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長夜難枕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長夜難枕 第二章

作者︰倪淨

    這一覺,向能宇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因為太困了,眼楮還不想睜開,可耳邊卻不時傳來說話聲。

    他記得小家伙在他房里,並不以為意,但不久就听到有女人的聲音,那聲音很耳熟,是趙遠兒?

    腦海里響起這三個大字,向能宇馬上睜開眼,眼神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在床沿幾步遠的沙發上,一大一小的兩人坐著,大的那個是他的青梅竹馬趙遠兒,小的就是向安城。

    因為太專注手機里的游戲,兩人都沒發現他已經轉醒,還在小聲地說話著,向安城窩在趙遠兒的懷里,時不時像個小色胚地偷親趙遠兒的臉頰。

    向能宇沒打算裝睡,對于這二個不請自來的客人,他決定出聲。

    「趙遠兒,妳又擅自跑進我房間了。」這話一出口,本是坐在沙發上玩手機游戲的趙遠兒,連忙放下手機。

    「能宇,你醒了?」她的表情喜出望外,一看就是專程來這里等他醒來的。

    向能宇對于她總是不請自來闖進他房間,也已經是從抗議到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地步,畢竟趙遠兒的粗神經他改變不了。

    一個成年女子隨意進男人的房間,若是正常情況,除非男女朋友,不然不可能,再說趙遠兒還曾有幾次撞見他剛沐浴完,全身只在腰間圍了一條圍巾,她也不避諱,大方地坐在此時坐的沙發上,開始跟他聊了起來。

    對他的luo身,她視若無睹,更別說他健壯的好身材。

    「幾點了?」向能宇坐起身,外頭是大熱天,而屋子里因為有空調,溫度適宜,十分舒爽。

    「快中午了,你趕快起床,準備下樓吃飯了。」趙遠兒說著話時,向能宇看著向安城的小手不知何時已經摟上趙遠兒的腰,整個人窩進她懷里,頭就靠在趙遠兒柔軟的胸前。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色寬大領口的T恤,露出半邊縴細肩膀,黑色內衣肩帶露出,顯得十分性感。

    他的目光再往下移,就見她下半身穿了一條輕薄花色雪紡膝上短裙,坐下來時,露出雪白細長的大腿,十分養眼。

    「妳怎麼會來?不是還沒放暑假嗎?」

    趙遠兒自從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中部教書三年,第四年才能請調回台北,這三年她一個月回來一次都算多了,大部份時間都是等寒暑假時才會回北部。

    雖然天氣入夏了,不過才六月,要等放暑假還要一個月,平時這個時間,都是學校最忙碌的時候,她一般都留在中部,怎麼現在會突然出現在他家。

    「今年是第三年在台中任教,暑假過後我就調回台北,一直想找時間回來這里熟悉新學校,剛好我媽找我回來相親,所以這周末就回來了。」趙遠兒很自然地說出這次回來的目的。

    向能宇點點頭,沒多說什麼,直接下床,只著短褲走進浴室。

    十分鐘後,他再走出浴室,感覺比較清爽了,走到衣櫃前,拿出一件白T恤套上。

    「什麼時候相親的?結果如何?」

    「昨晚跟對方吃飯,後來他送我回家時說今天要再約我出去看電影。」

    向能宇的表情愣了一下,看著坐在沙發上與向安城玩的趙遠兒,很難得听到她的相親對象會再提出邀約。

    「這算是相親成功了?」向能宇自從高中後,女人緣就沒斷過,身邊也一直都有女伴,這輩子應該跟相親無緣,也沒辦法理解跟一個不曾相識的異性透過以結婚為前提認識交往是什麼感覺。

    但趙遠兒自大學畢業後,在中部的小學教書,這一年來被趙母安排各式相親,可是一年來,不知相了多少次親,卻一次都沒有成功。

    「應該算成功了吧。」趙遠兒的話說得悶悶的,听不出一點開心的意味,向能宇穿好T恤後,忍不住走向她,一個彎腰,將黏在她身上的小家伙給抄了起來,直接讓他坐在自己肩上。

    趙遠兒也跟著起身,打算走出房間,「遠兒。」

    「嗯?」

    趙遠兒听見身後向能宇的叫聲,她轉過頭,晶亮的眼楮帶著笑意望著他,從小趙遠兒就是個愛笑的女生,只是她並不算活潑,大部份的時間都算安靜,很少與人玩鬧,久而久之交到的朋友就少。

    以前,趙遠兒有心事就會來找他,今天看她表情悶悶的,雖然是強笑著,但還是能感覺出低迷的心情。

    「妳不喜歡那個相親對象?」這是向能宇唯一能想到的理由,趙遠兒是個直白的人,藏不住心事。

    趙遠兒抿著小嘴,將目光朝下,盯著T恤上的英文字發呆,久久不發一語。

    見狀,向能宇走近她,摟過她的肩膀,「那家伙怎麼惹妳不開心了?」比較起趙遠兒,向能宇畢竟是男人,比女人的她還了解男人的心思。

    趙遠兒沉默了一會兒,見向安城也睜著大大的眼楮天真的盯著她,她小嘴張了又閉,嘴唇掀了又合,最後卻沒吐出一個字。

    「怎麼不說話?」

    「沒有。」趙遠兒低頭。

    向能宇將肩上的小家伙放下來,「安城,你先下去找奶奶。」

    「那你跟遠兒阿姨呢?」

    向安城小腦袋看了他後又看了了趙遠兒,不解他們為什麼不下樓吃飯,他肚子早餓得咕咕叫了。

    「遠兒阿姨心情不好,小叔叔要陪她說話,你先下去吃飯,記得不要被你爸發現你玩手機,不然你的小**肯定要開花了。」向能宇拿過小家伙手上的手機,心想大嫂真的太寵小孩了,竟然把手機就這麼丟給兒子玩大半天。

    向安城想到屁|股開花,一定很疼,抿緊嘴唇,紅著眼眶跑出房間,一路只听他喊著奶奶地奔出去了。

    直到房間里只剩兩人,趙遠兒見房門打開,她也跟著要走出房間,才剛走近,眼前本是打開的房門,雖然沒有關上,但她身後伸出個長臂,撐在她與門框之前,困住她的人不讓她走出房間。

    這麼曖昧的姿勢,尋常人一定會誤會,但趙遠兒一向粗神經,除了不能下樓吃飯外,她習慣了與向能宇這麼親近。畢竟小時候他跟她連同床共枕都有過了,這樣的姿勢其實不算什麼。

    因為近距離,向能宇聞到趙遠兒身上飄來的清香,是揉和著一股淡淡的發香夾雜著淡淡的沐浴乳香,還有一股像是香水,但又不像市售香水的香氣。而這些香氣混合成的熟悉香味也只有趙遠兒身上才有,他百聞不膩,只要她靠近了,就能馬上認出這味道的主人。

    「能宇,你干嘛擋住我的路?」趙遠兒想伸手扳開他的手臂。

    「是不是那個家伙欺負妳了?」向能宇是個男人,最明白男人看到美女會有的反應。趙遠兒跟他大嫂不同,是個性格敢怒不敢言,神經大條到被欺負也不自覺。

    再說趙遠兒從小就長得漂亮,是個人人夸獎的美人胚子,白嫩的肌膚就不用多說了,一張尖細的鵝蛋臉,五官細致小巧,長發披肩時,有種清雅的古典氣息,綁著馬尾時,又多了股俏皮可愛感,她很美,美得像不食人間煙火,靈動的眼楮漂亮,黑得像是一望無際的海水,隨時教人沉溺其中,很容易就被她給吸引。

    雖然趙遠兒的五官與趙母年輕時如出一轍,但比起趙母身上的與身俱來的千金小姐貴氣感,趙遠兒只是比一般女孩多了點嬌氣。

    向能宇有記憶來,從幼兒園開始就有小男生跟她告白。這麼多年過去了,在向能宇眼皮底下就不知見了多少告白的畫面,大部份的時候趙遠兒都情商遲鈍地婉拒對方的告白,只有幾次她答應跟對方交往。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那些男生太強勢,趙遠兒不敢說不,才會勉強同意交往。向能宇知情後,自然是找人去堵那男生,直接先開打一頓,要對方不準再糾纏趙遠兒。

    有了年輕時的經驗,再看這一次趙遠兒有口難言的為難,向能宇自然是往這方面想了。

    「沒有……」

    「那他強迫妳跟他交往?」

    「不是……」

    「那他怎麼了?」向能宇不相信沒事,肯定是有事才會讓她頭壓得這麼低,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婦樣。

    趙遠兒沉默了幾秒,在向能宇又打算開口時,她才低聲說︰「我媽說那個人很適合結婚。」

    「哦,阿姨怎麼會知道那人適合結婚?」他印象中,趙母似乎對他只有一個評價,千萬不要禍害她家的女兒,他這種男人,不結婚就是最好的貢獻,結婚後又四處花心,只會更傷女人的心。

    「我媽說,他工作穩定,能力強,談吐得體,外貌體格都好,家世也清白,是個適合結婚的對象。」

    「是嗎?那阿姨有沒有說,這種男人十個有八個都是花心男?」

    趙遠兒搖頭。

    「趙遠兒,我跟妳說,妳不要傻得被捉去結婚還以為自己撿到寶了,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爛,如果真的條件這麼好,那他怎麼會交不到女朋友,還要托人介紹認識妳?這分明只有一個原因,他就是還想玩,找個乖又听話的女人回家當老婆,在外面還可以繼續找女人玩樂。」

    向能宇話說完了,卻遲遲沒有得到趙遠兒的響應,她只是繼續低頭,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也猜不到她的心思。

    「干嘛不說話?」向能宇將目光調向她因為低頭,露出的細白頸子,寬大的領口露出一邊的細肩,嫩白的皮膚看得他眼楮移不開。

    「我媽說,你才會這樣……」

    「阿姨說我才會怎麼樣?妳轉過頭來好好說清楚一下。」

    趙遠兒絞著手指,猶豫了一下後才轉過頭與向能宇四目對望,只見他還是單手撐在門框,另一手叉在休閑褲口袋,一臉玩世不恭地盯著她看。

    「說啊,怎麼不說了?」

    「我媽說,不能找像你這樣的對象,不然以後會天天哭到天亮,還時不時有女人會找上門。」

    「還有呢?」

    「也說你會處處留情,會有不少私生子。」

    「繼續。」

    趙遠兒邊說邊低下頭,不敢多看向能宇一眼,她跟他太熟了,光看他剛那眼神,就知道他對剛才她說的話很不滿。

    「可是……」趙遠兒決定不再把她媽說過的話重復,她覺得向能宇不是那麼壞的男人,他只是還沒想要定下來,不然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沒听過有女人找上門更沒看過私生子來認爸爸的。

    「可是什麼?」

    「我媽說的那個可以結婚對象,也不是好人……」

    「怎麼不是個好人?妳發現他有私生子了還是他背著女朋友跟妳相親?」

    趙遠兒搖頭,「他那天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偷親了我一口……還……」

    趙遠兒的話還沒說完,本是撐在她身側的手臂已經出拳狠狠地捶在身後的牆壁上。

    重重的砰一聲,驚得趙遠兒沒敢再出聲,甚至是不敢多看向能宇一眼。

    「妳該死的再說一次,妳說那男的親了妳?該死的,他親了妳哪里?妳不會躲嗎?直接踹他一腳看他下次還敢不敢!」

    「我有推他,但他力氣太大又把我抱住,我掙不開……」

    「所以他得逞了?」向能宇瞇著眼,口氣里帶著滿滿的殺氣,趙遠兒不用抬頭看,也知道他生氣了。

    「他親妳哪里了?」向能宇自小就以她的護花使者自稱,一路求學過程,追求她的男生,沒有少受過他的拳頭。現下竟因為趙母的安排引狼入室,想到她被男人給親薄了,這口氣他哪里能吞下去。

    趙遠兒咬著唇瓣,指了指臉頰,「他要親我的嘴唇,我躲開了,最後親在臉頰上。」

    「還有呢?」

    「他還一直抱我,我說不要,他還不放手……」

    「該死!妳這笨蛋,妳就這麼傻傻地讓他佔妳便宜?」想到那男的才第一次見面就對女人使出這種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看來也不是個好貨。

    「我有啊,我一直喊要他住手!」趙遠兒很委屈的說。

    見她低著頭,向能宇只能沉默的地吁了口長氣,打不得,罵不得,連大聲一點都不行,只得先哄她,「走吧。」

    趙遠兒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愣了一下後抬頭看他。

    「妳肚子不餓嗎?我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哦。」趙遠兒其實並沒有多餓,她來找他就是想跟他說這件事,現在說完了,她覺得還是有些委屈,但起碼沒有一開始那麼難過了。

    一直以來,別人眼中的花花公子的向能宇,就是她的心情垃圾筒,什麼話她都不隱瞞地對他吐露,就連對爸媽不能說的話,也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他。這世界上,再也沒有哪個人可以讓她這麼安心。只是這個人,跟她只是青梅竹馬,她也從小夠教育跟向能宇只是朋友關系,再多不可能。對他也沒有像其他女人那麼愛慕討好,反而還習慣了向能宇對她的照顧跟關心。

    兩人一前一後走下樓,這天下午,趙遠兒留在向宅陪向安城玩了大半天,又跟安娣聊了許久的話,直到向能宇開口要送她回台中,她才起身回家收拾行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