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老婆大過天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婆大過天 第十八章

作者︰金晶

    【第十章】

    顏甜甜是被手機吵醒的,她摸了很久很久,終于找到了手機,「喂?」

    「甜甜啊,媽媽和爸爸過來看你,你快點起來。」顏母笑著說。

    來看她?顏甜甜打了一個哈欠,低下頭,看著被單滑落之後的身子,腦袋一片空白,彷佛缺失了什麼重要的記憶,「媽,你們什麼來?」

    「已經在你家門口了。」

    「什麼!」顏甜甜瞬間清醒,她突然想到她現在沒有住家里,顏母和顏父肯定等在她原來的房子門口。

    她的臉一下子蒼白了,她爸媽過來怎麼沒有提早說一聲呢,她怎麼辦啊!她慌張地坐起來,這一坐,她才發現她的腰上多了一只不屬于她的手臂。

    這用力的臂膀很眼熟,她盯著好一會兒,耳邊同時響起兩道聲音。

    「甜甜,先給我們開門吧。」是顏母。

    「怎麼了?醒得這麼早。」

    這道男聲……顏甜甜不敢置信地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

    因為抱得很緊,所以她能清楚地感受他的呼吸,他的體溫。他沒穿衣服,這是她第一個想法,她也沒穿衣服,這是她第二個想法。

    然後,她的腦袋空白了,什麼也想不起來,她生不如死地看著靠在床頭對著她笑的男人。

    為什麼你在這里?她張了張,無聲地發問。

    「昨天你讓我留下來的。」

    她讓他留下來的?他是不是沒睡醒,還是他在作白日夢啊!

    「甜甜,你跟誰在一起!」顏母耳尖地听到了男人的聲音,「你立刻給我開門。」

    顏甜甜一個頭兩個大,她痛苦地抓著頭發,一只大掌抓住她胡亂動的小手,不讓她繼續抓下去。

    「顏甜甜!」電話那頭是緊追不舍的顏母。

    顏甜甜慌亂地說︰「媽,我、我沒有住那里。」說完以後,她恨不得咬自己的舌頭。

    「沒住那里!那你住哪里?我剛才好像听到男人的聲音了。」顏母激動地問。

    「我、我沒有……」顏甜甜慌得不知道說什麼了,瞄著那好整以暇的男人,她好想現在掛了電話,問他他們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學壞了,你是不是跑去跟男人同居了!」顏母痛心疾首地說︰「我和你爸從小就教你,女生要自愛,你……」

    「媽,媽,不是你想的那樣!」顏甜甜叫著要解釋,霍坤的手伸了過來,將她的手機拿走。

    「阿姨,你好,我是甜甜的男朋友……」

    顏甜甜听著霍坤說的話,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了,什麼他們交往很久了,他求婚很久了,他們在一起是以結婚為目的……

    她知道霍坤很會說,可她不知道他會這麼說,她伸手要奪回來,霍坤已經在報地址了,「阿姨,這里有點遠,我去接你們吧。」

    那頭的顏母拒絕了,要拉著顏父坐計程車過來。

    霍坤將手機還給顏甜甜,顏甜甜尖叫,「霍坤,你胡說什麼,你這樣說,我媽會誤會的!」

    「誤會什麼?我本來就想跟你結婚。」

    「太、太快了,等一下,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干嘛跟我爸媽說你住在哪里?」

    他掀開被子,站了起來,「他們正在趕過來,你最好動作快一點,不然他們看到你這樣……」他的目光上下移動,「會很生氣。」

    她這樣?她低頭一看,連忙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紅著臉看他,「我們昨天晚上……」

    「你不記得了?」他問。

    「不記得了。」她快哭了,看著眼前的男人,渾身微顫,昨天上他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她一醒來,兩人躺在床上,最可怕的是他身上點點的紅印,一看就是被指甲抓的。

    她相信,霍坤沒這麼變態,自己抓他自己,跟他同屋的又只有她一個人,那就是她抓的?

    「不記得就算了,我回房間換衣服。」說完,霍坤疾步離開了。

    等他一關上門,她立馬拉開被子,將自己上上下下看個清楚,青紫的印記格外的顯眼,她捂著臉,無聲地自問,昨晚、昨晚她和他在一起了?

    他們做了?天啊!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怎麼辦?一輩子第一次做壞事,立馬被抓了個正著,還是被她的父母抓住了!她壓根沒有時間去悲傷。

    她迅速地站起來跑去浴室,不管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先安撫好她爸媽才行。

    顏甜甜下樓的時候,顏父顏母已經到了,她心中暗喊糟,她剛想出聲,听到顏父開口,「我女兒呢?」

    「甜甜馬上就下來了。」霍坤到。

    顏甜甜蹲在樓梯上不敢下去了,她爸那副要打斷她腿的凶殘模樣太讓她心虛了,她腿軟下不去。

    這時,她突然發現,認識霍坤這麼久第一次看到他正裝出席,一身黑色西裝,看起來格外的正式,跟見家長一樣。

    這個想法剛從她的腦海里飄過,她就听到顏母開口了,「你是我家甜甜什麼人?」

    「我跟甜甜是工作關系,她是我的責編,後來相處了一段時間,我喜歡她,所以一直追她,不過她一直沒有答應。」

    「沒答應?那你們……」顏母眼露擔心,「是不是已經……」

    「阿姨,甜甜是一個好女生,我們沒有做任何不對的事情。」霍坤道。

    臭不要臉,沒做不對的事情,那昨晚他們干什麼了!顏甜甜不記得昨晚發生什麼,可她知道身上這麼多痕跡,他們要是沒發生什麼,那霍坤就是太監了。

    「希望你們不要誤會。」霍坤認真地說。

    顏父沉著臉,只說了一句話,「家有家規。」

    「家規?」

    「不要這樣子嘛,霍坤不是說了嘛,他跟甜甜又沒……」顏母幫忙求情。

    「臭丫頭,膽子大了,不管什麼原因跑到男生家里住就是不對!起碼要罰她跪幾個小時,不然她轉頭就忘記痛了。」顏父冷冷地說,顏母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瞪了顏母,顏母抿著唇沒說話了。

    顏甜甜靠在牆上,掙扎了許久正要下樓的時候,突然看到霍坤矮了半個身子,跪了下去。

    「你干什麼?」顏母驚訝道。

    「甜甜的錯就是我的錯,叔叔不要生氣,我替甜甜跪著。」霍坤語氣溫和地說。

    顏母有些傻眼,她是知道的,自己的老公說話狠了些,可也只是說說,不會真的讓顏甜甜跪幾個小時,不然第一個不肯的人就是她了。

    但顏母沒想到霍坤會當真,她看向顏父,正要說話,顏父先開口了,「我家丫頭跟你有什麼關系?」

    「我把甜甜當老婆。」

    顏母噗嗤一聲笑了,看著顏父臉色更加的深沉,她笑得開懷,推了推自家老公的手,「怎麼辦?」

    「就算你以後追到我女兒,當我女兒的老公,可你別忘了,我還是她老爸,我照舊可以管她!」顏父面無表情地說。

    「叔叔,無論如何,以後她犯錯都有我擔著。」霍坤一言九鼎。

    顏父無語了,余光瞄到偷偷摸摸的顏甜甜,「還在那里不下來!看看人家霍坤,知錯就改,你呢?就知道要逃,你是不是要氣死我。」

    顏甜甜局促地下來,伸手拉著霍坤起來,「爸,你別氣,」低聲同霍坤說︰「你快起來。」

    「不行,叔叔說要跪幾個小時。」

    顏甜甜幾乎想笑了,她什麼時候被他爸這樣罰過了,她爸是狐假虎威,她看向顏父,「爸。」

    「你看看,還沒嫁過去就想著人家了。」顏父悲傷地對著顏母說。

    顏母不理他,伸手拉起霍坤,「霍坤啊,你今年幾歲,家里有什麼人,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媽!」顏甜甜眼看這悲劇成了喜劇,而她的人生要進入另一個階段,嚇得連忙要阻止顏母。

    顏父一把拉住她去角落,「你老實交代,吃虧了沒有?」

    「沒啊,爸!」她眼不眨臉不紅地說。

    顏父這才露出一絲笑容,看著自家老婆追問霍坤的場景,「嗯,那人還不錯。」

    她只是不想被打斷腿,才這麼說,所以霍坤是不是一個不錯的人,她也不敢鐵口斷言,但是在顏父面前,她不敢說實話,就算她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她也打算將計就計,什麼都沒發生。

    「爸,其實我……」

    「你年紀也不小了,自己看著辦。」顏父如此說。

    顏甜甜無力地看著霍坤和她媽相談甚歡的場景,她有一種被賣了還要幫人數錢的感覺。

    顏父顏母難得過來玩,顏甜甜請了假陪他們,而霍坤也全程陪同,霍坤房子里客房多,顏父顏母就住在其中一間,顏甜甜住原來的房間。

    這幾天,顏甜甜很煎熬,好不容易等到顏父顏母走了,她一把抓住霍坤的衣領,將他推在沙發上,「說!你那天晚上到底有沒有吃我的豆腐?」

    「有。」他點了點頭。

    「什麼,你這個流氓!」她生氣地要捏住他的脖子,她要掐死他。

    「你也吃了我的豆腐。」他帥氣地直接將上衣脫掉,隔了幾天,他身上的紅印還未消失,很清晰。

    她的臉倏然漲紅,「這個……」天哪,看他的樣子,他們那一個晚上到底戰況有多激烈。

    他拉著她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對比那指印,「看!」

    她卡在那里,支吾道︰「我、我……」

    「不過我吃的豆腐是比你多一點,你生氣也是正常的。」他嘆息一聲。

    「霍坤,我不是在說這個,我是說為什麼我們……」

    他突然抱住她,薄唇吻住她的唇,「情不自禁。」

    她的臉上滾著熱燙,「你是不是灌我酒?」

    他瞪了她一眼,「我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你已經成了小醉貓,撲到我身上,摸摸我這里,摸摸我那里,反正我被你摸遍了。」

    她不由地以手搧了搧臉,「真、真的?」

    「嗯。」

    他們的第一次居然是在她醉酒的情況下發生的,她不知道是該開心呢還是該傷心,正想著,一只大手在她的背脊上輕撫著,他的指尖仿佛帶著魔力,令她整個人酥軟了。

    「你干嘛啦?不要亂摸。」她羞澀地推了推他的手。

    「是不是不記得那晚發生什麼事情了?」他在她的耳邊咬耳朵。

    她的耳根子都紅了,不記得也不會告訴他,可她不說,他看她的神態就能明白,他輕撫著她的臉頰,「我幫你回憶。」

    「啊?」

    他站了起來,將她抱起來,一邊走上樓梯,一邊解釋,「我從洗手間一出來,你就撲了過來,還問我是不是要睡你……」

    他很快地走到她的房間,將她放在床上,「然後你勾引我。」

    「我才沒有!」她紅著臉否認。

    「呵呵。」他低低地笑了幾聲,「你當著我的面,跑到浴室,連門也沒有關好。」

    她的心髒噗噗地劇烈跳著,看他場景還原地抱著去浴室, 「霍坤,你瘋啦!」

    「你不想知道我們發什麼事嗎?」他問。

    「你說就好了,不要動手!」

    「說不清楚,我更喜歡做。」

    ……

    「霍坤!」

    「乖,我親愛的寶貝。」

    她羞著臉,無言以對,誰讓她惹上了這個一吃就停不下來的男人!

    算她倒霉。

    「小甜甜,你真可愛。」

    【番外篇︰甜甜日記】

    今天是晴天,可是我的心情很陰暗。睡一覺醒來天翻地覆,我跟某人不知道有沒有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我爸媽也來了,麻將四人桌,正好湊齊了,哭!

    這種情況下,我不知道要做什麼,某人還有心情地穿著西裝見人,我是不會承認他很帥的,哼!

    蹲在樓梯上蹲得腿都麻了,準備洗干淨脖子赴死的時候,我看到某人跪了下來。

    跪天跪地跪父母,他跪我爸媽干什麼呢?接著我听到他說,我做錯事,他負責。

    我眼楮發熱,想哭,看著他跪著的背影,我的心默默地疼了起來,我知道,我是在心疼他。

    那一刻,我想,我完蛋了,我要終結在他身上了。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他呢?記不清了,反正光是他那張臉就夠我神魂顛倒很久,何況他的身材也很棒,哈哈!

    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他說的,我做錯的事由他負責,嗯,我其實就是喜歡有人給我當靠山,哎喲,喜歡就喜歡吧,矯情也沒什麼意思。

    好吧好吧。

    我喜歡你,霍坤。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