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蒔蘿 > 醫品郡主 > 第四章 救命恩人是熟人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醫品郡主 第四章 救命恩人是熟人

作者︰蒔蘿

    朝霞將天邊染成一片瑰麗,大地還籠罩在一片薄霧之中,村子里許多人家的煙囪已經飄著縷縷炊煙,帶著濕氣的新鮮空氣彌漫著一抹燃燒柴火的氣味。

    林子里的小鳥在枝頭跳上跳下、嘰嘰喳喳,炊煙的氣味順著早晨的微風,從木頭縫隙中吹進屋內。雖然不是食物香氣,但柴火燃燒的氣味仍讓宋婧靈的肚皮餓得直打鼓,加上外頭的小鳥又吵,讓她想繼續睡覺也不太可能。

    她作夢也沒有想到會穿越到古代,如今每天醒來,擔心的不是今天要穿什麼衣服上班,而是今天該到哪里去找食物,感覺好悲摧噢。

    摸了摸干扁的肚皮坐起身,她嘆了口氣後套上鞋子,打算梳洗完畢,就先到山上繞一圈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發現,要是能再找到幾顆鴨蛋也不錯。

    片刻後,她端著洗臉水出去,才剛推開門,便看到阿離已經站在她家籬笆外等她。

    「阿離,你怎麼一大早就在這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她放下手中的水盆連忙走向前,拉開籬笆門讓他進來。

    阿離搖頭,從懷里取出一塊用芭蕉葉小心翼翼包好的蔬菜餅,「不是的,靈兒姊姊,我娘烙了蔬菜餅,我趁熱拿來給妳吃,這里頭加了一顆鴨蛋,吃起來很香,妳趕緊嘗嘗。」

    她摸著上頭還有微溫的熱氣,阿離一定是蔬菜餅一做好就馬上拿來給她了,為了給她最新鮮又熱騰騰的吃食也不怕自己燙傷,叫宋婧靈心里有些小感動。

    「阿離謝謝你。」和藹的摸了摸他的頭,她當著阿離的面咬了一口,「好香啊,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餅了。」

    「靈兒姊姊,妳喜歡吃就多吃點。」

    「阿離你吃了嗎?」可別跟她說這是他的早膳,那她會很愧疚的。

    「靈兒姊姊,妳放心,我吃過了,娘親烙了兩張蔬菜餅給我,我給妳一張。」

    「阿離謝謝你。」她揉了揉他的頭。阿離肯定是為了答謝她,才將自己的口糧分給她,這也是他僅能拿出的東西,讓她覺得阿離真的是個很貼心又讓人心疼的孩子。

    「宋婧靈,這孩子妳再不出手救他,再半年他就會命喪黃泉了,妳這麼喜歡他,難道忍心看著他在妳面前失去生命?」

    就在宋婧靈當著阿離的面眉開眼笑咬著蔬菜餅時,白儒那殺風景的聲音又在她耳邊響起,讓她忍不住眉頭緊皺,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她突然的變臉讓阿離誤以為蔬菜餅不好吃,連忙緊張問道︰「靈兒姊姊,餅不好吃嗎?」

    糟糕,她的表情太明顯讓阿離誤會了,在心底對著白儒咒罵了句「你這死老鬼,給我滾遠點」後,對著阿離勾勾嘴角搖頭,「不,很好吃,對了,阿離,你等等有事情嗎?如果有空,要不要跟靈兒姊姊一起到水潭邊看看有沒有鴨蛋?」

    「鴨蛋!」一听到鴨蛋阿離整個眼楮一亮。

    「是啊,昨天靈兒姊姊就是在水潭邊撿到鴨蛋的,我們再去看看吧,你認為如何?」

    阿離一個勁的猛點頭,「好,我跟妳去,靈兒姊姊,妳先等等我,我回去跟我娘說一下。」

    「好,我等你。」

    阿離一離開,白儒又開始在她耳邊滔滔不絕的念著,念得她耳朵發癢,最後不得不摸了下額頭上那疤痕。

    怒瞪出現在她眼前的白儒,她磨著牙斥罵,「你煩不煩啊,每天在我耳邊叨念,我難道不知道阿離身上的毒得趕緊解開?重點是我根本不知怎麼解毒!」

    當時白儒這只老鬼跟她說阿離臉上的胎記是娘胎帶來的胎毒時,她就上了心,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要說她沒有銀子可以買藥材,連怎麼解毒她都不知道。

    她學的是西醫,雖然中醫也有涉獵,可並不精通,更不要說解毒了,要是這里有專門器材可以檢驗,她還能知道怎麼解毒,但靠中醫的法子解毒她就完全一竅不通了。

    「我會啊!」

    「你會,那你直接去救阿離啊!」她沒好氣的說著。

    「我是鬼哪有辦法,還是要靠妳才成。」

    「即使如此,我也是心有余力不足,你不知道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嗎?我哪有錢買藥?」解毒藥材肯定貴得嚇死人,可能把她賣了都湊不出醫藥費,雖然她也想救人,但還是得衡量自身的狀況才行。

    「妳可以去挖被燒死的師太她藏的銀子,那些銀子肯定夠用!」白儒指著被燒毀的廢墟說著。

    「什麼,師太她有藏錢,沒被燒毀?」她眼楮頓時一亮。

    「要不是那個師太太貪財,她又怎麼會被燒得只剩下骨頭架子,讓來收尸的都要認不出她?」白儒一臉「這是報應」的表情。

    「那些銀子在哪里?」她連忙問道,她要趕緊去把銀子挖出來,先去買食物好好大吃一頓,總是要先將自己安頓好再談其他。

    「不告訴妳,妳想知道除非答應我的條件,跟我學醫術救人,同時把救人的功德給我!」

    她手一揮瞪他一眼,「切,我難道自己不會去挖嗎?那片廢墟才多大,只要先從師太尸體被發現的地方開始挖,說不定就挖到了。」

    據她所知,師太的尸體可不是在她的廂房位置被發現,師太發現失火了,一定是先往她藏錢的地點跑去,要帶著銀子逃生。

    「喂,妳先別急著拒絕我啊,我這醫術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妳學起來了就是你們常說的第二專長,妳就能在這里吃香喝辣,妳一個姑娘家總不能日後就靠當仵作討生活吧?

    「而且妳來自未來受的是那個時代的教育,妳總不希望像這邊的女人一樣,嫁人後就關在後院那個四四方方的小天地,只能乖乖听丈夫的,還要跟妯娌勾心斗角吧?」

    宋婧靈怔愣了下,這麼說似乎也有理,女人要經濟獨立才有底氣,否則只會被男人認為是附屬品瞧不起。不管她以後嫁不嫁人,她總是要吃飯的,要是師太藏的銀子不夠多,那她可能也無法靠這筆錢展開新生活,更別提還要買藥材救阿離了,這可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白儒見她已經將他的話听進耳里,再接再厲的鼓吹,「不管妳是否嫁人,成為大夫後,妳有一技之長,不只能溫飽,還可以自由自在地過著自己的生活,不用受約束……」

    她伸手制止白儒說下去,雙臂抱胸,一臉冷漠,「白儒,你不用再浪費口舌引誘我,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工作就是做大夫!」她真的受夠那些來鬧事的病人跟家屬了。

    白儒激動的表情倏地變得沉冷,語氣森冷的反問,「就因為如此,所以妳要看著兩條命在妳眼前消失?

    「陳氏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阿離在她肚子里時吸收了她身上大部分的毒素,陳氏的身體本來就虛弱,只要阿離一死,大受打擊的她也會跟著去了,妳穿越到這世界後,對妳最友善的人就是他們母子,妳能狠心看著他們倆死在妳面前?」白儒犀利的眼神里燃燒著兩簇怒火,「妳那個世界是這麼教身為大夫的妳見死不救的?」

    宋婧靈瞪著他,不得不說白儒這該死的老鬼抓住了她的軟肋。

    是的,她沒有辦法見死不救,她只是不想這麼快就答應白儒,還得吊吊他的胃口才成,免得他認為她這個徒弟來得太簡單輕松,更別提還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這麼有本事。

    她磨了磨牙,忿忿地提出條件,「想要我跟你學醫術,把功德全給你,我答應,不過我有條件。」

    「妳說。」一听她同意將功德給他了,白儒整顆心頓時放下,不要說一個條件,一百個條件他都答應。

    「第一,你必須先讓我知道你的實力到哪里,你必須證明你的醫術,至少救活兩個重癥患者,讓我知道你確實名符其實。

    「第二,在我還未跟你學習醫術之前,你可以不將師太藏錢的地點告訴我,但是必須告訴我這山上有什麼有價值的靈藥,例如什麼五百年還是千年人參,讓我去挖了賣錢。」

    「成,沒問題,我現在就可以帶妳上山挖人參。」

    「等你這兩點都做到後,我才會答應跟你立契約,將功德給你,免得我被你坑害。」

    「我是這種鬼?」

    她鄙夷的睞他一眼,「連人心都隔肚皮啊,更何況你還是一只千年老鬼,肯定詭計多端。」

    哇咧!缸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但還是只能乖乖答應這些條件。

    「婧靈,妳快看妳腳邊那株葉子如羽狀分裂的草藥,那是青蒿,全株可用,不只能清熱解暑,還能治療瘧疾、黃疸、疥瘡等等,采回去後陰干或是曬干即可。」

    行經一株毫不起眼的翠綠植物旁,白儒喊住宋婧靈,站在這株青蒿旁邊開始為她解說。

    她向前仔細觀察了這株草藥後,點了點頭,「一會兒回來再采,記得提醒我。」她不忘在附近的大樹上做了下記號。「不過,白儒,按著你這方式,我看天黑了我們都到不了你說的長著人參的地方,不能我們先一路殺到定點,回來時你再慢慢教我認識這些草藥嗎?」

    白儒領著她前往深山挖人參,沿途不斷跟她介紹一些她不認識的草藥及其功效,還有可以吃的野菜,宋婧靈也沿途做記號,打算等等下山時再挖。

    只是這樣非常的浪費時間,他們進山已經走了快一個時辰,到現還走不到一半的路程。

    「當然可以,不過太早趕到長人參的地點不好,慢慢來比較安全。」白儒告知她。

    「什麼叫做太早趕到不好,難不成人參長在很危險的地方?」她直覺有問題。

    「天機不可泄漏,反正妳記著,妳跟我現在算是同一條船上的,我不會害妳,所以不要急,听我的就是了。妳放心,天黑之前我們一定能下山。」

    「最好如你所說!」她翻了翻白眼咽下心頭的疑惑,「你要是敢讓我在山上過夜,我們的合作就取消。」這白儒一路上神神秘秘的,話都講一半,問多了就給她來一句天機不可泄漏。

    白儒眸光落在山上的某一處片刻,「好,現在可以加快腳步了,按著妳的腳程大約半個時辰就到了。」

    白儒繼續領著她穿過林子,隨著鳥叫聲愈來愈少,感覺愈來愈濕冷,他們進到一處陽光幾乎透不進來、樹木高聳入雲的地方。

    白儒這才停下飄蕩的身影,指著前方,「到了,妳有沒有看到那棵差不多要三個人合抱的大樹?」

    「有。」她順著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望去,「人參就長在那里?」

    「那棵大樹上有株七百年靈芝,不過重點不在那株靈芝,而是在長著靈芝的那棵大樹下,看到沒有?旁邊有一條裂縫,裂縫下頭長了不少株人參,少說也有六百年了,還有一株更大的千年人參。」

    「等等,你說這棵大樹上有靈芝,你怎麼沒有跟我說!」

    「妳又沒有說妳要靈芝。」他一副理所當然地說著。

    「這需要說嗎?這兩種都是寶物,既然在同一個地方,我有可能對它視而不見?」

    「我勸妳最好不要打靈芝的主意。」他勸道。

    「為什麼?」

    「因為這株靈芝旁邊有一條黃花大蟒蛇守著,牠比守護人參的那一窩黑蛇還要危險!」他表情嚴肅的說著。

    「等等,你說什麼?這兩樣靈藥就跟小說上寫的、電視上演的那樣,都有守護獸守著?」她驚呼出聲。

    白儒嚴肅認真點著頭,一點都不像是在跟她開玩笑,「沒錯。」

    「那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她瞇起眸子危險的看著他。「我要是早知道這兩樣靈藥都有守護獸守著,我就不上來了。」

    「不是妳跟我說要五百年以上的人參嗎?不然我是不會告訴妳這地方的,何況這些都是將來可能會用到的東西,現在妳決定如何,是回去或是去采人參?」

    她嘴角劇烈的抽了兩下,好嘛,都是她的錯,她突然好想一掌搧死這個白儒!

    不過回頭想了下,要不是她說要五百年以上的人參,白儒也不會冒險帶她進到深山里,說起來還真是她的錯,只是他說的將來可能會用到是什麼意思?

    「妳要是認為危險,那就不要采了。」

    「切,都上來一趟了,不把靈芝也摘回去,你覺得我回去睡得著覺?萬一這靈芝被別人摘走,我豈不是要心痛而死?今天換作是你,你會放棄嗎?」她沒好氣給白儒一記大白眼。

    「是不會。」白儒想了下如實回答。

    「那就不要說風涼話,趕緊先想想辦法,一會兒怎麼摘到那靈芝。」她抑下胸口不斷往上竄的怒火,望了眼樹上的靈芝,「既然入寶山又怎麼可能空手而回?」

    說完視線落在不遠處那一大窩少說二十幾條大大小小、吐著蛇信子,蛇皮在陽光下閃著懾人心魂、陰森冷冽的幽光,看起來十分恐怖的黑蛇。

    看起來好嚇人啊!她下意識搓了搓禁不住發寒的手臂。

    「妳確定妳要連那靈芝一起摘了?那條黃花大蟒蛇可不好對付。」白儒擔憂的看著那尾黃花大蟒蛇。

    「你沒听過一句話,富貴險中求。」她壓下心頭不斷竄起的恐懼。

    「我可以告訴妳師太的藏錢地點,妳就不必冒這個險了。」思索片刻,白儒覺得還是提前跟她說藏錢地點好了,免得她的小命交代在這里,他的成仙路就遙遙無期。

    「就像你說的,阿離跟陳嬸子兩人解毒後,他們的身體需要人參調養,沒有百年以上的人參根本沒有什麼用,我就算拿著師太藏的銀子去買人參,你覺得可以買到幾根人參須?

    「既然有現成的人參在眼前,我為何不冒次險,要是今天沒有將它們采回去,被別的人發現采走,那我豈不是虧死了?」她一臉堅決,誓在必得。

    「說的也有道理,不過真的很危險,妳不再考慮一下?生命是很可貴的。」這丫頭心地還是不錯的,就是嘴巴壞了點。

    宋婧靈拿出竹簍子里的雄黃,開始沿著人參周圍撒著。「反正我要是死了,你也別想成仙,何況這條命本來就是撿來的,這樣想想我也不虧。」

    白儒噎了下,摸摸鼻子咕噥著,「妳這話說得真是不負責任。」

    「想升天成仙你最好打起精神,想辦法讓我安全采到那株靈芝吧。」她像是抓到他軟肋,一臉吃定他的表情。

    「行,我知道了。」白儒也有一種誤上賊船的感覺,心下忍不住嘀咕,閻王該不會坑他吧?

    他指著那條黃花大蟒蛇跟那一窩黑蛇,「雖然這兩樣靈藥都有守護獸守著,值得慶幸的是,牠們平日是不會互相干涉的,所以即使發現對方那邊有狀況,也不會替對方出頭,因此一對一還是很好對付的。」

    「不互相干涉,那我就放心了。」她看到那一窩的黑蛇因為受不了雄黃的氣味,已經開始四散了,心下松了口氣。

    「我不是讓妳也帶上麻沸散?妳在這窩黑蛇附近也撒上,最好連牠們的窩也撒,至于樹上的黃花大蟒蛇妳就只能在自己身上掛雄黃,如果妳有把握,也可在那大蟒蛇附近灑一些麻沸散麻痹牠,當然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將麻沸散丟到牠嘴里。」

    聞言,她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白儒,「你當我是無所不能的超人,還是輕功了得的大俠,丟進大蟒蛇嘴里後馬上就可以施展輕功離開,不用擔心成為大蟒蛇的食物?」原來白儒讓她事先制作好麻沸散,是要用在這里。

    「我只是提議。」

    「好了,廢話少說,既然靈芝在樹上,要采它比較麻煩,我先采人參。」她瞄了眼

    「采人參的法子我已經告訴過妳,妳下手可得小心,別傷了其他分散的須根,知道嗎?」

    「行,我知道。」傳說中年分高的人參會逃跑,但系上一條紅繩它就跑不了,所以她遵循古法,拿出紅繩將人參小心的系上,然後小心翼翼的鏟著土,避免將人參須根給挖斷。

    她拿著工具挖著這兩株人參,中途不忘起身再撒一些雄黃,同時順手撒一些麻沸散,避免黑蛇去而復返或是醒來。

    時間在無聲無息中流逝,約莫過了一個時辰,她才將這兩株人參完好無缺的挖出,她趕緊用青苔茅子、樹葉和一些原土將人參仔細的包起來,小心的放進竹簍子里。

    當所有工作都做好後,她喘了口大氣,靠在一棵大樹旁邊拿出干糧吃,方才挖人參時沒感覺到餓,現在工作完成頓時覺得饑腸轆轆。

    「丫頭,別再休息了,趕緊的,趁著現在那條黃花大蟒蛇在睡覺,妳快爬上樹將靈芝摘下,速速走人,不然再耽擱就要天黑了。」白儒在她耳邊催促她。

    「知道啦,你很嗦耶。」她拿過水囊喝了口水。

    「我嗦還不是為妳好,不說那條黃花大蟒蛇在睡覺正是下手好時機,這可是深山,天黑得快,妳不趕緊去摘靈芝,下山晚了,到時就得摸黑下山。」

    「好了,我知道了。」

    宋婧靈用手背抹去唇角的水漬,朝黃花大蟒蛇的方向望去,發現黃花大蟒蛇已經睡著了,警覺心似乎沒有稍早那麼重,可能是沾到了麻沸散,才會放松警戒,這確實是個好時機。

    她又抬頭看著長在樹上的靈芝,不由得慶幸小時候在鄉下住過一陣子,跟著鄉下的孩子們學會了爬樹,否則現在叫她怎麼上去?

    她活動了下手腳,手腳並用地往上爬,中途不時停下攀爬動作,小心瞄著那條陷入昏睡的黃花大蟒蛇,就怕牠突然醒來朝她攻擊。

    不得不佩服這白儒,他給的藥方所調配的麻沸散效果的確好,不說那些踫到麻沸散的黑蛇,一兩個時辰過去了至今全昏迷不醒,就連這條有一個人身體寬的黃花大蟒蛇也是一動不動。

    難怪白儒當時會自豪的說,他的麻沸散藥方是他改良過更為精良的,足夠迷昏五頭牛不成問題,看來他在醫術方面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不過,說到雄黃跟麻沸散她就有氣,她身上根本沒有銀子,白儒這死老鬼竟然要她到燒毀的尼姑庵廢墟原本放香油錢的地方去挖銀子,幸好她真挖出了幾枚碎銀跟銅板,這才有辦法買藥材。

    白儒這只千年老鬼一肚子黑水,想來他在世為人的時候肯定也狡猾詭譎、壞點子一堆。可他雖然奸詐了點,看他改良的藥方這麼有效,醫術應該真的十分精湛,她是該認真考慮提前答應跟他學習醫術了。

    宋婧靈一邊思索跟白儒學醫的問題,一邊繼續往上爬,因為黃花大蟒蛇就在一旁,她也不敢制造出太大的聲響,以免驚擾到牠,萬一出師未捷身先死,她就悲劇了。

    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小心謹慎的爬到距離靈芝只剩下一臂之遙的地方,忽地,耳邊又傳來白儒的驚呼聲——

    「丫頭,快跑,黃花大蟒蛇醒來了!」

    她眼角劇烈的抖了兩下,切,才剛在心里佩服他而已,現在就出問題。

    「等等,我就要摘到了!」她雖然驚恐得想馬上撤退,可靈芝就在眼前,就這樣放棄她不甘心,趕緊往上爬了兩步,伸出手臂使勁想摘那靈芝。

    白儒不斷在她耳邊大喊,「別摘了別摘了,大蟒蛇過來了!」

    宋婧靈又吃力的往上爬了一步,就在這時,大蟒蛇已經張大嘴朝她沖來,她一摸到那靈芝,二話不說,使盡全身力氣將它拽了下來,直接往下丟進竹簍子里。

    同時間她不要命似的松開攀住樹干的雙手雙腳,直接往下跳,避開了大蟒蛇的攻擊,一落地就抄起地上的竹簍子往前沖。

    守護多年的靈芝被盜摘,賊人又沒咬到,黃花大蟒蛇的冷眸凶光大盛,憤怒的朝天空中發出一記「嘶」的怒咆,速度飛快的順著樹干往下追著宋婧靈而去。

    大蟒蛇雖然體型十分龐大,但是移動速度也很快,就像越野車一樣不受地形限制,不一會兒就要追上宋婧靈。

    「往右往右,快,往左!」白儒化身GPS在她耳邊大聲喊著最佳逃跑路線,「跳,快跑,牠就在妳後面!」

    宋婧靈邊跑邊將剩余的雄黃粉還有麻沸散撒到地上,試圖拖慢黃花大蟒蛇的速度,然而也許因為大蟒蛇速度太快的關系,或是藥效發揮的時間不夠,撒落的雄黃跟麻沸散一點效用也沒有,黃花大蟒蛇還是速度分毫不減的追著她。

    宋婧靈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心髒都快從喉嚨跳出來,可這條大蟒蛇還是沒有放過她的跡象,她的耳邊不斷傳來「簌簌」聲,大蟒蛇一路狂追,而且速度愈來愈快。

    「啊!」就在她跑到覺得自己快要往生的時候,腳下被樹根絆倒,整個人往前摔去。

    她還沒爬起身,吐著紅色信子的黃花大蟒蛇已經朝她急速沖來,她扭過頭,屏住呼吸瞪大眼,顫抖又驚駭地看著距離她約有一個手臂,不時自口中發出嘶嘶聲,巨大蛇頭高揚死盯著她、停下動作的黃花大蟒蛇。

    老天爺,她的小命該不會就要終結在這條大蟒蛇口中吧!

    宋婧靈動作緩慢的朝後退,試圖不讓大蟒蛇發現她的企圖,忽地,高騰的大蟒蛇張開腥紅大口,朝她撲擊而來。

    「啊!」她半放棄的閉上眼楮,準備承受大蟒蛇的攻擊。

    就在大蟒蛇銳利的毒牙要咬上宋婧靈那千鈞一發的瞬間,一記「嗖」像是羽箭破空而出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就听見淒厲的嘶嘶聲與劇烈的撞擊聲。

    宋婧靈睜開眼楮,就看見那條黃花大蟒蛇巨大的身軀不停的在地上瘋狂翻騰,她的視線緩緩移動,就看見又有兩支羽箭緊跟著前一支,插在大蟒蛇七寸的位置。

    前一秒她才差點成為這條大蟒蛇的獵物,怎麼下一秒這條恐怖巨大的黃花大蟒蛇就成了別人的獵物?

    她呆愣地瞪大眼楮,怎麼也不敢相信。

    不一會兒,一名身穿寶藍色短打的男子從一邊的樹上跳下,關心的喊道︰「姑娘,妳沒事吧?」

    被眼前的一切嚇傻的宋婧靈,根本沒有听到那人的問話,只是瞪大眼楮久久無法回神。

    陸寧宇睞了眼已經奄奄一息、不會造成危險的黃花大巨蟒,來到宋婧靈面前,稍微搖了她一下,再次關心問道︰「姑娘,妳沒事吧?」

    宋婧靈猛地回過神,用力拍著依舊失速狂跳的胸口,困難又用力的咽下口水,心有余悸的說︰「沒、沒事……」

    「是妳!」陸寧宇看清楚她的長相後低呼。

    她回過神,渙散的眼神逐漸聚焦落在他的臉龐上,與他精明的眼眸對視,也跟著驚呼,「大爺,怎麼會是你?」

    「對,是我,妳沒事吧?」陸寧宇關心的看著臉色慘白的她。

    她馬上跪坐好,雙手合十的朝他行禮,「大爺,要不是你,我就成為那條大蟒蛇的晚餐了,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沒什麼,舉手之勞,我正巧經過,妳不用放在心上。」他側過身體不讓她向他行禮。

    「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撫著依舊激烈跳動的胸口,視線落在那條已經差不多死絕的黃花大蟒蛇上,看著牠身上的三支羽箭。

    「大爺,你這箭術真是厲害,每一支羽箭都不偏不倚的射中那條大蟒的七寸,讓人欽佩!」她敬佩的低呼。

    「想要上山打獵沒有一手保命的功夫,反而會成為獵物的獵物。」他稀松平常的說著,讓人一點也感覺不到對自己箭術的自豪驕傲。

    「說的也是。」

    「對了,妳一個姑娘家怎麼跑到這深山來,還被那條大蟒蛇追?」他冷寒眸光掃過那條大蟒蛇,要不是他听到山里發出不尋常的聲音前來查看,這個會做好吃奇怪料理的姑娘就成了大蟒蛇的晚餐。

    「我上山來采草藥,可能去打擾到那位蛇娘子的修行了,所以……」她很無奈的聳了聳肩,指著黃花大蟒蛇說道。她瞞著自己找死,非要采到人參跟靈芝而觸怒黃花大蟒蛇的事,只稍微解釋了下自己為何會被大蟒蛇給追著跑。

    「還能打趣,看來妳沒事了。」采藥人常常會進入深山采藥,她的竹簍子里確實有不少草藥,看來她說的應該是真的,他也就沒懷疑她進山的目的。只是他至今仍然未找到假幣的鑄造地點,只要進入深山的人都有嫌疑,他還是必須多加警戒。

    「我沒事,就是差點被這條大蟒蛇嚇破膽,現在有些腳軟而已,其他沒有什麼問題。」

    「妳是大夫?」他突然莫名的問上這麼一句。

    「算是吧,怎麼,你身體有哪里不舒服嗎?」想來是因為她上山采草藥,才這麼問她。

    「那天我看到妳為山下那對母子洗刷冤屈,妳指出死者身上那些他人不容易察覺的細節,如若不是大夫,一般只學過皮毛或是沒有仔細鑽研的仵作,很少會注意那些。」

    「說到那仵作我就一肚子火,也不知道平常怎麼混吃等死的,否則怎麼會這般草菅人命?要不是我不想惹事,我就去衙門告他冤枉好人!」她氣憤的說著。

    「那仵作已經付出代價了,第二天就被縣太爺給辭退了。」

    「什麼,真的嗎?」

    他點頭,「是的,翌日我到青堰城,剛好看到仵作提著包袱離開,問了下才知道被縣太爺給辭退了。」

    「真是大快人心啊,像他那種人真是污辱了法醫這職業!」

    「法醫?」

    「噢,仵作啦。」她趕緊改口。

    「時間不早了,山上天黑得快,再過一個時辰可能就暗下來了,妳還是先下山吧。」陸寧宇將話題拉回。

    「對了,大爺,那條大蟒蛇呢?」她指著大蟒蛇的尸體。

    耳邊又傳來白儒的聲音,「蛇膽、蛇膽,身體不要,這蛇膽一定要拿,這可是好東西。」

    「妳想要?」

    「我想要蛇膽。」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

    他起身走到大蟒蛇旁邊,拿出隨身的匕首找準了位置,二話不說便朝黃花大蟒蛇身體刺下,不一會兒珍貴的蛇膽就出現在她面前。

    「收好。」他隨手摘了片大葉子將蛇膽包起來遞給她。

    「謝謝。」

    「我也要下山了,正好跟妳一起走,妳一個姑娘家摸黑在山上走很危險。」他走過去,直接將那條大蟒蛇粗壯的身軀扛在肩膀上帶走。

    宋婧靈驚駭的瞪大眼,媽啊,這條巨蟒少說也有兩三百斤吧,他竟然直接扛著就走,真是天生神力啊!

    瞧她一臉驚恐地看著他,他只好解釋一下。「我這趟上山沒有發現什麼獵物,這條蟒蛇丟著也可惜,可以賣不少銀子。」

    他現在的掩護身分是獵戶,上山不少日子,要是不帶點獵物下山,恐怕會引起懷疑,這才決定將這條蟒蛇給帶下山。

    「大爺,你好厲害,這麼壯的一條蟒蛇竟然扛得動。」她佩服的稱贊。

    「這不算什麼,更重的東西我都扛過。」他嘴角微勾稍微解釋,「還有不要再稱我為大爺,我姓陸,叫陸寧宇。」

    「陸大哥,你好厲害啊!」她朝他比贊,自來熟的喊他陸大哥,這才想起自己好像還沒跟他說自己的名字,「我姓金,叫靈兒,你直接喊我靈兒就好。」

    這時白儒又飄到她身邊,在她耳邊提醒她,「丫頭,這男人很危險,妳不要跟他太常接觸,否則……」

    「否則什麼?」她在心里問著白儒。

    「否則一不小心就沒有再次重生的機會……」

    「切,難不成陸大哥會害我,還是要我的命?可別忘了他剛救了我一命!」她才不相信。

    「不相信就算了,到時別怪我沒有提醒妳!」白儒沒好氣地在她耳邊吼了聲後便飄走了。

    哇咧,這老鬼還跟她使起性子了!    (快捷鍵 ←)589892.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