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阿茶 > 從夫之夜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從夫之夜 第一章

作者︰阿茶

    【第一章】

    市區臨近上班路上有一家咖啡廳,已經開了很多年,生意普通,不過一直都有常客光顧,江林薇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用餐外,江林薇每次相親也都會選擇這里。

    這一次,依舊不例外。

    站在吧台里沖咖啡的小原時不時地抬頭看向她的方向,不一會後,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然後抿嘴一笑,慢慢數道︰「三、二……」

    果然,那個男人在小原說到一時,氣沖沖地站了起來,然後轉身而去,小原甚至能想象那畫面。

    稍早前,江林薇干干地笑了笑,抱歉地對坐在她面前的男人說︰「先生,我想我們不太合適。」

    「哪里不合適?」對面的相親男听到這話,立刻不高興起來,「我是哪里配不上妳了?妳這個年紀,工作一般般,家里還有個要花大錢的爸爸,我這樣的人妳要去哪里找?」

    江林薇始終保持禮貌的微笑,耐心解釋道︰「你說的對,是我配不上你,來之前介紹人沒有跟我說清楚,我不知道你家里這麼有錢。」

    「算妳有自知之明。」男人揮揮手,一副很大氣的樣子。

    江林薇挑了挑眉,不想再多解釋什麼,她的臉色始終保持著優雅的微笑,嘴上連說著抱歉,然後默默地看著那個男人生氣地離開咖啡廳。

    「林薇,妳相親的男人素質越來越差了,讓妳等那麼久,還抱怨這埋怨那,把我這家咖啡廳數落得一錢不值!」小原端來一杯卡布奇諾放到江林薇面前,念了起來。

    「最近我很窮,喝不起。」江林薇斜了他一眼說,對小原的毒舌,她早習以為常。

    「妳怎麼……算了算了,免費送妳,反正已經煮好了。」小原見江林薇情緒低落,大方地揮揮手,然後回吧台去。

    在那里靜默地坐了一會兒後,江林薇起身,轉頭看向吧台後面一臉明了的小原,撇撇嘴,隔空喊道︰「走了。」

    「過來!」小原連忙向她招招手,示意她過去。

    「干嘛?」江林薇懨懨地走過去問道。

    「到底是什麼人介紹的,安的是什麼心?我告訴妳,妳可別病急亂投醫,把自己一輩子賠進去了。」

    「我知道,介紹人也是好心,可能沒問清楚。」

    「妳看妳都相了多少回了?要真想相親成功,我建議妳換一個地方。」

    江林薇半瞇起眼楮凝視著小原道︰「你這里擺了什麼專門壞人姻緣的風水?」

    小原直翻白眼,「妳認識我十幾年了,居然說我是這種人,我還覺得妳是故意在我的店里相親,想刺激我!」

    「我刺激你干嘛?」

    「誰知道妳對我有什麼心思?」小原故意把領口往上拉了拉。

    江林薇轉頭看看外面,「天還沒黑,你就開始作夢啦?」

    小原傲嬌地哼了一聲。

    「我先走了。」見又有客人上門,她朝小原擺擺手後轉身走人。

    走出店里,她不覺想跟人斗嘴,心情多少不悶了,她是想找個經濟稍微好一點的男人,可是這不代表只要經濟好她都接受,剛服務生只是動作慢一點,就被剛的相親男念叨一頓,他自己卻遲到了半小時,態度還高傲得不行。

    想到這,江林薇忍不住拿手機打給介紹的朋友,說了一下相親的情況,「我看我還是不要相親了,不然讓我爸知道,他會氣死。」

    「林薇,我不知道他是這種人,妳千萬不要生氣。」電話那邊抱歉的說。

    「沒關系啦,反正不適合。」

    兩人聊了幾句,她才掛掉電話,並在市區隨便轉了轉,然後去超市。買了一些日用品,拎著袋子走出超市,反正也不是很遠,索性用走的回家。

    走著走著,她發現自己的身後好像跟了人。

    又走了幾步,她發現那人真的一直跟著她。

    光天化日之下,到底是誰……江林薇生氣地轉頭一看,視線往下挪,她看到一個大約有四或五歲的小女孩。

    她臉蛋圓圓的,很粉嫩,一雙大眼楮烏溜溜的,一直盯著她。

    「媽媽。」冷不防的,她突然沖著江林薇喊道。

    江林薇一愣,左右看了看,沒人。小女孩瞪大眼楮看了她一會兒,終于確定她叫的人是自己。

    江林薇過去,蹲在小女孩面前,柔聲說︰「小朋友,妳認錯人了,我不是妳媽媽,妳怎麼一個人在外面,妳媽媽呢?」說著,她抬頭再次左右看了看,路人們都在忙著走自己的路,沒人注意到她們。

    小女孩抬起右手,怯怯地指著江林薇。

    江林薇先是一愣,隨即失笑,「我真的不是妳媽媽。」

    如果她當年早點結婚,或許孩子也這麼大了。所以從年齡上來講,她們確實像母女,可是,她們不是啊!

    一定是超市人多,她跟她媽媽走散了,江林薇問︰「妳告訴我,妳媽媽叫什麼名字,阿姨帶妳去找妳媽媽好不好?」

    小女孩依舊抬手指著江林薇,聲音很小地喚︰「媽媽。」

    江林薇皺眉想了想,終于明白了,或許自己跟她媽媽長得很像,才讓她誤會了,于是,她改問︰「妳叫什麼名字?」

    「安安。」

    「安安?嗯,好名字。」

    很快的,江林薇帶著安安走到超市的服務台,說明情況後,讓超市用擴音器幫忙尋找她的媽媽。

    她們倆在服務台等了許久,始終不見有人來。

    「咕咕咕。」

    江林薇低頭看了看,安安噘起小嘴,有些害羞地摸了下肚子,江林薇抿嘴一笑,蹲下來問︰「安安是不是肚子餓了?」安安輕輕點了一下頭,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江林薇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發,然後帶著她走出超市,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廳。

    天漸漸黑了,始終沒有人來認領安安,江林薇只好打電話報警,留下數據後,她先帶著安安回家去了。

    「安安好乖。」江林薇點了點安安的小骨子,說。

    這個孩子實在太安靜了,除了對她說過自己的名字外,基本上都不講話,安安靜靜的,很惹人憐愛。

    江林薇這些年如果不是因為父親的病情,經濟負擔比較重,恐怕也是早早結婚,此時應該也有孩子了。

    所以,她對眼前突然冒出來的安安非常喜愛,她把安安洗得香香的,又給安安做了宵夜,然後將安安抱在懷里,給安安講床前故事,哄安安睡覺,把安安當親生女兒一樣對待。

    就在她快要睡著時,手機突然響起來。

    江林薇驚醒,看了眼懷里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的安安,放心地將她放開起身接手機。

    手機顯示的號碼是警察局打來的,應該是孩子的家長找來了。

    江林薇趕快接起,果然,那邊的警察說明情況後,換一個自稱是安安舅舅的男人接听。

    「妳好,江小姐,我是安安的舅舅梁品延,這麼晚打擾妳,實在抱歉,我的外甥女給妳添麻煩了,請問我現在過去接她方便嗎?」

    「很方便,不過你來之前可以在警察局留下數據嗎?」江林薇帶著防備說。

    這樣,她就不擔心這個男人是什麼壞人了。

    「好。」

    掛完電話,梁品延對滿臉淚水的保姆說︰「我去接安安,妳先搭出租車回去。」

    「梁先生,我……」

    「不用說了,妳應該知道安安對我們家人有多重要。」

    保姆抹了把眼淚,點了點頭,後悔已經沒有用了,幸好安安沒事,不然讓她這後半生可怎麼安心。

    很快地,梁品延按照地址找到了江林薇的公寓,找到她的門牌號後,按了門鈴。

    「請問是哪位?」盡管大概猜到了對方是誰,但防備心重的江林薇還是又問了一句。

    確定是誰後,她才把門打開。

    門前的男人西裝革履,身材挺拔,長得也很好看,但可惜眉頭微鎖,神情嚴肅,讓江林薇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江林薇小姐?」梁品延挑眉問道。

    江林薇點點頭,指著屋里說︰「你就是安安的舅舅?她睡在那間臥室,我去把她叫醒。」

    「等一下!」梁品延突然抓住江林薇的手臂,「妳說安安睡著了?」

    江林薇不解地點點頭,「這麼晚了,安安肯定困了,她平時很晚睡嗎?」

    梁品延薄唇緊抿,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解釋,「安安很容易半夜驚醒,醒來就哭鬧,要很久才肯再睡覺,今晚方不方便再打擾一下,明天一早我再來接她?」

    「這……」江林薇有點為難,心想這也太麻煩了。

    然而,梁品延似乎並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他一直凝視著江林薇,神情嚴謹得讓人有點不敢對他說不。

    「打擾倒不算打擾,只是她為什麼會……」江林薇面露疑惑。

    梁品延眼中閃過一絲落寞,兩片薄唇微微抿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她的媽媽,也就是我姊姊,和安安爸爸兩年前在美國旅游時遇到意外身亡,安安雖然幸存,但是從那以後,她就睡不好,很容易驚醒,希望江小姐能諒解。」

    江林薇听完,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心疼,原來安安那麼可憐。

    「安安能在陌生人家里睡著,肯定是因為江小姐對安安非常好,非常有耐心,真的很感謝妳。」說完,梁品延從西裝口袋拿出名片夾,遞了名片過去,道︰「她醒了請妳打給我,以後如果有需要幫助的地方,妳也可以打給我。」

    江林薇接過名片,有些感慨道︰「或許是因為我跟她媽媽長得很像,所以老天才安排我遇到安安,不過你下次再帶她去逛街時,要多留意,千萬別再讓她走丟了。」

    梁品延一愣,「妳說,妳跟她媽媽長得像?」

    江林薇點了點頭,「安安好像跟了我很久,我轉頭看到她的時候,她就喊我媽媽,難道不是因為我跟她媽媽長得像?」

    梁品延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後拿出手機,翻出姊姊的照片給江林薇看。

    他的姊姊跟他很像,五官都很突出,從照片看真的很漂亮,和她一點都不像,江林薇頓時一陣尷尬。

    梁品延注意到陽台上掛著的衣服,慢慢走過去說︰「妳今天就是穿這件衣服出去的是嗎?」

    江林薇不解地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梁品延才說︰「這件襯衫很像安安的爸爸送給我姊姊的一件衣服,出事那一天,她也穿這件衣服。」

    江林薇看著陽台上掛的那件黑白格子襯衫,暗暗唏噓。安安對媽媽的記憶,幾乎都在這件衣服里了吧?那一幕,肯定印在安安的腦海里,她對媽媽的長相慢慢淡忘了,卻永遠記得媽媽穿的衣服,所以,看到她時,才會跟著她走。

    真是可憐的孩子。

    夜漸漸深了,江林薇再次走進臥室,看著熟睡的安安,心里一陣疼。

    安安還這麼小,卻遭遇那麼恐怖的事情,心里肯定留下了很大的陰影,江林薇站在窗邊,暗自感慨,世事真的很無常。

    不經意間,她看到下樓的梁品延開車門進去,卻一直沒有啟動汽車。難道是怕聲音吵到安安?江林薇立刻伸出手,將窗戶輕輕關上。

    車里的梁品延好像注意到了什麼,抬頭朝這邊看了看。

    四目在空氣中對視了一下,旋即不約而同地收了回去。

    梁品延的車一直沒有發動,江林薇記得他走之前對她說「等安安醒了,打電話給我,我立刻來接她。」

    他是打算一直在樓下守著,等安安醒來後第一時間過來,不想給她添麻煩嗎?

    江林薇轉頭看向安安,不久躺回床上,懷里的安安的睫毛很長,在月光的照映下,就像兩把小扇子一樣,誰能想到,如此安祥純淨的外表下,竟有一顆支離破碎的心?

    想到她令人同情的遭遇,江林薇的內心沒來由的一陣氣憤,她忍不住拿起手機,給梁品延傳了簡訊,質問,既然這麼疼安安,為什麼不看好她?萬一她走丟了再也找不回來,萬一她遇到壞人呢?

    過了許久,梁品延都沒有回復,江林薇在等待中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林薇感到有一個小小的力道捏起她的臉頰,微微睜開眼楮,看到安安看著自己,小手正放在自己的臉頰。

    江林薇笑了笑,還未完全清醒過來的聲音,略微嘶啞地問︰「安安起得好早,安安不喜歡睡覺嗎?」說著,她把安安攬進懷里說︰「我最愛睡懶覺了,安安再陪我多睡一會兒好不好?」

    她的聲音很輕柔,臉在安安的懷里拱了又拱,逗得安安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

    玩鬧了一會兒後,江林薇說︰「好了,不鬧了,餓不餓?阿姨去做早餐,妳也快起來刷牙洗臉。」

    江林薇幫她梳洗後,又幫她做了一個笑臉的荷包蛋,然後打電話給梁品延,讓他上來。

    「你沒吃早飯吧?順便幫你也做了一份。」江林薇將盤子放在安安旁邊,示意梁品延坐下。

    江林薇的語氣很隨意,三個人雖然什麼話也沒說,氣氛卻像是一家人那樣隨意而溫馨。

    「安安的小臉,吃得到處都是西紅柿醬,跟小花貓一樣。」江林薇看著吃得很香的安安,笑了笑,抽了一張紙巾幫她擦臉。

    她的動作很溫柔,眼里盛滿笑意和愛,安安也很乖巧地任由著她幫自己擦臉。她今天沒有穿那件衣服,卻也讓安安接受了她。安安那麼敏感,很難接受別人的靠近,但是,她似乎已經從心底里默認了這個女人真的是她的媽媽。

    梁品延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漸漸生出一個想法。

    吃完飯後,梁品延準備帶著安安離開,安安卻突然緊緊抱住江林薇的腿,不願意跟梁品延走。

    「安安!」梁品延好聲哄了幾句沒用後,忍不住皺起眉,露出嚴肅的表情,「舅舅今天還有重要的工作,妳快點跟舅舅回去。」

    安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喊道︰「我不要跟媽媽分開。」

    她的哭聲讓江林薇的心揪了一下,她連忙蹲下去將安安抱起來哄,「好好好,不分開,安安不走,哪里也不走,就和媽媽在一起。」說著,她對梁品延說︰「反正我今天休息,也沒什麼事,我今天可以帶安安,等你忙完了再來,再慢慢哄她。」

    梁品延抬手看了眼手表,遲疑了一下,他拿出一張信用卡遞給她,「那今天就麻煩江小姐了,我父母人這幾天不在家,安安是保姆帶的,她可能年紀大了,有點力不從心,我正打算再找一個新保姆,今天請妳幫忙帶一下,我把事情忙完了就過來,安安要什麼妳就買給她,刷這張卡就可以。」

    江林薇正要推開,梁品延冷然說︰「江小姐,我希望給我外甥女最好的物質生活,所以,不麻煩的話,今天盡量帶她出去多接觸外面,不管她要什麼,給她買最好的。」

    他一直沒說過自己很有錢,沒有刻意表達過自己優越的生活,但是他得體的衣著和從容的談吐,無處不彰顯著他的優渥,而他要給的人是安安,她有什麼資格拒絕?

    江林薇便沒有多說什麼,收下了那張信用卡。

    半小時後,梁品延回到公司時,秘書楊知夏立刻迎上,將一整天的行程報告一次。

    「梁總,衣服已經送來了,就在你的辦公室里。」

    梁品延點點頭,「對了,妳把費先生找來公司,我有事找他。」

    「可是梁總,你今天的行程已經排滿了,明天……」

    「就今天!約在中午。」梁品延的聲音並不會洪亮,但總是能給別人不容拒絕的壓迫感。

    楊知夏心頭一緊,費先生是一位私家偵探,梁總這麼急迫地讓他來,肯定是很重要的事。

    進了辦公室,梁品延簡單洗漱,片刻後,便精神抖擻地出現在會議室。

    他作為上司,精神面貌必須時刻保持最好,可是他的手下卻不可能完全做到。再能干的下屬也不可能全是人才。

    一眼掃過去,那幾個看起來精神不錯也難掩倦色,他抬起雙手,猛地拍了幾下,朗聲道︰「我知道大家最近都很辛苦,現在就差臨門一腳了,希望大家打起精神來,這次沖過去,對你們將來的職業生涯都會有很大的幫助,不要在最後關頭前功盡棄,明白嗎?」

    「明白。」眾人振奮起來,強打起十二分精神。

    這場會議是在中午結束,梁品延利用吃飯的時間,見了費先生一面。

    費先生五十多歲上下,因為嘴巴嚴實,辦事效率高,在業界頗有名氣,很多豪門企業都愛找他幫忙。

    「你幫我查一個叫江林薇的女人,她在立森小學教書。」梁品延開門見山的說,而後,他將警察局那兒得到關于江林薇的信息再跟費先生說了一遍。

    由此可見,他真的很急。

    「沒問題。」費先生二話沒說,點了個頭,還沒坐下就走了。    (快捷鍵 ←)./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