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將軍的賣身契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將軍的賣身契 第十八章

作者︰朱輕

    【第十章】

    在接下來日子里,容嬌嬌腳不沾地的忙碌了起來。

    請了匠人來重新修葺院子,加高院牆,換上漂亮又嶄新的大門,大門前還要立有一對石獅子,再掛上一對大紅燈籠。院子里要隔出花圃,要設石椅石凳,還要留出一塊兒空地出來,給他練武或是日後給孩兒們玩耍。

    以及每間屋子都要做新的家俱,糊好看的窗紙,淨房後廚灶房這些的全部都要翻新。

    容嬌嬌事無巨細,皆親力親為,雖然累得很,可看著原本破敗不堪的院子慢慢變得煥然一新,她還是挺開心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不知道蔥頭兒的歸期了。

    話說周沖這一回上了戰場,那是馳騁沙場,策馬殺故,簡直比以往的哪一次都要積極。原因無它,他就想著早點兒結束了這場戰爭,他好回家去。

    家里,嬌嬌還在等著他呢。

    俗話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周沖是個校尉,手下統兵五百人。但因為他的驍勇善戰,他手底下的兒郎們也個個都是敢拼殺的。這場仗打下來,他手下的五百兵士竟跟著他屢立奇功無數。甚至周沖還生擒了韃靼人的一個什麼王子。

    大將軍大喜,便讓周沖先押著這韃靼王子先行一步回京。此事正中周沖下懷,于是,他率著手下的兵馬,日夜兼程,緊趕慢趕地回了京。

    他歸心似箭,原本想著把韃靼王子送到兵部去,這就算是交了差了。不料,兵部尚書一見他,卻拉著他入宮面聖去了。

    周沖被駭得不輕,他畢竟只是大將軍手下的低階軍官,能有幸見到兵部尚書已屬不易,怎麼還能面聖了呢?

    所以,從他入宮覲見皇上,一直到出了宮,站在宮門白玉石的拱橋上時,周沖的腿是軟的。可他的心,卻快活像只想要飛出胸膛的鳥兒。

    方才在宮里的時候,皇上龍顏大悅,先是褒獎周沖立下奇功,擒獲了韃靼王子,然後又說起了商戶容老爺見國難當頭,竟然捐出了一萬擔的糧食,緩解了邊疆將士無糧之急……

    直到這時,周沖才听說了容家損糧的事兒,不由得又驚又喜。驚的是,容家居然這麼大手筆,喜的是,這事兒一看就是嬌嬌攛撮的。

    皇上笑問周沖想要什麼獎勵,又問容家要怎麼賞?

    周沖一听,眼珠子一轉,立刻行禮說道︰「小的年歲已長,唯願我朝詳寧安康,永無戰火,小的能調回京中當個守城小鍋,過個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至于未來的外家嘛,容老爺一向宅心仁厚,若能求得皇上墨寶,想必也是此生足矣。」

    周沖很聰明,他知道,在這次韃靼人犯境的戰事中,雖然他和容家都立有奇功,可誰都能說得,偏他們自己不能說。

    現在皇上明問他,想要什麼獎賞,他只能往低了說。若是貪得無厭,勢必引起皇上反感,仕途是小事,就怕掉腦袋啊!

    果然,皇上一听說,周沖就想求個守城小鍋的差使,以及容老爺只想求自己的一幅字,不由得龍顏大悅,笑道︰「朕知道了,那就退下吧!你也回去見見你的外家,婚事兒談好了,就讓徐將軍給你遞話進來,朕讓皇後給你賜婚,如何?」

    周沖大喜,連連謝恩!

    他站在宮門處,待立了好一會兒,才確定自己不是踩在雲端。

    回過神來,周沖急匆匆就往容府趕,可到了容府以後,容大嫂卻告訴他,說嬌嬌去了他的那個院子。

    于是,周沖又急急地策馬回到了自己的那個小院子。

    站在巷子口,他呆呆看著煥然一新的氣派院子,滿臉的不敢置信!這、這是嬌嬌為他做的?

    這……以後就是他和她的家了吧?

    其實在幾天前,容嬌嬌就已經徹底把院子也收拾好了。她甚至連周沖的衣帽鞋襪也給按著四季所需,給各準備了好幾身。

    忙完了以後,她一閑下來就老是胡思亂想。為了讓自己找點兒事做,她又讓自家莊的莊頭兒趕了馬車,從莊子里移植了好些花木過來。

    所以這幾天,她把院子里的花圃也給弄好了,今兒還特意趕過來澆水。忙了一通之後,她覺得有些累了,且時辰尚早,她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躺著,一面曬著秋日里的太陽,一面思念周沖。

    唉,要是蔥頭兒能在年前趕回來就好了,然後,他可以和她一起,在容家過個團團圓圓的年。到時候,她要親自下廚為他做菜,像一名賢淑的妻子,無微不至照顧他。

    想著想著,容嬌嬌帶著滿滿的幸福感覺睡著了。夢里,周沖穿著神氣又好看的盔甲,騎著高頭大馬回來了,然後她撲到他的懷里,笑得可開心了……

    周沖一進院子,看到的便是這副靜謐溫暖的畫面。

    他最愛的女子帶著微笑安安穩穩地曬著太陽睡著覺,夕陽給她鍍上了一層溫暖的橘色光暈。

    周沖眼眶微濕,這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他在戰場上浴血奮戰,拼死殺敵,求的不就是有個干淨整潔的家,一個可愛又善良的妻子,將來再多幾個活潑健康的孩子……

    他扔下包袱,半跑在她身邊,然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把頭輕輕地俯在她的身邊,然後捉住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日夜不停奔波了半個多月,疲倦排山倒海襲來,他很快沉沉入睡。

    容嬌嬌突然覺得有些異樣。

    她一睜開眼,就看到有人趴在她身邊睡著,而且鼻息聲音還很濃重,再一看,他身上還穿著披甲,渾身臭汗,頭發也是凌亂的。

    周沖?他、他回來了!容嬌嬌激動到想尖叫,但是,她忍住了,她側躺著看著他,用眼神描摹他的樣子。

    她心心念念的男子終于回來了。也不知怎麼的,她覺得胸中酸酸的、悶悶的、脹脹的,就像剛吞了顆青澀的杏兒。

    他瘦了、黑了,頭發也是亂亂的,風塵僕僕,滿面霜色。

    打仗,原來是這樣的。她仰慕的英雄的背後原來是這樣的。

    所有的軍功都來之不易,都是拿命去拼去換的。看他的手,粗糙得像碎石,手背上還有未愈合的傷口,斑駁交雜,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

    容嬌嬌更加心疼和舍不得,發誓要好好愛他寵他。

    她親了親他的傷口,眼淚不小心落下,滾燙。

    周沖一驚,醒了過來。

    「啊,對不起,吵醒你了。」容嬌嬌有些手足無措,她紅著臉不知如何是好。

    周沖定定地看著她,眼神**   孟窕勾υ諢煦緄拿沃小


    「餓了吧,我去給你做飯。」容嬌嬌轉身要走。

    周沖心頭一急,用力將她一拽,容嬌嬌驚呼著落入了他的懷里。

    容嬌嬌心跳如雷,快要跳出胸腔,她趴在周沖的胸口,喘息。周沖看著她,眼神逐漸深沉、灼熱,像著火的干柴,帶著讓人窒息的熱度。

    「你、你還好嗎?」容嬌嬌被他的眼神嚇到,心虛地問道。

    周沖伸手撫摸她的頭發和後背,「嬌嬌,我回來了。」

    「回、回來就好。」容嬌嬌想要起身,周沖不許,昂起脖子親了上去。

    她害怕,于是掙扎。周沖悶哼一聲,停下了動作,眉頭皺著,一副很痛苦的模樣。

    容嬌嬌嚇到了,不敢動,擔心地問他怎麼了。

    周沖苦著臉,「傷口痛。」

    「哪兒呢,快讓我看看。」

    周沖指著胸口,「這兒,很痛。」

    「怎麼會痛的,是受傷了嗎?我去叫大夫來。」容嬌嬌說著便要起身。

    周沖連忙阻止她,「大夫沒用。」

    「那要怎麼辦?」容嬌嬌想看看他的胸口,卻又不敢動,生怕不小心踫到他的傷,心里頭著急得很。

    周沖靠近她的耳朵,低笑道,「要親親才能好。」

    容嬌嬌耳朵頓時紅透,「你、你怎麼這樣啊,正經點好不好。」

    周沖躺回躺椅,嘆氣,「我很正經啊,這是軍醫透露給我的秘方,說最喜歡的女人的親親,有麻醉的效果,比麻沸散的效果還要好。」

    是這樣嗎?容嬌嬌半信半疑。

    「好痛,嘶……」周沖捂著胸口,一臉痛苦,「都沒有人幫我試試藥效,唉……」

    容嬌嬌想,罷了罷了,暫且死馬當活馬醫吧,看他那麼累,眼皮都快撐不開了,試試看,或許真的有奇效呢。

    「那,你閉上眼楮。」容嬌嬌到底是姑娘家,盡管喜歡他得緊,但是還是很害羞。

    周沖暗笑,乖乖地閉上了眼楮,「如果太勉強就算了,痛一下也不打緊,反正習慣……」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她給封住了唇。

    容嬌嬌生澀地親吻他的雙唇,他的唇帶著邊關的寒涼氣息,有種獨特的觸感。

    容嬌嬌**  模 桓芯跬販 位 矸お取 お恚 芯踝約合窀瞻競玫穆笱刻牽 褚桓鎏俺蘊塹男『  鼻卸昧Φ叵胍﹦ 緣簟


    被他吃掉,這個念頭既危險又刺激,她既想逃跑又想臣服。矛盾又刺激的感覺讓她無所適從,只得緊緊抱著他,希望他可以幫她。

    「嬌嬌,我想要你。」他喃喃低語道。

    容嬌嬌腦海里仿佛炸了一記悶雷,她渾身發燙,害羞又期待,閉著眼楮不敢看他。

    見她乖乖的任君處置的模樣,周沖真想馬上要了她,可是,他們還未成親。罷了、罷了,再忍忍。

    周沖閉眼嘆息,安安靜靜地抱著她,兩顆亂跳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

    容嬌嬌感受到他的變化,她不明白他為何忽然沒了動作,不過這倒是讓她松了口氣,畢竟事情來得太突然,她還沒做好準備。

    「家里不一樣了,是你布置的?」周沖剛進來就發現不一樣了,空蕩蕩的家里填充了很多東西,將雪洞似的房子變得溫暖了,更有家的樣子。

    「嗯,沒經過你的允許,你會不會不喜歡?」

    「當然喜歡,只要是你親手布置的,我都喜歡。」只要有她,哪里都是家。

    「我帶你去看看?」

    「好。」

    待天色已晚,周沖親自送了她回去,並告訴她,他明天就帶媒人去求親。

    容嬌嬌羞澀地嗯了一聲,依依不舍道別。等了這麼久,她好想跟他一直在一起啊,可是她知道,

    這不可以,他這樣尊重她、愛惜她,她也要尊重自己愛惜自己,乖乖等著他。

    隔日周沖如約上門提親,在與和容老爺深談之後,他與容嬌嬌的親事便定了下來,來年五月初九,他將迎娶容嬌嬌過門。

    接著,周沖立刻將婚期告知了徐大將軍,徐大將軍又將此事報與皇上。

    沒過幾天,先是周沖的任命狀下來了,兵部將他調入京城,任京西大營六品千戶長。容老爺捐糧有功,被吏部授了個九品主簿的閑職。

    這下子,容家可是歡喜得炸了。

    自古以來,就有士農工商的說法,商人雖然家境富裕,奈何身分低下,商人的孩子是不可以考科舉的。但現在容老爺被授了個官兒,也別管這九品官是不是虛職,但只要容老爺當了官,以後容家的子孫就有了考科舉的資格,這怎麼不教人欣喜若狂呢。

    又過了幾天,皇上賜了一幅墨寶,上曰「宅心仁厚」給容家,皇後娘娘亦下了一道懿旨到容家,將容嬌嬌指婚給了周沖。

    容家一派喜氣洋洋。

    接下來,容老爺的鋪子因為有了皇上的墨寶與夸贊,更加地生意興隆了起來,而宋氏則帶著兒媳開始為女兒嬌嬌準備起了嫁妝。

    冬去春來,轉眼就到了來年五月。

    到了周沖與容嬌嬌成親這日,周沖騎了高頭大馬,在戰友們的護送下,前來容府迎親。跟著,容大哥把穿著六品誥命夫人服飾當成嫁衣的容嬌嬌給背到了大門外。

    待容嬌嬌上了喜轎,被周沖接走,容府送出去的十里嫁妝簡直震驚了整個京城。

    而容嬌嬌全程都渾渾噩噩的。

    自從她和周沖定了親以後,便不能再見。她是扳著手指的天天數,好不容易才據到了這一天。不料,真到了這一天的時候,她突然又有些傷感起來,昨兒夜里就抱著她娘睡了一夜。到了今天,便有些精神欠佳。

    她被喜娘扶著,與周沖拜了堂,然後被送進了洞房。跟著周沖將她安頓好之後,就出去應酬賓客去了。容嬌嬌趁機椅著床柱子眯了一覺,直到周沖進來,她才回過神來。

    今晚的他,看起來很不一樣,薄醉的他帶著一絲羞澀和緊張,像毛頭小子,笨拙、手足無措。容嬌嬌忍不住撲哧一笑,洞房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活潑起來。

    周沖舒了口氣,看著她笑問,「頭上重不重?」

    容嬌嬌撅起嘴點頭,「好重,感覺脖子要斷了,快幫我拿下來。」

    他一笑,上前細心地替她拿掉鳳冠,除去了外頭的外衣,又幫她揉了揉脖頸,揉著揉著,他忽然停了下來。

    容嬌嬌不明所以地看著他,「怎麼了?」

    「我、我先去洗個澳。」他起身,想要平復急躁的內心欲望,不要嚇著她。

    然而,一雙縴細的胳膊抱住了他的腰,「蔥頭兒,我心悅你。」

    周沖心中震撼,他轉過身,與她面對面。她的眼神純澈而黑亮,像最美的寶石,熠熠生輝。

    容嬌嬌踮起腳尖,主動親吻他,「蔥頭兒,我好想你啊。」想得快要發瘋了。

    周沖心中的火被點燃,他一把將她抱起,輕輕放在床上,大手胡亂一通亂扯,除去了她的衣裳……

    ……

    容嬌嬌現在累到連頭發絲都動不了,她徹底化作了一灘水,很快沉沉入睡。

    周沖睡不著,他將她抱在懷里,不時親親她的臉,她的頭發,她的耳朵,她的指尖,她就像最美的寶貝,每一處都讓他著迷。

    何其有幸,他能活著回來,何其有幸,她愛上他。

    「謝謝你,嬌嬌。」周沖不由得喃喃自語。

    容嬌嬌轉了個身,將臉貼在他的身上,蹭了蹭,安心地嘆了口氣,繼續睡。

    芙蓉帳外,龍鳳紅燭默默地繼續燃燒著。

    【全書完】    (快捷鍵 ←)589813.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