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床伴之夜 > 楔子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床伴之夜 楔子

作者︰石秀

    入夜,一輛黑色跑車停在酒吧門外,一個身穿黑色休閑西裝的男子下了車,隨行的保鑣訓練有素,緊跟他身側。

    男子面容冰冷,神情有幾分疏離,一副拒人千里的態度。

    但盡管如此,路人仍然迎著陣陣寒意,把視線放在他臉上跟身上,這男人面容耀眼,身姿挺拔,比電視劇里面的當紅明星還要吸楮。

    但這男人是不容人細細打量的,因為他身上強大的氣場,很快就讓看他的人不敢正視他。

    此時他心情不是很好,但喜怒不形于色,所以表面上看來,他臉上沒有任何的情緒。但此時此刻,要是誰自討沒趣來招惹他,無疑就是來找死!

    這段時間,家里逼婚,不停地給他安排相親,可他顧博超不缺女人,平時應酬的時候,拿出去應付一下場面的女人,他有;但他偏是沒辦法對那些女人產生興趣,又或者是叫欲望的東西。

    總而言之,他還沒有結婚的打算,但家里的長輩似乎等不及了。

    的確,他身為顧氏集團的董事長,為顧家的長子嫡孫,他已經到了適婚年齡,他的婚姻大事,成了整個家族中最為重要的問題。可他對女人太挑剔,加之又不喜被束縛,所以內心很抗拒。

    女人是麻煩的動物,他斷不會自找麻煩,可是種種麻煩纏身,讓他不得不考慮找一個女人擋掉這種種麻煩。

    逢場作戲,對他來說不難,只是要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女人來配合他演戲,倒是有點棘手。

    就在他邁上酒吧門外的台階,準備往酒吧門口走去時,門口處一陣雞飛狗跳,緊接著,一道尖叫女聲向他的方向跑來。

    迎面而來的女人身後是幾個彪形大漢,他們嘴里吼著,「一定要抓住她,不能讓她給跑了!」

    他蹙起冷峻的眉頭,一臉不悅地看著眼前的混亂場面,真的是煩事一大堆,哪怕上酒吧來喝杯酒,都不能讓他清靜一下。

    眼看那女人就要被逮住,卻不想她一個箭步撲到他面前,紅唇微啟,聲音酥軟,「老公,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好害怕!」說完,她雙臂還抱到他腰上,臉整個埋在他懷里,盡管戲演得很逼真,但他明顯能感受得到她的身體在顫抖。

    追她的幾個彪形大漢一臉懵然,但很快便反應過來,再怎麼說,他們也是道上混的,那死丫頭那麼點小伎倆哪能輕易蒙混他們過去,但眼前的男人就算不是她老公,也有可能是她情人,打狗也要看主人,看他那一身行頭,是個有錢的主。于是他們壓下氣焰,「死丫頭,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別以為有靠山就了不起!」

    「老公,我不認識他們,他們可能是認錯人了,你幫我趕他們走好不好?」懷里的女人加大戲碼,傾情演繹,一臉的無辜狀。

    顧博超雙眼瞇起,鋒芒閃過,深邃目光落在懷里的女人身上,她有好看的眉眼,一張小臉也精致動人,白皙小手攀在他胸口的位置,絲毫不為這副姿態露半點羞澀,可是他偏是一個不喜女人踫的。

    他旁邊的保鑣終于反應過來,正想去拉開這個女人,他冷哼了一聲,給保鑣使了個眼色,並不急于要去揭穿她,畢竟這女人長相可以,胸也夠大,身材也夠好,吃虧的人不是他。

    他倒是要看看,她的戲能演到什麼時候。

    「死丫頭,妳不還錢,就得跟我們走一趟,蛇哥要怎麼處置妳是他的事!」為首的大漢按捺不住,只想趕緊完成任務回去交差。

    顧博超手臂攬住懷里女人的肩膀,大手用力地握在她肩上,聲音低沉充滿磁性,「妳又給我攤上什麼麻煩了,老婆?」老婆二字,他是加重了語氣,唯恐天下不亂。

    王星辰抬眸,肩膀痛得讓她倒抽了一口涼氣,隨即,她笑容堆滿臉上,她用力地掐一把眼前捏痛她肩膀的男人的腰,「老公,你不是說過,不管我惹什麼爛攤子,你都替我收拾嗎?」

    顧博超悶哼一聲,俊臉有微妙的扭曲一閃而過,這女人無疑是找死,可是他還是難得的好臉色,「那妳也得告訴我,妳是惹下什麼麻煩了?」

    王星辰十分委屈的樣子,眼角還沁出幾滴淚珠來,梨花帶雨的模樣,「老公,我也不想的……」

    顧博超暗暗折服,這女人不去演戲真的是浪費人才了。

    「父債女還,很正常!她爸賭博欠下高利貸,現在還不起了,就該他女兒來還,識相的話,勸你少管閑事!」為首的漢子已經沒有耐心看王星辰演戲,沖她身邊的男人擺明態度。

    顧博超冷冷地推開懷里女人緊貼他的身子,正準備拂袖而去,卻不想那女人竟又抱住他手臂,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老公,你不要我了嗎?」

    他冷冷一笑,修長的手指輕捏起她下巴,嗓音低沉,磁性之余,還透著幾分曖昧的氣息,「要妳,怎麼要?」

    下一刻,讓他幾近崩潰,她一把摟住他脖子,嘴唇貼到他耳朵,聲音很輕,帶著幾分焦慮,「求你幫幫我,你要不幫我,我就死定了!」

    王星辰不得不承認,這一刻她是很怕的,蛇哥是她父親的債主,是一個非常好色,非常無恥的人,她不能落在他手中。而眼前這男人,誤打誤撞的,是她救命的稻草,她要狠狠抓住,死也不能放……

    顧博超聞著眼前女人身上好聞的味道,感受她嘴唇的溫軟,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好,我可以幫妳,可是妳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王星辰一顫,不免警惕,「什麼條件?」

    顧博超淡淡一笑,「放心,不用妳出賣身體,但要配合我演一場戲,只要妳點頭,我可以先幫妳甩掉妳眼前的麻煩。」

    「演戲,我最擅長,問題是,演什麼啊?」王星辰清麗的眉頭舒展開來,顯得有些張揚。

    「妳叫我老公,當然是演我老婆了。」顧博超緩聲道,眼下,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女人,但她勉強及格,機智靈變,臉皮夠厚,很會說謊。

    王星辰心下一驚,又回想了一下他先前那一句不用她出賣身體,想著演他老婆應該沒問題,情急之下只好答應下來。

    顧博超擁著懷里他尚且不知道名字的女人,望向那幾個追趕她的男人,轉過臉輕聲和旁邊的保鑣說些什麼。

    保鑣很快便拿出他的一張名片上前遞給對方,那群人看了看,嘀咕了幾句,很快便離開。

    王星辰一臉的膜拜,「你好厲害,一張名片就把他們給打發走了。」

    顧博超松開了懷里的女人,整理了自己的衣襟,冷凜目光瞥了她一眼,「我只是暫時幫妳把他們給打發走了。要是想要他們不再來找妳麻煩,從現在起,就輪到妳來履行妳的義務了。」

    王星辰拍拍胸口,「放心,我是一個講信用的人,只是,我要怎麼做?」她戀愛經驗是一張白紙,更別說扮別人老婆了,但隨機應變的能力,她是有的。

    顧博超打量她一下,便說出了自己的全盤計劃,無非是想讓她和他假結婚,然後幫他擋掉那些大大小小的麻煩,至于感情,不需要玩真的,只需要在外人面前逢場作戲,秀秀恩愛就好,講完以後,他看著對方,「怎樣?有問題嗎?」

    王星辰想著與其過著東躲西藏見不得光的日子,還可能一個不小心就讓黑社會的人逮回去交給那個蛇哥,還不如听從眼前這個男人的話,好好地配合他演戲,她搖了搖頭,「我沒問題。」

    顧博超對她半信半疑,但想著她麻煩沒解決,諒她也不敢跟他耍花樣,于是略微點點頭,「很好。」

    夜幕深沉,兩個素不相識的男女開始了一段互相利用的關系……    (快捷鍵 ←)./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