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惡作劇之奪愛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作劇之奪愛 第十三章

作者︰糖菓

    【第十章】

    于時雨興匆匆地打電話約余振東,想要找他和高素貞出來一起吃個飯。

    因為徐妍綠說想要認識他的朋友,他听了之後當然很高興,那代表徐妍綠願意更多方面地活躍在他的生活之中。

    他的好朋友嚴格算起來只有余振東一個人而已,其他的朋友交情多半都不太深,沒有一個像余振東這麼麻吉的。

    可偏偏余振東還是忌憚著他,怕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女朋友會變心又愛上他,所以便拒絕了他的邀約。

    「振東,你應該試著相信素貞,她已經是你的女朋友了,而且我也沒有覬覦素貞的心思,你大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事情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沒想到振東還在生他的氣。

    那可是非戰之罪呀!

    他又沒辦法阻止高素貞喜歡他。

    而且他們不是已經交往好一陣子了嗎?

    振東居然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這樣子戀情真的能順利發展下去嗎?

    「我只要看到她把眼神移到你身上去,就會吃醋,不行嗎?奇怪,你女朋友干嘛非要見素貞不可?上次在學校的餐廳里不是已經見過面了?」每次一想到這件事,余振東就很不是滋味。

    說他小氣也可以,說他愛吃飛醋也無所謂,他就是沒辦法忍受女友素貞看著時雨的眼神。

    「上次她們根本沒講到幾句話,算不上是認識吧!」

    「不用認識也不要緊吧?」余振東正開車準備要接高素貞回家,車上只有他一個人,所以他肆無忌憚地講著冷淡的話。

    素貞也不太喜歡他這樣亂吃飛醋,有她在場的話,他當然不敢這樣子講,會被揍的。

    素貞凶巴巴的,可不好惹呀!

    「振東,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于時雨充滿感情地這麼說著。

    「嗯!什麼啦!干嘛突然講話這麼煽情?」還好現在是隔著電話,要不然他都要起雞皮疙瘩了。

    「你總不能永遠不讓我跟素貞踫面吧?」

    余振東當然也想過這個問題,可是他真的覺得很掙扎。

    他知道自己應該信任素貞,但是害怕的感覺就是會狂冒出來,吃醋的情緒會讓他抓狂……

    老天爺啊!為什麼他的女人偏偏曾經喜歡過他最要好的朋友啦!

    就算那段喜歡很短暫,他就是會覺得吃醋啊!

    他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朋友舍不得放棄,情人更不可能松手,他現在每天都活在痛苦的煎熬中。

    不過這種痛楚是有解藥的,不要讓素貞和時雨踫到面就行了。

    「時雨,你女朋友真的好奇怪,素貞好歹曾經喜歡過你,她一點也不覺得見面會尷尬或別扭嗎?」

    「她對我的事從來都不會感到吃醋的。」因為是他愛得比較深,反倒是他一天到晚吃醋。

    小綠就算看到一些女孩子企圖纏他,也沒有發楓過,因為他每次都會把她拉出來當擋箭牌,她對這個任務還滿勝任愉快的,從來沒有因為吃醋而跟他吵過架。

    「你不會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嗎?你那麼愛她,可是她卻好像對你無關緊要似的。」

    「我只要她願意待在我身邊就好。」

    「哇!你這個大情痴,連我都忍不住要為你掬一把同情淚了。」

    「兄弟,我現在很幸福。」于時雨替女友說著好話,「因為她的關系,我現在每天都很幸福快樂。」

    「哼哼!是性福快樂吧!」余振東別有深意地加重了「性」這個字的念法。

    于時雨笑了笑,也不反駁。

    他的確也很性福沒錯。

    「你小心縱欲過度,好不容易才養胖起來的身材又變回皮包骨,到時候你們家的管家和大廚會哭出來的。」

    「哪有?我最近又胖了。」于時雨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啪啪啪的,有回音的響音呢!

    「真的假的?」

    「嗯!徐媽媽煮的咖哩很好吃。」

    于時雨最近經常往徐家跑,因為他非常積極地想要在徐妍綠爸媽面前表現,一方面也因為他愛極了每次在徐妍綠的房間里纏著她歡愛的時候,她都會特別地有感覺。

    他是唯一在她房里攻佔過她的男人,這也讓他很有感覺。

    漸漸地,他們留在家里的機會變多了,徐妍綠的爸媽對他的態度也逐漸加深了好感,真是一舉兩得。

    「那還真不錯,時雨,你實在是太瘦了,多吃一點胖一些比較剛好。」

    「那你還不答應出來跟我們一起吃頓飯?小心我餓回皮包骨的樣子,我就叫管家和大廚去你家舉牌抗議。」

    「哈哈哈哈……」余振東想象著那畫面,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笑,我是說真的。」

    「再說啦!你不要這樣逼我蘇!」余振東還是不怎麼願意冒這個險,吃醋的感覺不太好受。

    他寧願得罪朋友,也不願意失去情人。

    「振東,如果你不答應的話,下次我就不借你烏來的別墅了。」于時雨腦筋一動,祭出了應該會有效的大絕招。

    「喂!你怎麼可以這樣用威脅的?」這下子余振東緊張了起來。

    最近素貞好不容易愛上了山上的清幽環境,直說下次周末的時候還要上山去走走呢!現在時雨突然不肯把別墅借給他,要他臨時去哪里生另外一棟別墅出來帶素貞去度假啊?

    「嘿嘿!桂墅是我家的,要借不借,當然是看我的心情啊!我心情一好,就會願意借給你們了嘛!」

    「可惡,來這招,時雨,你別太過分了。」余振東不滿地高聲抗議著。

    于時雨才不理他,威脅就是威脅,沒得商量的,「那就這樣說定羅!吃飯的時間就由你們兩個人挑選。」

    畢竟高素貞有在打工,她的時間可能會比較難喬。

    「等一下,我可沒有說好……」

    「振東,我籌你回電喔!」

    「時雨,你真的太奸詐了——」

    于時雨連忙切斷了手機的通話,然後哈哈哈哈地笑了出聲。

    看來他早該使用這一招的,原來振東和素貞真的那麼喜歡他家的別墅呀?

    山上很清靜沒錯,那兩人大概真的很需要清靜的環境干壞事吧!

    哈哈……

    那麼,不如這次聚餐的地點,就挑山上的別墅就好啦!

    包準他們一定會到。

    他連忙傳了封簡訊給余振東,聚會地點他已經決定好了,就在他們最愛的那棟半山腰上的別墅。

    吃的喝的也由他來打點,就剩下時間讓他們決定而已。

    他忍不住開始期待了。

    為了以後能順利借到別墅的使用權,余振東心不甘情不願地屈服了。

    周末一早,他開車載著女友高素貞到于時雨家去揍人。

    于時雨見計謀成功,整個路程都笑咪咪的。

    車上大概只有余振東一個人是心情不好的。

    兩個女生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她們嘰嘰喳喳地聊得很開心,相處得還滿愉快的。

    于時雨一直拋眼神給余振東,他要是再板著臉把氣氛搞糟下去的話,會被她們討厭的。

    余振東的壞心情沒有持續多久,因為他看見高素貞只專注在和徐妍綠聊天,並沒有特別去關注于時雨,他這才安心了一些。

    他們先是到烏來附近的景點去玩,郊游踏青、走走逛逛的,四個人談談天、說說笑,時間過得飛快。

    午餐在外面隨意吃了,直到下午三、四點之後,他們才驅車前往那棟位在半山腰上的豪華別墅。

    別墅附近的環境清幽,蟲鳴鳥叫聲無比宜人,徐妍綠是第一次到這里來,四處參觀著的時候,不停發出驚艷的驚嘆聲。

    「時雨,這里真的好漂亮喔!」

    「喜歡嗎?以後可以常來。」

    「嘻嘻……」徐妍綠偷瞥了眼另外一對情侶,于時雨用這個地方威脅余振東的事情她當然知道,她忍不住調侃道︰「那不太好吧?這里可是某人和某人的秘密基地耶!」

    高素貞他們不像他們那般幸運,有的時候她家里太多人,他家的狀況也差不多,想要找個隱密的地方親密一下都很難。

    听完她的話之後,高素貞驀地窘紅了臉,余振東則是滿臉尷尬。

    「欸!玩了一整天,我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啦!時雨,你們家的大廚到底準備了什麼好料的要給我們吃啊?」

    「走、走,到餐廳去,邊吃邊聊。」于時雨笑著搭住余振東的肩頭,兩人率先開路往餐廳走去,免得余振東留在後面,搞不好會被臉紅到爆炸的高素貞給痛揍一頓。

    別墅的管家正在餐桌旁忙著上菜,大廚是原本家里的那一位,料理出來的美食絕對不會令眾人失望的。

    席間他們聊天的話題主要圍繞在于時雨的高中時代,由于在場只有徐妍綠跟他們是不同的高中,所以她一直津津有味地听著另外一對情侶爆料于時雨的各種著名事跡。

    于時雨寫得一手好字,經常被老師叫到台上去幫忙寫板書,他在高中時身高迅速抽長,大家都笑說一定是因為寫了太多板書的關系。

    除此之外,學校每逢有什麼特殊活動的時候,都會特地微調于時雨去寫那種直幅或橫幅的活動通告,用的是毛筆,好對外展現學校里學生的優良才藝。

    因為這樣,于時雨經常有特權可以在上課時間到處趴趴走,只要他一舉手報告總務處請他去幫忙,每個老師都不會欄阻他。

    「你寫的字真的這麼漂亮啊?」徐妍綠沒有特別注意過這一點,所以要他現場鬼演,「寫幾個字來看看。」

    「在這里?用什麼寫啊?」

    沒有事先吩咐,別墅這里搞不好沒有毛筆紙硯。

    「用手指寫啊!」徐妍綠朝于時雨晃了晃已經喝到快見底的紅酒杯,里面紅艷的酒液顏色,桌上潔白一片的桌巾,不就是現成的好材料?

    于時雨會意過來,伸出右手食指進酒杯里沾取紅酒,然後聚精會神地在桌上寫起她的名字。

    「哎喲!干嘛寫人家的名字啦?」于時雨滿臉認真地寫著她的名字,徐妍綠忍不住害羞了起來。

    一會兒後,端正豪挺的徐妍綠三個字就紅通通地落印在桌巾上。

    「哇!真的很漂亮耶!好厲害喔!浮!時雨,你要不要順便也寫一下素貞的名字啊?」

    她記得素貞是因為時雨的筆跡很漂亮才喜歡他的。

    于時雨還沒來得及婉言拒絕,已經有人先行爆發了開來。

    「不準寫!」余振動瞪著于時雨,一副「你敢寫我就翻桌」的表情。

    「哈……別生氣、別生氣,我開玩笑的。」徐妍綠沒想到余振東的反應會這麼大,被嚇了一跳之余,她目光突然一閃,發現坐在自己對面的高素貞,眼神正偷偷瞥著于時雨修長的手指。

    「啊!你是不是也喜歡時雨的手?」

    于時雨的手指潔白細致,縴長且骨節分明,她也很喜歡于時雨的手。

    于是,她突然就吃醋了起來。

    高素真喜歡于時雨的筆跡,听到這樣子的話,她並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可是當她發現高素貞在偷瞄于時雨的手時,她忽然就被醋意給淹沒了。

    「不行,這是屬于我的。」

    她最喜歡于時雨雙手捧住她臉龐的那個瞬間,那讓她覺得自己是被他捧在手掌心上呵護著的。

    所以于時雨的手不行,她不想分給別人喜歡。

    高素貞根本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她臉上的紅暈已經泄漏了她的心情。

    徐妍綠捉住于時兩的手,然後把它們藏到桌子底下去。

    高素貞別開眼神,尷尬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于時雨也是。

    他尷尬地望著對面的那兩個人,一個臉已經羞紅起來,一個看起來似乎就快要怒吼翻桌了,此處不宜久留啊!

    他連忙起身拉著徐妍綠退席,並且深深地一鞠躬,「抱歉,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兄弟,請原諒我!他看著余振東,用眼神跟余振東道歉。

    他把餐廳留給他們,這個地方管家會全權處理善後,他只顧拉著徐妍綠迅速遠離戰場。

    「等等,我們為什麼要逃走?」徐妍綠不停回頭看著,她還沒把她的主權聲張完耶!

    「別鬧了,你想害我沒朋友啊?」

    他真的只有余振東這麼一個好朋友呀!

    怕她又說出什麼話刺激到他們,于時雨干脆一把將她抱起來,把她往樓上扛去。

    听管家說,振東他們偏愛使用一樓的房間,那麼他們就逃到二樓去吧!

    這樣振東他們在一樓,他們則在二樓,不管要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影響到另外一對情人。

    他們之間的問題,就留給他們自己去處理吧!

    別人插手去管是沒有用的。

    有些心結,得身處其中的當事人自己看開,才有解開的一天。

    「我一直以為你不會因為我而吃醋。」

    于時雨將徐妍綠拋到床上去,然後撲過去壓制住她。

    他們這里也有他們要處理的事。

    「什麼?」

    「你剛剛吃醋了,對不對?」于時雨目光灼灼地望著她。

    他真的好高興,眼角眉梢都和嘴角一樣透露著笑意。

    吃醋是愛情的表現,她私底下對他說過再多愛他的話語,都抵不過今天她在旁人面前露出吃醋的表情。

    其實他兩種都喜歡,但更偏愛後面這一種。

    「不行嗎?我有吃醋的權利吧?」徐妍綠挑起眉瞪著他。

    她可是他的女朋發耶!為什麼不能吃他的醋?

    「喔!你當然有。」于時雨吻住她的唇。

    「小綠,我愛極了你因為我而吃醋的樣子……」

    她在乎他,她在乎他,她真的在乎他。

    她並不像他以為的那般對他毫不在意。

    振東錯了,他也錯了,他們兩個都錯了。

    小綠是在乎他的。

    而且她表現出來了。

    于時雨整個心漲滿了對她的愛意,他不顧一切地想要佔有她的全部。

    ……

    她果然給了他一個熱情如火的夜晚。

    情事過後,她問他,「我剛剛表現得怎麼樣?」

    于時雨舒服得腦袋一片空白,良久以後,才回過神來發表感想。

    「你是我的女神,沒辦法評分的。」

    徐妍綠笑了。

    她很高興自己成為了能夠主宰他的一切的女神。

    她很幸運。

    在彼此錯過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之後,竟然有緣重新再次交會在一起。

    他好長、好長的單戀時間終于結東了。

    她的愛情也圓滿了。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惡作劇之告白》;

    2、《惡作劇之奪愛》;

    3、《惡作劇之秘戀》。    (快捷鍵 ←)589770.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