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白暮霖 > 愛也不說的男人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也不說的男人 第二十章

作者︰白暮霖

    明茱柔扛著行李,她沒有找飯店下榻,反而來到林淑美獨居的社區,按了電鈴。

    福嫂隔著鐵門詢問︰「這位小姐,請問你是?」

    「我姓明,可以見見杜太太嗎?我有事要拜訪她。」

    福嫂知道她的身分,臉上帶著防備色彩,「太太在休息,她不見任何人。」

    「我可以等她醒來嗎?」

    「恐怕今天不方便,你請回吧!」

    「沒關系,謝謝!」青銅門闔上,吃了一頓閉門羹並沒有對她產生任何挫敗。

    好吧!有一點挫敗,沒有好的開始,總會讓人泄氣,但這只是短暫的而已。明茱柔繞到安全門,幸好這種大樓的安全梯是舊式格局,坐在安全梯上可以看見來訪的客人,當然也可以看見屋里出來的人。

    她什麼優點都沒有,就是有耐心,接下來就得看誰的耐力足了!

    福嫂倒完垃圾回到樓上,看見仍坐在安全梯上的明小姐,只能點點頭算是打聲招呼,看她把小說攤在腿上,似乎把安全梯當成自家書房了。

    「明小姐,這麼晚了,我們太太不會見你的,你要不要找間飯店先休息一晚,明天來再說吧!」福嫂看著她放在身邊的行李箱,總覺得不說點什麼會心里不安,「還是你要我幫你通知我們家少爺?你來台灣我們少爺知道嗎?」

    明茱柔撐起笑容,干澀的眼楮卻泄漏了疲憊,「我跟他在機場大吵了一架,他因為我私自跟他母親講述病情這件事,非常生氣。我想,我們未來的路會很困難。」

    「這──」

    「福嫂,你倒完垃圾還不進來,在樓梯間說什麼?」剛出去時,福嫂只輕輕的帶上鐵門,林淑美坐在客廳里,當然把他們的對話都听進去了。尤其是她這麼在意外頭那女人。

    「太太,都快十點了,我們要不要──」

    「請她進來吧!」

    果然,明茱柔知道她剛才講的話是重點了。

    「明小姐,你快跟我進來吧!」

    「好,謝謝!」剎那間起身,頭暈目眩,幸好她捉緊扶手,才不至于跌得四腳朝天。

    「明小姐,你還好吧!」福嫂嚇一跳,連忙向前扶住她。

    「沒事,只是蹲坐太久,血液循環不順。」順著呼吸,明茱柔才慢慢拖著行李走進杜宅。

    「你吃晚餐了嗎?」

    明茱柔的肚子比嘴巴回答得更快,搶著「吐嚕」叫起來,「不好意思。」她紅著臉。

    「福嫂,你去下碗海鮮面!」

    「好。」

    「那麻煩你了!」明茱柔朝福嫂點頭道謝。

    福嫂轉進廚房後,林淑美指著沙發,「坐一會兒吧!」看明茱柔坐下,她才繼續說︰「你今天等我一整天,到底想說什麼?你在電話里說的還不夠嗎?」

    「如果將來我有機會當母親,應該會和你一樣,都想要給孩子最好的!」

    「所以呢?」她為自己倒了一杯玫瑰花茶,同樣給明茱柔一杯。

    「人們藉由婚姻的儀式來證明彼此相愛,甚至有人為了愛情,不惜與原生家庭翻臉,只是當愛情不在,走上離婚一途時,原生家庭卻成了最後的精神支柱。」明茱柔啖了一口花茶,淡淡的玫瑰花香充斥口鼻。

    「雖然他信誓旦旦說要陪我到法國定居,但最割舍不下的還是你。我一直都知道,愛情和親情無法平衡,也無意這他做出選擇。同樣,我相信贏得你的祝福是他最期盼的。畢竟你的期望堆砌他近三十年的歲月,他尊敬你,也深愛著你,你必須明白你的兒子不是一位喜歡將愛掛在嘴邊的人,所以他用行動來表現。」

    「如果他真的愛我,我要的證明是放棄你,你知道嗎?」

    明茱柔笑著點頭,「我知道,你可以用親情逼他點頭答應,但你到目前還沒有不是嗎?」

    「這不代表什麼!」

    「你相信你兒子的眼光,就是這樣!」

    「我不喜歡你。」

    「因為我搶了你兒子?你應該明白,你兒子永遠都是你兒子,血緣是割舍不斷的。」

    「你無法孕育我們杜家的繼承人。」

    「醫生說我還有子宮,你不相信我,總該相信你兒子的醫術吧?」

    「你願意嗎?」

    「我也希望能當一名偉大的母親。」

    「我希望他能幸福,所以用我所知的一切想讓他幸福。」杜母眼眶噙著淚水。

    「我們都是這麼想的。」明茱柔靠近她,拍著她的肩。

    「他從小到大,一直沒有讓我煩惱過,尤其是學業上,他讓我在他父親面前非常驕傲,唯一一次的失敗就是你的出現。」

    明茱柔扯開嘴角苦笑,「相信我,我也曾經後悔認識他。」

    「幸好你又回來了!」林淑美將手覆上她的。「自從你離開,他以為你死了!每天除了念書就是念書,他不再跟我聊天,不再微笑,我覺得自己的兒子只剩一個軀體,我只是不願意承認有名女子在我兒子心目中,重要過我!」

    「你永遠是最重要的。」

    「去吧!孩子,打電話給他,要他回來,我希望在我眼楮能看見、手腳還能活動時,幫你們舉辦婚禮。」

    杜克紹發泄完怒氣,丟下明茱柔在中正機場,開車回台北的路上就後悔了。只是高速公路上無法回轉,他一直到台北市的重慶北路才能回轉再回桃園,只是這次回去,繞了第一航廈十幾次也看不見她的身影。

    他拿起手機要打給她,才發現相處在一起時,她的落腳地永遠是巧克力店和家里,她根本不帶手機,也從來沒辦過。現在她的公寓已經退租,只能朝店的方向找。

    打了店里的電話,都說沒瞧見、沒聯絡,他甚至打到法國,得到的答案都一樣。

    七個小時過去,從白天找到晚上,他連台北知名的五星級飯店都查過住客名單,全部沒有她。

    該死的!他不該這麼沖動。想起早幾個小時前,在電話中和語洋的對話……

    「你沒有問她為什麼跟你母親說嗎?」

    「沒有!」

    「你根本不了解她,甚至不配擁有她,你知道她為什麼說嗎?她知道你希望當母親的乖兒子,因為你一直朝著她的期望走,所以她希望你們的婚姻可以獲得她的祝福,而不是在她活著時敷衍她、演戲給她看,等她闔上眼又是做另一套。她要你永遠是她心目中最好的兒子,就算最後獲得不了她的認同,她都認了!你根本不配擁有她!」

    該死,真讓語洋說對了!他根本不配擁有她,她是心思高潔無私,對愛情擁有無限的包容心,縱使嘴巴上喜歡使壞,但……最了解這點的應該是他才對!

    老天!千萬不要讓她發生什麼意外。

    杜克紹抖著手,按著一一九電話,心亂到必須找事情轉移注意力,否則他真的快瘋了!

    「鈴鈴鈴……」鈴聲響起,是他的手機,螢幕顯示是媽媽打來的。

    「媽,什麼事?」

    「我沒這麼大的兒子耶!」十分俏皮的聲音。

    「柔柔,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你快把我嚇死了?我找你快七個小時,你現在到底在哪里?」

    「你的手機螢幕沒有顯示電話嗎?」

    「你在我媽那里?」杜克紹一驚,「你別走,千萬別走!我現在馬上過去。不管我媽對你說什麼,你千萬別離開,我馬上過去接你。」

    「你不用著急,慢慢來,我發誓一定在這里等你。」听他聲音有說不出的慌亂,明茱柔擔心他開車會受影響,只好許著承諾,這真是便宜他了。

    「你答應的,不能走,我馬上就到。」

    一路上,他想過所有劍拔弩張的場面,也模擬過任何會發生的爭執,但從沒料到這一幕──

    明茱柔和他母親坐在沙發上,兩人看著相簿,她甚至笑倒在母親的懷里。

    這……誰能告訴他,究竟發生什麼事?

    「你到啦!怎麼站在那里發呆?」明茱柔最早發現他。

    「既然你到了,你們小倆口就好好聊聊。時間不早了,我要去休息。」林淑美伸伸懶腰,發現體力真的不如從前,該就寢還是別逞強。

    林淑美走回房間,留下客廳讓小倆口好好聊天。

    「你……我媽她有沒有說什麼?」

    明茱柔淡笑,朝他招手,示意他坐進身旁的沙發。攤開腿上的相簿,她指著其中一張,「你媽說這是她心血來潮幫你剪頭發的結果。」照片里的小男孩一臉不甘願,前額的頭發缺了一角,更別提鬢角處的齒洞。「她說你從那次開始,就不再讓她在你的頭頂上作怪。」

    「這發型害我被同學笑了足足一個月。」杜克紹沒好氣的說,「你們剛才就聊這些?」

    「你媽媽是個好母親,她用她知道的方法來愛你。」明茱柔躺進他的懷里。

    「我知道!」杜克紹吻著她的發頂,「很抱歉,我沒有問清楚就對你大吼大叫,小語說得對,我真的不配擁有你。」聲音十分落寞。

    「我沒有小語說的那麼好,對于某些事,我很固執,固執到非常任性。」

    「例如?」

    「我想生小功寶。」

    「你的身體不適合。」杜克紹蹙著眉。

    「沒有檢查過,你怎麼知道?」

    「我向你在美國的復健醫生調過檔案,看過你所有的就醫紀錄。」

    「醫院有替病人保護隱私的義務。」明茱柔瞪著他。

    「你該知道我在醫學界的名聲,調你的資料對我而言非常簡單,我必須確保你的身體狀況一切安好。」他緊緊的將她擁在懷里。

    明茱柔知道這是他母親所造成的效應,不過要勸服他,對她而言是件簡單的事。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討論。

    「你願意娶我嗎?」

    「你向我求婚?」

    「對啊!杜先生願意娶明茱柔嗎?我需要單膝下跪嗎?」她淘氣的朝他眨眨眼。

    杜克紹輕輕吟呻,「老天!你怎麼可以搶走我的專屬權利?」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圈住她的縴腰,「告訴我,是什麼事讓你突然改變心意?」

    「你母親希望還能動時,走著進你的婚宴。」

    「老天!」他眼角沁著淚光,「我該怎麼謝你?!」

    「別說謝,我們都愛著彼此,也愛著彼此所愛的人。」

    「你讓我的生命沒有任何遺憾。」

    「那你願意也讓我的生命沒有任何遺憾嗎?」

    「你想要我做什麼?只要我能做到,絕對竭盡所能。」

    「我要BABY。」

    「老天,你怎麼──」明茱柔印上他的唇,阻止他接下來的叨念。

    商量?不如做了之後再來實行吧!

    一個月後,在夏威夷歐胡島北方的某個小島上。

    藍天和碧海形成一色,海鳥點綴其間,形成一幅熱帶天堂畫。海邊搭著美麗的禮堂,用白色貝殼沙鋪成的地毯,粉紅色的香檳玫瑰編成帳蓬,一切看起來美麗又溫馨。

    明茱柔穿著一襲白色婚紗,沒有繁復的蕾絲裝飾,挽著俊逸的杜克紹,站在神父面前,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杜克紹先生,你願意一輩子不管生老病死,都陪著明茱柔小姐嗎?」

    「是的,我願意!」

    「明茱柔小姐,你願意一輩子不管生老病死,都陪在杜克紹先生身邊嗎?」

    「是的!」

    「那麼,我在上帝面前宣布你們結成夫妻。」

    杜克紹掀起明茱柔的白色頭紗,迫不及待的完成儀式,猴急的模樣讓在場觀禮的人們笑開嘴。

    「杜先生,我還沒有原諒你喔!」

    「永遠都不要原諒我!」再次吻上她的唇,輾轉纏綿,如果愛與恨只在一線間,那麼就這樣糾纏一輩子,甚至延續到下輩子最好。

    幸福,處處洋溢。

    林淑美拭著眼角的淚水,因為癌癥化療,她面臨嚴重掉發,戴著一頂粉色蕾絲遮陽帽,堅強的出席自己一手包辦的婚禮場面。她這輩子沒有任何遺憾了!

    或許故事的結尾並不是皆大歡喜,生命的即將殞逝讓人感傷,但繼起的生命將在未來帶給人們另一波驚喜。

    而且另一個故事仍在接續,並沒有因此中斷──

    「語。」他輕喃。

    語洋因這熟悉的呼喚僵直肩膀,緩慢的回頭,「辜先生,你好!」

    【後記 白暮霖】

    隔了近一年才完成一本書,或許讀者都忘記前一本書的內容了,想到這里就覺得慚愧。

    回顧近幾年的書寶寶,隨著年齡的增長,寫的風格愈來愈平實,這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更別提這系列又以「騙人」為首。

    曾經有人問我說︰「寫愛情小說是不是代表作者將憧憬投射在作品中?」

    或許吧!所以才惡作劇的加上「騙人」兩字,明知道這種事情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機率微乎其微,但這就是愛情不是嗎?

    來談談《騙人的愛情》,很典型的女主角,敢愛敢恨,寫了跳樓的情節並不是鼓勵讀者,人活著才有希望,可以遇上更契合的人、有機會找到為你(你)瘋狂的人;如果結束生命,以為那個人會愧疚?看看這本書的書名吧!

    如果有勇氣自殺,那我相信你(你)將更有勇氣活下去,加油!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騙人的童話之一《總裁的倔強淑女》;

    2、騙人的童話之二《愛也不說的男人》;

    3、騙人的童話之三《騙人的幸福》。    (快捷鍵 ←)588617.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