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阿茶 > 從夫之夜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從夫之夜 第十四章

作者︰阿茶

    【第十章】

    時光慢慢地流逝,房里春光旖旎,空氣中夾著yin靡的味道,而後漸漸散去。

    江林薇微蹙著眉嚶嚀了一聲,慵懶地翻了個身,探手過去,身邊卻是空的。

    剛撐起身體朝屋子里張望,梁品延正好推門進來。

    「醒了?」梁品延溫柔地坐到床沿邊,「安安我送去幼稚園了,你再多睡一會兒吧。」

    「幾點了?」江林薇驚呼。

    梁品延笑道︰「我已經幫你請假,幾點又有什麼關系?」

    「可是,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我舍不得你,請假在家陪你。」

    江林薇一怔,甜言蜜語張嘴就來,這個男人真的還是她的老公梁品延嗎?

    這時,她才發現以往西裝筆挺的梁品延竟然穿著一身休閑裝,偏為冷冽的氣場也不見了,轉而成了溫柔的鄰家大哥哥。

    「你沒事吧?」江林薇懷疑他在工作遇到挫折。

    梁品延失笑,「我只是單純想在家陪你,昨天惹你生氣,你還沒說原諒我,你不原諒我,我哪里能安心工作?」

    因為她?這樣的梁品延,讓江林薇好不習慣。

    「我認真反思過了,一直以來,都是你圍著這個家打轉,以後我會改進,看在我昨晚那麼賣力的分上,就原諒我吧。」梁品延說。

    「你,你別這樣好嗎?」江林薇怕怕地往後縮了縮。

    今天的梁品延真的好不對勁!

    江林薇的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梁品延笑了笑,「我去準備早餐。」

    昨晚真的是玩大了,梁品延竟然沒有覺得她的行為很浪蕩而嫌棄她?想不明白,江林薇敲了敲發萌的腦袋下床。

    江林薇忍住酸痛,慢慢向浴室走去時,身體忽然懸空,梁品延從身後將她抱起來。

    「啊!」

    將她輕輕放進浴缸,他又體貼地打開水龍頭,然後他出去。江林薇稍微松一口氣,只是片刻後,他又回來了。

    「你……」

    「你不舒服,我幫你洗,你乖乖坐著就好。」

    ……

    這一天,梁家父母去夏威夷玩,把安安也帶去了,家里只剩下梁品延夫妻二人。還不到晚上,他就給快要下班的妻子傳短信,讓她到公司來等他一起下班。

    于是,江林薇下班後直奔梁品延的公司,剛進公司大門,就有人不斷地跟她打招呼,江林薇仔細想了許久,都想不通他們為什麼認識她。

    快要到梁品延辦公室時,一個瘦高個子的男人迎過來,畢恭畢警地對她說︰「梁太太你好,我是梁總的秘書。梁總的會議大概還有二十分鐘結束,梁總讓你先在他的辦公室坐一會兒。」

    他就是梁品延經常提起的高秘書啊,江林薇對這個名字很熟悉,她笑著點了點頭,說︰「品延經常說自己有個好秘書,原來就是你。」

    高秘書不好意思地憨笑道︰「哪里哪里,梁總過獎了。」說著,他們已經到了梁品延的辦公室前,高秘書開門請江林薇進去,並問道︰「梁太太想喝點什麼?」

    「不用了,你去忙吧。」

    江林薇謝絕了他的好意,然後專心參觀梁品延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是暗色調,風格嚴謹,和他的為人很像。

    當她走到辦公桌前,看到桌上擺著一個相框時,不由得一愣,里面竟然是她的照片。

    他什麼時候幫她拍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難怪公司的人都認得她,原來是因為這張照片。

    「偷窺我!」江林薇拿著相框,甜蜜地抿著嘴笑起來。

    梁品延的辦公室非常簡單,書架上面的書籍都是外文,江林薇也懶得看,她坐在辦公室左看右看,實在無聊。

    不經意間,她的視線透過百葉窗的縫隙,看到梁品延就在對面的辦公室里,和幾個人正在認真地討論著什麼。

    他穿著白色襯衫,專注的樣子看上去簡直是魅力四射,江林薇看著看著不由得看呆了。

    猝不及防地,梁品延猛一下抬頭看了過來。

    江林薇像做錯事被抓住的小孩子,慌亂地迅速低下頭去。

    沒一會兒,梁品延回來了。

    他笑了笑,拿出自己的手機遞給江林薇說︰「無聊吧?這個給你,打發打發時間。」

    「有游戲?」江林薇接過手機,問道。

    「不是游戲,每個人的手機里都有秘密,你慢慢檢,就不會覺得無聊了。」說完,他俯身過去在江林薇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出去了。

    他親她的時候,對面辦公室里的人全都看到了,不約而同地都漲大了嘴巴。

    梁品延轉身後,他們又偏頭假裝沒看見。

    他做這一切十分自然,反倒讓看慣了他嚴厲冷酷的員工們不自然起來,想不到梁總也有這麼柔情的一面。

    他走後,江林薇玩他的手機,臉上洋溢著笑,如果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誰還會主動交出來?他就是擔心她無聊。江林薇明知道翻不出什麼東西來,但還是打開看。

    結果,還真讓她看到楊秘書傳來的短信,上面寫著,我回英國了,再見,真心地祝福你和太太能幸福。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留著這則短信給她看的,往下再看,一年前的垃圾短信還在,應該只是單純地沒刪除吧!

    關于那件事,梁品延已經認真解釋過,她相信他不會撒謊,也沒那個必要。她只是覺得有些唏噓,楊秘書跟他認識十幾年,卻抵不過他們相識幾天,緣分真的很奇妙,她何其幸運,能在這個年齡遇上他。

    想到從前獨自經歷過的風風雨雨,江林薇好慶幸自己以前沒有因為孤獨就嫁了,否則她這輩子可能都遇不到他了。

    想到他給她生命中帶來的美好,江林薇內心一片柔軟,梁品延一出來,她就不顧旁人的目光撲了過去,雙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臂,像小鳥一樣依靠在他身上。

    「有沒有等太久了?」梁品延的聲音也異常的溫柔,他反手擁住江林薇的肩膀,將手里的文件交給一旁的高秘書,在別人艷羨的目光下向電梯走去。

    雖然上次的工作失誤給梁品延造成不小的沖擊,但是上天是善待努力的人,所以它把愛情賜給了梁品延。

    有了妻子的默默支持,他也有了更大的動力,也或許是因為有了上次的教訓,他在文件資料細節上更加仔細,終于,天道酬勤,新的企劃很順利。

    恰好正值年底,于是年會,慶功宴一起舉行,這一次,梁品延決定帶妻子出席。

    兩人一進會場,就有人涌過來恭喜梁品延,還順帶夸了幾句江林薇。江林薇挽著他的手臂,淡然地應對別人的恭維,言行舉止落落大方。

    「梁太太,你寵辱不驚的樣子,氣場蠻強的。」梁品延低聲打趣道。

    「這種互相吹噓的宴會真的很無聊,難怪你從不帶我來。」江林薇卻說。

    「這回知道你老公的良苦用心了吧?這種虛偽的場合,我也不想你多參加,我教你一個辦法,你假裝不舒服,然後找個地方坐下,就可以避免和別人虛以委蛇了。」

    江林薇暗暗咋舌,恐怕只有厭倦卻又無法避免這種場合的人才會想到這個辦法吧!

    不過江林薇真的感到不舒服,為了不讓他分心,她沒有說,而是順從他的話,先去了趟洗手間,出來後就順勢找了個角落坐下來。

    「小姐,你好像不太舒服。」一個俊俏的男人忽然過來搭訕她。

    江林薇禮貌地應付道︰「我沒事。」

    「要不要我幫你送去醫院?」

    江林薇搖了搖頭,拒絕了他,「不用了,謝謝。」

    「那我送你回去吧。」說著,他的手已經放到江林薇的面前。

    江林薇尷尬地笑了笑,「真的不……」話還沒說完,她就看到梁品延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她面前,表情復雜地問道︰「老婆,怎麼了?」

    「梁總?」男人看著來人驚訝道。

    「周先生,你今天好像遲到了。」梁品延客套地寒喧道。

    男人尷尬地笑了笑,「原來這位是梁太太,真是失禮。」致歉後,他灰溜溜地走開了。

    梁品延皺皺眉,冷聲道︰「我們走吧!」

    「現在?可是這里……」

    梁品延已經拉起她的手,「我不喜歡別的男人看你,一眼都不行。」

    今天這場慶坊宴是為他開的,可是他的老婆居然被別的男人搭訕,這讓他什麼好心情都沒了。

    他只想立刻帶江林薇離開,將她藏起來,不讓別人看到。

    梁品延吃醋的樣子取悅了江林薇,她抿嘴笑著,乖乖地跟在他身後,離開了會場。

    結果這晚,梁品延又帶她去百貨公司。

    「你要買東西嗎?」

    「沒錯。」梁品延的回答十分簡短。

    他居然還在吃醋。

    江林薇抿著嘴偷笑。

    梁品延拉著江林薇的手,去到二樓精品珠寶店。

    「上次不是你選的,丟了就丟了,這次你選一個自己喜歡的,我買給你。以後,要一直帶著!」

    江林薇一臉萌樣,「誰說我的戒指丟了?」

    「沒有丟?」梁品延听到這話,臉更黑,「那你為什麼一直不戴?你是已婚人士,戴婚戒防止別的男人覬覦你,是你作為妻子的基本責任,明白嗎?」

    這麼一說,江林薇感覺好像確實是自己不對,一開始她是覺得品延不愛她所以沒戴,後來,她忘了。

    既然理虧,那就乖乖認錯,江林薇點了點頭,歉疚道︰「嗯,明白了。」

    江林薇賣乖的樣子讓梁品延心中一動,她的溫順簡直就是必殺技,每次都能讓他立刻束手就擒,一肚子的火就這樣徹底滅了。

    他的心軟了下去,聲音也柔了起來,「以前的戒指是別人買的,可以不算數,這次我們親自挑一對,以後要一直戴著,听到沒有?」

    「嗯。」江林薇連忙點頭,乖巧的模樣更惹人憐愛,梁品延努力克制,才忍住想要一親芳澤的沖動。

    善于察言觀色的櫃姐看他們夫妻的互動好一下子,熱情地拿出適合他們的婚戒,一一放在展示櫃上供他們挑選。

    旁邊的幾個櫃姐也忍不住多看一眼,眼里流露出羨慕之情。他們家的珠寶價錢不菲,帶美女過來買婚戒的男人也很多,可是夫妻一起來的並不多,能這麼溫柔對待妻子,長得又這麼帥的更是少之又少。

    這個女人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銀河系,不然她相貌不算美人,怎麼會遇上這麼好的男人?

    可其實幸福不幸福,並沒有統一標準,或許在別人看來,梁品延長相好,收入高,能得到他的垂青,是江林薇的幸運;可是對于梁品延來說,能得到江林薇又何嘗不是他的幸運?

    江林薇身上最吸引人的,恐怕就是她眼里的溫和,她的內心世界十分豐富,知道人情世故並理角軍,卻能保持自己不世故。

    他的好全部在表面能看到,而內心他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功利世俗,遇事也會發脾氣,而林薇卻像一杯茶,看著色澤平淡,初嘗一口也平凡無奇,但是經過時間的流轉,慢慢地品嘗,茶水會漸漸彌漫在整個口腔里,沁人心脾的淡爽自內心散開,有種通透的舒暢感。

    她的好,彌足珍貴。

    這晚,回家後,梁品延把內心的真實想法全部告訴江林薇听時,坐在他腿上的江林薇愣了足足半天。

    「傻了?」

    「你竟然這麼會說情話。」江林薇捂臉,他以前到底是有多不愛她,竟然從來沒對她說過,「真傷心!」江林薇假裝難過地將臉埋在梁品延的肩窩里。

    「林薇……」

    「咕……」肚子不爭氣地叫了起來,江林薇大囧,忙用手捂住臉。

    「什麼聲音?」梁品延豎起耳朵,仔細一听,不禁失笑,「餓了?我們不是剛吃過晚餐嗎?」

    江林薇咬咬唇,無奈道︰「我最近好像食量有點大。」

    「何止食量大了。」

    「什麼意思?」

    「你整個人都大了一圈。」梁品延含笑道,他還故意伸出兩只手在空氣中比劃出一個大圓圈。

    江林薇嚇得瞪大雙眼,「真的嗎?」

    「逗你的,你都瘦成這樣了,不知道那些飯都被你吃哪兒去了。」梁品延失笑,了頭。突地,腦子里靈光一閃,他試探地問道︰「你最近,有沒有感到惡心?」

    「有幾次有一點,但是一下子又沒了。」江林薇仔細想了一下,了頭,不解地問道︰「為什麼這麼問?」

    梁品延怔怔地望著她,兩眼閃著光。

    「不會吧?」江林薇後知後覺。

    「快起來,我們馬上去醫院。」梁品延輕輕拍了拍江林薇,示意她起身,然後迫不及待地換衣服,拉著江林薇出門。

    江林薇努力地回想上個月那個來是什麼時候,可是,任憑她怎麼回想,她都想不起來,難道真的是時間太久,忘了?

    車開到半路時,梁品延在一家藥妝店前停下來,他興沖沖地下車跑進去買驗孕棒,他已經等不及了,現在就想知道。

    江林薇去附近的便利商品的洗手間時,梁品延覺得自己的心髒都要快要跳出來了。雖然他一直把安安當做親生女兒,可當他得知自己可能真的要做爸爸的時候,心情卻完全不一樣。

    尤其是當他看到驗孕棒上那兩道紅線,走出便利商店後,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一把將妻子抱了起來,高興地轉著圈。

    「頭會暈。」江林薇心里滿是甜蜜。

    之前安安還問她,什麼時候能給生個弟弟或妹妹,她當時還覺得至少要等上一年半載的,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

    幸福總是來得太突然。

    梁家人知道這個消息後很高興,尤其是婆婆,再也沒有把她晾在一邊過,梁品延更是緊張地請人把家里清掃一遍,就他在伺候皇後似的小心翼翼,生怕她哪里不舒服。

    之前江林薇覺得自己被丈夫寵得像個公主,現在,她覺得自己就是個皇後。當然,梁品延也不是百依百順的,比如她想抱安安他就不讓,晚上睡覺也不要她去哄安安,換他自己哄,安安只能跟她說話,不能跟她抱在一起玩。

    幸好安安也很期待肚子里的弟弟或妹妹,梁品延跟她說了後,她就再也沒有撒嬌求抱抱了。

    全家人都在期待著這個小生命的到來,江林薇想,這或許就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吧,有她的男人,有女兒,還有肚子里的寶寶陪她!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