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一夜成債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夜成債 第一章

作者︰金晶

    【第一章】

    台北一家夜店,高大的男人站在門口,沒有進去,他慢慢地吸著煙,吐著雲霧,幾個性感的辣妹朝他拋了媚眼。

    他恍若未見,目光徑自穿越人群,落在對面的便利商店里,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正坐窗邊,吃著關東煮。

    櫻桃小嘴,一口一口,好像在泄憤一樣,他唇角微揚,生氣了還是這個壞習慣,暴飲暴食。

    里面的女生吃完了東西,又收拾桌面,拿著紙巾擦了擦唇,接著拎著包離開位置,走到貨架前,單手拎了六罐啤酒,走到收銀台付錢。

    走出便利商店,姚晨寧沒有往人多的地方走,她找了一處安靜的公園,坐在長椅上,雙腳一踢,踢掉高跟鞋, 嚓!打開一罐啤酒,仰頭咕嚕咕嚕地灌起啤酒。

    不一會兒,一罐啤酒就喝完了,外表嬌小的她小手一捏,將空了的啤酒罐捏得變形,隨手一放,再拿起一個,打開,灌酒。

    如此反復地喝了三罐,她紅著臉頰,看著路燈,大罵一聲,「狗屎!」

    蘇洵站在不遠處,靜靜地跟著她,就如前幾天晚上一模一樣,看她白天認真工作,到了晚上暴飲暴食,作息非常不正常,成功地在外人的眼前維護著女強人的形象。

    一連五天,她都處于這樣的狀態,他眉頭不贊同地緊緊攢在一塊,性感的薄唇緊緊地抿住,額上的青筋凸起,顯示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他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她變成這樣,有什麼好傷心的,不就是被男朋友劈腿,劈腿對象又狗血的是自己的繼妹。

    那種男人有什麼好的,不如不要,蘇洵強忍上前搶走她啤酒的沖動,一邊思索著該如何讓她打起精神來。

    六罐啤酒全部喝完,姚晨寧沒有完全喝醉,她的腦袋沉沉的,可她還是清楚她自己在哪里,哪怕是喝了酒,她還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清醒,她真是痛恨這樣的自己。

    能力強、性格強,她從來不認輸,在以男人為主的商場上,她憑借著自己的能力有了立足之地,她足夠優秀了,優秀到吸引了一大票的追求者。

    結果,她眼瞎地找了一個看著不錯的男人交往,但很可笑的是,兩個月沒到,她居然被劈腿了。

    想到這件事,她肚子里就堆積著一肚子火,是,她工作忙,可她再忙,她也記得約男朋友吃飯;再忙,她也知道在情人節的時候親手做一盒巧克力送給他;再忙,在知道他生病匆匆趕去照顧他……

    如何當一名女朋友,她不說自己滿分,起碼她合格了,可惜她遇到了渣男,一個不合格的男朋友。

    劈腿就劈腿,誰的人生沒遇過幾個渣男,被人劈腿的?她認了,不就是劈腿嘛,可他媽的,劈腿對象居然是她繼妹。

    她繼妹是什麼人?一個表里不一,隨著繼母嫁過來之後,就一直裝,在她面前裝,在她爸面前裝,在她所有認識的人面前裝成一只小缸兔,楚楚可憐的那種。

    如果她是強悍的,那她的繼妹就是個性格柔弱的女人,但,這是外人眼中的她們。

    實際上,她那個繼妹在只有她們兩人時露出本性,天使外表下藏著一顆惡魔的心,從小到大,陷害她的事情百分之百都是她那個好繼妹干的。

    當然,繼妹敢這麼對她,她對繼妹也不客氣,兩人暗地里針鋒相對很多年,可這個節骨眼上,她輸了,輸得一敗涂地。

    她忍不住想哭,她怎麼這麼失敗,她難道就比繼妹差嗎?那個男人是不是眼楮瞎了!

    她不服氣,她為什麼會輸!但事實上,她真的輸了,那兩個賤人下個月訂婚,四個月以後結婚,速度快到讓她瞠目結舌。

    不知情的親朋好友個個笑著打趣她,她什麼時候好事將近,搞笑!她什麼時候結婚關他們什麼事,但有些是長輩,她就是再想罵人,也得笑著好好說話。

    她臉上濕濕的,正要伸手擦眼淚,一塊方方正正的手帕遞到了她面前,手帕的主人一定很愛干淨,那手帕看起來不是新的,卻洗得很潔白。

    拿著手帕的人,手指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干淨淨,順著他的手,她往上瞧,對上了一張硬朗的俊臉。

    黑眸鋒利深邃,鼻梁直挺,他的頭發不是時下流行的小鮮肉類型,而是很簡單的平頭,將黑發剪到幾乎和和尚一樣了。

    不得不說,他的外形很完美,也是她喜歡的那種類型,不過她現在失戀,看到帥哥,心情一點也不美好。

    「不用,謝謝。」她不客氣地拒絕了。

    他執著地將手里的手帕遞到她面前,「妳臉上的妝花了。」

    她忽然一僵,剛才還懷疑這個男人是想佔便宜,結果妝花了的她有什麼好便宜讓人佔的,丑死了!

    她用力地將手帕拿過來,往眼楮一擦,很好,睫毛膏掉了,因為貪圖卸妝方便,她一直以來都是直接涂未防水的睫毛膏,至于現在流行的種睫毛,她的睫毛又長又密,刷一層睫毛膏就跟種睫毛一模一樣,還是貨真價實。

    她又擦了另一只眼楮,老天爺,同樣是黑黑的,她估計她現在的臉跟調色盤一模一樣了。

    她一點也不擔心這個人對她有不軌的想法了。

    「謝謝。」她低低地道謝。

    「不客氣。」他站著沒有走,眼楮認真地打量著她,她的臉比高中時期時要瘦了些,以前娃娃臉很可愛,現在更加嬌美了。

    她抬頭斜了他一眼,「呃,你這手帕被我弄髒了,我賠給你?」她以為他一直不走,是想著拿回手帕。

    「不用,妳留著。」他搖搖頭。

    他的國語有一種奇怪的腔調,她笑著看他,「你剛從國外回來?」

    「嗯,美國。」

    「哦。」

    對話戛然而止,她低著頭,心中希望這個男人快走,結果他就是沒走,于是她站起來,將啤酒罐扔掉,拿起包,腳步虛浮地打算離開。

    喝醉的下場就是腿發軟,一只大掌扶了她的手肘一下,她道謝站穩,不雅地打了一個酒嗝,正好走到一輛車旁邊,于是在車窗上她看到了一只女鬼。

    不巧的是,這只女鬼是她。

    她沮喪,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到這麼淒慘的地步,而身後的男人還是一步一步地跟著她,她有些不耐煩,「你干嘛跟著我!」

    「妳喝醉了。」

    「我喝醉了跟你有什麼關系!」她暴躁地吼道。

    「我沒想干什麼。」只是想確認她的安全。

    她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長發,朝他冷笑,「怎麼,想趁虛而入?趁我喝醉想佔我便宜!」

    他默不作聲,她被他這副模樣看得火一股一股地從心底升起,她深吸一口氣,「我告訴你,休想佔我便宜!」

    醉酒的感覺襲了上來,她難受地搖了搖頭,一晃一晃地往前走,這條路很安靜,只有路燈,她心中升起一股悲戚。

    在她十歲的時候,她爸媽就離婚,離婚的理由很簡單,她爸忘不了初戀,就算初戀結婚離婚,還帶著一個拖油瓶,可她爸就是愛初戀,就是想跟初戀在一起。

    她嘲諷地笑了笑,也許這就是人們嘴里說的真愛吧。

    但真的愛一個人,為什麼還要娶她媽,生下了她,好像她的出生就是一個笑話一樣。

    她像企鵝一樣,搖搖晃晃地走著,突然她停下來,不走了,轉頭,果然那個男人還跟著她。

    她冷笑,走到他面前,小手用力地拍在他的胸口上,「你有沒有艾滋病!」

    蘇洵愣住了,搖搖頭。

    「有沒有女朋友?」

    「沒有。」

    「有沒有老婆?」

    「沒有。」

    「有沒有……」小孩。

    「我單身,沒有結過婚。」

    「那你要不要跟我上床?」

    「好。」

    他沒有一絲猶豫。

    她笑了,「我就知道你想佔我便宜。」笑得嬌媚,誘惑地撲進他的懷里,「算你運氣好,我正好想有人陪。」

    爸媽離婚之後,她除了每天跟繼母繼妹斗法,就是要好好念書,天天向上,一定要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她要讓她爸知道,他的女兒很優秀。

    但是有些人不用努力,就可以很輕松地贏得她爸的關心和愛護,她這麼努力,卻好像是理所當然。

    十八歲之後,她就搬出家里,公寓是她媽留給她的,她媽每年只在台灣停留一個月,陪她的時間太少了,她想人陪,可是沒有人願意陪她。

    今晚,她想找一個人陪她,不管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反正她墮落了,誰也不要管她了。

    她長大了,不需要父母了,她可以找到別人陪她。

    浴室里水聲陣陣,蘇洵抽著煙,他知道她其實有點喝醉了,他不該在這時乘人之危,可是他卻這麼做了。

    微暗的燈光下,他一口一口地抽著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當初是好好學生的他也學會抽煙,甚至只要想到她,他就會一根一根不斷地吸煙。

    浴室的門打開,姚晨寧站在門口,身上穿著一件浴袍,一出來便看到那籠罩在煙霧之中的男人。

    點點的火光在他的指尖閃爍,他穿著和她同款的浴袍,剛進飯店要了一間房,他進了房,沒有理她,先去洗澡了。

    在他洗澡的時候,她有無數次機會可以選擇離開,可是她的腳就跟釘子一樣釘在地上。

    她知道,這個男人是給她機會,讓她選擇,看她要主動留下,還是主動離開。簡單地說,是看誰先輸,她骨子里就是不認輸,要逃走的人絕對不是她。

    ……    (快捷鍵 ←)./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