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老婆大過天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婆大過天 第二章

作者︰金晶

    顏甜甜一臉暈乎乎地走了出來,她手里拿著七月的地址,她看了一遍又一遍,掌心熱乎乎的,她幸福地像是踩在雲朵上。

    娟姐看到她,「現在要走了?」

    「是啊,主編讓我去催稿。」顏甜甜一臉開心地說。

    娟姐幾乎不忍直視,話中有話地說︰「妳要記住哦,人的外表通常具有欺騙性的。」

    顏甜甜看向她,彎了彎唇,「好,我知道了。」

    娟姐目送她離開,搖了搖頭,祝她好運。

    顏甜甜背著包,坐捷運去了七月住的地方,她唇角始終上揚,臉頰粉嫩,好像一個要去見情人的小女生。

    出了捷運站,她一步一步地找地方。七月每年的銷售量很高,他的收入也很豐富,所以知道七月住在這一片別墅區里的其中一棟,她一點也不意外。

    她甚至覺得,她的偶像,有才華有能力,能買的起別墅住很正常,不過住在別墅,讓她走進來很遠啊。

    她一邊走一邊出汗,春天里,她的背後出了一身的汗,她走了好一會兒,終于找到了對應的門牌。

    終于到了!

    她難以平復激動的心情,先是拿出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擦到一半,她想到今天貪方便沒有化妝,只在臉上擦了防曬霜和護唇膏就出門了。

    天哪,早知道今天要見她的偶像,她就把十八般武藝都拿出來了,怎麼也要將自己打扮得美麗動人來見偶像。

    她欲哭無淚,只能盡量讓給自己看起來如白紙般整潔簡單,她在心里懊悔了一會兒,打起精神,按下了門鈴。

    七月,她的偶像,她來啦……

    然而,她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一分鐘之後,她想七月沒有听到門鈴聲,于是,她又按下了門鈴。

    這一回,她等了兩分鐘,然後她又按了一下,會不會沒人在家呢?她摸著下巴想,又等了一會兒,她想了想,還是乖乖地在門口坐了下來,小手揉了揉發酸的小腿。

    她拿出手機打算打電話,照著紙上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她豎著耳朵專注地等著電話那端的聲音,心髒激動地跳快。

    但還沒等她的心跳跳到最快的時候,電話那頭傳來機械的女聲,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她驚訝地又打了一遍,依舊是關機的提醒,她郁悶地咬著了唇,現在開始有些明白這個任務的艱難性了。

    也許Anna姐說的沒錯,這個任務真的很難!

    她咬了咬唇,固執地決定再等一等,不說催稿這件事,難得能見到她的偶像,她不想放過這個光明正大的機會。

    她進星象出版社為的就是見一面自己的偶像,機會在眼前,讓她放棄,她做不到啊!

    于是,她頑強地坐在門口,像一尊石像,她決定,無論如何,今天也要見到七月……

    天,黑了。

    顏甜甜覺得,自己再等下去,很可能月亮星星出來了,七月還沒有出來。

    她絕望地垂著腦袋,露出雪白的後頸,看著腳下的石子,她心中的嘆息如大海一般快要將她淹沒了。

    她的肚子開始唱空城計了,她好餓,餓得兩眼發金光,她甩了甩腦袋,決定明天再來守株待兔,她站了起來,抖了抖發麻的身體。

     嚓!她听到金屬的聲音,身體僵硬在那兒,她體內已冷卻的熱血再一次地沸騰,她炯炯有神地看著那扇陪了她一天的鐵門。

    當當,門被打開,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那人顯然沒想到這麼晚了還有一個人守在門口,嚇得罵了一句,「神經病浮!」

    她怯怯地懷著一種朝聖的神聖心靈,對著他的粗口充耳不聞,緩緩地抬頭,下一刻,她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樣。

    神經病浮!她不由地在心里罵道,這個人不是上次看到的那個極品帥哥嗎?他怎麼會在這里啊!

    「七、七月?」她的嗓音在顫抖。

    男人冷凝的目光瞅著她,「妳是?」

    在顏甜甜的心目中,七月是一個男生,因為他自己在書中提過,再結合他平時說話的方式以及態度,她覺得,七月是很陽光的男生,就跟七月烈陽一樣,但她沒想過七月有多帥。

    她覺得,七月可以長得不帥,因為七月有才華嘛,他可以不帥,他有理由不帥的。

    但現在,老天爺告訴她,七月不僅有才,還有貌,作為他的死忠粉,她真的太意外了。她怎麼這麼幸福,她喜歡的偶像才貌皆備啊!

    她用力地點頭,「七月,你好,我是星象出版社的顏甜甜。」

    「嗯,我听說過了。」他的聲音懶洋洋的,「不用喊我七月,叫我霍坤就可以了。」

    偶像的真名也這麼好听,顏甜甜心中贊嘆不已,腦袋用力地點頭,「好的,霍先生。」

    因為偶像在她的心中地位太高了,她真的不敢直接喊他名字,想了想,還是喊了他霍先生。

    霍坤挑了一下眉,「妳是七月的腦殘粉?」

    一口血梗在喉嚨,要吐不吐,她差點噎死自己,她驚嚇地往後一跳,驚恐萬分地看著他,就跟看到綠巨人一樣。

    他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有事?」

    她木木地看著他,「我是你的責編,現在開始負責你。」

    「嗯,簡單來說,就是來催稿的。」他無所謂地說。

    這位霍先生說話好直接,她的偶像是一個直接的人,她心情微微放松,「霍先生,我下午按了好幾次門鈴,都沒有人應,還有我打你電話是關機……」

    「妳該知道……」他雙手環胸,英俊的臉緩緩俯下,直視著她的水眸,唇角帶著漫不經心的笑容,「我沒有回應就意味著我不想理妳,OK?」

    靠!她暴擊掉血一萬點,她顫了顫唇,內心的小顏甜甜開始崩潰,她的偶像說話太直接,她的幼小心靈有些扛不住。

    咕嚕……

    一陣響亮的聲音響了起來,她低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這時又一陣響亮的咕嚕聲叫起來,她怔怔地看他,呃,這一次好像是他的肚子在叫。

    他面無表情,「讓一讓,我要去吃飯了。」

    她挪了挪腳,看他走出去,立馬也跟了上去,「霍先生,你肚子餓了,我也是,不如我們一起吃飯,也算是認識一下。」

    「我不請妳吃飯。」他一句話堵住她接下去想說的話。

    她摸了摸臉,有些汗顏,「我沒讓你請我吃飯。」她只是想彼此了解一下,畢竟以後一起工作。

    「我也不想吃妳請的飯。」他說。

    這個人也許不是直接,而是沒有情商。

    她無奈地說︰「我是你的責編……」他們總要認識一下吧。

    他的腳步微頓,瞟了她一眼,「哦,那就一起吃飯吧。」

    她該跪下三叩九拜地感激他嗎?她心中的小顏甜甜淚流滿臉,她默默地跟了上去。

    當她坐在他的車子上時,她又不由自主地澎湃了,這是七月的車,她現在坐在七月的車里,七月開車載她……想想,好幸福啊!

    「妳第一次坐車?」他無語地看她一副要跪著吻他座椅的模樣,忍無可忍地問道。

    「啊,不是呀。」

    「不要表現得像個土包子,可以嗎?」

    她一本正經地說︰「好的。」

    「雖然我很帥,我的車子也很帥,但耐不住妳那副饑渴的模樣,知道嗎?」他瞥了她一眼。

    她唇角微抽,「我……」

    「我知道,妳是第一次見到妳心中的大神,太過激動,壓抑不住心中的澎湃,才會在我的車上表現出一副五體投地的樣子。」他露出一副他理解她的神情。

    好想反駁他,可他又說對了幾分,怎麼辦,她內心焦躁不已。

    「怎麼不說話了?」他問。

    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哦,對了,她看向他,「Anna姐說你大綱人設都已經設定好了,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寫呢?」

    他開著車,好半晌,認真地回她,「我在開車,要專心。」

    所以他是要她不要跟他說話?剛才說得很起勁的人是他,不是她。她一臉的平靜,內心卻是波濤洶涌。

    怎麼辦!七月好像不是她想的那個七月,坐在她旁邊的人也許只是一個披著七月的皮的奇怪的男人。

    沒錯,這個男人太奇怪了。

    她的七月應該是滿臉笑容,對人樂呵呵,一副陽光明媚的少年模樣的大男生,而不是這個酷到極點,懶散到極點,說話不客氣到極點的奇怪男人。

    老天爺,她的七月是怎麼了?被下降頭了嘛!

    一路無話,車子開到了一家做海鮮粥很有名的店,他停好車,解開安全帶,看向她,「對了,妳叫什麼來著?」

    「顏甜甜。」

    「嗯,小甜甜。」

    什麼小甜甜!她整張臉猶如在風中飽受凌虐的玫瑰花,慘不忍睹。她拒絕這種帶有惡感的稱呼,好肉麻!    (快捷鍵 ←)588267.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