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真希 > 醫妃嫁到 > 第三章 匈奴人的骯髒手段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醫妃嫁到 第三章 匈奴人的骯髒手段

作者︰真希

    翌日,用過早飯,王蘭跟著母親去鎮上賣鞋,至于他們救人這件事,一開始就沒打算告訴李氏,此時更不會說,畢竟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擔憂。

    雲英來到山上,先到廚房煮了一鍋白粥和幾樣小菜,端到劉宗軒面前,見他的氣色比昨日好了不少,待他用過飯休息了一會兒,她又替他施了一回針,然後便忙著研制藥材,但一顆心卻高高提著。

    到了傍晚,王蘭跑上山來告知匈奴人的消息,正如馮大夫所預料的,他們正一個個村子的搜查,多少給了劉宗軒養傷的時間。

    連續三日,王蘭都從鎮上帶回匈奴人的消息,到了第四日,只剩下三陽村未被他們搜查過,馮大夫早就做好隨時逃走的準備,而劉宗軒內功深厚,除了用藥湯和針灸治療外,他還運功加快傷口的愈合,也勉強可以下床走動了,若是匈奴人真找上門來,只要他們沒察覺出什麼,搜查一番就會離開,他只要到後山躲上一時半刻就好。

    從馮大夫的住處往下瞧,能將整個村子盡收眼底,當匈奴人一出現,馮大夫便準備帶劉宗軒去山里躲起來,但奇怪的是,幾個匈奴人到了村口,卻遲遲沒進村,在村子口四周打量了一會兒,似乎在商量什麼。

    「主子,就只剩下這個三陽村沒搜了,如此看來,說不定人還藏在這個村子里,倒害我們白跑了那麼多地方,我這就帶人去搜。」其中一人開口道。

    為首的男子抬頭瞧了瞧四周,陰沉著臉哼道︰「不用了,這幾日咱們四處找人的消息,只怕這村子的人也知道了,若是人真在這兒,只怕早就被藏了起來。」

    「人真在這里,那我就進去先殺幾個村民給個下馬威,看他們還敢不將人交出來?」

    「這四周村子的人,哪個不是對咱們恨之入骨,就算你將全村都殺了,也未必能逼他們開口。再者,你沒瞧見這村子四面環山,真要藏個人,只怕咱們就是帶支軍隊來也未必能將人找出來。」為首的男子看了眼附近的河流,陰惻惻一笑,吩咐道︰「立即去找十幾頭病死的牛羊扔進這河里。」

    「這……這河的下游也住著不少咱們同族的牧民,要是鬧起來……」

    「哼,死幾個族人算什麼?若是那東西被人暗中帶進京城交到他們皇帝手中,到時不僅咱們的好日子到頭了,恐怕還有滅族的可能。」

    「可那男子中了咱們的秘制毒藥,沒有咱們給他解毒,任憑他內功再深厚,最多也就撐過一、兩日,如今都過去四、五天了,想必他早已毒發身亡了。」

    「他雖然死了,但那東西如此重要,想必他臨終前定會托付給其他人送到京城去,不管這村子的人是否知道此事,咱們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個,不然到時死的可就是咱們!」

    馮大夫自然听不見幾個匈奴人在說什麼,倒是看清了他們策馬離開,不是回鎮上,而是往草原的方向去了。

    在疑惑不安中又過了五天,劉宗軒的身子已恢復了大半,馮大夫與雲英都勸他趕快離開,但他卻堅持再待幾天,因為他知道自個兒手中的東西對匈奴人來說有多重要,只要沒找到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罷休的。

    「如今都過去這麼幾天了,也沒見他們有何動靜,也許是放棄找你了。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辛苦些從後山繞道去邊城吧。」馮大夫看了劉宗軒一眼,忍不住又勸道。

    「是啊,你不用擔心我們,你走了對我們來說反而更安全。」雲英也跟著相勸。

    劉宗軒認為他們說的也有道理,況且他繼續留在這兒,反而令他們更加擔憂不安,他揚起笑感激道︰「救命之恩,將來若有機會定當報答,那我就明日離……」

    豈知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門外一道急切的男聲打斷——

    「馮大夫在嗎?我家小旺子突然鬧肚子,止都止不住,請您幫忙給他瞧瞧!」是村里獵戶陳德有。

    馮大夫起身走出去,「你等等,我去拿藥箱。」

    而後馮大夫跟著陳德有快步到了陳家,小旺子十二歲左右,此時上吐下瀉得站都站不起來,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呻吟,馮大夫立即替他把脈,一邊詢問他今兒個吃過什麼東西。

    「早上和家里人一起吃的,大餅和高粱粥。」小旺子虛弱地小聲回道。

    「是啊,我們一家都吃了,就他到外頭放羊回來就叫肚子疼。」小旺子的娘急得雙眼通紅。

    馮大夫想了想,又問道︰「那你除了早飯,中途可還吃過別的東西沒有?」小孩子貪嘴,難免會亂吃東西導致瀉肚子,這也是常有的事。

    小旺子痛苦地皺著眉,搖了搖頭,隨即想到什麼,說道︰「剛才放羊時,我一時口渴喝了幾口河里的水,才剛回到家肚子就痛了……」

    馮大夫頓時明白過來,先拿出兩顆藥丸讓他服下,才坐到桌前寫方子,一邊叮囑道︰「這時節時冷時熱,最是好發各種疾病,切記,勿吃生冷之物,也不要隨便喝河里的水解渴,就是家里的井水也要煮過了才能喝。」此時正是春夏交替之時,最容易感染風寒和腸胃不適。

    開好方子,陳德有跟著馮大夫到山上拿藥。

    馮大夫為了研制各類藥丸,家里的藥材很是齊全,村民們找他看診開了方子後,不必到鎮子的藥鋪去抓藥,直接上他這里拿藥便可。

    馮大夫這邊才剛抓好藥,又見一名婦人急急找上門來,要他去幫她丈夫看病。這戶姓董的獵戶是住在離河口最近的人家,她說丈夫早上去河里捕魚回來後,沒多久人就突然發起高燒,然後上吐下瀉不止,這會兒整個人都昏了過去。

    听起來情況跟小旺子差不多,而且都與河水接觸過,難道有人在河里下毒?可是那條河雖不寬卻很長,連著五、六個村子,下毒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可如果不是,又是什麼引起的?

    雲英抬頭看了眼師傅,隨即說道︰「師傅,我等等也跟你一起去瞧瞧。」

    馮大夫此時神色也凝重起來,點了點頭,背著藥箱跟著那婦人一起急忙朝山下而去。

    雲英待他們走遠後,轉身進里屋跟劉宗軒打聲招呼。

    「雲姑娘,不用管我,只管去吧。」劉宗軒朝她點了點頭。

    「好,你若是覺得無聊,師傅房里有很多醫書可以看。」雲英說完,隨即轉身出去,卻听到他的溫聲叮囑從身後傳來——

    「這病來得突然,妳要小心些。」

    雲英轉頭朝他揚起一絲笑意,點了點頭,便小跑步去追馮大夫。

    那董獵戶的癥狀果真與小旺子的一般無二,他雖沒喝河里的水,但他在捕魚時難免濺得滿身滿臉的河水,有可能因此喝到了一些,導致腹瀉發燒。然而這樣的解釋仍有些牽強,因為他常年下河捕魚,卻從沒出現過這種癥狀。

    馮大夫替他把完脈,先給他服了藥丸,見他疼痛稍減輕了些,又將一包藥遞給他妻子。

    剛才他在山上听完董獵戶的妻子形容的情況後,順手抓了一副同小旺子一樣的藥帶著,這會兒確定病情無差,便讓她拿去熬了給丈夫喝。

    「師傅,咱們要不去河邊瞧瞧,這一上午的功夫就有兩個人生病,會不會是河里有什麼不干淨的東西?」從董家出來,雲英瞧了眼不遠處的小河,提議道。

    「我正有這個打算。」馮大夫很是疑惑不解,從他們的癥狀瞧來的確是傷寒,可導致他們生病的原因卻又令他有些不安。

    當兩人剛來到河口,便見不遠處的岸邊站了好幾個村民,朝著河中指指點點,嘴里大罵著——

    「是什麼人這般缺德,竟將死牛死羊往河里丟?!」

    「還能有誰,這河的上游不就住著不少牧民嗎?只怕這牛羊就是他們丟的,真是可恨至極!」

    「你們光站在這里罵有什麼用?難道你們還去找他們理論不成?咱們還是趕緊將這些牛羊打撈上來,否則引起什麼病,可就要出大事了。」其中一個村民出聲說道。

    馮大夫走上前去,看著卡在河中央漂浮著的牛羊尸體都已發白發脹,還散發出一股惡心的惡臭,他頓時臉色大變,神色甚至有些恐慌。

    雲英見狀,先是一怔,隨即像是明白過來什麼,臉色也是一白,與馮大夫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驚恐。

    這幾個村民都識得馮大夫,見他臉色不對,他們也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其中一人顫抖著嗓音問道︰「馮大夫,難道已經有人得病了?」

    這村子在十幾年前也鬧過一場瘟疫,這幾個村民也都經歷過,一見馮大夫點頭,幾人的臉色也倏地蒼白如紙。

    「那我、我們應該怎麼做?」另一人的身子微微顫抖著。

    馮大夫此時已回過神來,快速思索一番後,沉聲吩咐道︰「你們四人,一個去村子里找幾個年輕力壯的男子來一起將河里的牛羊全部打撈上來,挖個深坑將牠們焚燒後埋了;一個趕緊去鎮上告知縣老爺;一個順著河岸一路往下,通知住在河口附近的村民暫時不要靠近河邊,也不要再使用河里的水。」

    其中三人立即飛也似的分頭行動起來。

    馮大夫指著最後一個人說道︰「你跟我到山上背藥材下來。」話才剛落,就听見山上面有人在喊馮大夫。

    馮循聲望去,只見陳德有急急地朝他沖下來。「馮大夫!不好了,我兒子好像不行了,整個人都昏了過去,你快去幫我瞧瞧!」    (快捷鍵 ←)588058.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