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派遣的花花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派遣的花花 第十四章

作者︰糖菓

    【第十章】

    這天下課之後,花花一如以往地直接從學校出發到全揚集團去上工。 她已經很習慣這樣子的生活形態了,白天上課,晚上打工。 最近她開始在學商業設計相關方面的知識,每天下課之後要學的東西,反而比白天在學校上課時要來得多。

    學校和打工兩頭都忙碌無比,但是她一點都不覺得累。

    因為這樣讓她覺得很有成就感。

    學了這些專業知識之後,就能貢獻到家族企業里去,這是花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她覺得最近的生活真的是過得愈來愈充實了。

    「花花小姐,有您的包裹。」

    走出電梯在進經理室之前,被楊均韋的秘書喚了過去,花花伸手將那個包裹接了過來。

    「謝謝張姊。」沒錯,是張姊,不是張簡。 自從上次孫文文闖進經理室來大鬧一場的那天過後,美人秘書張簡薇書就被調到人事室去了。

    而均韋哥辦公室門外那個秘書的位置,隔天就換人坐了。

    依然是個美人,不過這一回,是個美人新手媽媽張緣娟。

    因為懷孕的關系,她離開原本壓力很大的知名廣告公司,透過友人的介紹,來當均韋哥的秘書。

    听說均韋哥是想讓她多學學跟廣告與設計方面有關的知識,所以才答應友人,將她轉介過來的。

    而且因為對方是有家室的人,均韋哥覺得這樣應該多少可以避免掉秘書愛上他的宿命。

    實際相處之後,他們之間完全沒有發生任何需要適應的問題,于是這件事就這樣定了下來。

    「怎麼會有東西寄到這里來給我啊?」花花不解地問。

    她只是在這里打工約小小角色,連職員都算不上,怎麼會有她的包裹往這里寄呢?

    「好像是廣告公司寄來的。」

    「奇怪,廣告公司怎麼會寄東西給我?」花花好奇地搖了搖那個箱子。

    一向以公事為重、行為謹慎的張緣娟,今天難得多話地向花花攀談著,「花花小姐,請問你認識風獨風導演嗎?」

    包裹上的那個署名龍飛鳳舞的,一般人可能看不太懂,但對于身為風獨粉絲的她來說,那個簽名,她家里面的廣告攝影集上也有相同的,甚至被她當神器一樣供奉著呢!

    「風獨?」花花偏著頭想了一會兒就說︰「啊!之前好像有見過一次面的樣子,在廣告拍攝的現場。」

    那位風大師的一頭銀發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就算想忘都忘不了。

    而且,那一天還有令她難以忘記的其他事情,所以,很容易就能夠回想起來自己見過風獨的事。

    「真的嗎?哇!好棒喔!風導演真的很有才華欸……」

    張緣娟接下來一連串對風獨風大導演的吹捧,花花都沒有听進去,她比較好奇的是對方到底寄什麼東西過來給她。

    「是不是那天在拍攝現場的花絮?」講了一大堆之後,張緣娟發現花花似乎沒興趣听那些事情,所以,她猜測著箱子里的物品。

    「嗯!我拆開來看就知道了,謝謝張姊。」一想到某個可能性,花花滿臉黑線地走進經理室。

    她拉開抽屜取出刀片,將箱子打開,里頭靜靜躺著一片光盤。

    那一天,她和楊均韋在拍攝現場待沒多久就開溜了,應該沒什麼機會被拍進廣告花絮里吧?

    想到這里,花花忍不住臉紅了起來。

    該不會那天她被均韋哥拉回車子里面之後所做的壞事情,全部都被偷拍下來了吧?

    那一天,她不僅舔了均韋哥,還把均韋哥含進嘴里去了……

    如果那種羞人的畫面被人偷拍下來制成光盤散播的話,她很可能真的會去撞牆的。

    花花呆坐在位子上,害怕地望著箱子里的光盤片。

    「你在干嘛?有空發呆,不如多畫點圖出來。」楊均韋剛開完會,一進門就看見花花坐在位子上發呆。

    「均韋哥……」

    「干嘛?我很忙。」連鎖超商這周剛開始的集點送贈品活動,反應超乎預期的熱烈,北區原本預估能撐四周的贈品兌換庫存,竟然在短短六天之內就被換個精空。

    他現在正焦頭爛額地向東區及南區的各分店調貨,並且可能要開會討論是否提前結束活動或是更換贈品。

    這樣一來,所有的宣傳海報都得補印,廣告也得重拍,忙得他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所以,今天他根本沒時間管花花。

    「這個,是風獨風導演寄來的。」花花指著桌上那個箱子,里頭的那片光盤就像是宣判書一樣,她沒有勇氣自己一個人弄出來看。

    「什麼?」楊均韋頓了頓,然後點了點頭,「喔!我記得風大師之前好像有說過要送我們一件結婚賀禮,應該就是那個吧!」

    他們的婚禮,已經決定在花花放寒假的時候舉行。

    原本花總裁舍不得讓女兒這麼早嫁出去的,但自從花花那個笨蛋不小心對她媽媽透露出他們每次都沒有戴套子的秘密之後,花總裁就心灰意冷地點頭答應他們的婚事了。

    婚禮還是愈早舉行愈好,免得到時候惹出什麼對兩家的面子都極不好看的事件。 楊均韋也是這麼想的,早一點把花花給娶回家去的話,他就不用每次都得特別想借口,好拐帶花花出去賣掉。

    雖然花花還這麼年輕,但是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非得快些在花花身上標上自己的所有權不可。

    「結婚賀禮?」花花臉上似乎又更加黑掉了一層,「均韋哥,這個東西,會不會是我們那天……」

    做了壞事的證據?

    「哪天?」

    「就那天我們在那個巧克力夾心酥的廣告拍攝現場……」

    都是均韋哥害的啦!

    嗚嗚……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們兩個又要上八卦雜志了啦!

    「不太可能吧?那天我們又沒有拍攝什麼東西。」

    如果那天的廣告他和花花有按照原定計劃拍攝的話,經過風大師的金字招牌加持,那個廣告的畫面的確可以當作是恭賀他們即將結婚的賀禮。

    「吼喲!人家是說……」花花心涼了一半,害怕地這麼猜測道︰「會不會是那個啦?」

    「到底哪個?」楊均韋不耐煩了起來。

    明明都已經跟她說他很忙了,她還這樣扭扭捏捏地要講不講的,真的害他要抓狂了啦!

    「會不會是我們兩個在車子里面的畫面啦!」花花氣悶地大叫。

    均韋哥真的很遲鈍!

    「噓!」終于意識到她在講什麼,楊均韋尷尬地紅了臉,「你這家伙……」

    他一把搶過花花手中的那片光盤,有些緊張地將它塞進筆電的光盤機里,「故作文雅。」

    「喂!你這下不全都喊出來了嗎?」楊均韋很擔心他們的對話被外面的秘書听到,偏偏花花就是少根筋,怎麼教都教不會矜持。 真是沒救了。 反正他已經習慣了,其實沒什麼差,他是怕外面那個新來的秘書會嚇一大跳,搞不好會用異樣的眼光來看花花。

    楊均韋深呼吸幾口氣之後,按下PLAY 鍵。

    應該不可能被拍下「那種」畫面吧?

    風大師一向風評很好的,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小人的勾當?

    畫面一開始是黑白點交錯的古老熱機畫面,接著畫面亮了起來。

    花花害怕地偎進楊均韋懷里,小手緊緊攀住他的手臂。

    鏡頭對準一個嬰兒車,上面躺著一個四肢不停晃動著的小嬰兒。

    四周的聲音鬧哄哄的,不過,接下來的對話還是能夠清楚地听見!

    爺爺,這個可愛的妹妹名字叫做花花耶! 她果然長得跟花一樣可愛。

    那是他童稚時期的軟嫩嗓音。

    楊均韋忽然渾身竄過了一陣雞皮疙瘩,這一段話,他腦海里有印象。

    之前自己有回想起來過。

    爺爺,我長大以後可以娶花花當新娘嗎? 當他問完這段話之後,鏡頭緩緩朝他臉上移了過去。

    「天啊!是小時候的均韋哥欸!」花花驚呼。 她雖然只看過照片而已,但是均韋哥小時候的樣子跟現在差不多,根本沒改變多少。

    她現在還是個小嬰兒耶! 你不怕她長大之後變成丑八怪嗎?

    楊均韋懷念地眨了眨眼楮。

    那是他爺爺的聲音。

    不怕,花花長得好可愛。

    鏡頭里面,小時候的他搖晃著被小嬰兒握緊的右手食指,開心地這麼說著。

    我長大以後,一定要把花花娶回家當新娘……然後畫面就定格在這里。

    小時候的他,微笑地望著花花,一手被她握住,另一手則偷偷欺上前去捏著她的小臉蛋。

    「天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楊均韋感嘆。

    「可惡!均韋哥,你偷捏我的臉!」花花卻是氣憤。 原來她在那麼小,還無法反抗的時候,就被均韋哥強抱、搶婚兼公開欺負了。 瞧,她的臉都被均韋哥捏紅了!

    「喂!這不是重點吧?」楊均韋完全忘了公事緊急,那段短短幾秒鐘的影片,讓他整個人跌進時光的隧道中——

    原來他早在那麼久以前就因花花而著迷啦?

    「均韋哥,你那時候已經八歲了,對不對?」花花指著影片中的帥帥小均韋哥。

    「嗯!」

    「八歲的時候不是已經很懂事了嗎?」

    「是啊!」

    楊均韋從小成績就很好,因為是被重點培養成接班人的,所以七、八歲那時候,就已經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了。

    「那你為什麼會說出這麼孩子氣的話?」花花訝異地望著他,「那是你第一次見到我吧?」

    年紀那麼小,而且又是第一次見面,竟然就說要娶她,想想還真恐怖。 如果不是因為她已經認定均韋哥了的話,她一定會指著他的鼻尖大罵他變態、戀童癖了。

    「呃……」楊均韋無言了O

    他想了很久,真的是想了很久,最後只能吐出這麼一句不象樣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那時候就已經在偷偷誘惑我了吧!」

    瞧她那紅撲撲的小臉,還有不停亂晃的肥肥短短的四肢,真的是可愛得令人想將她吞進肚子去啊!

    「吼喲!你又在怪我了,真是的,明明是你自己有問題,卻一天到晚去怪別人,把錯都推到別人身上……」

    「反正、就是你的錯,誰教你要這麼可愛。」

    「現在已經不可愛了。」花花朝他做了個鬼臉,「你確定你真的要娶我嗎?」

    「人家賀禮都送來了,這罪證確鑿的,你說我敢不娶嗎?」

    「哈哈……」瞧他說得委屈,花花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我剛剛真的嚇了一大跳耶!還以為是我們那天躲在車子里做的壞事被偷拍了下來。」

    「那不是什麼壞事,是很正常的生理渴望。」楊均韋低頭吻了她一下,「就像這樣,不管親哪里,都是愛的表現。」

    花花忍不住臉紅了起來,「均韋哥……」

    「喔!不,別那樣喊我,別那樣看我!」楊均韋抓起檔案夾往外沖,「我不能跟你去秘密基地,我得去開會了。」

    他竟然三步並作兩步地狂奔離開經理室,花花氣悶地朝他的背影吼道︰「秘密基地蓋好了,你都還沒有帶我進去過!」

    「花小狼,等我忙完啦!」在關上門之前,楊均韋窘著臉,在秘書面前回頭應了她一聲。

    花花忍不住狂笑了出來。

    她從花小豬變成花小狼了。

    其實,這是均韋哥對她的略稱。

    原來的意思應該是︰花小豬,你這只小**!

    這是他們之間的密語。

    就像秘密基地一樣,是只有他們兩個才懂得的愛的暗號。

    花花坐在楊均韋的位子上,再一次播放了那個光盤片里的那段影片!

    我要把花花娶回家當新娘……

    這是她不管听幾次,好像永遠都不會膩的誓言。

    婚禮的那天,楊均韋牽著花花的手,將她幸福地帶往人妻的國度。 花花穿著漂亮的白色露肩婚紗,手里捧著七彩的妍麗新娘捧花,風風光光地挽著楊均韋的手,在亞太大飯店,也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宴客廳里,舉行了仿佛是王子與公主般幸福的盛大婚禮。

    由于楊家和花家都算是有頭有臉的家族,喜宴總共擺了一百二十張桌還嫌坐不太下,各大媒體更是給足面子地將SNG車開來做實況的錄影直播。

    敬酒時,他們來到風獨風導演坐著的那個桌次,楊均韋感激地朝風獨頷首道︰「多謝風導的那份結婚賀禮,對我們來說,那真的是個很大的驚喜。」

    「那可是我的珍藏品呢!」

    原來風獨年輕的時候曾在亞太大飯店打過工,他是負責擔任攝影紀錄的活動組組員。

    每次飯店里有盛大宴席或慶祝活動時,飯店都會提供攝影機將過程全部拍攝下來,活動結束之後,就會將所拍攝下來的畫面統整過後做成紀錄片,當作是禮品來送給客人留作紀念。 也就是說,花花家原本應該有一份滿月宴的影片才對。 但那一次的紀錄片,卻陰錯陽差地沒有送到花家。

    因為風獨對拍攝畫面經常懷有高度的堅持,所以要求很嚴格,卻因為這樣子的態度被飯店的同事們排擠,一氣之下,他遞了辭呈,遠赴美國就讀有關攝影的專門學校。

    事隔多年,在楊均韋和花花的緋聞被八卦雜志爆出來之後,風獨注意到花花這個特別的名字,才想起了這麼一件往事。

    而那段放置多年的資料影片,有些片段根本讀不出來了,為了替他們祝賀,風獨特地將影片拿到美國,去請熟人將那段重要片段做了回復。

    那份短片剛剛在宴客時也播放過,來參加婚禮的人看了之後,都驚呼他們真的是天生一對、天作之合。

    原來緣分早在那麼久以前就訂下來了。

    雖然還是有一些人和一些媒體公開地唱衰他們,不看好他們這段感情能夠長長久久地走下去,但是楊均韋和花花他們並不太在意。 感情的經營是他們自己的事,跟外人的贊成、不贊成,看好、不看好,一點關系都沒有。 他們自己覺得幸福就行了。

    幸福的此刻,他們倆手牽著手,眼對著眼,心向著心,因為這段奇妙的緣分,讓他們倆再次相遇、相知,相惜,進而結成連理,相伴終生。

    當天晚上,某新聞台的當紅女主播,在播報完這個王子與公主的盛大婚禮實況之後,感嘆地這麼說著,「不可不信緣。」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跑腿幫風雲錄之一《做你的貓咪》;

    02、跑腿幫風雲錄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幫風雲錄之三《最強的家教》;

    04、跑腿幫風雲錄之四《萬能的男佣》;

    05、跑腿幫風雲錄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幫風雲錄之六《美女的保鏢》;

    07、跑腿幫風雲錄之七《時尚的顧問》;

    08、跑腿幫風雲錄之八《修繕的達人》;

    09、跑腿幫風雲錄之九《鎖匠的正義》;

    10、跑腿幫風雲錄之十《快遞的使命》;

    11、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一《復仇的極致》;

    12、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二《騎士的公主》。    (快捷鍵 ←)589276.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