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姬吹雪 > 在有你的時空相戀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在有你的時空相戀 第三章

作者︰姬吹雪

    老婦慢慢舉起右手,打開手中的墨色花傘。那開傘的姿態,詭譎中散發著傷感的美,那份無疾而終的感情,彷佛在這座時間中化為愛殤實體,一瞬間來到她眼前。

    傘面彈跳的無數雨花,飛進了她的心里,巫小雨的瞳孔慢慢放大,渾身透骨的刺痛,似乎那名老婦的心痛也一並墜入她的身體。傘面上有美麗的花色圖案,她一時間無法看清花卉的種類,傘面上的花色,如有生命一樣開始往外生長開枝散葉,不一會兒便纏滿了整個公車站牌。

    七彩鮮艷的花棚,慢慢枯化。像是一場花開正盛的愛情,硬生生地夭折死去,而被留下的人,徒留一具空殼。

    她眨了眨眼,眼前這名老婦真的是鬼祟所化嗎?她從未見過有鬼祟能有此能耐,巫小雨感到困惑,盯著眼前這名死氣沉沉的老婦,忽然不是很確定自己的判斷。沒想到對方卻比她先開口,還能喊出她的名字。

    「巫小雨。」

    「妳認識我?」她感到詫異,台灣的鬼祟居然也知道她的名字。

    「我當然認識妳,」老婦冷冷地笑了,「妳這張臉……每天看得我都膩了。」

    「什麼?」巫小雨皺起眉頭。

    被雲層遮住的陽光忽然間從上頭灑下,老婦發間別著一枚水滴形的紫色發夾,飾品上的水晶折射出光芒,刺得巫小雨的眼眸有些不適,她別開臉,避去刺眼的光。

    「巫小雨,妳給我听仔細了……」

    「不要相信自己的眼楮,要用心去感受──這輩子懂妳的人……是那個會逗妳開心、不會從妳身邊逃走的……」

    這些話,為何听來如此耳熟?她記得天命也曾對她說過類似的話,她努力想睜開眼,再看清楚那名跟她對話的老婦,但刺眼的光線,讓那名老婦的五官像被打了一層光暈,她無法看清楚。

    那名奇怪的老婦的聲音越來越遠,即將消失似的,等到她擋去那道奇怪的光後,她這才明白,越來越遠的──是她自己,是她自己在快速倒退,周圍的景象不斷地延伸拉長,像高速公路底下的隧道。

    老婦依舊坐在枯萎的花棚公車站牌下,椅子上放著一枚男性手表。

    她將那男性手表戴上,撫摸手腕上寬松的表帶,露出憂傷神情。

    巫小雨受到驚嚇跳起來,沒想到一個挺身,額頭狠狠撞上一個堅硬的下巴,她按住額頭發出一聲劇痛哀號,人還沒反應過來,便听見另一道男性嗓音跟她的哀號聲重迭在一塊兒。

    「噢,好痛!」

    真不是她的錯覺,確實有男性的聲音!巫小雨一手揉著腫了一個包的額頭,睜眼仰看眼前的人。

    不對……為何她是用「仰角」的角度注視面前這名一手揉著下巴的男性?

    巫小雨嘴巴張大,不敢置信地兩眼圓瞠,她現在是躺在這男人的大腿上?!

    吳競右手揉著感覺位移的下巴,剛才被撞了那一下,真痛到眼眶都擠出眼淚來了。

    「妳總算睡醒了。」

    巫小雨如遭雷擊一樣,從他腿上翻身彈起,這一次吳競學聰明了,縮起下巴,背往後貼緊椅背,避過她的頭槌。

    巫小雨皺起眉頭瞪著眼前這看起來好眼熟的男人,她剛從那個詭異的時間感意識脫離回到現實,腦筋還沒恢復正常,沒認出吳競來。

    「你是誰?我怎麼會躺在你腿上?」

    吳競伸長了被巫小雨躺了一個小時的腿,他捏了捏發麻的腿,側臉瞧她,他沒先回答她的問題,反倒問︰「妳不記得我了?」

    巫小雨的眉頭擰得更深了,用力注視吳競的臉。心想,這男人生得一張面頰生輝唇紅齒白的樣貌,要讓人印象不深也很難。只是,她何時認識了面前這位帥氣的男性,沒道理她記不起來啊。

    吳競指著她放在一旁的月光仙子旅行箱,巫小雨一見到旅行箱就想起來眼前的男人是誰,她指著吳競的臉說︰「啊,你是──」

    「對,是我……」

    吳競正開心她總算想起來他是誰後,巫小雨緊接著說︰「你是那個在大庭廣眾下跟女朋友吵架,還被女朋友用旅行箱砸臉的人!」

    吳競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撫額道︰「先讓我解釋一下,那不是我女朋友,我們也不是在吵架,她老公後來也出現了啊。」

    巫小雨的記憶斷斷續續的,前後的時間點很混亂,她偏頭回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有出現第二個男人。她又問︰「你們如果不是在吵架,那她為什麼要發這麼大的火,還拿旅行箱往你身上砸?我記得……她還拿了香蕉丟你,不是嗎?」

    「嗯,這件事說來復雜……」吳競一時之間也不曉得該從何說明,向一面之緣的人解釋改名轉運的事情也很奇怪。

    「我想問,妳還好嗎?」

    「我?我能怎樣?」巫小雨不解地反問。

    吳競發覺她似乎記憶力不太好,一個小時前才發生的事怎麼現在就不記得了。

    「就是剛才在機場大廳,我不慎把妳撞飛壓傷了……」

    巫小雨表情愣愣地,似乎好像有這件事,又不是很確定……總不能直接跟他說︰抱歉,我剛剛走進了靈異空間,才回到人間沒多久,所以記憶有點餃接不上。

    她要是直接坦白說,他或許會嚇到拔腿飛奔吧!瓜竟,她已經遭遇過同樣的事情很多次了。

    「這東西是妳的吧?」吳競將口袋中的零錢包拿出來,「我撿到妳的錢包,從機場追出來,本來還以為追不上了,想不到在轉角這里看見妳坐在椅子上休息。」

    巫小雨盯著他手上的月光仙子零錢包,先是檢查自己身上的所有口袋,手在兩側口袋摸索,只摸到幾枚硬幣。

    她將他手上零錢包接過,眉頭松開,「謝謝。」

    吳競擔心地問她︰「妳確定真的沒事嗎?要不……我帶妳到這附近的醫院檢查一下。」

    這番擔憂的話,她已經從他口中听見第二次,是她面容憔悴還是怎麼?她是有那麼一點印象有被他撞一下,但實際情況如何,她不在意。

    「你為什麼一直關心我的身體狀況?被你撞那一下沒那麼嚴重。」

    這下輪到吳競眼神古怪了,他湊近她臉龐,「妳一點印象都沒有嗎?」

    巫小雨滿臉問號,吳競看得很明白,她確實不曉得自己方才發生了什麼事。

    「妳從機場出來後,一個人坐在這兒,睡著了。」

    「我?我睡著了?」她挑高眉毛,「我記得我走出機場,還搭上公交車要去下一個地方。」

    吳競搖搖頭,「沒有,妳從機場出來後,就坐在這張椅子睡著了。」

    巫小雨嘴巴張大,表情愕然。

    吳競繼續描述他看見的情況,「我以為妳只是閉上眼楮休息,人是清醒的,但我喊了妳幾聲,遲遲不見妳有反應,我擔心妳是否昏倒了,就觸踫妳的臉和呼吸,才確認妳只是睡著了。」

    巫小雨此刻的表情就像听見天方夜譚一樣,她驚聲問︰「我睡著了,怎麼就睡在你腿上了?」

    「妳……」吳競凝視她毫不知情的模樣,心中斟酌了一下,改口說︰「我輕輕踫了妳的肩膀,妳身體歪倒,我怕妳受傷……」

    「然後你就坐下來,還讓我躺在你的大腿睡覺?」

    見吳競一副這沒什麼的態度,巫小雨揚眉薄怒道︰「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讓一個陌生女子躺你大腿?」她的口吻明顯不贊同他的體貼行為。

    吳競被她的視線看得心中萬分委屈,「我看妳的模樣似乎很不舒服……」溫柔的嗓音漸漸變得低沉,眼神晦暗。「況且,我很擔心剛才那一撞是否傷了妳的腦部。」

    巫小雨感覺得出來他的話出自真心,不贊同的態度收斂了幾分,說道︰「謝謝你的關心,你不要往壞處想,我真的沒事。」

    最後,她還是沒忍住,繼續叮嚀︰「你以後啊,不要隨隨便便對陌生女子示好,不是每個女生都跟我一樣公私分明的。」

    「公私分明?」

    「對啊,你要是遇到意圖不軌的女生……」

    「意圖不軌?」怎麼越說越歪了?

    「你要是遇到那種被撞了一下就要索取醫療費、精神賠償費的……」她上下打量他的五官,一臉正經的說︰「說不定還會要你用肉體還債!」

    吳競被她說得煞有介事的驚人聯想力,表情呆了半晌,忍俊不住放松心情逸出笑聲。

    見他眉宇間不再憂慮,緊張兮兮的神情,巫小雨兩手拍拍大腿,精神抖擻地起身,「好啦,我沒事,別耽誤彼此時間,我們說掰掰吧。」

    巫小雨揮手向他道別,吳競突然伸手將她拉住,這突來的親昵舉止,兩人都嚇了一跳。

    她回頭注視被他拉住的手,抬眸問他︰「嗯……你還有什麼事嗎?」

    吳競尷尬地松開手,「抱歉,我只是有件事情想問……妳和我,是不是曾經在哪里見過面?」

    「沒有吧,我對你沒有任何印象。」

    「是嗎……」

    吳競收回手,目送她搭上公交車,直到公交車轉彎消失在他的視線中,才想起居然忘了問她的名字。

    「唉,怎麼會這麼粗心。」吳競站在公交車亭里,眼神思索。

    有件事他沒有告訴她,當他接近她的時候……

    當時的她,是睜開眼的。

    但表情卻像夢游一樣,她顫抖地握住他的手,幽幽地說︰「江旭……」

    瞬間他感到非常驚詫,以為自己听錯了。

    「江……旭……我很想你……」

    說完這句話後,她便倒落他懷中,所以他才讓她躺在自己腿上。

    江旭這個名字,除了他身邊親近的人知道外,應該沒有其他人知道才對。

    為什麼這初次見面的女子會知道他的真實姓名?    (快捷鍵 ←)589705.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