……他只是……

    藺子琛對于自己會做出這種動作也是難以理解的,腦海里滿滿充斥著他所看到的畫面—— 她拒絕了那個老女人的提議,她很有氣勢的說會靠自己的力量撫養弟弟,讓他考上狀元,還有她大聲喊出他是她的貓,不準他們動他的話,讓他心里很震撼,現在,再听到她說著沮喪的話,才會不由自主地蹭起她的手。

    真是見鬼了,這一家子的事,分明一點都不干他的事!

    「咪咪,謝謝你安慰我,我好開心。」夏敏摸了摸牠的毛,又緊緊擁住牠。

    藺子琛在她的懷里逃不了,只能凶巴巴的喵嗚了一聲。

    夏敏百思不解的朝咪咪問道︰「對了,咪咪,為什麼你會跑來仁德堂,跟著我進店里去呢?」她眸子一亮,「莫非你是……來保護我的?」

    誰保護妳啊,我只是好奇跟去偷听而已!藺子琛用力掙扎著,想從她懷里跳下來。

    夏敏怕牠摔跤了,更將牠抱緊,邊走邊說道︰「你真不乖,這麼亂跑出來,要是被狗追,又被咬傷了怎麼辦呢?」

    本王才不會那麼倒霉的又被狗咬!藺子琛生氣的朝她大吼,但他嘶吼出的聲音都變成喵嗚喵嗚,一點氣勢都沒有。

    真可愛啊!養貓真的很療愈!夏敏看著這又凶又萌的貓兒,心情變好了,抱著牠往家里的路走去。

    夏敏煩惱著夏志的束修,最後也只能到山上挖藥材賣了。

    她真不知道上個學堂的束修會那麼貴,遠比他們一家人一、兩個月的伙食費還貴,但夏志都讀了幾年書了,成績好,他本身又有意願讀書,她咬著牙,再辛苦也要讓他念下去,她夸下海口要讓他考上狀元可不是白說的。

    只是,挖藥材能賣多少錢,完全是要踫運氣的,夏敏上山挖藥材那麼久,還沒有挖過太值錢的藥材,所以她一開始才會直接去向姑母借錢,現在,夏敏只冀望她能有好運氣了。

    她這一上山,夏志和夏絹就是她的小助手,夏敏原本不想讓夏志去的,希望他留在家里溫書,但這畢竟是為了籌他的束修,他堅持要一道去。

    這日,夏敏在天還沒亮前摸黑起床,準備了簡單的飯團當午飯,帶著兩個弟妹和咪咪出門,銀花嬸則留在家里看顧兩個小鬼。

    為何要咪咪一起去呢?事情是這樣的。

    兩個小鬼在前一晚听到她要上山采藥材的事,都吵著要跟。

    「大姑姑,我也要上山采藥材!」

    「我也要去!我跟哥哥可以幫大姑姑采藥材。」

    幫她的忙?是想去郊游吧!「不行,大姑姑不是要去玩的。」

    「不管,我要去要去要去!」

    「我也要去要去要去!」

    夏敏耳朵都痛了,「不行就是不行!大姑姑不是要去郊游,是要幫你們叔叔賺束修,你們兩個跟銀花嬸乖乖的顧家。」

    夏敏看他們兩人安靜了下來,以為他們懂事了,小鬼頭卻異想天開的冒出一句——

    「那咪咪替我們去好了。」

    「好,咪咪跟大姑姑去,我跟哥哥顧家。」

    原本睡得好好的咪咪—— 藺子琛夠吵醒了,變成貓後他就變得很貪睡,除了玩逗貓棒,他最大的嗜好就是睡覺,此時他一雙綠色的眸子警戒的閃爍著,是要帶他去哪里?

    「咪咪跟著上山要干麼呀?」夏敏不禁好笑的問。

    「咪咪可以幫忙挖土采藥材!」翔兒喊道。

    要他挖土?藺子琛綠眸銳利一瞇。

    「咪咪可以聞到藥材的味道!」巧兒說道。

    他又不是狗!藺子琛不悅的搖晃起他的尾巴。

    「咪咪會抓蛇,會保護大姑姑!」

    並不會!遇到蛇,他們這家子還要護駕保護他呢,要本王救,想都別想!

    藺子琛以為夏敏會拒絕的,小鬼頭的提議,誰理呢?

    誰知夏敏竟笑咪咪的看起他來,「好吧,你這張臉長得這麼凶惡,途中若出現壞人,也能幫忙嚇跑壞人,就帶你去吧。」

    妳瘋了!藺子琛一臉震驚的瞪她。

    因此最後藺子琛無法反抗,被裝進一只籃子里帶上路,又是被關起來,可想而知他心情有多惡劣了,一張黑臉臭到生人勿近,像是一湊前就會被他咬一口。

    幾人先搭了牛車,再走一段長路,花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總算到達山上了,才將貓兒放出。

    藺子琛原本心情很惡劣,一踩在泥地上,重獲自由讓他心情頓時變好。

    他望了望四周,樹木多,鳥語花香的真不錯,就找個地方睡覺吧。他慵懶的伸了伸懶腰。

    「咪咪,別亂跑知道嗎?這山上有著很大很大的山老鼠,亂跑的話可沒人會去救你的。」夏敏當然不希冀牠幫她找藥材了,她故意嚇唬牠道,用手比了下老鼠龐大的身軀,知道牠很聰明,肯定听得懂的。

    最好是有山豬那麼大的老鼠,而且她也說錯了,他並不怕老鼠!藺子琛惱怒的瞪了她一眼,然後大步跨出步伐,懶得理他們了。

    他想找到好睡覺的地方……欸,那是什麼?

    藺子琛雙眼登的發亮,他看到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只鳥兒飛到地上啄著果子吃,貓的本能驅使他去捉鳥兒,他靜悄悄的朝那方向步去,想暗中埋伏,再伺機飛撲捉住。

    而這時候的夏敏也不浪費時間,馬上和夏志、夏絹找起藥材來,這座山是她最常來挖藥材的地方,有很多野生藥材可以采,她只要一投入采藥材,就會渾然忘我的忘記時間。

    在現代,她所看到的藥材都是已經處理好的,來到這兒她得親手摘采,對她來說是新鮮的事,她是樂此不疲的,而出身于藥鋪之家,夏志和夏絹對基本的藥材也都知道。

    半個時辰後,他們收獲滿滿,帶來的籃子都裝上一半了。

    「今天采到的藥材都不錯,各種藥都有……」只是,這些藥就算全賣了,價格也不會特別好,還是要找到有價值的藥材才行……她真的可以在這個月交出束修嗎?

    夏敏一抬起頭,就見夏志愁眉苦臉著,肯定是她把心情表現在臉上,影響到他了。

    夏敏連忙朝夏志說道︰「別著急,這座山還有很多沒去過的地方呢,我們先來吃午飯吧,吃飽了再繼續找,今天找不到,明天後天也可以再找……」她朝他遞出飯團,「吃吧!」

    夏志听她這一說,點了頭,放心的吃起飯團了。

    夏敏一共準備了四個飯團,分給夏絹後,還多出一個,她突然想到的問道︰「咪咪呢?」

    夏志和夏絹紛紛看向四周,驚呼道︰「咪咪不見了!」

    夏敏左看右看都沒瞧見牠,氣呼呼道︰「我不是嚇牠這山上有大老鼠在,要牠不準亂跑的嗎,牠跑去哪了,早知道就用繩子將牠拴起來!」

    「怎麼辦,翔兒和巧兒那麼喜歡牠,要是真的走丟了,他們肯定會哭得很傷心的……」夏絹說得都快哭出來了,看得出她很擔心。

    「那只貓老是一副大爺唯我獨尊的樣子,肯定不會打獵,在這山上走丟會餓死的,得盡快找到牠才行!」不喜愛黑貓的夏志也不禁擔心道。

    夏敏知道弟妹都將咪咪當成家里的一分子了,她微微笑道︰「那我們快去找牠吧!那只笨貓听到我們在叫他,應該就會跑出來了。」

    緊接著,三個人一起找起咪咪,他們時常上山來,雖然沒有走遍整座山,但對這周遭的路況倒也熟悉,他們一邊喊著咪咪,一邊尋著貓的蹤影。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