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假扮的男友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假扮的男友 第十三章

作者︰糖菓

    【第八章】

    由于盧悅如平常工作非常地忙碌,晚上下班的時間也不太一定,再加上姚立仁也有功課、球隊練習和打工的事情要忙,所以他們之間剩下來唯一能約會的時間就只有周末了。 姚立仁將自己周六、周日兩天的班表全都抽了起來,不再接受網絡預約下單,為了不受打擾,甚至連手機都關掉,只為了和女朋友培養感情。

    他們通常從周五晚上就膩在一起,若是踫到蔡淑女上日班或小夜班的話,他們兩個就會帶著蔡淑女到各個夜市去吃吃喝喝,若是踫到蔡淑女上大夜班的話,就是兩人獨處的美好時光! 對姚立仁來說。

    ……

    【第九章】

    為了想跟男朋友相好而把好朋友從家里趕走,這種事實在是太沒義氣了,猶豫了好幾天,盧悅如一直沒敢開口。 淑女之前在中部是住在醫院宿舍里的,但換來台北後沒有分配到宿舍,必須自己另外找住的地方,所以暫時借住在她這里。

    哪知兩個人住在一起頻率挺合的,沒有任何不習慣的地方,住在一起又可以互相陪伴、照顧,所以她一直沒有催淑女快點去找新的住所。

    相信淑女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

    所以她現在若向淑女開口的話,一定會被冠上見色忘友的封號。

    盧悅如一直猶豫,偏偏姚立仁又一直催促,兩邊都不想得罪的盧悅如只好把這個燙手山芋丟到男友手上去。

    是他強烈希望淑女搬離這里的,這種得罪人的活兒當然要讓他自己去做! 于是,在他們經常聚會的某個周五夜晚,蔡淑女上完小夜班剛回到家的時候,姚立仁硬著頭皮開口了。

    「淑女,你什麼時候要搬出去啊?」這樣子問畢竟是太直接了一些,于是姚立仁努力地拗出了一個借口。

    「有重物要搬需要我幫忙的話,要通知我喔!」

    蔡淑女望了姚立仁一眼,再轉頭瞪著自己的好友。

    「你們兩個現在好上了,開始嫌我礙眼,想趕我走了,是吧?」真是典型的新娘娶進門,媒人扔過牆啊!

    「淑女,不是啦……我們……」盧悅如連忙解釋自己的立場。

    「都是他啦!我覺得你繼續住在這里也沒關系啊,是他覺得你礙眼的。」當然要快點把這件事跟自己完全撇清啊! 不然這種見色忘友的消息傳出去的話,她可是會遭到好友群起公干的。

    「我……」姚立仁完全不敢講話了。

    淑女的確可以算是促成他和悅如在一起的功臣,但若她一直在悅如這里住下去的話,很可能會變成妨礙他們感情快速發展的小小阻力呀!

    「再讓我住幾個月吧?悅如,我會付你房租的。」蔡淑女從來沒有一個人住過,對于一個人的生活有些恐懼。

    「等小割退伍之後,我就搬出去,好不好?」

    「好,當然好。」盧悅如點頭,雖然有些對不起那個小**男友,但只是幾個月的時間,忍一下就過去了。

    為了這幾個月的時間,她可不想得罪淑女這個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只能委屈立仁多忍耐了。

    搬家這件事情提過就算,盧悅如並沒怎麼放在心上,但之後他們之間的相處卻開始產生了一種奇妙的不協調感。

    原本周末只要蔡淑女有空,他們會三個人一起出去走走,現在蔡淑女完全不加入他們的活動了。

    不管怎麼約她都不去,還總是嘲諷他們干嘛偏偏要帶電燈泡一起出門。

    盧悅如知道她不是惡意的,只是愛虧他們一下,但漸漸地連姚立仁也在生悶氣了。 可能是覺得當初自己開口要蔡淑女搬走,有點過意不去吧! 一開始發現蔡淑女不肯再跟他們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姚立仁是最常開口邀約她的,但一次、兩次她不去,三次、四次她還是不肯答應,漸漸地姚立仁也就不再開口邀約。

    等到他們完全不再開口邀約蔡淑女之後,她便愈來愈生氣,開始會故意在生活上的某些細節和盧悅如吵嘴。

    情況有種愈演愈烈的感覺,而且還是朝著情誼毀滅的那個方向。

    事情就這麼巧,那天,所有的事情全攪在一起,而命運開了他們一個玩笑。

    周六,姚立仁帶著盧悅如一起去看電影,在吃晚飯的時候正討論著接下來要去哪里消磨時間,因為若是早回家的話,面對那個持續低氣壓的蔡淑女,雙邊三個人都不是滋味,倒不如干脆玩到深夜再回去,累到直接睡覺,就不會有不愉快的情況發生。

    哪知卻在用餐的那個餐廳里見到了不該見的人。

    姚立仁只看過那張照片一次而已,卻清楚地記著那個男人的長相。 而盧悅如則是呆住了。 她沒料到會看到那個人帶著老婆、孩子愉快用餐的畫面,心底噗通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沉下去了。 看見她失常的反應,姚立仁的醋意馬上狂噴了出來。

    他質問著她是不是對那個人還有感覺? 為什麼他們都交往這麼久了,看見那個人還會讓她露出這麼失落的表情?

    盧悅如完全不想跟姚立仁爭執這個問題。

    他明知道她曾經很喜歡、很喜歡那個人,就算她現在已經不那麼喜歡他了,但親眼看見他帶著老婆、小孩外出用餐的歡樂畫面,心底還是會有異樣的感覺產生。 她知道他不明白這種感覺,也不期望他明白,不想討論只是希望事情就這麼過去而已,她會慢慢忘記的。

    但姚立仁誤會了她的沉默,以為她根本就沒有忘掉那個男人,還在心底偷偷喜歡著他。

    那麼他這個正牌男友又算什麼呢?

    那是他們第一次吵架。

    不,應該說是冷戰才對,因為盧悅如根本連話都不肯跟他說。 甚至,因為受不了他的逼問,她飯都還沒吃完就從餐廳里逃了出去。 回到家之後,盧悅如接到老總的急CALL,要她陪著出差到美國兩個星期,因為是很急的公務,所以盧悅如急忙地收拾著自己的行李,並沒有發現自個兒屋內產生了某種不對勁的狀況。

    因為蔡淑女不在家,手機又聯絡不到她,所以盧悅如留下了字條告訴她自己要出差的事。

    偏偏離開家的時候,盧悅如將手機落在桌上忘了帶走,就放在她寫的那張字條旁邊。

    而那張字條,一直沒有被該看見的人給看見。

    因為蔡淑女已經在周六上午,盧悅如和姚立仁雙雙出門約會的時候,負氣收拾好所有的行李搬到醫院附近的飯店去住了。

    「大妖,你怎麼瘦成這樣?」

    「沒有食欲。」听見學姊的關心,姚立仁淡淡回應著。

    「學姊,這是你這個月的班表,我已經幫你排進去了。」

    「謝謝。」傳言渝清學姊前陣子被一個男人包養了,這件事在他們跑腿幫早鬧得沸沸揚揚,大家對這件事的看法不一,有的人鄙視、有的人同情,也有的人則是覺得無所謂。

    而他,就是屬于第三類的人。

    是錯也好,是對也好,他們跑腿幫的廣告牌上已經寫上了批注,不是嗎? 只要我願意,什麼都可以。

    既然渝清學姊願意,其它的人還背著她說那麼多閑話做什麼呢?

    是褒是貶是同情或是心疼其實全都無所謂,那是別人的人生路,決定權並不在那些背後批評者的身上。

    只要她本人願意,沒什麼是不可以做的。

    「大妖,學姊買了午餐過來,但是現在肚子有點不太舒服所以吃不太下,你替學姊把這個便當吃完好不好?」

    「學姊,謝謝你的關心。」姚立仁還是那副淡淡的表情。

    「我沒事的,便當你還是留著自己吃吧!下午如果要接單的話,四處跑很需要體力的。」

    「那你……」

    「我等等下班之後,會去吃飯的。」

    「喔。」柳渝清點了點頭,最後不忘又朝他囑咐道︰「大妖,不能騙學姊,你一定要記得去吃飯喔!」

    「好。」姚立仁看了看時間,正好是下午一點整,打完卡之後,姚立仁特意走回到櫃台前向柳渝清揮了揮手。

    「學姊。」

    「嗯?」

    「歡迎你歸隊。」

    「謝謝。」

    看見渝清學姊燦爛的笑臉,姚立仁很替她感到高興。

    一個人的笑臉,是不會騙人的。

    幸福,不幸福,看笑臉就知道了。

    渝清學姊的笑臉,是很幸福的那種,那是裝不出來的。

    而現在的他,就算能夠笑出來,也是不幸福的那種。 今天是悅如與他冷戰的第十五天。 她是真的不要這段感情了吧? 不管他怎麼打電話,到她住處去怎麼按門鈴,都沒有任何回應。

    就連淑女也不肯接他的電話、不肯幫他開門了,這應該就是代表悅如真的不要他了吧!

    原來到最後,悅如還是比較喜歡那個男人。

    那個已經結婚了的男人。

    只因為見了他一面,自己和她三、四個月的交往就全付諸流水。

    對悅如來說,他真的什麼都算不上嗎?

    他們之間分享過的那些親密,還有快樂,真的比不上見那個男人一面嗎?

    他當然知道不是每個戀愛都會有完美的結局,但是悅如切斷感情的方式太過決絕了,她甚至連分手兩個字都沒有跟他說就決定避不見面。

    真的太狠心了。

    他是真的喜歡她啊。

    自從悅如避不見面之後,他就沒怎麼在吃東西,短短的兩個星期之內,他整個人瘦成皮包骨。 也難怪剛剛渝清學姊見到他會這麼地吃驚,現在的他,根本連鏡子都不敢照。

    生怕在鏡子里看見一個被人拋棄的可憐蟲。

    那可憐兮兮的樣子,會讓他忍不住哭出來的。

    短暫的戀情結束之後,回到以往的日常生活,跑腿幫里的工作他漸漸不太接了,因為沒有體力,但已經排定的櫃台站班他還是會去,因為不想給別人帶來麻煩,學校的功課、球隊的練習,他漸漸地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滿腦子都在想過去那段快樂的日子。

    還有為什麼現在自己會這麼悲慘。

    他果然跟悅如一樣,是同一種人。

    一段沒有結果的愛,竟然耗去了他所有的精神。

    他這時終于明白,為什麼悅如會一直只愛著那個人,只為那個人付出。

    因為已經沒有剩余的愛可以分給其它的人了。

    既然她避得這麼決絕,完全把與他之間的感情都抹殺掉,那麼他和她,已經是並行線了。 以後永遠不會再見面了吧。 因為答應了渝清學姊,所以姚立仁離開跑腿幫總部之後,沿著大街尋找能讓他有食欲的店。

    再不恢復規律進食的話,他搞不好會死的。

    除了她之外,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關心他,他無法做出那種令大家傷心的事,所以他決定慢慢找回自己的食欲。

    用瘦了將近二分之一來憑吊這段初戀,應該折磨自己折磨得差不多了吧!

    「哥哥……」

    突然,垂著的手被人給握住,姚立仁轉頭一看,發現是個似曾相識、笑臉甜美的小女孩。

    「嗨。」當看見她嚇哭的臉之後,姚立仁終于記起她是誰了。

    「小勾貝,是不是哥哥的樣子嚇到你了?乖,別哭喔!」

    他蹲下身子,輕輕抱住小女孩,並在她的頭頂輕拍地撫慰著。

    他這副樣子果然很糟,把人家小可愛給嚇哭了呢。

    「天啊,你不是悅如的男朋友嗎?怎麼會瘦成這個樣子?」已經很久沒有听到這個名字了,姚立仁抬起頭,發現是追著小女孩狂奔過來的心急母親,也就是悅如公司里不知道什麼組的組長。

    「好久不見了。」姚立仁將女孩抱起,交還到她媽媽手里去。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把她嚇哭的。」

    一見到他的時候,小勾貝就哭了,他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外貌太過嚇人而已,非戰之罪呀。

    「你是不是生病了?怎麼會瘦成這樣?」

    「我……」因為是對方也認識的人,所以不知道講出來適不適合,不過姚立仁還是把他們的事說出來了。

    「失戀了。」

    「欽?你跟悅如分手了喔?」高鑾英訝異地尖叫。

    「我怎麼沒听到消息?」好像有一陣子沒見到那個愛畫濃妝的小妞了。

    「該不會是因為她出差的關系,所以這個八卦還沒被爆出來吧?」

    辦公室的八卦情報網絡是非常恐怖的秘密組織,事情不是想藏就藏得住的,像現在她就在無意間听到了一件超級大八卦,明天到公司去之後可有得報!

    「她……工作很忙吧?」雖然被她給拋棄了,但能听見她一丁點兒的消息,還是會讓姚立仁感到開心。

    「是啊,跟著老總到美國出差,差不多半個月了,應該今天或明天就會回來吧。」

    「半個月?」這個時間有點敏感。

    姚立仁忍不住心酸地想,原來她是以出差的方式來回避他,是不是怕他會對她死纏爛打?

    「哥哥……」在與她母親的聊天中斷了之後,小勾貝再次搖了搖他的手。

    「哥哥,你是不是沒有吃飯飯?」

    「嗯?」

    「要吃飯飯才會長肉肉喔!」小勾貝朝他伸出手,捏了捏自己那小小短短的手臂。

    「肉肉,吃飯飯才會長肉肉喔!」

    「好,哥哥馬上就去吃飯飯,馬上就會長肉肉了。」

    「真的嗎?」小勾貝收拾起眼淚,開心地朝他笑著。

    「真的。」

    「哥哥bye bye 。」小勾貝朝他揮了揮手。

    「下次要看到哥哥長肉肉喔!」

    用不怎麼幸福的笑臉揮別了這對母女之後,姚立仁走進目光所及的第一間自助餐店。

    飛抵國門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了,在回程的出租車上,老總累得頻頻,為了不讓他有扭到脖子的風險,盧悅如將老總的頭輕輕拉靠到自己肩頭上來。

    這次的出差真的好累、好辛苦。 難怪一回到國內,老總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疲憊整個狂涌而上。 因為他們公司的車變速系統發生了傳動瑕疵,美國各地陸續發生了多起的事故,所以有一款車型經評估後必須大量招回檢修,這就是他們這次緊急出差到美國的原因。 在美國總公司待了兩個星期左右,等待各種評估資料和事故的報告調查書經由各大營業所收集完成並傳回美國總公司,之後最終的決定是進行全球招回的動作,所以他們回國之後又要開始忙了。

    先送老總回到家,而住處和老總家反方向的盧悅如,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二點半了。

    她在上機前有撥電話回來,但是淑女沒有接听。 因為手機遺落在家里,她手邊什麼電話都沒有,只記得自己屋里的市內電話號碼而已。

    這兩個星期以來,不管她什麼時候打電話回家都沒有人接听,直到她推開家門之後,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屋子里沒有人,她的手機和她寫的那張字條,原原本本地安置在原位,淑女當初帶來的行李全都不見了。

    盧悅如連忙把自己的手機拿去充電。

    一開機,就發現有將近一百通未接來電。

    全部都是姚立仁打的。

    「靠!立仁該不會不知道我到美國出差去了吧?」盧悅如心下一驚,顧不得現在是凌晨三點半,按下通話鍵回撥電話給姚立仁。 但是對方的電話是關機的狀態,于是她馬上改撥第二個號碼。

    「淑女!」

    電話那頭是被吵醒的不悅聲。

    「干嘛?」听見對方充滿怒氣的喊著自己的名字,蔡淑女也是氣得滿是內傷。

    她都已經搬出來半個多月了,這個沒良心的家伙竟然現在才打電話來給她,而且還是挑半夜打來的,是存心想要氣死她嗎?

    「你是不是偷偷搬走了?為什麼要這樣?」

    「我都搬走大半個月了,你半夜打來發什麼神經?」

    「嗚……淑女,我不知道你搬家啊!」為什麼會這樣呢? 到底是哪里出錯了?

    「你是什麼時候搬走的?我臨時被老總招去出差,我那天留下來的字條你一定也沒有看見,對不對?」

    她忽然想起離開的那天,她跟姚立仁吃飯時產生的爭執,如果姚立仁不知道她出差的話,會怎麼想她失蹤的這兩個星期? 那將近一百通的未接來電……

    「淑女,完蛋了啦!立仁好像也不知道我出差,我們已經半個月沒聯絡了……」

    「啊?!」蔡淑女終于收起凶狠的語氣。

    「到底怎麼回事,你在說什麼?為什麼你和立仁君會半個月沒聯絡?」她還以為自己好心成全他們,他們之間的感情會如膠似漆地令人羨慕得要死呢!

    「我手機忘了帶出國……我……我只記得自己屋子里的電話……」完蛋了完蛋了,她這次真的完蛋了。

    「那你還不快點打給他,打來我這里做什麼?」蔡淑女隔著電話大喊。

    「他……他的電話關機了。」

    一股不祥的預戚傳來,盧悅如跌坐在地板上不知所措地發著呆。

    交往了三、四個月,每一次都是姚立仁到她住的地方來找她,除了手機和跑腿幫總部之外,盧悅如根本不知道該上哪兒去找他。

    【第十章】

    只不過隔了半個月的時間,沒想到當她再次見到姚立仁的時候,只瞧了他一眼而已,就讓她心痛得直掉淚。 特地向公司請了一個早上的假,專程過來跑腿幫總部找他,沒想到見到了面之後,竟然會是這麼樣的心痛。

    「你為什麼會……瘦成這樣?」

    他原本就是高瘦型的,現在狂瘦了一大圈,看起來像是只包裹上一層皮的骷髏精。

    因為感到太過抱歉,所以盧悅如激動得一直哭一直哭,當著好多人的面在跑腿幫總部緊緊抱著姚立仁,哭得淅瀝嘩啦的。

    「你……不是不要我了嗎?」再次見到她,姚立仁整個人就像是缺水的花兒突然被灌進大量的救命泉水般。

    「沒有!我沒有……我沒有不要你啊!」因為一直沒辦法停止哭泣,所以解釋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盧悅如不知道為什麼事情剛好這麼巧,像是有誰在故意阻撓他們般。

    「對不起,對不起……」

    從淑女負氣搬離她的住處,到他們倆在那間餐廳見到她曾經喜歡的那個人,最後就是她被老總急CALL的臨時出差,還有那支沒有帶出國的手機,這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太過巧合了。

    看到他為她的離開而消瘦得不成人形,盧悅如終于感受到姚立仁對她是多麼地認真。

    熱戀的時候總會覺得甜言蜜語是不要錢的,愛說多少就有多少,可能听到都覺得膩了,還是只能感覺到非常表面、非常膚淺的愛。

    直到看見他竟因為她的離開而日漸消瘦,那種衣帶漸寬終不悔的心情,真的跟以前那個傻傻的她一模一樣。

    原來立仁也是以那樣子的深情在愛著她……

    盧悅如終于不再感到彷徨。 她決定忘了那個人,完完整整地收拾好自己的心,從今以後,她願意只為了立仁一個人付出。 听完她的解釋,姚立仁緊緊握住她的手,男兒淚差點就掉了出來。

    他並不想責怪誰,也許,這是老天爺給他們的考驗。

    經過一連串波折與考驗的愛情,更顯得甜美。

    隔了半個月,以為已經失去的摯愛,此刻就哭哭啼啼地站在他的面前,姚立仁什麼也不想了,摟著她低頭就是一吻。

    「悅如,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那是久違了的親吻。

    他曾經以為此生不會再有的美妙感覺。

    但是她回來了,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的愛,重新回到了他的世界。

    他等不及想要再次感受她的溫暖。

    「嗯!」

    ……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蔡淑女在看見姚立仁的慘狀之後,二話不說就低下頭來道歉。

    都是她的錯。

    如果那時她沒有負氣搬離悅如的住處,立仁君就不會以為自己被悅如給拋棄了。 瞧他現在干巴巴的樣子,連她看了都十分心疼了,想必悅如一定比她更加心疼十倍不止。

    「這不是你的錯啦!淑女,你別這樣,你這樣會害我更難堪的。」姚立仁連忙制止她的自責。

    為了一段感情就要死要活的已經很沒男子氣概了,要是再把這個錯誤怪在旁人身上的話,豈不丟臉丟到太平洋去了?

    「對啦,淑女,這並不是誰的錯,不能怪任何人的,我覺得是老天爺在跟我們開玩笑。」

    是在考驗她和立仁之間的愛情。

    當然,還有她和淑女之間的友情。

    在她的堅持下,淑女搬回她這里住了,她答應讓淑女住到小割退伍回來為止,就一定會讓她住到那個時候。

    但同時她也讓姚立仁搬進她的住處,他們兩個人在淑女的祝福下,正式地展開同居的生活。 最近盧悅如很少加班。 老總同情她的遭遇,特別恩準她不用跟著去晚上的應酬。 所以每天準時下班的她離開公司之後就直接往黃昏市場里鑽。

    為了心愛的人洗手做羹湯、開始學習做菜的她,準備把為愛而消瘦的男友喂胖,養回到當初的那個大小。

    淑女經常取笑她,說等她把立仁養回到原來的那個size 之後,她們幾個就可以準備結婚了。

    並且,淑女似乎還偷偷地將這個消息放了出去,于是三天兩頭,她的住處門鈴頻繁地響起,常有某某同學或是班長輪流前來查探,每一次都很仔細地記錄著她的小男友的體重的變化。

    「悅如,我終于知道你為什麼會那麼怕那個班長了。」

    這天,班長來查訪了。

    當班長巡視一番最後神情滿意地離開之後,姚立名那繃得很緊的臉皮終于舒緩開來。

    那個班長的視線根本就像冰刀一樣嘛! 被刮到好像會痛耶! 他剛剛被叫去量體重的時候只不過稍微晚了幾分鐘- 因為他跑去放尿,所以耽擱了一點點時間- 哪知一走到那個班長面前去,就被冷冷地瞪著。

    她不說話,他也不敢吭聲,就那樣被瞪了好幾分鐘。

    最後他終于受不了她那冰冷的視線,主動向班長求饒道歉,說他下次再也不敢遲到了。

    道完歉之後,才免去了繼續被冷冷瞪住的一場酷刑。

    「是吼。我從小學的時候就一直覺得班長很恐怖欽。」

    盧悅如一向就是那種惡人沒膽型的遜咖。 平常她是很恰貢北沒錯,但只要一遇到班長,或是公司里那位大媽組長,她就會變成膽小的老鼠! 她真的很怕那種既有權威、又眼神很凌厲的人。

    既崇拜又畏懼。

    和這樣子的人變成朋友、同事,她真的是一路小心翼翼走過來的啊!

    不管是體力還是心情,都很辛苦的。

    「好恐怖、好恐怖,結婚的時候真的要跟那種冰刀女站在同一個結婚禮堂上啊?」萬一他們又不小心遲到的話,搞不好身上又會多出幾道刮痕呢!

    「你最好快點胖回來。」

    「啊?」怎麼突然扯到這里? 姚立仁挺滿意現在的自己,已經胖回來一點了,比之前稍微瘦一些,但這應該算是他這種身高最標準的體重。

    「你再不快點變回原來的樣子,急著結婚的那些人會天天跑到我們家來的,搞不好到時候班長也會來得更頻繁。」

    「喂,我一直很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

    「我有說要跟你結婚嗎?」姚立仁皮皮地問。

    「好像沒有。」

    「那為什麼大家都覺得我們要結婚了啊?」

    他今年還在讀大三耶! 學業未成,況且他還有兵役的問題,為什麼大家都一副認為他們會馬上結婚的篤定樣?

    「你想知道偽什麼嗎?」

    「嗯。」姚立仁點頭。 真的超想知道的。

    「因為班長說她二十五歲就要結婚了。」

    「原來是這樣啊。」姚立仁點了點頭。

    這樣子一講他就了解了。

    他還偷偷掐指算了一下。

    距離他結束單身的日子,只剩下一年不到了。

    因為班長的話,就跟聖旨一樣啊!

    他是不會想去反抗她的。 一想到她那雙冰刀般的眼眸,他寧願早點結婚,也不想身上又被那道冰冷的視線多劃出幾道刮痕……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跑腿幫風雲錄之一《做你的貓咪》;

    02、跑腿幫風雲錄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幫風雲錄之三《最強的家教》;

    04、跑腿幫風雲錄之四《萬能的男佣》;

    05、跑腿幫風雲錄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幫風雲錄之六《美女的保鏢》;

    07、跑腿幫風雲錄之七《時尚的顧問》;

    08、跑腿幫風雲錄之八《修繕的達人》;

    09、跑腿幫風雲錄之九《鎖匠的正義》;

    10、跑腿幫風雲錄之十《快遞的使命》;

    11、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一《復仇的極致》;

    12、跑腿幫風雲錄之十二《騎士的公主》。    (快捷鍵 ←)589234.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