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拐個貓奴男朋友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拐個貓奴男朋友 第三章

作者︰安祖緹

    【第二章】

    公司雖然是九點開始上班,不過要看到程致棋的身影,通常得等到十點過後。

    沈熙凱跟譚安鈞也差不多,故每次負責開門的都是江季庭,下午五點準時離開,下班回家,十分規律。

    至于另外三個老大,都是什麼時候離開公司的呢?

    江季庭就不曉得了。

    這日,前一晚為了一個細節繁瑣的case忙到將近凌晨兩點的程致棋,接近中午才來到公司。

    甫推開辦公室玻璃大門,就發現前方有一雙犀利的金色眼瞳對著他,與他大眼瞪小眼。

    「哪來的貓?」程致棋驚喊,長瀏海半遮的眼瞳發出驚喜之光。

    貓咪有著橘色的蓬松毛發,養得有點肥,干干淨淨的,一看便知不是路邊撿來的。

    好想摸一摸……

    剛要蹲下身,就看到咬著棒冰的江季庭跑出來,舉著手喊,「啊,我的我的!」

    程致棋黑眸不悅一眯,「你有養貓?」

    竟然是江季庭的?可惡,那就摸不得了。

    誰知道她會不會以摸了她的貓就得娶她來作為代價。

    「對啊,養了兩、三個月了。」

    江季庭伸出舌頭舔拭棒冰融化流下來的果汁。

    柔軟的舌頭被草莓汁染得紅艷。

    吃個冰干嘛用那麼**的動作?

    程致棋不以為然的撇唇。

    「我管你養幾個月!」程致棋翻白眼,「你把貓帶來公司干嘛?」

    為什麼不是沈熙凱或譚安鈞養的呢?

    這樣他就可以摸個盡興了!

    「因為房東說,不可以養貓,所以我才把它帶來公司。」

    「你要把貓養在公司?」程致棋瞠目。

    這不就表示,他得過著每天都能看到那只貓,卻摸不得的痛苦生活?

    「我有跟她說不行了。」戴著口罩,對動物毛過敏的沈熙凱淚眼汪汪走出來。

    難怪辦公室這麼熱。

    程致棋嘴角抽動。

    為了讓貓毛飛散出去,窗戶都打開了,故中央空調也停了。

    「我下班會馬上把它帶走。」江季庭一臉煩惱,「房東說我如果不把貓送人,就要我搬走,我也不知道該怎辦。」

    「你租的地方不能養貓,你還養干嘛?」程致棋責罵道。

    根本是咎由自取。

    「因為它跟著我回家了啊!」江季庭理直氣壯道,「你有看過貓會跟人回家的嗎?這是我跟它的緣分,當然要珍惜。」

    竟然有貓願意跟著她回家!

    程致棋好忌妒!

    他在路上遇到的貓,每一只見到他就像看到壞人一樣,跑得飛快,都不曉得他內心良善。

    哼。

    事實證明這只貓空長了一雙漂亮的金色眼楮,視力不太好,才會賴上一個跟蹤狂!

    「結果現在要把它送走,早知道當初就不要養。」程致棋斥責。

    「我沒有要送走,」被冤枉的江季庭噘著不滿的唇嚷,「我在找可以養寵物的房子。」

    「我記得致棋住的那社區可以養寵物。」譚安鈞轉過辦公椅道。

    「真的嗎?」江季庭雙眸湛亮。

    「我住的那里目前沒有空房出租。」程致棋一桶冷水潑來。

    讓她住在他那邊的社區還得了,根本就是引狼入室。

    「不然先把貓放在致棋那里,等季庭找到房子再帶走。」沈熙凱建議道。

    他實在無法跟貓關在同一室,拜托快把貓帶走呀呀呀。

    他沒有辦法呼吸,他難受得快死人了。

    沈熙凱這句建議正中程致棋下懷。

    「喔,」程致棋瞟了在江季庭腳邊蹭的橘貓一眼,撒嬌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暫時收容個幾天也不是不行。看它可憐。」

    因為實在太過興奮,竟忘了只要跟江季庭有關的,依他的個性應該會先拒絕,察覺自己答應得太快了,趕忙加上最後一句,表示他是很勉為其難的。

    天知道他愛死貓了,可是因為他工作不定時,有時急件要趕,會在辦公室住個兩三天趕件,偶爾還得因公出差,再加上他記性差又粗枝大葉,真怕哪天回到家,看到一具餓死的尸體,只好忍耐不養。

    要養動物就要給適合的環境,不然就是虐待。

    「真的可以嗎?」江季庭開心的臉上光輝藏不住。

    「只能幾天喔。」程致棋聲明。

    真希望貓咪可以一直住在他家啊……

    「我一定盡快找到可以養貓的房子。」江季庭以真摯的眼神承諾道。

    「它叫什麼名字?」

    「波波。」

    程致棋臉沉了下來,「沒sense!」

    「啊?」沒sense?「不然取什麼才叫有sense?」

    「當然是……」程致棋頓了下,「我干嘛跟你說?」

    差點被她套出來,好險好險。

    「我看你一定取什麼橘子、椪柑之類的名字吧。」

    「……」靠杯,為什麼她猜對了?

    跟蹤狂果然不能小覷。

    「我猜中了嗎?」江季庭張大賊忒忒的眸。

    「當然沒有!」程致棋不悅的嘖了聲,「晚上八點,你把東西準備好拿過來。」

    「是,老大,沒有問題。」江季庭開心地做了一個舉手禮。

    知道這家伙有養貓,而且不會因為房東反對,就想把貓丟掉或送人,程致棋覺得她看起來順眼多了。

    果然是女憑貓貴。

    下班之後,江季庭回家準備了貓的飼料、貓砂、便盆跟食物盆,招了出租車前往程致棋的住處。

    她在八點十分時抵達,迎上的是一雙不滿的眼神。

    「你遲到了十分鐘。」

    害他很焦心怕會不會他們路上出什麼事情,譬如貓咪被車子輾到之類的。

    但他又不想主動打電話給江季庭,可是他又很擔心,陷入五分鐘的天人交戰後,他決定還是打電話問一下,可打開手機才發現——

    他根本沒存她電話。

    混蛋啊!

    他氣得捶桌。

    所以他得問沈熙凱或譚安鈞嗎?

    突然特地打電話過去問江季庭的電話號碼,他們一定會詢問要電話的原因,少不得得解釋一番,說不定還會被以為他們兩個有曖昧。

    被誤認有曖昧他可受不了。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不用透過任何人拿到江季庭的電話呢?

    公司計算機不知道有沒有?

    還是他現在沖去公司……

    就在他腦中小劇場演到第二段時,門鈴總算響了。

    他幾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沖到門口,再假裝淡定的打開門。

    「因為波波回家時,吐了。」江季庭吐了一口總算可以輕松一下的大氣。

    「吐了?」程致棋擔憂的睜大眼,「有去看醫生嗎?」

    「看了,可能是在辦公室亂吃東西,現在沒事了。」

    程致棋看起來很擔憂的樣子,莫非他很喜歡波波?

    或是……喜歡貓?

    江季庭因他不尋常的表現而起了疑心。

    「喔。」看到江季庭那探究的神色,程致棋輕咳了一下,「我怕它到我家又繼續吐,我還要請理,太麻煩。」

    程致棋一臉不自在,「如果它又吐了,就算是三更半夜,我也會打電話叫你過來把貓帶走。」

    「不會啦,它已經把亂吃的東西都吐光了。」

    「那就好。」程致棋松了口氣,真怕小橘……嗤,波波,身體不舒服,他也會跟著難受。「進來吧。」

    程致棋伸手接過她手上的貓籠子以及沉重的袋子。

    江季庭跟在他身後,走進住處。

    進了玄關,是客廳。

    程致棋並不像一般家庭,安置了沙發、茶幾、電視等客廳必備品,他只放了一張可容納六人的木質長桌,長桌上是一台MAC計算機與其周邊,跟一個玻璃水瓶及三盆多肉植物。

    與門正對的米白色牆壁上,掛著一輛單車。

    非常簡約的設計。

    客廳的後方,是間拉門和室,目前門正敞開,和室的左側是陳列架,似乎放了不少玩意兒,但因為離得遠,又被拉門擋住部分視線,故江季庭看不出是什麼。

    客廳左側有道走廊,她猜是通往臥室跟廁所吧,從玄關這兒是看不到那邊景象的。

    程致棋將物品放在玄關斜對面的角落,就在腳踏車的後輪之下。

    「就把它養在這吧。」程致棋道。

    江季庭蹲下身把袋子里頭的貓砂等物拿出來。

    「我有訓練過波波了,」她邊忙活邊道,「它會自己在貓砂上廁所,不過我不知道它會不會對新環境有排斥感,所以若是它亂上廁所,請不要罵它,把它帶到貓砂旁,告訴它廁所在這里就好。」

    程致棋眯眼盯著江季庭。

    他才舍不得罵它呢。

    江季庭將波波放出來。

    以優雅姿態走出來的波波,輕聲喵叫了一聲,賴在主人腳踝旁撒嬌。

    「波波,這幾天你先住在這位叔叔家……」

    「誰是叔叔?」程致棋瞪眼。

    「呃……葛格家。」江季庭從善如流,立馬改口,「等媽咪找到房子就會來帶你回去喔。」

    「喵。」波波叫了一聲,彷佛听懂她的話。

    「東西弄好就趕快回去吧。」程致棋擺手趕人。

    「嗚……」想到要跟愛貓分別,江季庭紅了眼眶,將波波抱起來在懷里磨蹭。「叔叔……不,葛格雖然講話很凶,但其實是個好人。你要乖乖的喔,才不會被葛格罵。」

    波波恩頭看她,江季庭低下頭來,與它臉頰磨蹭。

    喔喔……好羨慕。

    程致棋雙眼發光看著他們親昵互蹭的模樣。

    他也好想跟進。

    「對了,」江季庭抬起頭,程致棋連忙收起著迷的視線。「因為我都是放養的,沒有關籠,你會介意嗎?介意的話,我現在去買個籠子回來。」

    「不用。」他才舍不得把波波關籠。

    「謝謝。」

    江季庭開了一個罐頭,倒進食盆,攪散之後,放在木質地板上。

    波波開心的喵嗚了聲,埋首吃罐頭肉。

    「波波很喜歡吃罐頭,但不要給它吃太多,因為它如果一下子吃太多,也會吐。」

    「喔。」

    「水要喝煮過的開水喔,它腸胃不是很好,不能喝生水……」

    江季庭講了一堆注意事項,程致棋表面漫不經心,其實都有听進去,暗暗牢記在心中。

    「差不多了。」江季庭站起身來,問,「請問我明天可以過來看它嗎?」

    她張著跟貓一樣楚楚可憐的哀求眼神。

    不可以!

    他心里雖是如是想,但這樣似乎太不近人情,再怎麼說,這還是她的貓。

    「你是它媽,我能阻止嗎?」他擺出十分勉為其難的模樣。

    「謝謝。」江季庭誠摯道謝。

    「沒事就快走吧。」

    「好吧。」

    江季庭彎腰摸了摸波波的頭,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終于只剩下他跟貓咪了!

    程致棋開心雀躍的蹲在波波旁邊,摸著它柔軟的橘毛。

    「波波啊,我是葛格,我以後叫你小橘好不好?」

    波波沒有理他,繼續埋首吃罐罐,但程致棋也不以為意,他正沉溺在家里來了只貓的喜悅中。

    程致棋喜歡貓,是他心中的大秘密,無人知曉,連暗戀他五年半,對他很多喜好跟思考行徑了如指掌的江季庭也不曉得。

    如果她知道程致棋這麼愛貓,早就把波波帶來公司,跟他拉攏距離了。

    程致棋盤腿坐在波波身邊,單手托腮,滿臉寵溺的看著波波吃飯時的可愛模樣。

    波波將整個盆子舔得干干淨淨,才抬起頭來,喵叫了聲。

    「天籟啊……」程致棋整個人都快融化了。

    波波瞧了他一眼,轉開頭去,走往客廳的長桌,輕盈的躍上,好奇的嗅著桌上的多肉植物。

    程致棋立馬跟了過去,坐在椅子上,繼續觀賞。

    波波用毛茸茸的爪子撥了撥多肉植物,一個不小心把小盆栽打翻了,它嚇了一跳,程致棋慌忙安撫。

    「沒事沒事,不要緊的,葛格不會生氣的喔。」

    在他整理被打翻的多肉植物時,波波又跳下桌去四處逛。

    除了門關起來的寢室,它都走了一遍,最後跳到和室那邊的窗戶,對著窗夕卜,喵喵叫了起來。

    「你怎麼了,想出去嗎?不可以喔,這里是十二樓,很高的,就算你有九條命也不可以跳出去的。」

    波波無視他的存在,持續喵喵叫個不停。

    程致棋哄了它好一會兒,它還是沒理他,沒轍的他想到江季庭帶來的東西里頭好像有支逗貓棒,他趕忙去翻找袋子,果然看到一支逗貓棒跟一塊貓抓板。

    「一起來玩。」

    程致棋拿著逗貓棒在波波面前揮舞,波波果然被吸引了,追著逗貓棒玩,程致棋開心極了。

    「哈哈哈哈……抓不到、抓不到……」

    玩了好一會兒,它大概覺得無趣了,又跑去窗戶邊喵喵叫,不管程致棋手上逗貓棒的毛球怎麼在它眼前晃,它都不為所動,有次甚至還惱到作勢要抓他。

    「好啦,不然你就在這里看風景,葛格先去洗澡喔。」

    可程致棋萬萬想不到的是,波波一整夜都在喵喵叫,叫到鄰居打對講機到管理室抗議。

    管理室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貓叫聲來源,因為這小區若要養寵物是要登記的,程致棋並未在登記之列,警衛只好一戶一戶找,找了一個小時才找到罪魁禍首。

    「養貓要先登記。」警衛提點道。

    「這是我同事借養在我這的,養幾天而已。」程致棋開門解釋的時候,屋內仍不斷傳出貓叫聲。

    「住戶抗議貓叫聲吵到他們睡眠,可以麻煩你請它不要再叫了嗎?」

    「不好意思,我會趕快處理的。」

    事實上,他一直想辦法讓波波轉移注意力,不要一直望著窗外,像望夫石上的女人叫個不停,但一直徒勞無功……

    望夫石?

    程致棋靈光一閃。

    莫非,是這個原因?

    「麻煩你了。」警衛說完就離開了。

    程致棋關上門,轉身看著那始終面對著窗戶,叫得口都不會渴的橘貓。

    「你,想你媽了嗎?」

    「喵——」

    「欸。」程致棋抓了抓頭,有些煩躁。

    他剛好像忘了問江季庭的手機。

    他又不能放著波波在家,跑去公司翻電話。

    所以還是得問另外兩個合伙人了嗎?

    正在煩惱著打電話問沈熙凱還是譚安鈞中,哪個人比較不八卦時,驀然看到波波頸上有個項圈。

    他迅速跳上和室,將項圈解下來,果然在內側看到了飼主的通訊數據。

    江季庭躺在床上,夢都還來不及做一個,就被手機鈴聲吵醒了。

    「誰啊,這麼晚打電話!」

    江季庭張著困倦的眸,打開台燈,從床邊桌拿來手機,一看到屏幕上頭顯示的來電者名稱,嚇得整個人彈坐起來,瞬間清醒。

    進公司之後,她就偷偷把程致棋的手機號碼存起來,但不曾打過,沒想到他竟然打來了。

    是波波出事了嗎?

    要不然他才不可能打電話給她。

    她追得很辛苦,也很清楚,程致棋自始至終都對她沒意思,兩人目前的關系也僅止于同事,再多沒有了。

    她慌忙按下通話鍵,「波波怎麼了?」

    她很清楚的听到電話另一端有貓咪叫聲的背景音。

    「它吃完罐頭之後一直對著窗外在叫,叫到現在,叫不停。」

    「這個時候,它應該睡了啊。」而且波波也不是愛叫的貓。

    「它完全沒有睡覺的跡象。」

    「啊……」她想到了,「因為我們都是一起睡的,還是……你介意跟它一起睡嗎?」

    一起睡?

    程致棋雙眼迸出愛心。

    「啊?還要一起睡?」他希望他不耐煩的語氣不會顯得太假。

    「不好意思,它第一天被我撿回來,就習慣睡在我的枕頭上,早上也都是它叫我起床的。」

    「被貓咪叫起床,這麼幸福?」他也要!

    「你說什麼?幸福?」

    程致棋吃了一驚。

    他竟然把心里話說出口了!

    「咳,我是說,我試試看好了,不然它這樣一直吵,鄰居都在抗議了。」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忘了說。」

    「好了,沒你的事了。」他立刻掛了電話,準備抱貓去寢室睡覺了。

    真無情啊……

    江季庭嘆了口氣重新躺回床。

    什麼時候程致棋才肯給她多一點點機會呢,嗚嗚嗚……

    睡意一下子跑得不見人的江季庭躺在枕頭上暗自神傷,過了約莫十分鐘,手機又響了。

    「它不肯睡在我的床上,現在還是在當望夫石。」

    他是不覺得波波叫聲吵人啦,但是這麼晚了,吵得鄰居沒得好睡,會被罵的。

    「不然我去抱它回來好了。」江季庭做了決定。

    「我看你……」雖然已經掙扎很久了,但他還是很難說出口。

    真要為了波波「引狼入室」嗎?

    萬一這女人半夜撲上他的床,造成他必須得負責的「事實」怎麼辦?

    這個決定真的太危險了!

    「嗯?」她怎樣?

    「你呀……」他咬緊牙根。

    波波,跟她,他必須選一個。

    仔細思考,她好像也沒做過什麼強他所難的事情,人格應該是信得過的,他的「貞潔」應該不會受到「凌辱」才是。

    就怕讓她住進來後,她會賴著不走……

    可是就他所認識的她,好像可以賭一賭……

    「怎樣?」干嘛講話像便秘?

    「帶一套衣服過來,今晚住我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