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萬能的男佣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萬能的男佣 第十四章

作者︰糖菓

    【第十章】

    當他們終于離開那輛車的後座,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你要帶我去哪里?」李盈玉窘紅著臉,乖乖地讓楊均聿牽著她往前走。

    讓她臉紅的原因有很多。

    隔了大半年後無預警地見到均聿,讓她嚇了好大一跳。 她原本想等生完寶寶再去找他的,因為不想讓他看到她變胖變丑的樣子。

    但來不及了,她已經先被均聿給找到了。

    另外讓她臉紅的原因,就是剛剛在後座她與均聿之間久違了的親熱舉動。

    她實在不願意仔細回想,因為真的太過羞人了……她搖了搖頭,試圖將臉上的紅暈趕走。

    「走一小段路就會到,你等等就會看到了。」

    「你直接告訴我不就行了?」

    「我想讓你親眼看到。」

    「你很奇怪唉!用說的是會怎樣?」

    「你也很奇怪唉!等一下自己用眼楮看是會怎樣?」

    「你干嘛故意學我講話?」

    「你干嘛變得這麼神經質?」

    「因為我懷孕了,怎樣?」

    楊均聿沒話可以接,只好打住。 總不可能回嗆說︰我也來懷個孕看看吧!

    「到了,就是這里。」還好已經到了目的地,剮剛那種無意義的吵嘴可以暫時停住了。

    「哇——」李盈玉忍不住驚呼出來。 在她面前的是一座美麗的小教堂,白色的牆壁,彩色的玻璃窗,還有一排排整齊又可愛的小石椅。

    「這里怎麼樣?漂亮吧?」

    「嗯,好漂亮喔!」

    「寶貝,我們-現在-在-這里-結婚吧!」

    听出來他並不是疑問句,而且句子里的重音標示得很清楚,李盈玉忍不住挑了挑眉。

    「我為什麼非跟你結婚不可?」而且還是現在,這麼急。

    雖然地點她挺滿意的啦,但結婚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做的事啊!

    他的家人,還有她的家人,問題可是一大籮筐呢。

    「你答應過我的。」

    「有嗎?什麼時候?」她開始裝傻。

    「今年四月十三號,晚上十一點半左右。」楊均聿痞笑著俯近她耳畔戲譫地說道︰「在床上嘿咻的時候。」她肚子里的寶寶搞不好就是那時候懷上的。

    那一天對他來說真的太重要了,所以他記得特別地清楚。

    那天,他將她欺負得特別慘,不儀把她的手綁了起來,還強迫對她做了她不是很願意的**,但是最後那一刻,她答應要嫁給他。

    她分明答應了的。

    「你好恐怖,連這種事情都記得這麼清楚……」

    「你別跟我打迷糊仗,跟我結婚,現在!」

    「不行啦!」李盈玉噘起了嘴。

    「我還沒有原諒你喔!」那時候,他單方面跟她冷戰,然後就不見人影,害她好難過好傷心,這筆帳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清掉的。 還有,均聿的爸媽根乖就不喜歡她,他們真的能安心地在一起嗎?

    一想起均聿的媽媽那冷漠的表情,她就一點信心都沒有。

    「要怎樣你才肯原諒我?」既然已經找著了人,楊均聿就不再急切了,他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跟她慢慢耗。

    「要怎麼樣你才肯答應嫁給我?」

    「咦,你今天難道不用上課的嗎?」李盈玉突然丟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干的問題。

    「今天星期二唉!」

    「廢話,當然要啊!」楊均聿暗罵了一聲shit!

    「為了你,蹺一、兩堂課無所謂的。」何止是一、兩堂,今天一整天的課都被他蹺掉了,搞不好回去要補很多報告,但為了她,他一點都不以為苦。

    「你又想岔開話題了。快點講啊!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答應嫁給我?」

    「如果你爸媽也答應的話,那就沒問題了。」李盈玉慢條斯理地招出最關鍵的那一點。

    其實她早在見到均聿的那一刻就原諒他了。 在見不到彼此的納些日子里,她相信他們兩個都同樣痛苦。

    報復來報復去的很沒意思,就這樣一筆勾消吧!

    最重要的問題是他的家人。

    這不是她能決定的事情,所以她理所當然地將問題丟給均聿去煩惱。

    她沒想到他真的為了她跑到花蓮這個地方來念研究所,撇下他爸媽為他準備好的錦蚴e程,想必他一定狠狠傷了他爸媽的心。

    他都為她做到這種地步,再折磨他未免就太過分了。

    所以她決定,只要均聿的爸媽不再排斥她,她就乖乖地答應跟他結婚。 反正他們……連寶寶都有了呢。

    不過就算最後不能跟均聿結婚也沒有關系,寶寶還是他們兩個人共同孕育的,均聿該負的責任,她一樣也不會讓他逃掉。

    「盈玉,我已經不回家了。」他來花蓮大半年了,一次電沒回家去過。

    「就算他們不答應,你也得跟我結婚!」

    「我不要。」李盈玉很堅持。

    「一定要他們答應才可以。」

    「為什麼?」明明有方便好走的路,她偏偏不肯定,非要往會讓她摔得亂七八糟的路跳進去不可。

    「你是跟我結婚,又不是跟我爸媽結婚,為什麼非要他們答應不可?」

    「我想要有一個正常的婚姻關系。」李盈玉垂著頭,幽幽地說著︰「如果你跟你的家人斷絕關系的話,我們的寶寶就少了很多人疼欸!」

    仔細算看看,有爺爺、奶奶,還有一個大伯。 雖然她沒有見過均聿的大哥,但听說他長得很帥、很帥,連均聿自己都說他大哥比他帥好幾倍。 少了一個那麼帥的大伯來疼他們的寶寶,他們的寶寶真的是虧大了啦!

    「不然等你把寶寶生下來,如果是男的,他可是我們楊家的第一個孫子欸!」楊均聿胡亂說著︰「如果剛好又長得可愛討喜的話,搞不好我爸一高興,就答應讓你跟我結婚了。」

    「真的嗎?」李盈玉眨著漂亮的大眼楮。

    「真的。」他亂誨的。 但搞不好奇跡就這麼發生了也說不定呀! 人家不是都說寶寶總是能制造出奇跡嗎? 他和盈玉的寶寶一定丑不到哪里去,看著看著就喜歡上的話,爸媽也許就跟著接納寶寶的媽媽了。

    雖然他根本不懂他們到底為何要排斥盈玉。

    真是因為她的出身不夠好? 但那又不是她能選擇的。

    重點是,他們的兒子瘋了一般地愛她啊!

    「那真可惜。」

    「嗯?」

    「寶寶是女生。」李盈玉撫了撫自己的圓肚皮。

    「均聿,我們的第一個寶寶是女生喔!」

    「是嗎?我喜歡小女孩。」楊均聿開心地微笑著。

    「一個像你一樣可愛的小女孩。」他開始想象,當他摟著他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兩個可愛的女生時,那心滿意足的樣子。

    李盈玉幸福地微笑著,依偎進楊均聿的懷抱里。

    「你以後會不會後悔?」

    「什麼?」

    「為了跟我在一起,錯過了出國念書的機會……」

    「怎麼可能。」楊均聿捏了捏她圓潤的臉。

    「我在現在這所學校過得很快樂,該學的一樣都沒有少,你不要總是鑽這種牛角尖好不好?」

    「我就是忍不住會這麼想嘛!如果你沒有喜歡上我,或許可以飛到更寬廣的世界去。」

    「我要的幸福這麼多就夠了。」楊均聿用雙臂比出一段距離,然後過來套在她的身上。

    「把你裝進去剛剛好。」再多的他沒福氣消受,少了她的話,他根本連怎麼活下去都不知道。

    剛剛好就夠了。 他一點都下貪心的。

    「那你的幸福要變大一點點才行喔!我們的寶寶馬上要出生了。」

    「所以我們馬上結婚,好不好?」不提寶寶還好,一講到寶寶馬上要出生了,楊均聿打算拿寶寶來威脅她︰「你不想讓我們的寶寶變成父不詳吧?」

    「不會啊!我會告訴她,她的爸爸是個大色魔!就是因為他把媽媽OO又XX之後,才會冒出她這麼個小蘿卜頭。」

    「盈玉,你又岔題了。」

    「喔,又被你發現羅?」

    「我不管,你現在就跟我進去,里面有牧師,我們馬上在神的面前發誓。」

    「可是我是信佛道混合的拜拜教歇!」

    「別再故意岔題了,再來我揍人了!」

    「寶寶,你听听,你爸爸的脾氣真的很糟糕,對不對?」

    「跟我進去。」楊均聿決定不要再理會她的故意離題對話。

    這個教堂是之前他騎著車亂晃時發現的,看到它的第一眼,他就決定了,一定要跟盈玉在這里互許終身,就算她不答應也不行。

    他會想盡胳法讓她答應的。

    「又沒有求婚,也沒有戒指,寶寶啊,你的爸爸真的很壞欸!」

    李盈玉小小聲地又對著自己身上的另外一個靈魂對話。

    「誰說我沒有求婚?明明就求過了。」她也答應了啊!

    「那戒指呢?」李盈玉瞪住他。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慢吞吞地掀開話蓋接听︰「喂?誠哥,快點來救我啊!有一個壞人把我拐來教堂,強迫我要跟他結婚,你再不快點過來的話,我就要羊入虎口了……」

    楊均聿一把搶過她的手機。

    「喂?誠哥,我們在銀杏路三百號,你過來的時候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帶一個戒指過來?」

    「順便喔?」李盈玉忍不住又咕噥了起來︰「寶寶啊,你的爸爸真的好糟糕喔!」

    「我這麼糟糕,你還不是愛上我了?」楊均聿跟她斗完嘴,然後又仔細地听電話那頭左中誠的聲音。

    「什麼?不知道怎麼過來?你不認識路?搭計程車不就好了,快點啦!順便再抓一個路人過來當證人。」今天他非跟盈玉結婚不可。

    「誠哥,我爸媽那邊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他們答應的,所以盈玉今天一定要跟我結婚。」

    楊均聿思思思地應個不停,然後結束了通話。

    「誠哥說信哥也來了,他等信哥開車過去接他,會合之後就會過來這里。」

    他朝她痞笑道︰「參加我們的婚禮。」

    「可惡,哥哥們出賣我……」李盈玉習慣性地又跟肚子里的寶寶告狀︰「寶寶啊,我跟你說喔,你的兩個舅舅真的很壞耶!竟然不經媽媽的同意就隨隨便便地把媽媽嫁出去了欸!」

    「你再那樣偷偷摸摸的跟寶寶講話的話,她生出來之後我就把她取名叫楊巔峰。」

    「蛤?」李盈玉瞪大了眼。

    「你連寶寶的名字都能拿來隨便開玩笑喔?」

    「為什麼不行?楊巔峰有點太男孩子氣了,那不然叫楊咩咩好了,很適合女孩子。」

    「哈……」李盈玉狂笑了一下,然後又突然止住笑。

    「沖著這一點,我就不應該嫁給你。寶寶啊,你爸爸以前想的名字真的好听多了,他現在變傻了,我們兩個還是放棄他吧!」

    「好啦好啦,不鬧了。」楊均聿大手一伸,將她們抱進自己懷里。

    「既然你都不滿意,那你自己取一個。」

    「嗯……」李盈玉皺了皺眉頭,苦思良久。

    「不然叫楊麗花好了。」

    楊均聿愣住,然後後知後覺地發現她是開玩笑的。

    然後他湊過去,將臉貼住她圓圓的肚皮︰「寶寶,我跟你說,你媽媽腦袋好像秀斗了,等你生下來,爸爸疼你喔!不要跟媽媽一國,知不知道?」

    「她不知道啦!她今天才見到你唉,怎麼可能願意跟你國?」

    「你沒听過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嗎?」楊均聿信心滿滿。

    「她以後一定會跟我同一國的。」

    「我不理你了。」李盈玉覺得自己一點勝算都沒有,如果是生男寶寶就好了,那麼他鐵定跟她同一國的。 她低下頭,氣悶地對著肚皮說︰「我也不理你了啦!」

    「傻瓜。」楊均聿再次抱住她,輕輕地將吻貼上她的唇。

    「那我跟你一國不就好了?」這樣他們三個人就是同一國的了。

    「真的嗎?」沒想到還有這一招唉! 李盈玉被逗得開心大笑了起來。

    「你唷,都要當媽媽的人了,還這麼小孩子脾性。」

    「你不喜歡的話,可以不要娶我啊!」

    「我喜歡,我喜歡啦!」楊均聿連忙再次好言好語地哄著她︰「我好愛你噢!我的寶貝……」

    「你會愛我多久?」李盈玉安心地偎進他的懷抱里,過去那大半年的分別,根本就是虛度的時光。

    「一輩子。整整一輩子的時間。」

    「好,我讓你愛整整一輩子的時問。」李盈玉心滿意足地摟著他。

    「如果你爸媽最後還是不能接受我的話,那我就折磨你一輩子。」

    「成交。」楊均聿幸福地傻笑著。

    不管怎麼樣,他都是贏家。

    因為盈玉會待在他的身邊。

    整整一輩子的時間。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跑腿幫風雲錄之一《做你的貓咪》;

    02、跑腿幫風雲錄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幫風雲錄之三《最強的家教》;

    04、跑腿幫風雲錄之四《萬能的男佣》;

    05、跑腿幫風雲錄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幫風雲錄之六《美女的保鏢》;

    07、跑腿幫風雲錄之七《時尚的顧問》;

    08、跑腿幫風雲錄之八《修繕的達人》;

    09、跑腿幫風雲錄之九《鎖匠的正義》;

    10、跑腿幫風雲錄之十《快遞的使命》;

    11、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一《復仇的極致》;

    12、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二《騎士的公主》。    (快捷鍵 ←)589261.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