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貞子 > 撲倒純情男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撲倒純情男 第十章

作者︰貞子

    連日來,清爽明朗的天空多了一點點灰。

    簡樂樂擦干眼角冒出來的淚珠,離開窗邊,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病床前。

    病床上,施聞人正靜靜地躺著,無聲無息的,臉色是有點貧血的慘白。

    簡樂樂咬緊下唇,心里泛起一陣一陣的疼痛。

    那天地上有好多好多的血,而他就躺在血泊之中沒了意識,她即使回頭,也只來得及跪坐在地上號眺大哭,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來不及做的感覺令她覺得好像身處地獄。

    好可怕……幸好他沒真的離她而去。

    想到這里,簡樂樂心慌地捉起施聞人垂擺在床上的手,抓得死緊,臉上盡是失而復得的驚恐。

    殷子嫣一走進病房,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她嘆口氣走到簡樂樂身邊。

    「醫生說他只是失血過多才會一直昏睡,你別太擔心了,吃點東西吧?」

    她把買來的早餐放在茶幾上,忍不住自責。

    「都是我不好!出什麼餿主意嘛,竟然差點鬧出人命!」

    簡樂樂這才回過神,安慰著殷子嫣,「沒有的事!你是想幫我,我知道的。」

    「他會醒過來的,到時候,你還要再拒絕嗎?」

    「我……」簡樂樂抿著嘴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殷子嫣明白她的掙扎,便不再追問,讓她有時間細想這段感情的出路。

    于是病房開始陷入一陣沉默,直到一陣嘈雜由遠而近,最後從門口涌入。

    這些陌生人應該是施聞人的同事吧?簡樂樂跟殷子嫣示意,便往角落退去。

    這群人若說是同事,年紀上似乎和施聞人有些出入,一群穿著正式的中年男人,手里提著慰問病人的水果和鮮花。

    「你們是?」一個男人注意到她們,開口問道。

    看出簡樂樂不想說話,殷子嫣代為開口︰「是我們送他過來的。」

    「這樣啊!那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開始向簡樂樂和殷子嫣鞠躬道謝,仿佛她們做了什麼豐功偉業一樣。

    簡樂樂自然沒心思深究,但殷子嫣可就不一樣了,她狀似不經意地問道︰「嗯……你們是他的家人?」

    舉手投足間的嫵媚,成功地把一千男人迷得不知今夕是何夕,巴不得掏心掏肺把祖宗八代全都供出來。

    「不是!不是!這是我的名片。」一個男人殷勤地遞上名片。

    殷子嫣喃喃念出上面的燙金字體︰「AK傳播執行秘書?」

    這位階可高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哩!這麼有面子的名片,難怪他拿得這麼驕傲。

    只是,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秘書先生怎麼會來探望床上那位小小的業務經理?

    「您應該忙得不可開交才是,怎麼有空來探望病人呢?」殷子嫣臉上頂著貨真價實的疑惑,企圖讓眼前的男人自曝真相。

    果然,她成功了。

    「哈哈,未來的大老板住院了,不來探望成嗎?」

    「AK未來的大老板?他?」殷子嫣提高的音量拉回了簡樂樂的注意力。

    他在說什麼啊?

    「您說笑吧?」殷子嫣掏出另一張名片。「這是我在他身上找出來的,不過是個業務經理嘛!不是嗎?」

    大美人好生困擾,一票男人自然急著幫她解惑。

    「其實啊……那是我們老董事長出的主意,要少爺他靠自己的力量坐上董事長的位子。雖然現在只是業務經理,不過少爺他進公司才短短一年半就有這成就已經很不錯了!」

    「就是啊!」其他人忙著附和。

    就在一群人左一句少爺、右一句少爺地歌功頌德之後,殷子嫣跟簡樂樂不消半刻鐘就歸納出重點——施聞人就是AK傳播的小開。

    「怎麼會……」一個踉艙,簡樂樂差點癱坐在地上,殷子嫣連忙拉住她。

    就在簡樂樂震驚失神的同時,施聞人也醒了。

    當他意識清醒地看到縮在角落低頭不語的人兒,便立刻把一屋子的閑雜人等全趕了出去,而殷子嫣也自動自發朝門口踱去,留給為情所苦的兩人一個空間。

    「樂樂……」

    「別叫我!」

    「你還不願意原諒我嗎?」

    「原諒你?憑什麼?」簡樂樂失控大吼,吼得施聞人一臉茫然。

    他記得在他昏迷之前,明明看到她一臉憂心地朝自己奔來不是嗎?他相信她還是愛他的,也以為經歷過這場有驚無險的意外,她會軟下心腸不再拒絕他的愛。

    可是怎麼會這樣呢?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

    「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你告訴我啊!AK的大少爺,未來的大老板!」

    「你知道了?」糟了!

    他本來是想親口告訴她,可是現在她竟然已經透過別人的嘴知道了,難怪她會這麼震驚憤怒!

    「是啊!我都知道了!枉費你這麼努力瞞了這麼久,是不是?」眼淚成串落下,她覺得這世界上再也沒有比自己更愚蠢的女人了。

    一次一次的相信,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謊言。

    「我沒打算要瞞你的……」

    「這樣還叫沒打算?那如果你有打算呢?我豈不是被騙得更慘?」

    「我不會再欺騙你了!真的!相信我!」施聞人心急如焚,竟然一口氣拔掉身上的針管,下床走向簡樂樂。「我愛你!我是真的愛你!你相信我,不要跟別人走好不好?」

    他好想吻她,如果可以,他甚至願意把心挖出來給她看,讓她知道他早就愛她愛得無法自拔!

    「你這樣叫愛我?」簡樂樂完全听不進去,「我看你根本就是還玩弄不夠吧?你只是怕被我先甩了,對不起你大少爺的自尊!」

    「我沒有!」施聞人大吼,一陣暈眩襲來,他的腳步差點站不穩。

    「你……」筒樂樂把嘴唇咬得死緊,就是不肯泄漏半句的關心,連忙把他扶到床上坐著,然後退得遠遠的,看著他,眼淚一樣流個不停。

    「現在只是你一時興起……」

    「不是……」

    「話不要說得那麼滿!」她打斷他,深吸一口氣。「我想,也許是我沒比較過,才會以為自己愛你,只能愛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一定可以找到另一個人,然後,忘掉你!」

    「我不準!」他震怒大吼。

    「你沒資格不準!」她也不甘示弱。

    他奸惡劣!以為她真是呼之即來的玩具嗎?她相信她絕對不是非他不可,她一定可以找到第二個男人!

    「你真的要這樣?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坦白?你明明是愛我的……」

    「住嘴!你不要再說了,我們……就到此為止吧!」天知道這樣說的她內心有多痛。

    可是她不以為現在的他們是命定的伴侶,她需要時間還有機會來證明他們是不是非要彼此不可。

    隨著她的話語,一陣磨人的寧靜在病房蔓延開來。

    最後竟是他率先打破沉默,「我知道了。你走吧!」說完,他拉上被單蓋住了臉,不再看她。

    他終究還是裝不下去了嗎?

    簡樂樂臉色刷白,嬌弱的身子一搖一晃地朝門口走去。關上病房的門,一直守候在門外的殷子嫣及時抱住了她,讓她在懷里哭得痛痛快快。

    一個月又零一天後,簡樂樂的第五次相親一樣是在春天咖啡館上演。

    為了擺脫施聞人的陰影,為自己創造第二個春天,她積極地要母親跟老板娘為她安排相親,期待能遇上足以頂替他的位子的男人。

    可是每次一到了這種場合,她就……

    好想睡哦!簡樂樂拿吸管戳著杯子里的冰塊,百無聊賴,一口呵欠呼之欲出。

    咱!後腦勺的一巴掌害她險些小命嗚呼。

    「媽!很痛耶!」

    「你給我振作一點!」林美月無情地朝女兒吼叫,她的瞌睡蟲很干脆地棄她而去。

    「看看你唷……」

    眼看誦經大會就要開始,她這位「施主」很爽快地接口︰「坐沒坐相、站沒站相——哎唷,媽,你有點創意好不好?我都會背了!」

    「你會背怎麼不會做啊?啊?啊?啊?」林美月不客氣地指著女兒鼻頭大罵。

    討厭,她鼻子不高不是沒原因的!

    「告訴你,這個對象可是……」

    「千載難逢、萬中選一——媽,你真的很沒創意耶!」

    「閉嘴!」林美月吼起來有如萬獸之王,弱小如簡樂樂當然乖乖照辦。

    「反正你知道機會難得就好,過了這次我不會再幫你安排了。」

    「唉——為什麼?」

    「因為沒必要。」

    「喂——」這話是啥意思?沒必要干嘛還玩她玩這麼久?

    「反正你好自為之。」

    好自為之?難道要她二話不說地接受這次的對象?她才不要咧!因為……

    「久等了。」

    男人的聲音忽然介入,嚇了簡樂樂一跳。

    「來啦!」瞧她老媽樂的咧,肯定是那千載難逢、萬中選一的男人啦!

    不過他的聲音還真耳熟……就像前面幾次一樣,簡樂樂等到人家坐在她對面了,當鴕鳥當夠了,才肯把注意力施舍一些過去。

    但是這次——

    「啊浮浮浮浮——」

    媲美「小孟」的哀號,當場害得服務生的杯盤掃落一地。

    乒乒乓乓、驚呼聲四起,但簡樂樂全都充耳不聞,她的世界好像停止轉動了,只剩下急速又強力的心跳聲撲通撲通,震得她心慌。

    她的第五次相親對象居然是他?施聞人乘機把對面小人兒瞠目結舌的表情盡收眼底,他就知道她這表情最可愛了!

    「沒想到你看到我這麼高興。」

    「神神神……」她結巴了好半天才擠出一句,「神經病!」

    對!他是神經病、自戀狂,是騙子!她要跟老媽講,老媽肯定會捉著菜刀追殺這個十惡不赦的采花賊!

    「媽,你別被騙了!他就是上次那個……」

    她話還沒說完,她老媽就末卜先知地開口,「我知道。」

    知道還不趕快拿刀砍人?簡樂樂在心里大聲疾呼,但應該去跟廚房借把刀追殺賊人的老媽,居然很優雅地翹起蓮花指,啜了口茶,還惡狠狠地瞪著她,怎麼會這樣?

    「你還不快坐下!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簡樂樂是很想搞叛逆啦!可是她不敢忤逆皇太後,再加上謎底未解,她當然還不能離開,而重點當然是這個陰魂不散的男人!

    「你到底想怎樣啦?」都一個月零一天了,她好不容易忘掉他一點點了耶!結果他咧?居然又莫名其妙跳出來,弄亂她好不容易平靜的生活。哼!帶著鑽戒了不起哦?

    鑽、鑽戒?!他不會是想當著大庭廣眾之下——

    「嫁給我吧!」隨著這四個字響起,他竟然真的「如她所願」當眾上演求婚記。

    「你你你……瘋了哦?」吼!好恐怖!他真的是神經病啦!

    「我沒瘋,就算是,也是為你瘋狂。」施聞人遞上鑽戒,臉上的笑容卻比鑽石還耀眼。

    老天!他說的話真耳熱,也真惡心!但是她卻覺得好熱,從手腳、腦袋到胸口那顆心——

    不行!

    「我不想陪你瘋!」她要走了,但是……「媽!」

    干嘛擋路啦?

    「人家都這麼委曲求全了,你還在那邊看什麼?」

    「我哪有?」老媽怎麼可以胳臂往外彎?而且對象還是欺負過她的騙子耶!

    「你不喜歡他?」

    「對啦!對啦!」

    反正真相只有天知地知她知,她這麼篤定,老媽法力再高強也奈何不了她啦!

    「哦?是這樣嗎?」林美月挑著眉毛故作回憶狀。「哪這樣說來,我們家是鬧鬼羅?」

    「啊?鬧、鬧鬼?」夭壽!話題怎麼變得這麼恐怖?

    「不是鬧鬼,那晚上一聲聲‘聞人’,還有差點把你哥活活嚇死的夜半哭聲是打哪冒出來的啊?」此話一出,爆笑聲跟抽氣聲立刻炸開小小的咖啡館。

    爆笑的是觀眾——咖啡館里所有客人,抽氣的當然是被自己老媽拆台的可憐蟲。

    嗚……連這都被爆料,她還要不要做人啊?簡樂樂此刻的心情只有「羞憤欲絕」這四個字可以形容了。

    然而就在她的尷尬、眾人的目光中,有個人依舊鍥而不舍地跪在地上,把亮晶晶的戒指捧得老高。

    「嫁給我!」

    「我我我……」哎呀!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啦!

    簡樂樂愣在當場,結果倒是急死一票看熱鬧的觀眾,她耳邊開始充斥一聲聲「嫁啦!嫁啦!」

    「Say Yes!Yes啦!」這樣的鼓吹,最後連「I Do!Do!」都出來了咧!

    真這麼I Do,那你去嫁啊!簡樂樂只能在心里這樣嘶吼著,她才沒膽子挑起公憤。坦白說她是很心動啦!瓜竟「舊情也綿綿」,分手多久,她就數日子數了多久。面對他說的每一句拒絕、每一次冷漠,都被他說中了,全是她在自欺欺人!

    想通了,臉也紅了,她扭捏地看著依然跪在地上的男人。「唉!你起來啦!」

    「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老套!但是很有用。

    她咬咬唇,粉臉漲得通紅。

    「所以我才叫你起來啊!箍蛋!」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過去,現場忽然靜得不像話,這時候連根針掉下來恐怕都可以听得很清楚。

    簡樂樂才要反省自己是不是說得太過「深奧」,如雷的歡呼聲差點嚇破她的小膽子。

    然後,她就被剛剛的笨蛋攔腰抱了起來,一直轉、一直轉……

    她知道他很高興啦!可是……

    「別轉了!我、我要……」

    樂昏頭的男人忽然驚醒,但來不及了……

    「嗯——」•西裝當場光榮就義。

    「簡、樂、樂!」男人的怒吼差點沒掀翻了屋頂。

    「這麼凶?我不嫁羅!」嘿嘿,她現在可有籌碼了。

    「好好……我不凶、不凶……」準新郎急的咧!「那我們回家換衣服哦?」

    簡樂樂再遲鈍都知道他要做的才不只換衣服這麼簡單,她不跑,難道要等著被享用嗎?

    「放我下來啦!我要跟我媽回家!」

    「令堂已經先走了。」他老神在在,沒打算讓她的腳接觸地面。

    啥米?她又被家人賣了?

    「走吧!回家!」

    其實听他這樣說還覺得挺溫暖的——如果他沒用「扛肥羊」的方法抱著她,那就更完美了!

    「放我下來啦!」

    「不要!」

    隨著打情罵俏漸行漸遠,一直到听不到為止,咖啡館的眾人這才如夢初醒,你看我、我看你,不約而同想著——原來秋天也能有春意哪!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春天咖啡館之一《撲倒純情男》;

    2、春天咖啡館之二《美味下堂妻》;

    3、春天咖啡館之三《小小羊兒被誰吃》。    (快捷鍵 ←)588627.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