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陳毓華 > 小鹿吾妻 > 第三章 靠繡活賺第一桶金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鹿吾妻 第三章 靠繡活賺第一桶金

作者︰陳毓華

    這一夜,鹿兒早有心里準備要餓上一晚了。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肚子真餓了,但只要一直催眠自己睡著了就不餓了,何況她要睡之前還喝了半壺的水充饑。

    一開始的數羊還真有效,畢竟做了大半天的針線活,眼楮疲憊得很,可等眼里的酸澀過去,肚子里的饑餓感就像星火燎原一樣直燒到喉嚨。

    沒辦法呀,這身子還正在發育生長,就算下午的時候吃了半顆雞蛋,又能頂什麼事。

    她打算起床把水壺里剩下的水喝光,也許能撐到天明再去找吃食。

    摸著黑起床,是了,在這里,油燈也不是可以隨便用的,所以天一黑,整個老青家就安靜無聲了。

    她等眼楮適應了黑暗的光線,趿了鞋子正要倒水,卻听到窗欞發出叩叩叩的聲響,鹿兒以為自己餓過頭產生幻覺,哪里知道那聲音持續著,感覺上還有些不耐煩了。

    「鹿兒姊姊,睡死了嗎?」

    是虎子的聲音,這麼晚不睡覺居然跑了出去。

    鹿兒的房間外是一小片的空地,隨便撒了點菜苗種子和一小簇的小蔥,有時廚房缺點什麼的時候,就到這里摘,方便得很。

    鹿兒把紙窗推開了一條縫,月光下虎子腳下墊著一塊腌菜石,一看見鹿兒露了臉,一邊撇嘴,一邊把手伸出來邊說道︰「娘說這給妳吃,我討厭妳,可娘還是讓我給妳送吃的。」

    虎子的手短,鹿兒伸長手接過來,心里只覺得無比溫暖。

    她想起她病得糊里胡涂時那維護的女聲,現在又偷偷給她送吃食來,沒敢露面,為的是不讓奶奶還有別人發現。

    「謝謝你虎子,回去也替我謝謝二嬸。」她真心誠意,聲音都是感激。

    虎子可沒想到能得到鹿兒的謝,姊姊說她變了很多,雖然他也不是很明白到底變了什麼,但是感覺上好像不是那麼讓人討厭了。

    他低下頭,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根肉桂糖,「喏,這個給妳吧。」

    糖果啊,看起來他放很久了,糖塊都有些黏糊了,這應該是他的寶貝不是嗎,居然舍得拿出來給她。

    她的淚點有那麼低嗎?居然因為一根糖想哭了。

    好像看到鹿兒要哭要哭的樣子,虎子很快跳下石頭,有些別扭的說道︰「我這里好吃的東西多得很,只要撒嬌,奶奶就會給。」

    鹿兒有些明白虎子胖嘟嘟,圓滾滾的身材是從哪來了。

    虎子走了,鹿兒拉上窗戶,慢慢打開紙包,是一塊雜面餅子,包著咸菜疙瘩,咬著有些干硬,可她很快樂的把餅子都吃完,又喝了口水漱口,這回,她確信自己可以上床睡上一個安穩的覺了。

    至于虎子給的糖,她妥善包好,放進了櫃子里,就當戰備存糧,改天真沒東西吃的時候,也是個希望。

    她告訴自己生活中鮮花也有荊棘,荊棘不會太久,鮮花也總會出現的。

    第二天。

    孫氏雖然宣布不給三個孫女口糧,要餓上她們幾天當作懲戒,但家里的大人幾乎都在田里干活,要讓兩個媳婦輪替做家事,大家的活兒本來就夠多了,每天少掉一個人手,不是更吃重?

    尤其現在是春耕時分,每家每戶都很不得把一個人掰成兩個人來用,她更不可能把兩個得用的大人丟在家里做家務。

    她想了一晚,根據她更深刻的考慮,真要把兩個能替她賺錢的孫女給餓壞了,耽誤了繡活,她還真不劃算。

    前車之鑒才不遠,瞧瞧鹿兒一倒下去,別說繡活,青明珠受她拖累也幾乎停擺,錢大娘幾次收不到東西,已經揚言要把繡件給別人做。

    那可不成!

    最重要的是,她已經好久沒有這筆額外收入的進帳了!

    所以,她有條件的妥協了。

    一早把三個丫頭都叫來,指著她按人口分配好、放在灶台上的面粉米菜。「往後三頓飯的米菜我都會量好放在這里,妳們只要按著我給的燒飯,家里有多少糧食我門兒清,妳們誰都別想給我搞鬼!」

    這是把她們當賊防了,只是孫氏素來的作風就是如此。

    「還有,妳們該干的活一樣都不許偷懶,我也不虧待妳們,本來說要餓妳們兩天的,也別埋怨我這奶奶對妳們不好,誰叫妳們沒一個省心的!」

    活兒照舊,但燒了飯她們沒得吃,只能喝碎糙米熬的薄粥。

    這就是孫氏的寬宏大量。

    鹿兒和青明珠沒時間說話,兩人分工合作,開腌菜壇子夾腌菜,和粗面粉烙餅子,再炒上兩個蔬菜,最後粗瓷碗里打上一個蛋,上蒸籠蒸蛋。

    不用說,這蒸蛋是只有虎子才有的待遇。

    兩人忙到告一段落,坐在小凳上喘氣。

    「我沒機會和二嬸說上話,昨晚她讓虎子給我送了餅子。」她想跟二嬸道謝的。

    青明珠一副我了解的表情。「我昨晚在床上跟翻烙餅似的干翻,也是吃了餅子才睡下的。」

    兩人嘻嘻一笑,許多事,盡在不言中。

    錢大娘約莫一個半月會來百花村收一次繡品,可青明珠在家左等右等,從一早盼到過時時間了,就是沒等到錢大娘的人。

    眼見太陽都高高掛了,不對啊。

    青明珠心里記掛著,手里還不停的忙著,直到來串門子的姊妹淘小謝來告訴她,剛剛看到錢大娘已經搭著牛車回縣城了。

    青明珠懵了。

    怎麼就獨獨漏了她們老青家?她不明白。

    下意識她拔腿就要去追。

    小謝見青明珠一臉的青天霹靂,這才知道錢大娘居然漏了她們的繡品沒收,這是什麼意思?

    是一時忙忘了,還是有所針對?

    「明珠姊姊,別追了。」鹿兒在房間已經把小謝和青明珠的對話听得很清楚。

    「鹿兒,這可怎麼辦?」看著積攢了好十幾方的帕子、荷包和扇套,都是她和鹿兒一針一線,花上許多精神和心思的成果,錢大娘若是不要,那些布料、絲線的錢該怎麼辦?

    她已經沒心情招呼小謝了,小謝也很知趣的回家去了。

    「縣城很遠嗎?」鹿兒知道錢大娘沒收她們的繡件,也沒知會一聲就回縣城去了,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她好像只是哦,我知道了,這樣的意思。

    「坐牛車半個時辰能到,用走的時間就要多些。」青明珠答得有些心不在焉,可看鹿兒那並沒有多少著急的臉色,心里的慌亂說也奇怪就減少了那麼一點。

    鹿兒以為,不管錢大娘是有意要拿捏她們,還是無心之過,又或者有別的原因,看起來繡活這條路得另闢蹊徑了。

    老是處在挨打的地位,畢竟不是什麼有保障的事。

    孫氏回來吃午飯時也知道了這件事,大發雷霆,不只把兩姊妹臭罵了一頓,也把錢大娘罵得體無完膚。

    至于沒事人般,從頭到尾抖著腳,噙著冷笑的青金珠則是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看妳們得意的,妳們手巧會做針線活,這下人家不要妳們的繡件了,我看妳們還能得意個屁!

    只是她的嗤笑還殘留在唇邊,鹿兒已經很肯定的開口,「明天我和明珠姊姊把繡件直接送到巧繡坊去就是了。」

    錢大娘不來收,她們可以自己送去呀。

    鹿兒悶著頭刺繡的這些日子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她知道百花村的人隔個一段時日會去一趟縣城添置家中需要的用品,也會將他們的一些東西拿去集市賣。

    仙女縣是離百花村最近的一個縣城,據說還挺熱鬧的,到底怎麼個熱鬧法鹿兒還沒能有具體的形容詞,但是既然熱鬧,她是不是能認為她可以在縣城找到別的路子?

    「奶奶,憑什麼她們可以去縣城,我也要去!」青金珠壓根沒想到會這樣,她也想去縣城,那里有賣珠花、賣好吃的,隨便都比百花村好。

    孫氏果斷的拒絕,「不行,家里少了兩個人,妳得留下來干活!」

    青金珠哪里肯依,可是她在孫氏心目中的分量還沒有虎子的一根指頭重,只能抽抽噎噎的去找她娘,看看有沒有轉圜的余地,但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快捷鍵 ←)588979.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