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大叔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叔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他遇見邵風慈那年,他才二十五歲,剛在公司升上主任。

    一日,他照著姊姊的吩咐,去了一家小巧的精品服飾店,幫她拿預購的衣服,他一踏入店,就對那名風姿綽約、柔情嫵媚的店主一見鐘情。

    她雖然大了他十二歲,但保養得宜的面孔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

    她的嗓音溫柔,笑聲如銀鈴,讓人如沐春風,他的一顆心當下立馬被拴在她身上,明明離姊姊的生日還有好幾個月,還是告知她打算買生日禮物給姊姊,請她幫忙挑選。

    她推薦了幾件衣服,但他故意表示不滿意,而挑選了完全不是姊姊喜好風格的一件套裝,打包好之後回去,翌日,又以姊姊不合意的理由再上門。

    邵風慈是個爽朗的人,十分愛笑,大咧咧的模樣與她縴細嬌柔的外表截然不同,這讓秦靖棠更為欣賞她,不斷找借口跟理由過來店內,展開追求。

    邵風慈初時並不接受,一是因為兩人年紀差距不小,二是她身邊的追求者都是渣男,不是已婚就是目的只在上床,故她對男人有著排拒感。

    但秦靖棠鍥而不舍,還拿出身分證證明他沒有結婚,甚至連手機的密碼都告訴她,告知她可以隨時翻看他的手機,證明他也沒有另外的女朋友或曖昧的對象。

    他苦苦追求了約莫半年,邵風慈才確認他的真心誠意,願意與他交往。

    然而,交往半年後的某日,邵風慈因長時間不明腹痛,體重又在短時間內減輕太多的關系,去醫院檢查,沒想到竟已是胰髒腺癌末期,並且已轉移到其他器官,就算使用化療,最多也只剩一年的時間可活了。

    這消息震驚了邵千瑋跟秦靖棠,就連天生樂觀的邵風慈也受到重擊,精神萎靡。

    他與邵千瑋輪流照顧病重的邵風慈,約莫是在那個時候,三個人之間建立起一種類似家人的羈絆與感情。

    其實他跟邵風慈交往一事,邵千瑋雖未在秦靖棠面前表現出來,但曾經私底下詢問邵風慈,這一個年輕的男人追求大十二歲的邵風慈,真的不是因為別的目的?

    譬如金錢什麼的。

    年紀輕輕的女孩大概是看多了社會新聞,一直覺得他心懷叵測,對他帶有防備之心,初始的態度充滿警戒。

    邵風慈是哈哈笑著告訴他這件事的,他不是不了解邵千瑋的疑慮,今天如果立場反過來,他八成也會懷著同樣的質疑。

    所以他只能盡力表現,讓邵千瑋知道他不是來騙錢,不是渣男,不是別有目的,而是真心誠意的愛著邵風慈的關系。

    邵千瑋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邵風慈的服飾店雖然已經培養起一群死忠的常客,但是為了賺更多錢,她鮮少休假,每天從上午十點營業到晚上十點,家里的家務事自然是顧不來的,而這方面,不用邵風慈交代,邵千瑋全包了。

    且她體恤邵風慈賺錢的辛苦,盡責做好學生的本分,在沒有花上一毛錢補習的情況下,考上了第一志願,這也說明她是個聰明的孩子。

    邵風慈不只一次表明心疼邵千瑋。

    這從小失去雙親的孩子,太過早熟懂事,從不曾任性過,當邵風慈知道自身患病時,她第一個擔憂的也是邵千瑋,除了她年紀尚小,未成年,接二連三失去親人,她怕她無法承受,故要求秦靖棠在她過世之後一定要照顧她。

    他想,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畢竟他與邵千瑋沒有任何血緣或姻親關系,當邵風慈過世,單身的他無法領養她,且她一個未成年的少女跟他一個二十六歲的男人住在一起,也有法律上的問題,只能讓不親的阿姨撫養,並且狠下心減少聯絡次數,好讓她能專心的去習慣在阿姨家的生活。

    但他出發去上海之前,曾告訴她︰「有事情需要幫忙時隨時可以聯絡我,我台灣的手機到那邊也會開機的。」

    他雖然如此交代,但台灣的手機不曾因為她而響過,偶爾回台灣時去找她,也不曾踫到面。

    他望著在吧台內煮咖啡的邵千瑋,心想,如果Candy真的是她的話,不需要跟他裝不認識吧?

    畢竟他雖然減少了關心的次數,但其他實質上的幫忙,他可從沒輕忽過。

    他越看越覺得Candy長得像邵千瑋,但畢竟已經多年不見,邵千瑋臉上又沒有什麼痣啊、胎記什麼的較為明顯的特征,他無法依此果斷來認人。

    「你沒有問她嗎?」

    「我問了,」秦靖棠苦笑,「她當機立斷叫他們店長來為我點餐。」

    「大概以為你是哪來的想搭訕的怪叔叔。」周秉君語氣帶著調侃。

    「也許吧。」

    「要不,就是真的忘了你是誰了。」

    秦靖棠自詡自己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尤其兩人還是相互扶持過的關系,真能不過五年時間就忘得一乾二淨嗎?

    周秉君看他仍是糾結,忍不住道,「就算認了又怎樣?人家不是有自己的生活嗎?就我所知,Candy在這里做滿久了,是正職人員,不是打工的,也就是說她已經是可以自己獨立生活的社會人士,不用再依靠任何人了。」

    周秉君說這話原本是想寬解秦靖棠,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他實在不用那麼糾結,卻沒想到秦靖棠因此臉色微變。

    「她是正職人員?」正職人員的工作時間至少要八小時以上吧?

    「對啊。」

    「以她的年紀來說,目前應該還在讀大學才對吧?」打工他還信,正職怎可能!

    「我猜Candy應該沒讀大學吧。」

    「不可能……」秦靖棠搖頭,「如果你家女兒成績好到高中可以上第一志願,你有可能不讓她讀大學嗎?」

    「那我就算借錢也要讓她讀的。」

    「而且千瑋都是靠自己讀書的,從沒補習過。」

    「那很聰明啊,」周秉君一拍掌,「由此可知,Candy不是你認識的那個女生,你就不用想太多了。」

    「的確……千瑋不可能不上大學,而且她阿姨有跟我說過她考上理想學校了。」所以真是他弄錯了?

    「太好了,本案就此了結。」周秉君嘻嘻一笑,「本官判定,Candy與那個千瑋並無任何關系。」

    「也是。」秦靖棠點頭,「她們不會是同一個人。」

    可為何心中還是有種揮之不去的不確定感呢?

    服務生將咖啡送上來,周秉君啜了兩口後,看了看手表,「好了,我們趕快談公事吧,我晚上要跟我女朋友去看電影。」遲到會被宰的。

    「要看哪部?」秦靖棠從背包中拿出筆電,打開電源。

    「復仇者聯盟。」

    「我已經看完了。」

    「你不會又自己一個人去看吧?」

    「你們都有女朋友了,我哪好意思叫你們陪我去。」

    「我看你也趕快去交一個女朋友陪你看電影吧。」

    「再說吧。」秦靖棠一臉意興闌珊,「公司才開業兩年不到,我還沒有余裕去想感情方面的事。」

    「實在是太浪費了。」周秉君夸張道,「這麼帥,又高,還是個老板的好男人,竟然沒有女朋友!」

    「你少在那邊演舞台劇。」秦靖棠橫了他一眼。

    「我介紹一個漂亮女生給你認識好不?她是你喜歡的那種成熟型的女性,身材高身兆,長得又美,跟你很配喔。」

    「不是說晚上要去看電影,怕來不及?你還有空當紅娘喔?」秦靖棠斜眼睨他。

    「說一下不用花太多時間啊。」也不是他想當媒人,而是受人之托咩,已經被催好幾次了,他今天總算記起來了。

    「你身邊安著這麼好條件的女生,不怕你女朋友會吃醋?」

    「當然不怕啊!」周秉君嘻嘻一笑,「那人是我妹啦。」

    「你妹?」秦靖棠瞠目。

    「上次公司聚餐,她看到照片,說想認識你。」

    「這……」跟員工的妹妹談戀愛,他覺得不太妥當。

    「好啦,你找個空,我安排你們約會一下,我妹還不錯的。」只是有點「盧小小」,一天到晚催促他介紹她跟秦靖棠認識,煩都煩死了。

    若她真有心,不會故意帶個便當什麼的來公司給他,制造認識的機會,她又說什麼這樣太刻意,不是她的style。

    都是她的毛!

    「我們先講工作吧,等這陣子忙完再說。」他迅速打開檔案,轉移話題,不讓周秉君有開口牽紅線的機會,「我已經實際去勘查過了,也拍了照片回來……」

    「Candy,」同事小藍拉拉正在擦桌子的Candy衣袖,「妳看那個帥大叔又來了。」

    小藍今年才十八,對她來說,三十一歲的秦靖棠的年紀的確是屬于大叔那個層級。

    Candy連瞟都懶得往門口瞟,繼續擦她的桌子。

    秦靖棠進入咖啡館後,搜尋了一下,直接走向Candy旁邊的座位。

    「Candy。」他直接喚他。

    「人家『又』叫妳了。」小藍表情有些賊。

    因為秦靖棠每次來,都會叫Candy幫他服務,或是問事情,所以大家都推測秦靖棠想要追她。

    只不過兩人年紀差距有點大,推測應該差八歲以上,故也都暗笑秦靖棠想老牛吃嫩草。

    秦靖棠對Candy無法不在意,他想要把心中的疑惑清理干淨。

    他無法不把Candy跟邵千瑋聯想在一起。

    若Candy真是邵千瑋,那絕對有必要弄明白,為何朱柔翠說過她有上大學,現在卻在工作的原因,要不然他會覺得對不起邵風慈。

    她把寶貝的佷女慎而重之的托付到他手中,他無法領養照顧她也就罷了,若她真有什麼原因無法上學,那麼他一定要插手處理的。

    前兩天,他有上了葉家一趟,不過當時沒人在家,他打算再找個周末或平常日晚上過去看看。

    沒弄個清楚明白,他無法安心。

    再者,若這女孩不是邵千瑋更好,畢竟他第一眼就被她所吸引,的確是有那麼一點想深入認識她的意圖。

    Candy放下手中的抹布跟消毒液,走來秦靖棠桌前。

    「請問有什麼需要我為您服務。」

    她嗓音一貫清冷,平而低,听久了,與秦靖棠印象中那開朗愉悅的邵千瑋嗓音好像又不太相似了。

    他與邵千瑋分開時間實在太久,他無法判定。

    「今日有什麼推薦特餐嗎?」秦靖棠問。

    這家咖啡館中午除了固定的套餐以外,還會有主廚今日推薦特餐,幾乎每天都不一樣。

    「外頭小黑板有寫。」Candy的語氣可說是不甚友善了。

    秦靖棠感受到了敵意。

    好吧,人家年輕女孩子,對他這種已經三十以上的男人,可能是當作叔叔看待吧,故對他存有戒備之心。

    不過,秦靖棠也不是那種被洗幾次臉就會退縮的男人。

    「抱歉,我剛沒看到,可以麻煩妳跟我說嗎?」

    相對于她的冷淡不耐,秦靖棠的聲調仍舊不改愉悅,成了一種天差地別的對比。

    「蒜泥白肉特餐。」

    秦靖棠聞言眉心微微一蹙,「我下午還要去客戶那開會,不太適合吃蒜泥。」

    Candy嘴唇微微動了動,那不耐煩的表情像是寫著「關我什麼事」,更直接轉身繼續擦她的桌子。

    「Candy。」他又叫她。

    她轉回身來,面無表情看著他。

    「妳有上大學嗎?」

    他瞧見那總是如一灘死水的眸,竄出了一團憤怒的花火。    (快捷鍵 ←)588972.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