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陳毓華 > 小鹿吾妻 > 第三章 靠繡活賺第一桶金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鹿吾妻 第三章 靠繡活賺第一桶金

作者︰陳毓華

    這一夜,鹿兒早有心里準備要餓上一晚了。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肚子真餓了,但只要一直催眠自己睡著了就不餓了,何況她要睡之前還喝了半壺的水充饑。

    一開始的數羊還真有效,畢竟做了大半天的針線活,眼楮疲憊得很,可等眼里的酸澀過去,肚子里的饑餓感就像星火燎原一樣直燒到喉嚨。

    沒辦法呀,這身子還正在發育生長,就算下午的時候吃了半顆雞蛋,又能頂什麼事。

    她打算起床把水壺里剩下的水喝光,也許能撐到天明再去找吃食。

    摸著黑起床,是了,在這里,油燈也不是可以隨便用的,所以天一黑,整個老青家就安靜無聲了。

    她等眼楮適應了黑暗的光線,趿了鞋子正要倒水,卻听到窗欞發出叩叩叩的聲響,鹿兒以為自己餓過頭產生幻覺,哪里知道那聲音持續著,感覺上還有些不耐煩了。

    「鹿兒姊姊,睡死了嗎?」

    是虎子的聲音,這麼晚不睡覺居然跑了出去。

    鹿兒的房間外是一小片的空地,隨便撒了點菜苗種子和一小簇的小蔥,有時廚房缺點什麼的時候,就到這里摘,方便得很。

    鹿兒把紙窗推開了一條縫,月光下虎子腳下墊著一塊腌菜石,一看見鹿兒露了臉,一邊撇嘴,一邊把手伸出來邊說道︰「娘說這給妳吃,我討厭妳,可娘還是讓我給妳送吃的。」

    虎子的手短,鹿兒伸長手接過來,心里只覺得無比溫暖。

    她想起她病得糊里胡涂時那維護的女聲,現在又偷偷給她送吃食來,沒敢露面,為的是不讓奶奶還有別人發現。

    「謝謝你虎子,回去也替我謝謝二嬸。」她真心誠意,聲音都是感激。

    虎子可沒想到能得到鹿兒的謝,姊姊說她變了很多,雖然他也不是很明白到底變了什麼,但是感覺上好像不是那麼讓人討厭了。

    他低下頭,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根肉桂糖,「喏,這個給妳吧。」

    糖果啊,看起來他放很久了,糖塊都有些黏糊了,這應該是他的寶貝不是嗎,居然舍得拿出來給她。

    她的淚點有那麼低嗎?居然因為一根糖想哭了。

    好像看到鹿兒要哭要哭的樣子,虎子很快跳下石頭,有些別扭的說道︰「我這里好吃的東西多得很,只要撒嬌,奶奶就會給。」

    鹿兒有些明白虎子胖嘟嘟,圓滾滾的身材是從哪來了。

    虎子走了,鹿兒拉上窗戶,慢慢打開紙包,是一塊雜面餅子,包著咸菜疙瘩,咬著有些干硬,可她很快樂的把餅子都吃完,又喝了口水漱口,這回,她確信自己可以上床睡上一個安穩的覺了。

    至于虎子給的糖,她妥善包好,放進了櫃子里,就當戰備存糧,改天真沒東西吃的時候,也是個希望。

    她告訴自己生活中鮮花也有荊棘,荊棘不會太久,鮮花也總會出現的。

    第二天。

    孫氏雖然宣布不給三個孫女口糧,要餓上她們幾天當作懲戒,但家里的大人幾乎都在田里干活,要讓兩個媳婦輪替做家事,大家的活兒本來就夠多了,每天少掉一個人手,不是更吃重?

    尤其現在是春耕時分,每家每戶都很不得把一個人掰成兩個人來用,她更不可能把兩個得用的大人丟在家里做家務。

    她想了一晚,根據她更深刻的考慮,真要把兩個能替她賺錢的孫女給餓壞了,耽誤了繡活,她還真不劃算。

    前車之鑒才不遠,瞧瞧鹿兒一倒下去,別說繡活,青明珠受她拖累也幾乎停擺,錢大娘幾次收不到東西,已經揚言要把繡件給別人做。

    那可不成!

    最重要的是,她已經好久沒有這筆額外收入的進帳了!

    所以,她有條件的妥協了。

    一早把三個丫頭都叫來,指著她按人口分配好、放在灶台上的面粉米菜。「往後三頓飯的米菜我都會量好放在這里,妳們只要按著我給的燒飯,家里有多少糧食我門兒清,妳們誰都別想給我搞鬼!」

    這是把她們當賊防了,只是孫氏素來的作風就是如此。

    「還有,妳們該干的活一樣都不許偷懶,我也不虧待妳們,本來說要餓妳們兩天的,也別埋怨我這奶奶對妳們不好,誰叫妳們沒一個省心的!」

    活兒照舊,但燒了飯她們沒得吃,只能喝碎糙米熬的薄粥。

    這就是孫氏的寬宏大量。

    鹿兒和青明珠沒時間說話,兩人分工合作,開腌菜壇子夾腌菜,和粗面粉烙餅子,再炒上兩個蔬菜,最後粗瓷碗里打上一個蛋,上蒸籠蒸蛋。

    不用說,這蒸蛋是只有虎子才有的待遇。

    兩人忙到告一段落,坐在小凳上喘氣。

    「我沒機會和二嬸說上話,昨晚她讓虎子給我送了餅子。」她想跟二嬸道謝的。

    青明珠一副我了解的表情。「我昨晚在床上跟翻烙餅似的干翻,也是吃了餅子才睡下的。」

    兩人嘻嘻一笑,許多事,盡在不言中。

    錢大娘約莫一個半月會來百花村收一次繡品,可青明珠在家左等右等,從一早盼到過時時間了,就是沒等到錢大娘的人。

    眼見太陽都高高掛了,不對啊。

    青明珠心里記掛著,手里還不停的忙著,直到來串門子的姊妹淘小謝來告訴她,剛剛看到錢大娘已經搭著牛車回縣城了。

    青明珠懵了。

    怎麼就獨獨漏了她們老青家?她不明白。

    下意識她拔腿就要去追。

    小謝見青明珠一臉的青天霹靂,這才知道錢大娘居然漏了她們的繡品沒收,這是什麼意思?

    是一時忙忘了,還是有所針對?

    「明珠姊姊,別追了。」鹿兒在房間已經把小謝和青明珠的對話听得很清楚。

    「鹿兒,這可怎麼辦?」看著積攢了好十幾方的帕子、荷包和扇套,都是她和鹿兒一針一線,花上許多精神和心思的成果,錢大娘若是不要,那些布料、絲線的錢該怎麼辦?

    她已經沒心情招呼小謝了,小謝也很知趣的回家去了。

    「縣城很遠嗎?」鹿兒知道錢大娘沒收她們的繡件,也沒知會一聲就回縣城去了,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她好像只是哦,我知道了,這樣的意思。

    「坐牛車半個時辰能到,用走的時間就要多些。」青明珠答得有些心不在焉,可看鹿兒那並沒有多少著急的臉色,心里的慌亂說也奇怪就減少了那麼一點。

    鹿兒以為,不管錢大娘是有意要拿捏她們,還是無心之過,又或者有別的原因,看起來繡活這條路得另闢蹊徑了。

    老是處在挨打的地位,畢竟不是什麼有保障的事。

    孫氏回來吃午飯時也知道了這件事,大發雷霆,不只把兩姊妹臭罵了一頓,也把錢大娘罵得體無完膚。

    至于沒事人般,從頭到尾抖著腳,噙著冷笑的青金珠則是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看妳們得意的,妳們手巧會做針線活,這下人家不要妳們的繡件了,我看妳們還能得意個屁!

    只是她的嗤笑還殘留在唇邊,鹿兒已經很肯定的開口,「明天我和明珠姊姊把繡件直接送到巧繡坊去就是了。」

    錢大娘不來收,她們可以自己送去呀。

    鹿兒悶著頭刺繡的這些日子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她知道百花村的人隔個一段時日會去一趟縣城添置家中需要的用品,也會將他們的一些東西拿去集市賣。

    仙女縣是離百花村最近的一個縣城,據說還挺熱鬧的,到底怎麼個熱鬧法鹿兒還沒能有具體的形容詞,但是既然熱鬧,她是不是能認為她可以在縣城找到別的路子?

    「奶奶,憑什麼她們可以去縣城,我也要去!」青金珠壓根沒想到會這樣,她也想去縣城,那里有賣珠花、賣好吃的,隨便都比百花村好。

    孫氏果斷的拒絕,「不行,家里少了兩個人,妳得留下來干活!」

    青金珠哪里肯依,可是她在孫氏心目中的分量還沒有虎子的一根指頭重,只能抽抽噎噎的去找她娘,看看有沒有轉圜的余地,但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翌日,鹿兒和青明珠帶著裝滿繡品的包袱,吃過李氏下的面條就上路了。

    青明珠熟悉的把鹿兒往廣場上那條通往縣城的路上帶,果然遠遠就看到牛車上已經坐了不少人。

    「財叔,我和鹿兒要去縣城,您方便捎帶我姊妹一程嗎?」同樣是村子的人,青明珠從樸素的荷包掏出四個銅板,鹿兒這才知道搭牛車是得付費的,一人兩個銅錢。

    「好咧。」財叔是個爽朗的漢子,轉頭便叫車坐上的鄉親們讓讓,挪出位置來給兩個小姑娘。

    村民們下意識的讓出一些位置,讓她們坐得舒服些,鹿兒對每一位村民都以感激的微笑,青明珠也連連道謝。

    青明珠在村民的心目中就是個大方乖巧又听話的小姑娘,只是這鹿兒,听說病過一場後也不大一樣了,是哪里不一樣,一下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然而沿路上他們慢慢就知道哪里不一樣了,有人問話,鹿兒知道的定會答,沒辦法解釋的,她就會很抱歉的說不知道,看她解釋不來,有時青明珠還會跳出來替她說兩句。

    村民們都有志一同的以為,任誰在鬼門關前走過一遭,能不明白長進些嗎?于是很快自在的東家長西家短的聊天去了。

    但是每個人的眼光交會都有那麼點疑問,這小姑娘讓她爹帶回老青家的時候白白嫩嫩的,怎麼現在身上一點肉也不長呢?

    不是說老青家都吃得上三頓飯?

    鹿兒沒坐過牛車,坐在車板上從百花村到縣城,當她覺得自己的小身板已經麻木到不是自己的的時候,終于,縣城到了。

    不是什麼太大的縣城,城門口就站著兩個打瞌睡的衛兵,也不太需要多麼仔細的檢查,鹿兒隨著青明珠從牛車上下來,村民也各自扛著、拎著要賣的東西找地方去了

    「鹿兒,咱們要往哪去?」青明珠背著包袱,看著人來人往,稱得上是熱鬧的街道,很是茫然。

    她雖然年紀比鹿兒大,可只來過縣城幾次,而且次次都有長輩跟著,去的也就是集市居多,別看縣城好像不大,但是沒去過的地方一樣很陌生。

    她接巧繡坊的繡活這麼多年,還真的只靠錢大娘這來來去去的運貨取貨,就算錢大娘給的錢有些少,但是方便,她只要把繡品繡好交去就有錢可以拿,對于錢大娘有時候不合情理的作法和情緒,也就沒有太在意。

    這會兒鹿兒說要去巧坊交繡件,由于這些日子听她的話好像習慣了,所以也就跟著點頭,沒想到奶奶還應了。

    「路長在嘴上,找人問問就知道巧繡坊怎麼走了。」鹿兒不擔心這個,反而有幾分隱隱的把握。

    縣城這條街商鋪、酒樓、攤子、茶館之類的都算齊全,路人也熱心,她們開口一問,巧繡坊在縣城也就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很快就問到到了地址。

    繡坊就開在街道的黃金地段上,朱漆的匾額就掛在鋪子的門楣上。

    繡坊果然是繡坊,各色的布料,櫃子里也擺著不少繡帕、香囊和荷包,大件的炕屏、插屏也有幾件。

    櫃子里頭就一個大娘模樣的女子正在整理著東西,她身上穿著一件繡工精致的曇花撒花紋月華裙,低垂的鬢發插一支雕如意紋的碧玉簪子。

    鹿兒沒在怕,抬腳就進去。

    「兩位姑娘,我這里帕子香囊都有,要是送人的扇套或大小屏風應有只有,看中意就告訴我。」看櫃的娘子笑容可掬,絲毫沒有因為她們年紀小看輕她們。

    「請問您是這鋪子的掌櫃嗎?」鹿兒問得很誠懇,這位娘子有張瘦削的臉,眉毛彎彎,談不上漂亮,卻有股少見的風韻。

    「我姓王,大家都稱呼我王娘子。」鋪子里正好沒有客人,所以王娘子也很有耐性的招待這兩個看起來很順眼的小姑娘,至于她們會不會買東西,從她們的衣著看起來倒是不像。

    「王娘子,不瞞你說,我是來賣帕子的,這是我和姊姊繡的,您覺得如何?!」鹿兒打開包袱展開帕子和荷包,活靈活現的花團錦簇就這樣躍進了王娘子的眼中。

    她從漫不經心到驚艷的時間很短暫,她慎重的拭了拭手才踫那些繡品,每一塊都看得很仔細,最後挑起了眉。

    「小姑娘,這布料和絲線是我巧繡坊才有的東西,你說要賣東西,這是想把本來就該屬于我的東西再賣給我,有道理嗎?」王娘子臉上和善的笑容褪得干淨,擺來的就是在商言商的生意人面孔了。

    巧繡坊是仙女縣最大的繡坊,進的料子與絲線與其它的小繡坊不同,她自然是一眼就能認出自己鋪子里的東西。

    鹿兒面無懼色,「不瞞王娘子說,這布枓和絲線的確是我們從巧繡坊拿的,我們姊妹就住綱花村一向拿繡坊的東西做活計,可這回往常來收成品的錢大娘不知怎麼地卻沒來,我們怕誤了交貨的時間,這才專程跑了一趟縣城。」

    「錢大娘的確是我的人,你們村子有不少繡娘的確是替巧繡坊在做事的,只是沒收到你們的貨,錢大娘回來也沒吱一聲,你們等等,我叫她出來問問。」

    王姐子很快喊了聲,一個胖墩墩的婆子慢悠悠的從里頭出來,只是看見青明珠和鹿兒時,老臉上多了幾分不自在。

    她倒是先聲奪人,「就是你們兩個丫頭,耽誤我們家娘子多少事,幾條帕子拖遲多久了知道嗎?你們還有臉上鋪子來,早點回去吧,順便告訴你們,往後巧繡坊的繡活我已經許了別人,沒你們的份了!」

    青明珠被錢大娘說得沒臉,臉色漲紅,拳頭都握了起來。「我妺妹病了,那時候我就已經和你說過繡品可能要拖遲些,大娘也說繡件不趕的,怎麼可以翻臉不認帳?」

    「我就算說過那話又怎樣,總之,你們往別去找活過吧,想做繡坊繡活的繡娘一大把,我不稀罕……」

    「夠了!」听到這里,王娘子哪里還不明白錢大娘使的是什麼妖蛾子,以上說的那些都是借口,錢大娘視錢如命,剝削那些繡娘的事她也時有所聞,但是過往看在她奔波跑來跑去的分上不予計較。

    這回,也不知得了誰的好處,這兩個姊妹運氣不好,被拿來開刀了。

    「錢大娘,鋪子放出去那些繡品以後我讓別人去收,你年紀也大了,還是回去含飴弄孫吧,這個月的工錢,我一會兒結給你。」她的個性不拖拉,做事快刀斬亂麻,她的鋪子是她半生的心血,同情錢大娘孤老是回事,不能讓她糟踐自己的心血尤其重要。

    「不可以啊,王娘子,我只是……我只是……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我老婆子這一回……」

    錢大娘還想嚎叫,王娘子卻喊了聲來人,從里頭竄出來一個小二打扮的小哥很快把錢大娘拖走了。

    「這下,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了。」王娘子拍拍手,好像拍掉什麼無謂的灰塵,領先在一方小桌落坐。

    青明珠猶豫了下,鹿兒卻是很利落的跟著坐下,王娘子見狀暗自點了點頭。

    這小姑娘,從處置錢大娘到讓她落坐,寵辱不驚呀。

    那小二也不必王娘子吩咐,主動的上了茶。

    鹿兒捧起茶碗,細細的聞了聞,一口一口的喝了起來。

    對于許久不知茶味的鹿兒而言,茶香淡淡,不是什麼特等的好茶,可是用來教待她們兩小姑娘已經綽綽有余。

    畢竟對于連只有茶葉梗的粗茶都沒有的老青家來說,能看得見茶葉舒展的茶都叫好茶。

    看見一個小姑娘那麼慎重其事的喝她讓人泡來的茶,王娘子眼里的深意又多了一重。王娘子一直等到鹿兒放下茶才開口,「我方才看了你們上繳的繡品,我很喜歡,你們可想嘗試繡繡大件的繡品?」

    青明珠還在品味茶的滋味,這乍然一听,茶嗆進了氣管,她又不敢當看王娘子的面咳出來,這不漲紅了臉,跑到去咳了個驚天動地。

    「娘子說的大型繡件是指哪些?」人家都開門見山了,鹿兒也不扭捏。

    王娘子起身從櫃台的後面拿出一個匣子還有半疋的杭州白絲綢。

    匣子里放的是一件素織的紫色緙絲褙子,「這半疋的白絲綢就不用我說了,褙子是牧大人的母親郭老夫人六十整壽要穿的衣裳,你們敢不敢接?」

    「這半疋白綢是要做屏風還是炕屏嗎?」

    「小姑娘一點就通。」

    「王娘子叫我鹿兒吧。」

    王娘子頷首,「我先說了,價錢可以談,但是作品要在水準之上,而且,萬萬不能錯,出錯的話,以你們的身家再翻百倍都賠不起,再來,這兩件繡件三個月後一定更交,遲一天都不行,如何?」

    鹿兒用指腹摩挲了那件昂貴的褙子,笑得甜美可人,「這兩樣繡件不知值多少銀子?」王娘子看見她眼里毫不隱藏的興奮,好像,提到銀子,這小姑娘的眼楮就顯得特別明亮璀璨燦,那種「我愛錢,很愛錢」,又不會讓人覺得她市儈的態度,還真讓人討厭不起來。

    「這兩件繡品要是能讓雇主滿意,五百兩紋銀跑不掉,還有,繡品所需要的絲線都由巧繡坊供給,為了讓你們可以安心的把繡件完成,我可以先付一百兩訂金。」王娘子大方的承諾,沒錯,她把這麼重要的繡品交給兩個小姑娘,是冒險了,但是,那些帕子和荷 包激起她天性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冒險精神。

    她要是沒有這種無畏的精神,又怎麼可能把巧繡坊做到縣城第一大繡坊呢?

    她親手把布料和褙子打包好,一同放進精致的鋪上絨布的匣子里,並且送上了訂金,一個小小光長的盒子。

    青明珠將盒子接過來,那沉甸甸的重量讓她眼楮瞪得老大,她有些忐忑的看了鹿兒一眼。

    鹿兒接受到她的眼神,回以一笑。

    王娘子要是覺得她們的手藝值這麼多銀子,那就值!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