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巧 > 我的隱婚日常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隱婚日常 第四章

作者︰七巧

    「原本近日要推出一系列的珍珠食品,我也打算讓妳代言,可是妳的經紀公司推掉了。」他頗為遺憾地道。

    「沒辦法,我還有戲約在身。」于潔也覺得可惜。

    若時間能配合,她也希望能替他公司做代言,盡她的能力帶動他公司產品的銷量利潤。

    「廣告酬勞雖比拍戲優,但拍戲對我而言更有意義。就算沒能代言,我也會愛用你用心研發出的新品。」她笑笑的保證。

    她使用不少星鑽集團推出的美容保養品,但都是他免費供應給她。

    當他首次在她這里看見她買的珍珠粉、珍珠霜,之後便讓人每個月寄一箱給她,她想付費還遭他白眼。

    她可以預想不久後,這里便會出現一箱箱高級的珍珠食品。

    「我弄了鮭魚蘆筍卷、馬鈴薯色拉,吃完宵夜再去洗澡休息。」齊高睿伸手要將癱躺在沙發上的她拉起身。

    「好累……不想動,也不餓……」于潔懶洋洋的瞅他一眼。她向來都對他做的料理很捧場,但此刻完全不想起來,也不免抱怨,「本來預計九點左右就能收工,你卻讓秘書來監工,要求午餐、晚餐都要休息一個小時,害拍攝時間不得不往後延……」否則這時間她已經躺上床休息了。

    「若我沒派杜秘書去盯著,妳是不是要一直不吃飯,直到工作結束?」他眼一瞇,質問道︰「妳中午跟晚餐的便當都剩很多,妳不是答應過我會乖乖吃完我給的食物,否則讓我打**?」

    「你那分量是要喂豬。我要是全塞進肚子里,禮服會爆破。」她噘起唇瓣,說得夸張,仰躺的她緩緩翻過身,改為趴著,嬌聲道︰「要打屁屁給你打,順便幫我捶捶腰,今天站了一天,穿十公分細跟涼鞋走來走去的,腰酸、腳酸……」她欣然要接受他的懲罰,她心知肚明他舍不得打她,不過可能會換另一種方式懲罰她。

    齊高睿因她撒嬌口吻,忍俊不禁。

    他往沙發扶手坐下,側身向她,大掌朝她被合身牛仔褲包覆的臀部拍兩下。

    于潔倏地驚呼一聲,「你真的打我屁屁?」

    「疼嗎?」

    「不會。」

    「但我心疼。」他輕嘆口氣,大掌轉而握住她一雙小腿肚,替她揉捏起來。

    他的行為令她又驚了下,隨即放松身體,享受著他替自己按摩。

    「別讓自己這麼累,我會舍不得。」他動作溫柔、力道適度,揉捏、按壓她的雙腿和腰背穴位。

    「能享受你的按摩,再累都值得。」她雙手枕著下巴,舒服得瞇起眼,很想直接就睡著。

    他不僅廚藝佳,家事一把罩,甚至連按摩技術都比她去外面做SPA還舒服,這要說出去肯定沒人會信,也唯有她能享受他獨一無二的服務。

    「妳別回大陸拍戲,我天天過來替妳按摩,當妳專屬的按摩師。」他笑說。

    「不行,你要我毀約嗎?」

    「違約金我替妳付。」他說得認真。只要她願意,那絕不是問題。

    她微抬起頭,狐疑的問︰「你是開玩笑的吧?你不想我繼續演戲嗎?」

    「開玩笑的。我期待妳的新戲上映。」他溫言說道。

    其實,他內心矛盾,一方面支持她追夢,在熒光幕前展現光芒;可另一方面,卻對她心生貪婪,希望她能留在他身邊,甚至,只屬于他一人。

    稍後,齊高睿將因享受他按摩而快睡著的于潔拉起身,推往餐桌那方,逼她吃他準備的宵夜。

    她平常沒有吃宵夜的習慣,但只要回到台灣,他就會把握機會喂養她,那讓因累積的疲累而提早睡覺補眠的她也會不自覺在半夜醒來,吃他為她準備的宵夜,只是那分量往往與正餐無異。

    也許該慶幸,她一段時間才回來住幾日,若天天回來這里被殷勤喂養,她恐怕真的會變母豬。

    她大口吃著鮭魚蘆筍卷和一大碗料多的馬鈴薯色拉邊嘀咕著。

    「妳就算體重增加一倍,在我眼里依然是最美的女神。」齊高睿因她碎念而笑說︰「真希望妳豐腴些,抱起來比較舒服。」

    「所以你喜歡肉感的女人?」想起今天翁姊用玩笑的口吻提到這種事,讓她現下不自覺脫口問出。

    她也不由得去想,兩人聚少離多,每每她回來,他總是瘋狂的熱愛她,那她不在時,他又如何發泄需求?

    自兩人秘婚後,他不曾有過任何緋聞,就她所知,過去的他似乎也沒什麼被大肆報導過的交往對象,在外界眼中,他一直是只跟工作戀愛、絕對單身的鑽石級單身漢。

    但他可是正常男人,甚至精力旺盛過人,會不會在她不知情下,選擇去酒店發泄,又或者有固定床伴?

    即使兩人已經當了三年夫妻,但真正相處的時間不長,結婚前,她甚至對他一無所知,而這幾年,她對他的了解仍然不多,也不便與他的親友有接觸,反倒他比較了解她。

    「妳這問題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發問?」妻子竟直言問起他是否有純屬發泄生理欲望的床伴,令他一臉驚愕。

    「我是認真發問,你誠實回答,我會有心理準備。」畢竟她無法常陪他是事實,她雖不像他受過西方教育,但在演藝圈也听過不少,只要他仍愛著她,不是精神出軌,她可理解和接納。

    「妳對我不信任?懷疑我背著妳偷吃?」齊高睿瞇起眼,俊容微慍。她怎能懷疑他對她的感情?

    「我不是懷疑你對婚姻跟我的忠誠度。我是指純粹的生理發泄,不是感情腳踏兩條船的背叛。」于潔一臉認真的澄清,難得見他對她面露一抹慍色。

    「我的感情和身體合一,不會有只為了發泄欲望的對象。平常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除了妳,我不會抱其他女人。」他的一雙黑眸直直的瞅著她,語氣無比篤定。

    于潔被他如此耿直的眸光緊緊鎖著,突然心生一抹愧意,也因惹他不悅而暗自氣惱,早知道就不提這種問題了。

    「我隨口問問咩,沒有就沒有,你不要生氣嘛。」她聲音軟綿綿的討好。

    「妳敢懷疑我,把我想成是另一種男人?」齊高睿還是難掩火氣,但並非真的對她生氣。

    「對不起,你不是。我知道你只愛我,只迷戀我。」于潔趕緊起身走到餐桌對面,刻意往他大腿一坐,嬌聲說道。

    齊高睿對嬌妻向來和顏悅色,無比包容,不曾對她擺過臉色,這會兒想再假裝生氣也很難。

    「妳說錯話,要補償我的精神損失。」他刻意拿喬,略壓低嗓音說道,心想只要妻子主動送個香吻,他就不計較她方才失言。

    于潔以為他是要求那方面的補償,略感為難,藕臂環住他腰際,偎向他胸懷嬌聲道︰「今天真的很累欸!要不,待會兒一起泡澡,請你吃頓宵夜可好?」

    聞言,他的身心猛地一震,雖很想與她再度溫存,但他清楚她今天工作非常疲累,打算放她一晚,讓她好好休息,未料她會暗示求歡,他怎可能拒絕!

    他唇角高高一揚,霍地將她一把抱起,朝浴室邁去。

    大理石浴缸內,他與她洗著鴛鴦浴,他細細品嘗屬于他的宵夜,這頓宵夜吃得很久,令她再度無力的求饒……

    最後,她被他用浴巾包裹著抱躺回床上。

    他替她套上睡袍,親吻她,拿起他稍早擱在床頭櫃的一套珠寶首飾,替她戴上。

    「嗯?」已困得闔上眼的她,感覺到頸項有一股微微的涼意,不解的略微睜開眼皮。

    「今年結婚紀念日的禮物。」他柔聲說道,替她戴妥藍寶石項鏈和一對鑽石耳飾,接著拉起她的左手,將一枚鑽戒套進她的無名指。

    這套嶄新閃亮的飾物,正是她今天拍攝時戴在身上的「秋之女神」珠寶首飾。

    「結婚紀念日還沒到。」于潔不由得側過身,凝望著他。「我說過,不用特別送我大禮。」

    每年她代言新一季的女神寶石首飾,拍完廣告,他便將那套新品送給她,言明提前送她當結婚周年紀念禮。

    這系列珠寶首飾一套訂價上千萬,全球限量九十九套,每年一推出,不久便被訂購一空,而第一套首飾由她配戴代言後,也成為她的收藏品。

    她其實不在意他送她多麼貴重的首飾,她只在意他對她的心。他的愛對她而言是任何名貴寶石無法比擬的。

    「這是特地為妳設計的,雖出于專業珠寶設計師之手,不過我也給予不少意見,是依照妳的形象所設計的。」他捧起她一綹發絲親吻了下,再次深情款款的向她吐真情。

    他從未吝于向她訴說甜蜜愛語,可她每每仍听得動容,心口甜滋滋。

    「對不起……」她欣喜感動之際,再度感到歉疚。

    「為什麼道歉?」

    「結婚紀念日都不能陪你共度。」不僅如此,在特殊節日,她也常因為拍戲而不在,一般女人在意各種節日,希冀與另一半共度,她的情況卻相反。

    他記得各種節日、屬于兩人的紀念日,他往往會提前送禮,若當日她人不在台灣,他會打電話給她,對彼方的她特別熱絡關懷,透過電話向她傾吐滿腔愛意。

    回想起來,前兩年的結婚紀念日,她人都不在台灣,不知今年能否與他共度?

    「沒關系,我記得就好。」盡管他很希望與她共度重要日子,但兩人的關系無法浮上台面,即使為她慶祝,也只能選在各自公寓低調而為。

    他真正期望的,是能與她光明正大的在公開場合熱鬧慶祝。

    「睿……你真的會繼續等我,等到我圓夢?」想到翁姊說的話,于潔心下有一絲不安,向他再次求得保證。

    「當然。」齊高睿抬起大掌揉揉她的頭,語氣肯定的承諾,但心里卻忍不住想附上但書—別讓他苦等太久啊!

    于潔幸福的偎靠著他,安心入睡,她夢見與他初相遇的情景……    (快捷鍵 ←)588064.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