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最強的家教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最強的家教 第十三章

作者︰糖菓

    【第十章】

    ……

    難得一個悠閑的下午,沒有功課,沒有打上,沒有閑雜人等,就只有他們兩個人,親密地擁抱著彼此。

    就在姚立名贊嘆著這段美好時光的時候,擾人的鈴聲響了起來。

    「不是我的。」看到車承恩習慣性地皺起眉頭,姚立名連忙喊冤。

    「別瞪我,不是我的手機在響。」

    先前他在圖書館自修室收拾東西的時候,就已經順手關機了,現在鈴鈴作響的是她的手機。

    車承恩滿臉抱歉地望著他。

    「對不起,因為每次重要時刻都是你的手機在響。」

    「是誰打來的?還不快點接?」

    「沒有號碼啊。」

    「想追你的男生打來的嗎?」姚立名隨口問聲。

    「如果是的話,把他轉給我听,我會負責把那個臭小子轟走的。」

    車承恩有些心虛地望了他一眼,才接起電話︰「喂?」

    小妖該不會知道班代的事吧? 雖然之前她暗示性地跟小妖說過有人在追求她,但之後就沒再提過了,小妖怎麼會在這時候講這種話呢?

    電話那頭,傳來久違的聲音,因為太過驚訝,車承恩心里的那些猜測全都瞬間消失。

    「車承元?你說什麼?」

    姚立名在她講電話的時候,不斷干擾著她。

    車承恩控制不住的呻吟出聲。

    「別鬧了!」這三個字她是對小妖說的,沒有發出聲音。

    「好,那里我知道,我現在馬上過去。」

    按下切話鍵之後,車承恩抱住姚立名在她胸前使壞的頭顱。

    「小妖,車承元退伍了耶!」

    「咦?承元退伍了?」姚立名訝異的抬起頭。

    「他退伍的日子沒有事先告訴你們嗎?」算算日子,前後差不多正好一年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爸爸還沒有原諒他,所以,車承元就連放假都不敢回家。」

    「是嗎?那他都躲到哪里去?」姚立名不禁有些赫然,自己好像太不關心承元這朋友了。

    「就之前他交的那個女朋友那里啊!」

    「咦?他們還在一起啊?之前不是听說那個女生兵變了嗎?」

    「好像中間有分手過,但後來又在一起了。」

    「呃,都沒有听說過呢!」

    「好像是那個女生的家長這的,我也不太清楚,車承元每次偷偷打電話回家都挑媽媽在的時候打,我也很少接到他的電話。」

    「他剛剛說了什麼?要你出去跟他見面?」

    「嗯,他叫我幫他收拾一些衣服,還有存折和印章……」

    「哇塞,承元是打算永遠不回家了嗎?」

    「在爸爸原諒他以前,他應該都不會回來吧。」

    「也許車爸已經原諒他了,只是礙于面子的關系沒有說出口罷了。」

    「我也不清楚……如果爸爸真的原諒他了,媽媽應該會第一個通知他,把他帶回家里來吧!」車承恩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繼續在自己身上作亂。

    「對不起,小妖,我得先回去一趟,收下一下車承元要的東西。」

    「等等我陪你一起去?」

    「嗯。」車承恩點了點頭。

    「車承元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

    「是嗎?」這一點,姚立名可不太敢保證。

    他們約在火車站旁邊的星巴克,車承元一看到妹妹和姚立名走進店里來,就起身朝他們揮著手。

    「車承元。」車承恩小跑步奔了過去,與他擁抱在一起。

    「你變得好黑喔!」他們兄妹間是直呼其名,但是感情還是普通的好。

    「臉都曬黑了啦!」

    車承元原來是個白帥帥的美男子啊! 哪知去當了一年的兵,回來就變成大木炭了,車承恩一邊摸著他的臉,一邊心疼地想掉淚。

    「你有打電話給媽嗎?」

    「有,打了,但是,我暫時不會回家。」

    不用問也知道原因是什麼,所以車承恩只是會意地點了點頭。

    「堅持下去,爸遲早會原諒你的。」她把手提行李袋遞到他面前,里面都是他在電話里吩咐她收拾的東西。

    「我把我所有的零用錢都轉匯給你了,如果不夠用的話,你再打電話給媽求救。」

    「謝啦,承恩,我會記住的。」車承元感謝地摸了摸她的頭,然後她身後的家伙移了過去。

    「唷,小妖,好久不見了。」將妹妹推到一手之外的距離後,車承元往姚立名的臉上揮了一拳。

    「這是見面禮。」

    「哇!車承元,你干嘛打小妖?」車承恩驚訝地尖叫出聲。

    「小妖!你干嘛笨笨地站著讓他打?」店里的客人都被她的尖叫聲給吸引住,紛紛往他們這頭注視了過來。

    「承恩,沒事,你別驚慌。」姚立名被揍得偏過頭去,嘴角露出了不慎咬破唇的血跡。

    「只被打一拳算是小CASE了。」

    「是啊!」車承元往前跨了一步,再度揮出第二拳。

    「這是你偷走我寶貝妹妹的代價。」

    「車承元!」車承恩沖過去攔住他的手,深怕他會接二連三地揮拳揍姚立名。

    「你干嘛一起打他啊?」

    「因為他心甘情願被我打啊。」車承元動了動拳頭,痞痞地笑著。

    揍人的手也是會痛的,他其實也不想這樣子對待認識了二十幾年的老朋友,但誰教他竟敢泡走自己最親愛的、最寶貴的妹妹,受他幾拳也是應該的。

    「是啊,我是心甘情願被你哥打的。」姚立名抬起手擦掉唇角的血跡。

    「承恩,過來坐下。」已經兩拳了,承元應該覺得夠本了吧?

    「你都流血了……」車承恩連忙取出包包里的手帕,心疼地替姚立名擦拭著嘴角。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啦?」

    「應該是國小時候的事吧?」車承元單手撐在桌子上,回想著遙遠遙遠以前的記憶。

    「我跟這家伙說︰喂︰我妹好像喜歡你耶!」

    「什麼?」車承恩一听,臉色爆紅。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小妖?」她從來沒有跟誰講過啊!

    「我偷看你寫的日記。」車承元痞笑著,「承恩,你別打斷我嘛!我跟小妖說你喜歡他,你知道他怎麼回答我的嗎?」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其實姚立名很想阻止車承元,但後來想想,講出來也沒什麼關系,畢竟那都是過去的事。

    「他說他只把你當成是妹妹。」

    「那時候,我的確是這麼想的啊。」

    「然後我就很生氣啊!我那麼可愛的妹妹看上你了,你竟然敢不喜歡她,所以我就跟小妖打了一架。」

    「那時候我們你一拳、我一拳地打得平分秋色。」姚立名忍不住摸了摸被打疼的下巴。

    「但最後我好像多揍了你哥一拳,然後你哥就被車媽叫回去了。」

    「就因為這樣,所以你現在一見到小妖就揍他嗎?」車承恩有些不可思議地瞪著車承元。

    有沒有人這麼會記恨啊? 都那麼久以前的事了……

    「當然不只是這樣。」車承元痞痞地笑著,「那里小妖說了一句很氣人的話。」

    「什麼?」

    「他說︰你妹妹又矮又丑,長得一點都不可愛,我只把她當成妹妹,才不會喜歡她。」

    「喂!車承元,你別亂栽髒啊!」姚立名急得連忙翻供,「我只有說︰你妹妹長得一點都不可愛,才沒有說什麼又矮又丑這四個字。 」

    「我一點都不可愛?」車承恩咬著下唇,氣悶地來回看姚立名與哥哥。

    「是啊,听起來很氣人對不對?他竟然敢把你批評得一文不值,所以我就揍他啦!」車承元一副好哥哥的樣子。

    「啊,這麼看來,我剛剛好像少揍了一拳啊!」當年被小妖多揍的那一拳,應該要一並還給他都對。

    「不行!」車承恩擋在姚立名面前,氣憤地瞪著車承元。

    「你不要再打他了啦!」小妖這個笨蛋,居然傻傻地站在那里挨打,不會以閃一下嗎?

    「你就這麼護著他啊?」車承元咧開嘴笑了笑。

    「好啦!這筆帳改天有機會再繼續算。」點火的游戲很有趣,他似乎玩上癮了。

    「不過你不好奇嗎?小妖以前明明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怎麼突然又想泡你呢?」

    「因為我長大之後就變可愛了。」

    「因為她長大之後就變可愛了。」

    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出這個答案,車承恩與姚立名相視一笑。

    「哇,這麼有默契啊?」在車承元的驚嘆聲中,車承恩甜蜜無比地偎進姚立名懷里去。

    「好嘛,算你通過了。」

    「車承元,他是我選的人啊!我自己覺得OK就行了,你來湊什麼熱鬧?」什麼通過不通過,又不是在當品管員。

    車承元看了看表。

    「好了,我該走了,火車時間差不多要到了。」他站起身來,再次摸了摸車承恩的頭。

    「好好念書啊!桂像我一樣……」

    「我知道啦!」

    「听媽說,你能考上T大,全都是托了這家伙的福。」

    「嗯,小妖真的是很棒的家教老師!」

    「臭小子,這麼有能耐的話,當初怎麼不拉我一把?」車承元恨恨地說。

    「那也要見得到面才有機會教啊!」姚立名感嘆著。

    那時候的承元忙著戀愛,而他忙著打工,雖然是在同一所學校,但是他們不在同一個系所,根本八竿子打不在一塊兒,等到他听聞消息的時候,承元早就已經確定被學校給卡嚓了。

    「下次你需要人救的時候,記得先開口中,不喊聲的話,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受教了。」車承元朝他揮了揮手,「好好照顧我妹,你要是敢欺負她的話,我會把你揍得滿頭包。」

    「噗……」

    「小妖,你在笑什麼?」因為站在姚立名的旁邊,所以車承恩第一個听見他偷偷嗤笑的聲音。

    「怎麼辦?」姚立名捧著腹部,愈笑愈是開心。

    「我幾乎一有空就會故意「欺負」了啊。 」

    「臭小妖!」車承恩害羞地漲紅了臉。

    「哦……」車承元會意地痞笑了起來。

    「那種欺負沒關系啦!你欺負得愈多,她應該愈開心吧?」

    「哪種的欺負?」不敢相信這兩人竟在她面前大談她的性生活,車承恩惱羞成怒地朝他們吼著︰「好啊,你們哥兒倆故意聯合起來對付我,不公平啦!」

    「你臉都那麼紅了,還敢追問是哪種欺負?」車承元掐了她的臉頰一把。

    「晚上再叫小妖告訴你是哪種欺負吧。」這個少根筋的妹妹,真是不害臊。

    「哥要走了,有空會打電話給你的。」

    「車承恩……」

    「嗯?」

    「再見。」車承恩依依不舍地朝他揮著手,「我會幫你跟爸爸求情的。」

    「謝啦!」

    「一路送到店門外,看著他的身影混入人群之中,直到再也看不見背影,車承恩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真不知爸爸何時才會原諒他呢!

    「走吧!」姚立名朝她伸出了手,卻挽不到她的手。

    「你說我……一點都不可愛是吧?」哥哥一離開,車承恩忍不住開始翻舊賬了。

    「原來我只能當妹妹啊?」

    難怪小妖問題一直喊她承恩妹妹,真是令人生氣。

    「臭小妖,你給我老實說清楚,你真的有把我當女生看嗎?還是只把我當成是妹妹?」

    「我把你當……最愛的人啦!」

    這種時候,搬出甜言蜜語來就絕對不會出錯,姚立名嬉皮笑臉地伸出手環抱住她。

    「承恩,我從小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能有弟弟或妹妹啊!所以那個時候只把你當妹妹看待,表示我真的很喜歡你嘛!」

    「你騙人!當妹妹和當戀人分明就是兩回事。」車承恩用力戳著他的胸膛。

    「你最好確定一下,你的這里是把我當戀人還是把我當妹妹?」

    「不能既當妹妹,也當戀人嗎?」姚立名沮喪地問。 他可是愛死了喊她「承恩妹妹」時的感覺呢!

    「不行。」

    「拜托啦……我真的很喜歡喊你「承恩妹妹」耶! 」

    「嗯……」听他懇求得認真,車承恩只好低下頭考慮,「好吧,平常的時候可以,但是愛愛的時候你一定要喊我的名字才行。」

    「成交。」

    他這個傻乎乎的妹妹戀人,真的是太好拐了。 姚立名伸出手緊緊地將她環抱住。 一定得好好看緊才行。

    哪天要是讓人給拐走的話,他忙不再也找不到第二個這麼天真、這麼可愛,又這麼以他為世界中心的傻瓜了。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跑腿幫風雲錄之一《做你的貓咪》;

    02、跑腿幫風雲錄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幫風雲錄之三《最強的家教》;

    04、跑腿幫風雲錄之四《萬能的男佣》;

    05、跑腿幫風雲錄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幫風雲錄之六《美女的保鏢》;

    07、跑腿幫風雲錄之七《時尚的顧問》;

    08、跑腿幫風雲錄之八《修繕的達人》;

    09、跑腿幫風雲錄之九《鎖匠的正義》;

    10、跑腿幫風雲錄之十《快遞的使命》;

    11、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一《復仇的極致》;

    12、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二《騎士的公主》。    (快捷鍵 ←)589247.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