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將軍的賣身契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將軍的賣身契 第二章

作者︰朱輕

    容嬌嬌激動的心情還未平復,她轉身打算問旁邊人,然而……

    咦,人呢?

    原來偌大的園子里,除了坐在一旁聊天說話的茶倌兒,便只剩下她一人了,就連自家大嫂也不見了。

    所以,她今兒算是包場了嗎?

    天啊,包場誒,這麼大的場,包一場得好幾十兩銀子呢。

    賺了賺了,太賺了,嘿嘿。

    容嬌嬌心里樂開了花,今兒雖然沒見著謝攬月,可是她還是很開心。

    是,謝攬月是唱得很好,風流瀟灑魅惑眾生……但容嬌嬌覺得,今天這個武生唱得更好!而且他的好,跟謝攬月是不一樣的。他陽剛霸氣、他鐵骨錚錚、他……哎,反正容嬌嬌就覺得,以後她再也不想看謝攬月的戲了!

    不過,今天這武生是從哪兒來的呢?

    容嬌嬌愛看戲,所以京城里的四大班八小膏里的角兒她都熟悉,卻唯獨不認得他。若他今天是專程來給劉家班救場子的話,以後她要讓哪兒去看他的戲啊。

    容嬌嬌想了想,決定去問問班主劉大海。

    劉大海在後院兒吃茶,听說有人要見他,于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瓜子皮,道了聲請。

    容嬌嬌見過劉大海,一圓胖子,臉上隨時笑咪咪的,但是眼神銳利狡猾,跟老狐狸似的,她有點怕他。

    「劉班主萬福,我想問你打听個事兒。」容嬌嬌笑咪咪地問道。

    劉大海打量了容嬌嬌一番,點頭,「小娘子只管說。」

    容嬌嬌糾結了一會兒,問道︰「今兒的新戲很好看,所以我想問問,這唱戲的武生是誰,往常也未曾見過,眼生得緊。」

    劉大海細長的眼楮精光四射,他看著容嬌嬌點頭笑,「小娘子真有眼力,他確實是第一回登台,怎樣,小娘子覺得……他這戲唱得好是不好?」

    容嬌嬌點頭道︰「極好,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劉家班的,若是別家的,以後我就只能去別家听了。」

    劉大海呵呵笑了起來。他往梳妝間掃了一眼,看到里面的人在卸妝。而鬧鬧哄哄的角落里,有人卸妝的手頓了頓,顯得他那雙修長勁瘦的手……十分突出。

    沒得到劉大海的答復,容嬌嬌又問了一句,「班主?」

    劉大海收回目光,感嘆道︰「沖……這蔥頭兒正是咱劉家班的人,小娘子若是喜歡,以後盡管來听便是。」

    「啊,太好了!」容嬌嬌拍手叫好,終于不用糾結,以後不知道上哪兒去听他的戲了。

    劉大海笑咪咪地看著她,狹長的瞇縫眼里精光四射,不知道這老狐狸又在計算著什麼。

    「等等!蔥頭兒?他叫蔥頭兒?」容嬌嬌才反應過來,那人竟然叫蔥頭兒嗎?

    她覺得甚是奇怪,雖然她知道這應該是武生的藝名兒,但一般來說,藝名不應該取得高大上一些,比如謝攬月、花羨容這樣的嗎?還有人叫蔥頭兒的啊?是不是太隨便了?

    劉大海笑咪咪地點頭,「正是。」

    梳妝間角落里,劈里啪啦一陣響,那人似乎不小心踫倒了什麼東西,撒了一地,眾人頓時驚叫起來,熱鬧非凡。

    容嬌嬌往梳妝間看了一眼,猜測那蔥頭兒應該正在里面卸妝,本來她想見他一面,當面和他說他唱得好的,見里面實在鬧得很,便作罷了。

    她想要問的已經問到了,于是囑咐劉大海,「以後若是有蔥頭兒的戲,班主可一定要給我留個座兒,最好是靠前一點的……啊,還是不要太靠前了,就……有個座兒就行。」太靠前的座位太貴了,她的零用錢不夠買幾次的,得細水長流。

    劉大海笑道︰「一定一定。」

    容嬌嬌心滿意足歸家去,拉著她娘念叨了半天這新出的武生,也被她大嫂念叨了半天,說她只顧著听戲,就連大嫂拉了她幾回,想叫她早些回去她也听不進去。

    晚上睡覺的時候,容嬌嬌又將今兒的戲細細回味了一遍。

    這一夜,她睡得有些不安穩,夢里打打殺殺的,一會兒她又變成了戲台上的虞姬,與那武生纏纏綿綿,一會兒她又變成了提著櫻槍的樊梨花,伴在蔥頭兒的身旁,與他共進退、同廝殺……

    整個顛三倒四混亂的夢,導致第二日起來時,她腦子里像是裝了漿糊,不清醒。

    又過了幾日,劉家班的人來店里采買東西的時候給容嬌嬌帶了話,說是蔥頭兒今晚有戲,班主給她留了個好位置。

    容嬌嬌一听,滿心歡喜!她連忙扔下手里的東西,跑回家去換衣裳,然後急匆匆跑去了太白樓,劉大海沒有哄她,給她留了左側靠柱子的座兒。

    這位置雖然離戲台有點遠,不過前面沒有遮擋,也能把戲台看得清清楚楚的,最重要的是,這位置便宜,只比她原來站著看的多了幾十個錢。

    容嬌嬌心情特別好,于是叫了一碟子餈粑蘸豌豆粉和紅糖水來吃,香甜軟糯,好吃得很。

    好不容易等到蔥頭兒出場,她眼楮頓時亮了,放下點心,專心看戲。

    然而,沒唱幾句,他就退場了。

    容嬌嬌意猶未盡,怎麼回事,這就下場了?後面的戲很是無趣,她繼續吃餈粑蘸豌豆粉,心里盼著他一會兒會再出來,然而戲都唱完了,蔥頭兒也再沒出來過。

    容嬌嬌不高興,跑去質問劉大海,為什麼蔥頭兒的戲份這般少。

    劉大海道︰「喲,小娘子您不知道嗎?這文戲里的武生就是這樣的,您又不是頭一回听戲!」

    她當然不是頭回听戲,可她還真是……頭回為了一配角兒來听戲的。

    「蔥頭兒就不能多唱一會兒嗎?要嘛他不唱,光站邊兒上耍把式也可以啊。」容嬌嬌真的沒看夠。

    劉大海傻傻地張大了嘴,讓、讓蔥頭兒站一旁耍把式?那也得看人家肯不肯,不過……

    他無奈地道︰「小娘子,這戲本子就是這麼寫的,蔥頭兒他也不能瞎演哪!」

    容嬌嬌噘起了嘴兒,好吧,劉大海說得對,然而她還是覺得很失落,失望而歸。

    接下來,容嬌嬌又去听了好幾回蔥頭兒的戲,但遺憾的是,蔥頭兒老是當配角。一個時辰的戲看下來,他最多只出場鴿刻鐘,其中大部份時候是在耍花槍,只有少數幾句台詞,有時候甚至連一句台詞都沒有。

    容嬌嬌很不滿意,蔥頭兒是個新角兒,就給他這麼點兒戲份,怎麼紅得起來嘛!這劉班主是不是故意壓著新人,不讓蔥頭兒出頭太快,這樣方便他拿捏?

    唉,蔥頭兒明明唱得那麼好,如果多給他機會,他一定可以大紅的!就好比謝攬月吧,他剛出道的時候,劉大海給免票了三天,許多人來捧場,一下子就紅起來了。

    呃,好吧,雖然說……後來容嬌嬌才知道,謝攬月有人捧,似乎是大將軍府的背景,要不然劉大海這只老狐狸怎麼可能這麼花心思捧他。

    但是蔥頭兒真的跟別人不一樣,他有才華,容嬌嬌越想越覺得心中郁悶,不行,她得找劉大海說說,不能這麼打壓新人。

    于是這一天,容嬌嬌看完了戲以後,又跑去後台找劉大海。

    劉大海笑咪咪地接待了她,「小娘子,這幾次的戲,听得可好?」

    容嬌嬌搖頭,「不好。」

    劉大海咦了一聲,不明所以。

    容嬌嬌繼續道︰「一整場戲他就出來那麼一小會兒,唱那麼幾句,還沒听出味兒來,他就退場了。劉班主,這樣帶新人不行,你得給他多安排點時間,讓他多唱一會兒。」

    劉大海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小娘子這是何意?」

    容嬌嬌道︰「我意思是,劉家班就這麼一位拿得出手的武生,你要是不多花點心思捧一捧,他永遠出不了頭也紅不起來,他不紅,你也賺不到更多錢,你說是不是?」

    劉大海正在吸水煙,听到這話,一口沒吸好,嗆得他眼淚橫流。

    容嬌嬌充分發揮了她的商人本性,繼續說服劉大海,「全京城沒有比蔥頭兒更好的武生了,他一出場那架勢可威風了,讓人以為他真是位將軍,他這樣的,簡直是天賦難遇!」

    劉大海眼珠子轉了轉,為難地道︰「可戲本子就是這麼寫的,文戲為主,武戲瓖邊。」

    容嬌嬌道︰「你可以讓人改改戲本子,給他多加點戲,以他的唱功,肯定能紅。」

    劉大海噗嗤一笑,然後搖頭,「小娘子,這戲本子都是早早寫好的,要改的話整個本子都得重寫,所有人得重新排練,這工程太大了,我們耗不起。」

    容嬌嬌不服氣地反駁他,「可他初次登場的戲唱那麼久,你就讓他唱那天的戲就成了啊。」

    劉大海笑著搖頭,「不成不成,那天是沒辦法,臨時讓他唱獨角戲,戲班里的人都不容易,這許多張嘴就等著多露面兒多得賞吃飯,若是都讓他一個人唱,別人還要不要吃飯了,不成不成。有小娘子這麼捧蔥頭兒的場,已經是他的福氣了,不好再多奢求什麼了。」

    容嬌嬌听懂了他的潛台詞,謝謝喜歡,改戲沒門兒,戲班里人人都要賺錢。

    可是蔥頭兒的戲這麼好,若是就此埋沒了,多可惜啊!

    容嬌嬌帶著滿腹的心事回了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