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福妻糕照 > 第五章 進宮做甜點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福妻糕照 第五章 進宮做甜點

作者︰簡瓔

    回到郡王府後,夜已深了,府內廊下皆點著燈,雖不到燈火通明,也另有一番溫馨氣氛。

    眾人逛了一晚上都累了,各自回房,覃清菡回到遠翠樓,听蘭、舒蘭為她卸了珠釵,又伺候她淨了面,換好寢衣,鋪好了床,她體恤她們一天也累了,便讓她們去歇著。

    窗外,月娘灑下如輕紗般的月光,覃清菡瞪著床,心里忐忑不安。

    景飛月應當有別的住處,不會到遠翠樓來吧?

    正猜疑不定,一道高大身影從屏風後繞了進來,不是景飛月又是誰?

    覃清菡明知道進來的會是景飛月,卻還是生生被嚇了一跳,他真的要睡這里?真要與她同張床?

    景飛月一見到她,眉頭就皺了起來,覃清菡以為他是不高興她在這里,耽誤了他休息,忙道︰「這里原是你的寢房,我去雲軒閣跟孩子們睡好了。」

    她是能得知他人心里的聲音,不過那也要對方有心聲才行,像現在這樣,景飛月只是瞪著她,心里沒有任何聲音,她也不知他是何意思。

    「妳不能離開。」景飛月看著她,陰陽怪氣地說道︰「如今人人皆知妳是我的妻,若是我們分房,非但臆測流言會四起,皇上也會起疑心。」

    覃清菡很快明白他的意思,她是他接回來擺脫皇上賜婚的煙幕彈,要是讓人懷疑是假夫妻,那麼皇上要他休妻再娶公主也就不算強人所難了。

    「那麼,我們要怎麼睡?」覃清菡若有所思的看著地上,她要打地鋪嗎?那豈不是比在白蓮鎮過得還不如,那時她至少有床睡。

    景飛月像是沒听見她的問題,依舊面色陰沉的看著她。「妳為何要與雨菲郡主提平妻、側妃之事?要知道,她還是未出閣的姑娘。」

    覃清菡覺得好笑,景飛月是在怪她對個未出閣的單純小姑娘說那些?他不知道的是,這個未出閣的小姑娘一點也不單純,若她沒有表態,今天在茶樓里還不知有多少暗箭對她射來呢!

    不過,既然蕭雨菲在景飛月心中是單純的姑娘,她也不會說蕭雨菲不單純,這種事,得要景飛月自己察覺,她說的再多,不過是背後說人壞話的長舌婦罷了。

    「我也沒惡意,我是想,你既不喜我,身邊總要有個伺候的人,要郡主做小妾姨娘未免委屈了,迎為平妻或側妃倒是挺合適的。」

    景飛月惱怒道︰「多管閑事!我的事,我自有主張,不必妳多事,再說,雨菲郡主如同我的親妹妹一般,她又如何會有要做我女人的想法,妳的說詞未免太過荒唐!」

    覃清菡呵呵一笑。「你興許當郡主是妹妹,可郡主並不那麼想也不一定。」

    她本不想提醒他,可是誰讓他把她推到風口浪尖上,她佔了他正妻的位置,愛慕他的女人就會想方設法的對付她,他這個始作俑者也得知曉,要肩負起保護她和孩子的義務才是。

    「胡說。」景飛月越听越心煩。「總之,以後不許妳再提類似之事。」

    覃清菡也沒想在這時候跟他爭個子丑寅卯,遂雲淡風輕地說道︰「是我多事了,以後我不會再管你的事,我困了,現在先來說說怎麼睡吧。」

    「怎麼睡?」景飛月蹙眉。「不就是在床上睡嗎?這有何好說……」他倏然一頓,難道她是……怕他會踫她嗎?

    他的臉色頓時變幻不定,想起兩人的初夜,他喝了春藥,粗暴行徑如同一頭瘋了的野獸,將她折騰了許久,事後又對她毫不加以憐惜,將她丟在房里,自個兒憤怒的甩門揚長離去。她定是嚇壞了,對床笫之事有了畏懼……

    他咳了聲,有些別扭地說道︰「妳放心吧,我不會踫妳一根頭發,妳盡管睡便是。」

    得知了他心中所想,覃清菡嘴角噙起一抹微妙的笑意。「我也不是那個意思,不過既然你這麼說,我就信你了。」

    這算是個美麗的誤會吧?她只是覺得和他同床共枕很不自在罷了,他想到的卻是他與原主如暴風過境般的初夜。

    無妨,想到什麼都可以,只要他們有共識他們只是睡在一張床上的假夫妻,他不會認為她該盡妻子在床上的義務那就行了。

    她先爬上床,佔了里頭的位置,不想彼此不自在,她貼心的背對著他,幸好被子夠寬夠大,不然兩個陌生人同蓋一床被子也是尷尬。

    旋即,景飛月也吹燈上了床,覃清菡感覺到床帳落下了,她沒敢動,假裝自己累到一秒睡著,感覺景飛月躺了下去,被子被稍稍挪移了位置,他就睡在她旁邊。

    她以為自己會睡不著,但可能是白日的舟車勞頓加上晚上又是逛街又是應付蕭雨菲的,她沾上枕頭便睡著了,還不自覺地翻了個身,側對著景飛月。

    在覃清菡均勻綿長的呼吸聲中,睜著深潭般眸子睡不著的人是景飛月,看著覃清菡那沉靜的面龐,長長的黑睫在眼下留下一線陰影,朱唇線條柔和,秀發散在枕上,模樣毫無防備,他的心莫名的一跳。

    他不是沒有跟她同床共枕過,雖然記憶久遠得有些模糊了,可是那種深沉的厭惡感烙印在他心底,就像身邊睡了只臭蟲,他每每都用被子將自己從頭到腳裹起,生怕她踫著他絲毫。

    他原來曾經那麼幼稚,那麼會傷人而不自知。

    他凝視著覃清菡平靜恬淡的睡顏,心頭滋味紛雜,悄然低語,「對不住,過往是我狼心狗肺,以後我會好好待妳……」

    翌日,景飛月領著覃清菡、景玲月、景瓏月、景金玉、景滿堂進宮,他們穿戴的都是昨日置辦的行頭,務求得體大方,不給景飛月丟人。

    初次入宮,覃清菡就好像前世去參觀名勝古跡一樣,沒有其他人的戰戰兢兢,她的態度坦然中守著分際,牽著兩個孩子不疾不徐的跟在景飛月身後,沒有東張西望。

    馬車到了皇宮,換乘小轎,幾頂轎子搖搖晃晃的進了宮,直接來到太後所在的錦華宮,下了轎子,有個公公領著他們進去。

    覃清菡倒是意外,她以為他們要去大殿或御書房那樣的地方面聖,不想卻是來太後的寢宮。

    錦華宮優雅別致,繡著金紅色如意花紋的帷幔,窗簾顯得富貴,進入殿中便感到一陣涼爽,原來是四柱角落皆擺著大型冰鼎,徐徐冒著白氣,八名宮女手持大葵扇在賣力掮風,這人工風扇令殿中舒服極了,看來太後娘娘也是個怕熱之人。

    覃清菡微微抬眸,見到上首有位約莫二十七、八的年輕男子,相貌堂堂,穿著明黃錦袍,戴著金冠,氣勢不怒而威,這自然是大黎國君了,只是她沒想到皇上會如此年輕,而皇上身邊則坐著一位五十出頭的美婦,她面帶淺笑,容顏端莊,渾身貴氣,顯然是太後娘娘,太後身邊坐著一位氣韻大方的女子,想來是皇後娘娘了。

    景飛月領著眾人一一拜見了皇上、太後和皇後,又參見了一位長公主殿下。

    「都起來吧!」太後和藹可親的說道︰「兩個孩子叫做金玉、滿堂是吧?過來讓哀家看看。」

    景金玉、景滿堂向前幾步,走到太後面前,太後端詳著他們,露出了笑容,賞了玉佩,兩人有模有樣的謝恩,退後。

    覃清菡方才在馬車里才得知昨日有宮里的教習嬤嬤去府里給兩個孩子惡補了進宮的禮儀,今日一看,成效還真不差,他們不卑不亢、有條不紊的模樣像極了小大人,可愛得讓她想過去摸摸他們的頭。

    跟著,太後又問了景玲月、景瓏月的名字,今年多大,兩人都賞了玉鐲,叮囑景飛月給妹妹留意親事。

    最後,太後的眼光落到了覃清菡身上,她笑道︰「哀家真沒想到戰郡王的妻子是如此麗人,你們說,郡王妃這眉目是不是有些像祥花長公主?」

    太後詢問的人是皇上和皇後,兩人都只笑了笑,沒說什麼,太後倒是興致好,喚了覃清菡上前,由手上摘下一個玉鐲,笑眯眯地套進她腕中,成色與適才賞給景玲月、景瓏月的大不相同,是上好的羊脂玉手鐲,價值連城。

    覃清菡也知貴重,可她不敢推托,連忙謝恩。「多謝太後娘娘賞賜!」

    金霞在一旁咬牙切齒。直到昨日,她仍不相信景飛月有妻子之事,不想,他今日非但帶來了妻子,竟連孩子都有了,還這麼大?叫她情何以堪,顏面何在?!

    覃清菡听到金霞的心聲了,這才知道原來眼前這位便是有意要嫁給景飛月的霞光長公主,雖然與皇上不是同母所生,卻極得皇上的疼愛,皇上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

    她是不介意景飛月再娶平妻,可若對象是這位霞光長公主,她也反對。

    她受不了無理取鬧、無法無天的類型,若像蕭雨菲那種使心計的還好,至少不敢胡鬧,各方面都有所顧忌,就是表面客客氣氣的,頂多暗地里笑里藏刀的下絆子罷了,可這位長公主就不同了,她仗著皇帝是哥哥,恐怕殺人放火都不怕,天底下能壓制她的只有皇上一人,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一不高興就告狀到皇帝跟前,什麼都敢捅出來,跟她同住的人絕對沒法好好過日子。

    「哀家听說多年來都是你一人獨力扶養孩子,真是難為你了。」太後嘆息道。

    覃清菡面上寵辱不驚,干淨秀麗的小臉上透著堅毅,正色說道︰「民婦只是盡自己的本分罷了,不敢稱上難為二字。」

    金霞眯了眯眼。「這麼多年來,戰郡王都無消無息的,你一個婦道人家就不曾想過改嫁嗎?或許,你身邊早已有人?」

    她連聲稱呼也無,已是無禮至極,說的話更是難以入耳。

    「霞兒,不許胡說!」太後喝斥一聲,蹙起了眉頭。

    金霞哼了一聲。「母後,霞兒說的只是人之常情,若是沒有人相助,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道人家要養家活口談何容易?」

    這女人定然是有個相好的!她非得在眾人面前逼覃清菡自己親口說出來不可!就算逼問不出,也要叫覃清菡惱羞成怒,當眾翻臉,讓大家看看這女人的嘴臉,看看這女人是否有資格做郡王妃!

    「長公主殿下問的確實在理。」覃清菡幽幽地開口道︰「只是民婦一人養家,五口吃飯,整日在蓮田里干活,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實在沒心思想那些風花雪月,那等心思,也只有像長公主殿下這般尊貴,這般吃飽太閑的高貴人物才有空暇去想,民婦的處境是萬萬不敢想的。」

    聞言,金霞頓時氣炸了肺,她鐵青著俏臉怒瞪覃清菡。「吃飽太閑?你說本宮吃飽太閑?」

    覃清菡忙道︰「長公主息怒,是民婦失言了,請長公主殿下原諒民婦粗鄙,沒讀過多少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胡亂用語,民婦回去一定好好反省。」

    金霞才不相信覃清菡是失言,她分明是故意氣她的,且還是當著皇上、太後、皇後的面故意惹她發怒,她可真是大膽!不過,她才不會上當,才不會讓景飛月看到她的丑態!她深吸了口氣,微微一笑。「雖然你和戰郡王有夫妻名分,可你們畢竟也多年未見,形同陌生人,若是你覺得在京城不自在,本宮可以派人送你和孩子們回去你們過去生活的地方,還會送你一處莊子和萬兩白銀,讓你從此不必再為生活辛勞。」

    覃清菡頓時莞爾了,霞光長公主這是要用宅子和銀子買斷景飛月的意思?

    她蹲身福了一福。「多謝長公主殿下的美意,民婦和孩子們均覺得京城極好,我們已經決定住下來了。」

    金霞嘴角微抿,「本宮可是為你著想,要知道,在京城里生活沒你想象的容易,尤其是像你這種一直住在鄉間鎮里的村婦,要主持一個郡王府比登天還難……」

    「好了,不許再說了。」太後面色一沉,打斷她的話。「戰郡王好不容易一家團圓,郡王妃初來乍到,你就說什麼送他們回去的話,這話是你能說的嗎?你有何立場說這些話?」金霞對皇上十分嘴甜,在皇上面前,那跋扈的性子也會收斂許多,因此皇上寵著她,可她並不喜歡金霞,金霞是她丈夫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她怎麼會喜歡?如今的玉太妃,也就是當年的玉妃,在其正得寵時,她卻備受先帝冷落,沒少受過苦,要她將金霞當自己女兒疼,那是不可能的事,倒是眼前的戰郡王妃有她的眼緣,她一見便喜歡。

    一直默不吭聲、不言不語的景飛月此時看著金霞凝肅地說道︰「微臣還請長公主莫再插手微臣的家務事,內子會和孩子們長久在京城住下來,微臣從前欠他們的,日後會補償,這是微臣的家事,不需外人置喙。」

    听他這麼表態,覃清菡頓時在心中代替原主原諒了景飛月。

    縱然他過去有再多不是,此時甘冒得罪皇家之大險,選擇站在她和孩子身邊,對長公主說如此重話,此舉也可以抵消他年少時對原主犯的錯了。

    「你、你——景飛月,你不知好歹!」金霞臉上頓時一陣青一陣紅,心肝兒氣得亂顫。他竟然為那個市井村婦說話?他竟然當眾讓她難堪?

    皇上蹙眉道︰「霞兒,不許再胡鬧了,你當接受戰郡王已有妻室的事實。」

    皇上都開口了,金霞也不敢再亂下去,皇上是她的靠山,她可不能讓他對她反感,日後再設法把覃清菡趕走便是,不急在一時。

    她原來也沒那麼希罕景飛月,不過是看中他的戰功能配得上她罷了,加上他豐神俊秀的外表也令她中意,可如今,得不到令她更想得到了,她非要得到景飛月不可,她非讓覃清菡讓出正妻之位不可!

    「母後,我讓人做了幾樣點心,現在嘗嘗可好?」皇後察言觀色,覷了個空檔說道。太後滿意地點了點頭。「哀家正好有些餓了,快讓人送上來吧。」

    皇上開口賜坐,景飛月等人都坐了下來,片刻,幾名宮女端著托盤進來,每人的桌上都有六碟糕點。

    御膳房做的糕點自是無可挑剔,覃清菡吃著也是滿意,不想,景滿堂嘗了幾塊酥皮豆沙糕之後竟開口說道︰「還是娘親做的糕點好吃。」

    覃清菡差點沒被這臭小子嚇死,要炫耀她做糕點的廚藝也不能挑這場合啊,眼前那都是些什麼人?那是皇上、太後和皇後、長公主啊!他們素來是錦衣玉食,御膳房的糕點若是天下第二,那麼沒人敢認第一,臭小子什麼不好說,偏生在這里說她做的糕點比御膳房做的好吃,這是說這些金貴人物平時吃的糕點沒有他們這些鄉下來的吃的好嗎?這不是害她嗎?「是嗎?你娘做的糕點比這個好吃?」太後似乎是很感興趣。

    覃清菡怕觸怒皇家,急道︰「孩子說笑,太後娘娘勿要當真。」

    「我看是說謊,不是說笑。」金霞冷笑。「孩子年紀小小就會說謊,竟然說御膳房做的糕點不如他們娘親做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們吃過好東西嗎你們?敢在這兒賣弄,怕是沒吃過好東西不知道東西的好壞吧!」

    景滿堂卻是皺眉,倔強地道︰「我沒有說謊!我娘做的糕點確實比這個好吃多了!」

    景玲月早在找表現空間,想給這些以前想都沒想過能見到的大貴人們留下好印象,好不容易有她說話的分兒,連忙得體又大方的陪笑道︰「皇上、太後娘娘、皇後娘娘、長公主殿下,孩子不懂事胡說八道呢!這孩子逢人就說他娘做的糕點好吃,就是個沒心眼的護短孩子罷了。」

    景玲月搬來台階,景滿堂卻毫不領情,他反而更大聲地道︰「不是只有我這麼說,吃過我娘做的糕點的人都說好吃!」

    金霞就等這句話,她冷笑道︰「哦?既是如此,郡王妃敢現在就去做些糕點出來讓我們評監一番嗎?如此便可證明這孩子是不是在吹牛說謊了。」

    覃清菡不想在陌生的皇宮里做糕點,可她更不願意讓堂兒被指為說謊的孩子,若她不應允,就這麼離宮,孩子心中會留下多大陰影啊!怕是日後再也不會親近她這個娘親了。

    她無奈的起身,眼眸清明地看著金霞道︰「既是如此,那民婦就獻丑了,還勞煩長公主派人帶路。」

    金霞就等著看她出丑,她才不信覃清菡會有多了不起的糕點廚藝。「桃兒,你領郡王妃去御膳房,傳本宮的令,郡王妃需要什麼材料,全力配合,不要讓人有做不出糕點來的借口,你也給本宮盯著,不許有人幫手郡王妃。」

    覃清菡福身告退,跟著桃兒來到御膳房的點心局,桃兒說了長公主的命令後,點心局上下都好奇的盯著覃清菡看,而得知她是戰郡王妃後,每個人的表情又不同了,像是都知道她就是讓霞光長公主這陣子動不動就砸東西又打宮女的人。

    這是覃清菡穿越來之後,見到的最大廚房,光是一個點心局就如此之大,整個御膳房又有多大,人員之多,難以想象。

    覃清菡先是要了面粉、糖粉、豬油、雞蛋,抱著問問看的想法問了奶油,沒想到竟然有!

    「郡王妃說的可是奶酥油?」點心局的廚子說道︰「是歐羅巴國來的貢品,只是無人會用,便一直擱著。」

    覃清菡檢查了下廚子取來的一塊油紙包的東西,果然是奶油沒錯,她頓時欣喜若狂,悶悶的情緒一掃而空,她可要感謝堂兒啊,若不是堂兒,她根本見不到奶油,雖說是貢品,但興許京城里也有,不過費一番工夫找罷了。

    她激動的問道︰「除了這奶酥油,可還有那歐羅巴國來的其他貢品?」

    廚子連忙又讓僕役取來一樣油紙包的東西。「郡王妃瞧瞧,這叫奶酪,有股怪味,亦是無人會用。」

    覃清菡如獲至寶,心里已有底要做什麼點心了,雖然做蛋糕肯定會讓眾人驚艷,但這里沒有家電,光是用手打發雞蛋至少就要半個時辰,中間還不可以停,現在沒時間讓她做蛋糕,所以,她決定做幾款水果塔。

    覃清菡在制作的時候,點心局的人都圍了上來,她心想,反正他們光用看的,一次也學不會,就讓他們看好了。

    她先用奶油、糖、面粉、蛋做出塔皮,沒有塔模,便取了個類似的模具代替,暗暗記下要找匠人打造她需要的各種模具。

    塔皮送進烤爐之後,跟著制作內餡,待塔皮烤好之後,在底部涂一層蜂蜜,這是因為點心局里沒有果醬,只好以蜂蜜代替,再填入冷卻的內餡,內餡她做了兩種,一種加了奶酪,會有些咸香,一種則是原味,最後在塔上裝飾切片的水果,她用點心局里現有的杏桃、甜瓜和葡萄做裝飾,雖然有些材料不足,但做好倒也是有模有樣,不失水準。

    「敢問郡王妃,這小巧精致的點心叫什麼名字?」廚子對她利落的手藝肅然起敬,恭敬地請教。

    「水果塔。」覃清菡眼也不抬,繼續做第二樣甜點。

    「水果塔——」眾人拉長了音頻頻點頭。「真是名符其實,這模樣像塔,又有許多果子,真是太貼切了。」

    覃清菡又道︰「你們可以分食一個,嘗嘗味道,因為沒有做太多,還要呈給太後娘娘等貴人品嘗,所以無法給你們多吃。」

    眾人受寵若驚,「一個已經夠了,沒想到我們還能品嘗這道叫水果塔的糕點,我等還未曾見過呢!」

    眾人分食之後,十分驚艷,身為點心局的人,自然對糕點多有鑽研,如今嘗到過去不曾見過的糕點,卻只有一小塊,像是隔靴搔癢,總是不過癮,恨不得再多嘗幾口,可其他是皇上、太後娘娘等人的,他們只能望著那盤水果塔眼饞。

    覃清菡制作的第二樣點心是水果冰糖葫蘆。

    皇上他們在等著,她也不可能做太繁復和需要時間的糕點,水果冰糖葫蘆有些取巧,勝在新鮮創意,她從宜州一路來京城的路上,見到的冰糖葫蘆都是用山楂串成,也沒人想過用別種水果來做冰糖葫蘆,那也是她來自現代才有水果冰糖葫蘆的概念。

    她請廚子取來點心局里現有的水果,共計有葡萄、隻果、楊桃、梨子、櫻桃、鳳梨、甜瓜、草莓,西紅柿、香蕉,不愧是宮里,不分季節隨時都有新鮮瓜果候著,那些帶皮的,比如葡萄、西紅柿,洗淨後將水分按干即可,較大的水果她會用勺子挖個小圓球方便成串,楊桃、鳳梨等則切成不同形狀,再分別吸干水分,以免遇糖會融。

    水果切好之後,不同的水果用竹簽合成一串,再將糖放入鍋中加熱,制作糖漿。

    點心局的人原是不知曉她要做什麼,見她將水果串放入糖漿里轉動,這才明白她在做冰糖葫蘆,只不過用的不是他們熟悉的山楂,見那色彩繽紛的水果串裹上一層薄埂糖衣後,模樣實在叫人驚艷,眾人又是一陣贊嘆。

    「原來冰糖葫蘆還能有如此多的變化,郡王妃,我等今日真是受教了。」

    覃清菡一時興起,又利用糖漿給做好的水果串拉絲,做法其實也簡單,取兩個碗,上頭加木著兩根筷子,筷子要先抹上油,方便待會兒取下拉絲,再用湯匙舀起糖漿在兩根筷子之間來回甩動,糖絲便會掛在筷子上面了,等做成了一片拉絲時,再取下筷子,拿一串水果冰糖葫蘆用糖絲給卷起來。

    見眾人瞪大了眼,目不轉楮的看她制作,她很自然地解說道︰「糖絲剛剛做好之後就要馬上卷,否則糖絲很快便會凝固,再卷就會變脆,就卷不起來了。」

    眾人像在上課似的,紛紛點頭。「原來如此。」

    覃清菡將所有水果串都卷上糖絲之後,腦中又冒出來一個點子。「請問,這里可有牛乳?」

    「有的,有的。」廚子連忙喚人去取新鮮牛乳,臉上不無興奮之情,期待這位郡王妃還要做什麼令他們大開眼界的甜品出來。

    覃清菡最後做的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甜點,不過是將牛乳倒入糖漿里煮,煮出了一款焦糖牛乳的飲品來而已,她是不想浪費材料才做的,由于煮出來的焦糖牛乳頗多,她便讓在場的每人都喝小鴿杯。

    毫無意外,眾人又是連聲贊嘆。「太好喝了!」

    她笑了,這大黎的百姓原就是螞蟻人,而且男人比女人更加嗜甜,看來她真是穿對地方了。

    覃清菡再度回到錦華宮時,身後跟著桃兒和五名點心局的僕役,每人都端著一個托盤。

    金霞一見她便揚起一記冷笑,這鄉巴佬還真做出東西來了,沒見過世面的村婦,看她能出什麼來,肯定要丟人現眼的。

    見到覃清函進來,景飛月眉頭微蹙,雖然大黎的女子會做糕點不是什麼稀奇事,但他並不認為覃清菡的手藝會特別高超,肯定是孩子們習慣了她做的口味才會說她做的好吃,若是她當真了,做出來的東西肯定要叫人嘲笑。

    不過,不管她做的糕點好不好吃,無論成品如何,他都會一口咬定好吃,他會站在她和孩子那邊,守護她。

    覃清菡領著人進來,知道眾人各懷心思,她自己倒是氣定神閑,步履不慌不忙。

    她看到太後、皇上、皇後的心里都是頗為期待,看到霞光長公主等著看好戲,看到景玲月心里在搖頭,說她不知死活,居然敢在宮里獻丑,看到景瓏月為她擔心,看到兩個孩子心里鼓鼓的,像滿漲的帆,就像她這個娘親一定會為他們爭光似的,看到景飛月……

    景飛月眼神堅定,心里也堅定,他在說,他會站在她這邊,不需要膽怯,一切有他。

    覃清菡一怔。

    怎麼回事?她怎麼瞬間有些莫名的感動?

    「認識」他之後,他一直在讓她改觀,沒見過他之前,憑原主的記憶,她認定他是大渣男,可從白蓮鎮來京城的一路上,她發現他也沒那麼渣,年少時拋妻棄家的舉動,是心智尚未成熟的沖動之舉,至于孩子,他根本不知道有孩子的存在,所以也不能說他不要孩子,對孩子不聞不問。

    「哎呀,可總算盼來了。」太後笑眯眯的拍了下手。「快端上來給哀家嘗嘗。」

    僕役們將托盤交給宮女之後便退下了,由宮女逐一將點心飲品給各人呈上。

    罩清菡介紹道︰「這款點心叫做水果塔,我做了兩種口味,一種派皮微甜的是原味,一種派皮加了奶酪絲,奶酪乃是歐羅巴國來的貢品,見點心局里有,我便用上了,其味道會越嚼越香。」

    「你說這叫水果塔嗎?這玩意兒怎地如此小巧可愛?名字真是貼切。」太後每一樣都細細地看,愛不釋手地說,然後由貼身宮女伺候嘗了塊水果塔,眼楮瞬間眯了起來。「好吃!好吃極了,你們也快嘗嘗。」

    其余人在嘗水果塔時,太後又感興趣的問道︰「郡王妃,這些可愛的果子串叫什麼啊?哀家瞧著像是冰糖葫蘆,可又精巧了許多。」

    覃清菡恭敬道︰「回太後娘娘的話,這是水果冰糖萌蘆。」

    「水果冰糖葫蘆嗎?」太後點了點頭,拿著一串在手里端詳。「這些果子的模樣太別致了,看著都不舍吃了。」

    雖說如此,太後還是吃了串水果冰糖葫蘆,吃完又是連聲贊賞,然後她的視線落到了飲品上。「這是?」

    覃清菡道︰「太後娘娘,此道飲品名為焦糖牛乳。」

    「焦糖牛乳嗎?」太後邊說邊拿起杯盞啜了一口,頓時驚為天人,將一杯焦糖牛乳都喝完了。

    這時,一旁的皇上也咳了聲。「這道飲品頗為不錯,再給朕倒一杯。」

    皇後笑道︰「本宮也要再一杯。」

    見他們都續杯了,可見都是極滿意的,覃清菡也放心了,證明了美食沒有古今之分,美味走到哪兒都能被認證。

    其實這款焦糖牛乳的原料都是大黎有的,只是沒人想過要把糖漿加入牛乳一起煮,若是再加些粉圓就成珍珠牛乳了,粉圓容易做,紅茶怕是大黎沒有,若用別的茶替代也是成的,只要給她一點時間,她都能做得出來。

    「孩兒也沒吃過娘親做的水果塔,真是太好吃了!」景滿堂吃得滿足,不忘為母親助陣。

    太後認同的點了點頭。「堂兒這孩子說的不錯,郡王妃做的糕點比咱們御膳房做的好吃。」

    金霞暗暗咬牙的問桃兒,「你可瞧清楚了,這些都是郡王妃自個兒親自做的?」

    桃兒崇拜地道︰「回長公主,奴婢都瞧清楚了,這全都是郡王妃自個兒做的,點心局上下都驚嘆萬分,直夸郡王妃手藝不凡呢。」

    金霞臉色更陰沉了。這沒眼力的死丫頭,誰讓她夸覃清菡了,她派她去盯著覃清菡,居然不曉得要給覃清菡下下絆子,真是笨死了。

    「哀家老了,越來越喜歡吃糕點,郡王妃日後若是得閑,記得多來宮里走動,給我這老太婆做幾樣糕點解饞。」太後心情很好地說道。

    覃清菡掛著笑容福身。「民婦遵旨。」

    皇上吃人嘴軟,這時也放緩了語氣道︰「很快便不是民婦了,戰郡王盡快為郡王妃請封誥命,日後便是朝廷命婦了。」

    景飛月躬身。「臣遵旨。」

    罩清菡也連忙謝恩。「謝皇上恩典!」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