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把秘書拐回家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把秘書拐回家 第二章

作者︰七季

    之後,楚楠竹真的每天都來他家打卡,自帶當天新鮮蔬菜,天天不重復,因為她的出現,崔喬才知道自己家的電飯鍋是可以用的。

    不過楚楠竹並沒有完全兌現她的話,比如說做功課,她根本就很少動筆,枉費他還特意在客廳幫她清了一個地方,她卻只是拿著筆呆呆看他。

    有時候倒也看她在寫寫畫畫,以為她在認真,過去看一眼立刻破功。

    「崔大哥,你看我這個設計怎麼樣?」她獻寶一樣把她畫了半天的設計圖給他看,得意洋洋,「我可是學了十年畫畫的,專業不專業?」

    別人家的孩子崔喬是懶得管的,他倒沒那種好心勸她好好念書,于是還真的仔細瞧了瞧她的畫,然後十分正經地搖頭,「畫得是不錯,可這是美術作品,並沒有設計理念。」

    「什麼叫設計理念?我看你不也是總在畫畫。」

    「設計理念就是在畫的同時,實體的物體也會逐漸呈現在面前。妳的畫畫是個概念,但做成實物是什麼樣,看的人想象不出來。什麼樣的材質,什麼樣的弧度,適合什麼樣的人,以及裝飾物的質感都沒有呈現,因為妳自己在畫的時候就沒有想到這些,妳只想到漂亮華麗,一種虛幻的概念上的東西,是單純的繪畫。」

    楚楠竹听得愣了好一會,像是遇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之後臉上少有的露出了正經的神情。

    她不那麼聒噪,臉部表情使用過度時,其實有張沉靜內斂屬于青春的臉孔。

    「我明白了。」過了好半天,她才慎重地點了點頭,而這期間崔喬一直都站在那里等著她,她說明白了,他才離開去做自己的事。

    楚楠竹重新看自己的畫,又托著下巴看起翻材料的崔喬來。

    「崔大哥,學設計是不是要懂很多東西?」她問。

    「基本上是的。」

    「那真了不起,你說你罐頭都不會開,竟然能把自己腦子里的東西做出來,被別人當作寶貝。」

    崔喬身形一頓,轉頭看她,問了個自己都驚訝的問題,「妳想學設計?」

    「我?我應該學不了,藝術類的學費很貴,我現在大學都不打算上。」楚楠竹絲毫沒有糾結,還是她一貫的粗線條,「你看我爸為了供我讀書都病倒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厚著臉皮往上念,要說努力的心也是有的,但也清楚自己的實力上大學不成問題,但一流的不可能,拿獎學金就更是想都別想,人得有自知知明。想來想去畢業後我就幫家里看店,反正讀了大學也不一定能找到多好的工作,浪費那麼多時間做什麼。」

    說得倒是真的有理,崔喬了解她為什麼對功課一點不在意了,他于是哦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楚楠竹其實有點期待他的反應,不過他的反應依舊冷淡,她倒沒受多大打擊。這些日子天天來他家報到,他脾氣有點怪,她早就發現了。

    正常人怎麼可能讓個陌生女孩來家里煮飯,怎麼可能對什麼都不懂的人那麼認真地講解專業知識。她覺得他缺乏生活常識,可又有某些方面異常的耿直,也就是純真吧。

    街坊們對她很好,總夸她了不起,但她知道他們只當她是個可憐的小孩,在用愛去溫暖她。雖然她也感謝大家的好心,可被崔喬當成同齡人平視的這種感覺,她似乎更加上癮。

    總覺得他不怎麼搭理她,也對她的事根本不感興趣,可卻是用平等的眼光在看她。他允許她胡鬧,允許她思考,也允許她犯很傻的錯誤。對于他這種置身事外還覺得很舒服的自己,大概也是個怪人了。

    「崔大哥,我要是以後不用做功課了,還能來幫你做飯嗎?」她問。

    「妳不是一直也沒好好地做過功課嗎?」崔喬是真覺得她這問題很沒邏輯,「妳說做功課不會打擾我,根本是騙人的。」

    「沒有、沒有。」楚楠竹快速翻開書,認真地做起了功課。

    她覺得這一定能成為她一段很特別的回憶,是只屬于她自己的秘密。

    可秘密,就是用來發現的。

    這天楚楠竹剛把菜放好,崔喬家的門就響了起來。

    崔喬不解地去開門,門外一個陌生阿姨怒氣值爆表地瞪他。

    「楚楠竹是不是在這?」阿姨開門見山,不等他響應已經往門里擠。

    崔喬這種人,一向是愛惜羽毛沒什麼戰斗力的,听人家要找楚楠竹,也就真的讓開路。

    那位阿姨剛一進門就撞上了正從廚房出來的楚楠竹,四目相對,楚楠竹驚慌失措地叫了聲,「媽,妳怎麼到這來了?」

    「嚇著妳了是不是,我跟著妳來的!」楚母怒火攻心,指著女兒就是一連串叫罵,「隔壁王爺爺說這些日子都不見妳回家,我還說是去跟什麼壞同學鬼混。妳倒好,放著店不看,放著家不回,跟著個男人,男人……」

    她氣得直哆嗦,楚楠竹馬上意識到她媽是誤會了,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無意瞥了眼一邊的崔喬,真是的,讓他看去這種笑話,多尷尬。

    「媽,不是妳想的那樣,我來這只是做個飯而已。」

    「做飯?」不說這還好,一看她身上圍裙都穿上了,她媽更是要吐血,「妳這是玩什麼過家家游戲,拿店里東西來伺候男人,妳才多大就想跟男人過日子了?媽媽供妳念書,是為了讓妳早早當家庭婦女的嗎?」

    崔喬再怎麼腦袋循環不靈光,這會也明白自己面臨了什麼狀況,他不禁有些頭疼,想讓這鬧劇早些結束,于是極少地為自己辯解道︰「不是白拿的,我有付錢。」

    他可能真的不習慣于解釋,這話一出楚母的臉色更難看了,並將對準楚楠竹的炮火轉向了自己。

    「有錢了不起是吧?我們家楠竹年紀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她媽媽過來扯住他衣領,要把他吃了一樣,「告訴你,我們家楠竹還沒成年,我要去告你!」

    「告我什麼?」崔喬擰眉。

    「告你、告你……」楚母羞于啟齒那幾個字,一想起來就心如刀攪。

    楚楠竹簡直想死,這下以後再也不能來這了,可她解釋什麼她媽也不會听的,萬一她真的打了崔喬,讓她怎麼辦是好。

    這時,只听崔喬不冷不淡地說︰「告我免費給妳女兒補習功課嗎?楚楠竹來我家當小時工幫我做飯,我幫她補習功課,這有什麼問題?」

    「你可真敢說!」楚母可不信這套,「正規中介公司很難找嗎?還不是看上我們家楠竹年輕漂亮又好騙,你敢說對她沒有做過什麼,沒對她有所圖?」

    楚楠竹要羞死了。

    「阿姨妳也是活了幾十年的人了,怎麼還這麼天真。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我當然是有所圖的。」崔喬沉穩的回答讓楚母一時摸不著門路,楚楠竹也愣住了,心想這家伙是不是吃錯藥了,這是彰顯幽默感的時候嗎?

    崔喬于是不緊不慢地又說道︰「如果說我是看上了妳女兒的才華,有意資助她上大學,妳覺得算不算有所圖呢?」

    楚母的手不知何時放了下來,看著他,有些讀不懂當下年輕人的想法。排除各種可能,她覺得他沒必要騙自己,可她怎麼听不懂這年輕人在說什麼?

    「去那邊說吧。」崔喬拉了拉領口,看了旁邊急到眼里含淚的楚楠竹一眼。

    崔喬這人不說話像個好看的擺設,一說話就讓人沒有還嘴的余地。楚母這才細看了下這間屋子,發現好像跟普通住家不太一樣,她心里有些犯嘀咕。

    崔喬說他單純地看上了楚楠竹在設計上的天賦,有意培養她,但知道她家經濟狀況不好,他本身也沒有很強的經濟基礎,這事才一直沒有跟她的父母提。

    既然人都找來了,他覺得還是不要浪費楚楠竹的才能比較好,于是提議分擔她大學一半的費用讓她去學設計,剩下的一半她可以打工。

    可是這錢也不是白出的,等她畢了業,要為他工作三年,也只拿一半工資。

    楚母反應了半天,養了十幾年的女兒,怎麼從來沒發現有什麼設計才能,而且這听上去十分公平,可連她這個上了歲數的人都知道現在工作多難找,尤其是對剛畢業的學生來說。

    這樣不就等于一畢業就有工作了,積累了經驗再換別的公司只會更加有利,這其實還是佔了人家便宜的。

    楚母不可思義地看向自己那個有天賦的女兒,發現她傻得比自己還澈底。

    「你說真的?」楚母試探。

    「千真萬確。」崔喬說。

    楚母愣了半天,說了句,「我回去跟她爸商量一下。」人就走了,連女兒都忘了帶走。

    問題似乎解決了,崔喬關上門,見楚楠竹還在那站著,不禁疑惑道︰「今天不做飯了?」他都餓了。

    「做、做你個頭!」楚楠竹毫無預警向他猛撲過來,崔喬躲得猝不及防,被她抱了個滿懷,但她臉上並不是什麼欣喜,倒是十分驚恐的望著他,「崔大哥,你剛才跟我媽說的是真的假的,我不信是真的,你是為保命臨時想出來的吧?下一步就是要跑路,不然我媽知道受騙會把你大卸八塊的!」

    「我能跑哪去?」她真的不打算做飯了嗎?

    「對,你能跑哪去?」楚楠竹喃喃自語,顯然是腦袋超載了。

    「我說的是真的,妳能不能松開點,我不是大白菜。」

    「哦。」楚楠竹知道自己力氣有點大,慌忙退開,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都沒做好上大學的準備了,書也沒在念了,就算你肯幫忙,我要是考不上……」

    「所以還是要念書的。」

    楚楠竹對他這種反應也是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垂著腦袋進廚房了,「我還是先做飯吧。」

    太好了,有飯吃了。

    崔喬覺得自己最近好像胖了,時間到就餓,聞著飯味無心工作。他這人,一旦養成什麼習慣,就很難改掉了。

    楚楠竹進去沒多久,又猶猶豫豫地出來,思量再三後終還是問他,「崔大哥,你說我有天賦,是緩兵之計吧?」

    崔喬笑了,反問她,「妳說呢?」    (快捷鍵 ←)588965.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