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狼主的嬌氣小妻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狼主的嬌氣小妻 第二章

作者︰朱輕

    這……好逼真的雄鷹啊!看那如鐵鉤一般的鷹爪子,再看看那銳利的鷹眼,還有那豐厚的羽毛,似乎正隨著微風飄蕩。

    這就是他想要的!

    烏恩奇忍不住了!他三步並兩步地就朝著謝月清沖了過去,眼楮盯著那綢緞上的雄鷹,激動地說道︰「那個,小娘子,這幅雄鷹繡品,八十兩妳賣嗎?」

    謝月清被突然出現的烏恩奇給嚇了一跳,瞪大了眼楮看著他,半天都回不了神來。

    烏恩奇從她手里接過了這幅繡品,高興地往自己身上比劃,越看就越覺得滿意。

    「小娘子,我再給妳添二十兩銀子,妳能給我做身衣裳嗎?我的袍子要做黑色的,布料要厚實些,然後把這雄鷹繡在背上,然後再給我繡個有巨蟒盤旋的腰帶。還有,妳會做靴子嗎……」

    烏恩奇太興奮了,感覺這雄鷹繡品就是為他而生的,所以也沒注意到謝月清的表情,只是拿著這幅繡品,自顧自地嘰哩呱啦說了起來。

    老實講,一開始繡品賣不出去的時候,謝月清沮喪得不得了,可後來,這個濃眉大眼的英俊男子突然出現,還兩眼放光地看著她的繡品,說要花八十兩買下這幅雄鷹繡品的時候,謝月清簡直高興壞了。

    再後來,他還絮絮叨叨地說要請她給他做身衣裳,腰帶要怎樣、靴子要怎樣的時候,謝月清幾乎高興得快要暈過去了。

    這人一看就很大方的人,他還請她做袍子、做靴子的。

    這麼一來,她就能賺上好多、好多錢了!現在已經是深秋了,冬天也快到了,她有了錢,就能給爹爹添置件棉袍子,還能燒頓紅燒肉……

    可是,當這人將她的繡品拿在手里擺弄來擺弄去的時候,謝月清突然注意到了他的手,她一呆,臉色大變!

    接著,謝月清從他手里一把奪過了自己的繡品,然後轉身就跑。

    烏恩奇還沉浸在即將得到一身好看又威武的新袍子的喜悅當中,但不知為什麼,那個小娘子就突然跑了!

    他愣了一下,然後就追了上去,「哎,小娘子!妳怎麼跑了?怎麼,妳對價格不滿意嗎?那……妳要多少銀子?」

    謝月清被他攔住了去處,不得不停了下來。她緊張地看了他一眼,強行壓下心中的害怕,努力板著臉,冷冷地說道︰「我、我不跟胡人做生意,請你離開。」

    「為什麼?」烏恩奇突然面色一沉,彷佛泰山壓頂,氣勢迫人。

    他逼人的氣勢令謝月清不自覺地縮了縮肩膀。然而她心中雖害怕,卻也不肯認輸,強裝鎮定地道︰「這、這繡品是我的,我想賣就賣,不想賣就不賣,莫非你還想強買強賣不成?」

    烏恩奇一時語塞,若依他往常的性子,看上眼的東西,絕對丟下銀子拿了就走!

    可這兒不是草原,是北陡鎮,而且,他真的很喜歡這件雄鷹繡品。他只好耐著性子解釋︰「小娘子,胡人也是用銀子付賬買東西的,是胡人惹了妳,但銀子沒惹妳吧?妳為什麼……哎,妳別跑啊!」

    原來,謝月清一識破他是胡人,腦子里就自動想起了鄰居大娘說的話。胡人是生嚼人肉,飲人血的!那她還不跑,難道等他來吃她嗎?

    不料,她越是逃,烏恩奇就越是好奇。他忍不住邁開大長腿追了上去,跟在謝月清身邊疾步而行,正好配上了謝月清拼命逃跑的速度。

    「小娘子,妳怎麼看出我是胡人的?」功虧一簣的感覺非常不好,這讓烏恩奇非常的不甘心,他明明換了漢人的衣裳,說的也是一口流利的漢語,她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聞言,謝月清忍不住看了一眼他的右手拇指。

    烏恩奇也順著謝月清的視線,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拇指。原來,他在右手拇指上戴著一只瓖了紅寶石的扳指,那紅寶石色澤溫潤油亮,一看就是戴了許多年的寶物。

    胡人善騎射,貴族更有帶扳指的習慣,然而漢人卻沒有。而烏恩奇一時忘記摘掉,就被她看出來了。

    烏恩奇忍不住在心里罵了句髒話,百密一疏功虧一簣,惱火。

    不過,這小娘子不光漂亮,還真是聰明啊。

    謝月清不再理他,想繞過他離開。

    然而烏恩奇已經對這個聰明又漂亮的小娘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不想就這樣放她走,只得另找話題,「哎,小娘子,妳不是本地人吧?听口音像是中原人?為什麼來北陡鎮啊?」

    謝月清很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請讓開,否則,我叫巡邏的官兵來了。」

    烏恩奇露出了招牌的俊朗笑容,企圖讓她心軟,「小娘子,妳別這樣,生意若是做不成我們也能做個朋友嘛。更何況,妳的繡品這麼的貴,恐怕這整個北陡鎮只有我才買得起……」

    這時,一隊巡邏的士兵往這邊走來,謝月清眼尖地看到了,急忙跳起來揮了揮手,「軍爺……」真是的,這個胡人就不能長矮一點嗎,害她要跳起來才能被官兵看到。

    巡邏的官兵太難纏,烏恩奇雖然不怕他們,但也不想暴露身分惹麻煩,只得悻悻地讓開。

    謝月清按壓著心里的恐懼冷哼了一聲,然後便快步離開。

    烏恩奇則依依不舍目送她。他心里癢癢的,如同百爪撓心一般,好難受啊。

    他還以為那姑娘是只可愛听話的小缸兔呢,原來是一只假裝自己是小老虎的貓咪,看著乖,露出尖爪子的時候還挺能唬人的,看著小娘子縴細苗條的背影,烏恩奇惋惜地嘆了一口氣。

    唉,這個小娘子還挺有趣的,長得又漂亮,皮膚又白,可惜就是膽子太小了些。

    謝月清急急忙忙地跑回家,將大門關上,跑回自己的房間,將房門也關上,這才頹然跌坐在地。

    剛才好可怕啊,她差點兒被嚇死了!

    都說胡人又凶又狠,如今一見,確實如此。方才糾纏她的那個男子,足有兩個她那麼大,一條胳膊比她的腿還粗,天哪,若是惹怒了他,他肯定一掌就能拍死她!

    謝月清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口,雖然當時她表面上看著很勇敢,而其實她心里早怕死了,她才不想跟胡人打交道呢,也幸好那個胡人沒有馬上發怒,否則他可能會把她抓走,然後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這個北陡鎮好危險,她想回京城,想回家!

    謝月清被嚇得腿軟,等她緩過神來以後,又想起今天忙了一整天,可雄鷹繡品也沒能賣出去,這該怎麼辦?

    真是人生處處是難題,而她一件都解決不了,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好難受。

    她越想就越覺得難受,越難受就越想哭,再加上被胡人嚇到,謝月清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

    自那日起,被胡人給嚇壞了的謝月清一連好幾天都不敢出門,就連平時買菜也是請隔壁的大娘幫忙買回來的。而她手里的錢越來越少,就越是著急,連覺也睡不好。

    這一日,她做好早飯去叫爹爹起床吃飯,叫了好幾聲爹爹也沒動靜。謝月清心知不妙,連忙推開房門進去,見爹爹謝虎生正躺在床上喘著粗氣,似乎掙扎著想爬起來,但撐起一點身子又跌落了回去。

    謝月清急忙上前扶著他躺下,焦急地摸了摸他的額頭,滾燙得嚇人,「爹,你病了?」她擔憂地問道。

    謝虎生吃力地喘氣,沙啞著嗓子道︰「清兒我沒事,該去軍營上工了。」說著,他便要爬起來,但是手腳發軟,渾身沒力,勉勉強強才撐起了身體。

    謝月清連忙將他按回床上躺好,「爹爹您病成這樣,需要休息。軍營那邊,我請人去替爹爹上工。」

    「別別別,爹爹還能撐得住!請人上工還得花錢,何必呢……」說著,謝虎生又掙扎著想要起來,可他眼前金星直冒,喘了兩口粗氣便又頹然倒在了床上。

    謝月清心疼萬分,趕緊把謝虎生按在床上,又拉過被子給爹爹蓋上,「爹爹且在家里等我一等,我去去就回。」說著,謝月輕便跑回房間,將家里最後的一百錢拿了出去。

    從軍營回來,謝月清的眼楮紅紅的,她給謝虎生喂了點早上熬的粥,等他睡了,然後一個人躲在屋子里哭。

    家里最後的一點兒錢,被拿去請人替爹爹上工了。到如今,除了米缸里還有一點兒糙米之外,真的什麼也沒了……

    可是爹爹的病不能耽誤啊!請不起大夫買不起藥,難道讓爹爹就這樣拖下去嗎?那可不行!爹爹是她唯一的親人了,絕對不能有事!

    都怪那個胡人,若不是他搗亂,她的雄鷹繡品早就賣出去了,也不至于到如今這步田地。她討厭他,還是特別特別特別討厭的那種!

    謝月清一想到這件事就生氣,她也不哭了,咬著牙在心里將那個大胡子的胡人罵了一頓,然後決定自己去山上采點藥應應急。

    謝月清幼時看過許多醫書,也曾經在外祖父的藥鋪里玩耍過,還跟著外祖父收購過藥材,所以她知道,像爹爹是干活兒出了汗然後脫衣服又吹了風,閉了寒氣在體內,可以用板藍根煎水喝。

    板藍根她是認識的,金銀花連翹等也是可以的。

    于是,謝月清背了個小竹簍,拿了小鋤頭、大剪子還有繩索等物之後,去了隔壁鄰居家,找大娘問了問城外的山上,有沒有凶惡的胡人。

    大娘告訴她,不要走太遠,雖然城山的矮山也屬于雍陽國境,卻鮮少有官兵巡山,所以還是小心為上。謝月清謝過了隔壁的大娘後,就背著小竹簍出了城。

    可是謝月清的運氣非常不好,她剛出城,便遇見了一群流竄的胡人打秋風。

    對方一看就是凶神惡煞的。可這一邊……光禿禿的砂石路上卻只有她一個人,謝月清心知不妙,轉身就跑。

    但她還沒跑出兩步,就被那些騎馬趕來的胡人給捉住,還把她像床破被子似的摔放在馬背上,她被嚇得尖叫,拼命掙扎拍打馬兒,想趕緊逃走。

    搶她的胡人嫌她吵,往她後頸砍了一掌,她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快捷鍵 ←)589642.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