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樓雨晴 > 獨愛 > 後記 樓雨晴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獨愛 後記 樓雨晴

作者︰樓雨晴

    這才是後記。

    對,這篇才是正式的後記。(那《原罪》那篇是什麼?喔,那分隔線)

    先來說說2017的二十周年,那真的是填坑年啊,所有能填的坑全填了,有種無債一身輕的感覺——有跟到預購的人就知道我在說什麼,沒跟到預購的就……噓,不要問,很可怕。

    在這里,我想鄭重地告訴大家,目前舊坑真的、真的就到此為止了,我能做的僅僅如此,二十周年,給自己的過去一個交代,然後展望未來。

    當然,我知道這樣的交代定有人不滿意,但我想,並不是每一段故事,都要有完美的句點,偶爾可以是省略號、破折號,余韻繞梁,讓他們的故事在你們的腦海里各自演譯,這樣也很好。

    填完舊坑後,2017跨2018年時,我正在努力寫這本強勢冒出頭的《獨愛》(一種送舊迎新的概念?)新人舊人一次這滿足,超貼心有沒有!

    舊人已經聊過太多,這次的篇幅就來聊聊新人吧。

    《獨愛》其實還有另一層隱喻,取自「賭愛」的諧音,串聯整個故事的,就是一場男主角對女主角的賭局,賭的是愛。

    趙之荷,她在我的設定里,就是女版的趙之寒,在感情世界里單純、呆萌,如白紙一張。

    因為生長環境的關系,他們不信任感情,內心卻又矛盾地渴愛,不同的差別在于,趙之寒的人生曲折太多,已然太渴太累,所以當下會選擇義無反顧飲鴆止渴,即便知道毒性穿腸。

    相之下,趙之荷的裹足與遲疑就會比明顯。

    簡單來說,《原罪》就是一個孤單的小男孩,渴望陪伴的故事;而《獨愛》則是一個寂寞的小女孩,渴望被愛的故事。

    而一個渴愛的人,一旦有人真心對她,她不可能不心動,所以才會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她到底愛的是那個男人?還是那個男人愛她的方式?

    那種心態就好像一個上班族,每天下班後唯一的小確幸,就是在巷口買一份鹽酥雞當消夜。

    鹽酥雞攤的老板人超好,買九層塔送雞排(?)而且只有她有,別人都沒有喔!

    然後有一天,鹽酥雞老板突然收攤不干了,說要回老家相親。

    什麼?什麼?!什麼?!那這樣她以後要去哪里找這麼又香又酥不油不膩、買一根金針菇送一條杏鮑菇的店家?別家口味她吃不慣啊浮浮!

    內心瞬間千萬只草泥馬奔騰,于是就——好嘛,你要相親大不了我讓你相,你只要負責每天炸雞排給我當消夜就好!

    然後看著看著,突然覺得老板炸雞排的姿態好帥好順眼,賣鹽酥雞的攤子千百家,但她這輩子大概只吞得下他炸的雞排了……

    對,大致上就是這樣。所以《獨愛》其實是一段跟鹽酥雞有關的故事……(並不是!)女主角可能要到進棺材那天,才會弄懂她貪的是鹽酥雞,還是老板炸雞排時帥氣的美色。

    話說,我在寫稿時,不自覺在心里評估了一下這兩對主角的「危險情人指數」,個人覺得,余善謀應該是最低的,他理性派的,不管感情陷得有多深,無時無刻都會掌握好尺度,知道何時該何時該放,不使自己造成對方的困擾,一旦確定無望就會放手,讓自己淡掉,很成熟男人的感情觀,危險指數了不起十趴吧。

    反觀趙之荷,她反而是進去後,有些死心眼、看不開的那一種,會用盡自己想得到的小手段去留住對方(還好她本性正直,知道的手段都不狠),危險指數大約五十趴。

    然後是趙之寒,我覺得他像一顆未爆彈耶,個性又陰暗,做事極端(君不見他左手臂那一刀啊,光想就抖),好難去評估他會做出什麼事來,比起傷害別人,更多的可能是自戕,危險指數七十趴。

    最後是江晚照這個好難評,你們一定想不到,大安心目中溫和無害的小缸兔二嫂,最後會是類似大魔王之類的存在?書中兩個算盡機關的男主角全都中過她的招,不是她強,而是她懂得掐住對方的點。

    她身段軟,必要的時候可以不拘泥禮教道德,比起余善謀,女人更懂得在感情里用心機。

    她有腦袋,能夠好眼色地從狼窟里挑出趙之寒,那可不只是運氣而已。

    她夠堅韌,該強硬時,一個沒丈夫靠的寡婦,就連小孩取名都不听公公的。

    像這種啊,不是零就是一百趴了,完全在一念間。她就是那種很標準的,水做的女人,可以柔情以水,也能載舟覆舟,看看趙之寒被她養得多乖。(抖)

    以上,純屬個人觀感啦,你們看完書後,若有不同角度的解析,也歡迎跟我分享。

    順道再補充一點點,其實不是太重要的小常識,《獨愛》連載時,看到有讀者問︰「蓮與荷是一樣的東西嗎?」可能有人知道,也可能有人不知道,就順便解說一下。

    是的,蓮與荷是同一種植物沒錯。由于荷花有蓮蓬、蓮子,于是俗名也叫蓮花。

    除此之外,荷還有很多的別名,最廣為人知的,還有芙蕖、芙蓉、菡萏……等等。

    如果要細分的話,已發的叫芙蕖,含苞未發的叫菡萏。然後芙蓉也有兩種,一種長在陸地上,另一種長在水里,如果你看到「出水芙蓉」之類的字眼,那確實就是指荷花沒錯。

    最後的最後,我預估應該有八成的讀者是〈原罪》與《獨愛》兩本一起帶回家,但若剛好你是那另外兩成,為了要讓落單的人也能看得懂,我在寫的時候,盡可能做到每個故事的獨立性,但它本質上就是一種套書形式,同樣的生長環境、同一個事件點,由兩對主角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演譯,還是要拼湊起來,才能呈現故事的完整性。

    以上,謝謝大安看完晴阿婆的話癆,若是有緣,江湖再見!(現在每寫一篇後記,都抱著可能是最後一篇的心情在寫,自己都不知道寫著寫著,什麼時候就到底了)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righto920    (快捷鍵 ←)588706.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