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做你的貓咪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做你的貓咪 第十三章

作者︰糖菓

    【第十章】

    ……

    「貓咪,你睡著了嗎?」

    柳渝清不怎麼想理他。

    「好像是你的電話……」

    凌雲話還沒講完,放在音響上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你怎麼會知道是我的電話?」柳渝清驚訝地瞪著凌雲。

    在手機響起之前,他就說她的電話……

    「剛剛電磁波干擾了廣播,你沒有听見嗎?」

    幾個小時前他們在床上妖精打架的時候,凌雲就將音響調到廣播的頻道,古典愛樂台一向是他的最愛。

    會知道她的手機就要響了,就是因為听見電磁波干擾的噪聲的關系。

    「別再懷疑我是外星人了,好嗎?」

    「噗……」柳渝清忍不住笑了出來。

    但是一看到手機顯示的號碼,笑容就從她的臉上消失。

    「噓,別說話,是我媽打來的。」

    她家里的那個號碼很少在這種時間響起。

    如果響起的話,鐵定就是有事發生了,像上回阿弟打傷人的事件……

    為了不讓媽媽發現自己現在跟男人同居,她刻意要凌雲噤聲。

    「喂?媽,什麼事?」柳渝清緊張地按下通話鍵。

    但打電話來的並不是她媽媽,而是小弟柳渝鈞。

    「姊,媽被車撞到了,現在在急診室里,你可以快點趕回來一趟嗎?」

    雖然媽媽一直說不要打電話驚動大姊,但是醫藥費的問題讓他不得不打這個電話。

    「什麼?怎麼會這樣?」柳渝清從床上爬起,一听到這個消息,她馬上眼淚盈眶。

    「媽現在情況怎麼樣?為什麼會被車子撞到?在哪里被……」

    「貓咪,先問一下是在什麼醫院,等趕過去之後再問詳情吧!電話里面說不清楚的。」凌雲起身替女孩找來衣物,並趁隙打了通電話給好友陳弘,要他明天到補習班去替自己請假。

    見柳渝清在穿衣服的時候,手一直不停在發抖,凌雲走到她身旁去,握住她那雙不停顫抖的手。

    「貓咪,別擔心,你媽一定會沒事的。」

    「嗯。」剛剛听小弟說是骨折了,其實是沒有生命危險的,但是听見媽媽居然被車子撞到了,還是讓她心驚膽跳了一下。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在被男人安置在車上之後,柳渝清感謝地望著駕駛座上的凌雲。

    因為有他在的關系,她覺得心里踏實多了

    「傻瓜,道什麼謝啊?」這是他應該做的好不好。

    于是,兩人連夜開車,趕回柳渝清的故鄉花蓮。

    看著男人抽出信用卡付清媽媽的住院和開刀的費用時,柳渝清沮喪地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之前她還在男人面前大放厥詞,說什麼她要錢的話自己會去賺,不想再跟他有金錢上的往來,這件事故一發生,她才體會到自己的無能為力,替自己帶來了多少難堪。

    如果不是凌雲連夜開車送她回來的話,她很可能得等到清晨才有辦法搭火車回來;如果不是凌雲慷慨解囊的話,她很可能又得背上一**債,或是厚著臉皮四處去麻煩朋友……

    「貓咪,我們去買些吃的吧!」一整個晚上都在妖精打架,再加上開了幾個小時的車,凌雲餓得頭昏眼花。

    「嗯。」

    發現貓咪郁郁寡歡的表情,凌雲輕撫著她的頭。

    「怎麼了?是在擔心你媽媽嗎?」

    「凌雲,剛剛那筆醫藥費……等我打工存到足夠的錢,一定會馬上還你的。」

    「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啊!」凌雲狠狠敲了她的頭一記。

    「不要跟我計較那麼多啦!你的腦袋瓜這麼小,不要一天到晚計算這、計算那的,你再這樣的話,我要生氣!」

    「可是……」

    「別可是了,我好餓,餓得都可以吞下一頭牛了。」凌雲晃著手里的車鑰匙,要求她當地陪。

    「介紹一下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吧!快帶我去吃東西,不然我一餓起來,就咬你充饑!」

    「噗,人家又不是牛……」

    會開玩笑就代表她恢復元氣了。

    凌雲寵溺地拍拍她的頭,兩人手牽著手往醫院外的停車場走去。

    在當地的早市里吃了幾碗著名的米粉湯,凌雲拉著柳渝清到肉攤和魚攤去分別買了大骨以及對傷口復原有幫助的魚,交給方才那間米粉湯店的老板代為烹煮,準備提回去給柳渝清的媽媽補身。

    「謝謝你。」沒想到男人竟然那麼細心,注意到食補的事,柳渝清感激地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渝清,你又來了。」凌雲嘖嘖兩聲,又敲了她的頭一記。

    「這叫做什麼,你知不知道?」

    「什麼?」

    「愛鳥及鳥。」

    「噗,你真是……」知道他是故意講錯惹她笑的,柳渝清果然笑翻地依偎在男人懷里。

    「果然是念數學的,你的國文全部都還給老師了吧?」

    「是啊,早就都忘得精光了。」

    「你怎麼知道骨頭受傷的人要吃那些東西啊?」

    「印象中以前我媽替奶奶熬過大骨湯,不過剛剛那個豬肉攤的老板不是說魚湯也有效果嗎?那就兩種都買回去喝看看!」

    「又讓你破費了……」柳渝清有些赧然地笑著︰「好,別氣、別氣,我只是說說而已嘛!鬼達一下我對你的感謝也不行嗎?」

    「行,當然行。」凌雲指著自己的唇。

    「這里,親一下吧!」

    「什麼啦?」

    「你不是要表達對我的感謝嗎?」凌雲執拗地指著自己的唇。

    「親我一下,我就收到你的感謝了。」

    「哪有人這樣的……」柳渝清尷尬地望著四周。

    大庭廣眾的,要是被熟人看到的話那就模了。

    「怕羞嗎?不然等等上車再親也行。」但是等等上車之後,他會跟她收利息的,絕不是輕輕一吻就能了事。

    凌雲邪惡地這麼想著。

    「嗯,等等上車再親好了。」柳渝清窘紅臉地別開了視線。

    「羞羞臉,你這個表里不一的家伙。」

    如果是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家里的話,他的貓咪有時開放地令他瞠目結舌,一到了有其它人在的地方,就會變成這副羞答答的樣子。

    他實在是搞不懂女人這種生物。

    不過,兩種樣貌的渝清他都喜歡就是了。

    凌雲握緊女孩的手,準備回車上去行刑。

    「請問,你和我姊是什麼關系?」

    沒想到自己只是落單去上個廁所而已,竟然就被兩個大男孩一左一右地堵在廁所門口。

    「兩位,可以等我方便完再談嗎?」可能是早上喝了太多碗米粉湯,水量積聚嚴重,偏偏渝清那兩位可愛的小弟堵人竟然挑在他進廁所前而不是出廁所後,凌雲覺得自己臉上的表情可能都有點扭曲了。

    憋尿差點要憋不住了。

    還好兩位可愛的小弟尚有容人的雅量,放開手讓他通行,進廁所去先行解決生理需要。

    一走出廁所,兩位可愛的小弟又擺出方才的陣勢,是在怕他逃走嗎?

    「好,你們有什麼想問的?」凌雲微笑且客氣地問道。

    「你和我姊是什麼關系?」年紀較大的那個,脾氣一看就知道比較火爆,跟小的那個問的話一樣,卻少了請問這兩個字。

    「該怎麼說才好呢?」

    凌雲想了一會兒,知道自己絕不能用開玩笑的語氣說他們的姊姊是他的貓咪,這種話一說出口的話,他很可能會被迫同時吞下兩記鐵拳。

    「誠實說就行。」小的那個表情看起來有些陰暗,應該就是那種傳說中的灰暗青年,因為常年皺著眉的關系,兩邊的眉非常地接近,所以看起來也有些凶厲的感覺。

    「我是你們姊姊的男朋友。」凌雲挑選了最安全的說法。

    「真的是男朋友嗎?」

    「不是援交那一類的金主?」

    「呃……」凌雲隔空遠遠地照了一下廁所內的鏡子。

    「我想我這個年紀,應該還不需要付錢買援交妹吧?」然後他開始生氣。

    「還有,不要把你們的姊姊想得那麼不堪。」

    「抱歉。」小的那個先道歉了。

    「誰教大姊要做那種奇怪的打工……」大的那個雖然口氣听起來像是在反省,但成分上還是在責備姊姊多一些。

    「她都不知道媽有多麼擔心她。」

    「你敢講大姊喔?」小的那個鬧起別扭來了。

    「媽最擔心的人就是你啦!你還有臉敢講這種話……」

    「我……」大的語塞,隨即紅了一張嫩皮。

    「我已經改過向善了,我以後不會再做那些壞事,不會再跟那些壞朋友一起混了,這樣行不行?」「哼。」小的那個很不給面子,先行閃了。

    「喂!」大的那個,終于拉下臉向他道歉。

    「對不起。」

    「不會。」凌雲微微一笑。

    畢竟是他可愛的貓咪的家人,再怎麼無禮,他都願意忍受的。

    「還有,你不能欺負我大姊喔!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見他揮手拳頭在自己眼前晃過,凌雲大笑地點著頭。

    「不敢、不敢……我疼愛她都來不及了,怎麼敢欺負她呢?」

    事實上,她幾乎天天都被他欺負得很慘。

    很甜蜜的那種欺負。

    但這種事,凌雲當然不會白目地在貓咪可愛的弟弟面前說出口。

    然後,朝他揮拳頭示意的那尾大的,也溜走了。

    留下凌雲一個人在廁所前,傻笑。

    真是可愛的一家人。

    雖然彼此性格上都有不是太完美的地方,但他們會替彼此擔心的那種感覺,還是挺讓沒有兄弟姊妹的凌雲羨慕不已。

    「喂,你干嘛站在這里發呆?」柳渝清尋了出來,在男廁前看見凌雲站在那里傻笑。

    「又被外星人附身?」

    「嘖!亂說話。」小心哪天他真的被外星人附身,看她到時還笑不笑得出來。

    「喂,我媽說想要見你欽!怎麼辦?」

    因為听說有人連夜開車送她回來,甚至還慷慨解囊地替他們付清了開刀和住院的費用,柳母堅持要見這位所謂的大恩人,並逼問著大恩人與女兒之間的關系。

    柳渝清無奈之下,只好說出那位大恩人其實就是她的男朋友!

    當然,她沒膽子跟媽媽報告自己已經跟那個男人同居快半年了,所以得事先來找那位大恩人串供一下才行。

    「還能怎麼辦?當然要馬上去見她老人家呀!」

    他的貓咪的母親大人召見,豈有拖延不見的理由,當然得乖乖前去拜見!

    「我跟她說了……」

    「說了什麼?」凌雲耐心地問。

    「說你是我的男朋友。」

    「嗯。」他的確是她的男朋友呀!

    「怎麼了嗎?你又沒有說錯,為什麼一臉抱歉的樣子?」這只壞貓,該不會是想在家人的面前反悔不認他吧?

    「沒有啦,我只是擔心……」

    「擔心什麼?」凌雲是很有耐心的。

    「擔心你會討厭這樣……」

    「討厭怎樣?」耐心,耐、心!

    「討厭被我們家的人給纏上。」

    在一般人的眼里,她的家庭是一個不太正常的家庭,有很多的負累和隱憂,只是還沒有一一爆發開來而已,雖然唯一爆發過的阿弟,這陣子有洗心革面地在反省了,但她還是擔心男人會不會嫌愛上她的負累過重,最後就不要她了。

    「我真的有想要揍你的沖動了。」凌雲淺笑地將女孩拉近面前,恨恨地咬著她的唇角。

    「傻瓜。」廁所附近暫時沒有其它人在,在這里吻她的話,不知道他的貓咪會不會害羞地推開他?

    「你忘了嗎?我有一項很優良的性格。」不管她擔心的是什麼,他會完完整整地接收她的一切。

    「什麼?」柳渝清忍不住暈紅了臉。

    在家里以外的地方被男人這麼親密地對待,真的令她覺得很害羞……

    「愛鳥及鳥。」

    「討厭……」他又故意惹她笑了。

    但這一次,她不是笑出來,而是感動到哭出來。

    「是愛屋及烏啦!」

    「對,愛屋及烏,愛貓及貓,愛你及你們家。」

    「真會亂折。」突然旁邊飄出一陣冷笑。

    「愛貓及貓是什麼東東?」

    「誰知道?」冷笑著的那個,又冒出一句冷評。

    「他腦袋一定是壞了。」

    凌雲露出了苦笑。

    「貓咪,你的弟弟們……好像有偷听癖。」

    「柳渝新、柳渝鈞!」柳渝清尷尬地燒紅了臉。

    「快溜。」

    「哈哈……」

    知道大姊是真的找到了一個好男人,兩個一直以來只會惹是生非的弟弟欣慰地快閃而逃,留下那對方才情話才說到一半的戀人,一個氣惱、一個苦笑不斷地瞪著他們的背影。

    誰說他們的世界太灰暗?

    就算是生長在這麼不幸福的家庭,還是有機會得到幸福的。

    只要肯用心去尋找的話,一定能找得到幸福的。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跑腿幫風雲錄之一《做你的貓咪》;

    02、跑腿幫風雲錄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幫風雲錄之三《最強的家教》;

    04、跑腿幫風雲錄之四《萬能的男佣》;

    05、跑腿幫風雲錄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幫風雲錄之六《美女的保鏢》;

    07、跑腿幫風雲錄之七《時尚的顧問》;

    08、跑腿幫風雲錄之八《修繕的達人》;

    09、跑腿幫風雲錄之九《鎖匠的正義》;

    10、跑腿幫風雲錄之十《快遞的使命》;

    11、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一《復仇的極致》;

    12、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二《騎士的公主》。    (快捷鍵 ←)589220.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