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米恩 > 掌廚千金 > 第三章 郡主假扮好姊妹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掌廚千金 第三章 郡主假扮好姊妹

作者︰米恩

    祠堂外走來一票人,為首的是一名女子,她身著一襲利落的火紅色騎裝,長長的黑發高束于腦後,縴細的腰間掛著一條長鞭,腳踏一雙火狐皮制的長靴,精致的小臉滿是怒氣,一路闖了進來。

    「郡主,您慢一點……」

    身後一群宮人急急追上,就連新出爐的太子妃邵紫菀都跟在那女子身後,她那妝點精致的臉,此時有些不好看。

    這一聲叫喚,讓祠堂眾人一驚,在看清眼前女子的容顏時,眾人心里暗暗叫苦,忙呼啦啦的跪了下來。

    居中的族長更是恭敬的朝來者行禮,顫巍巍的喊著,「參見雲樂郡主!」

    雲樂郡主美眸一掃,在看見那唯一背對著她的縴細身影時,長腿一邁,幾步向前,伸手將人給扶了起來。

    「紫兮,妳起來!」

    在扶人的同時,美眸悄悄向外頭瞥去,她應該沒認錯人吧……

    手臂上傳來一股溫熱,下一刻,邵紫兮人已被拉了起來。她下意識看向攙她而起的女子,有些詫異,直到看見對方極快的朝她眨了眨眸,這才了然,一顆緊繃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她曾猜測過黑衣人的身分,卻沒想到對方連身分尊貴的雲樂郡主都請得動……

    扶起人,雲樂郡主握了握腰間的長鞭,居高臨下的望著眾人,又問了一次,「是誰說要把紫兮送去當尼姑的?站出來!」

    年邁的族長冷汗早已爬滿額間,顫聲說︰「稟、稟郡主,邵紫兮犯了家規,老夫這、這也是為了邵家的名聲,才會……」

    族長簡直欲哭無淚,這鳳鳴王朝上下,誰不知雲樂郡主的威名?

    當今聖上膝下一共有六名皇子,卻是一名公主也無,聖上盼星星盼月亮,就盼老天爺賞個小公主,可偏偏就是生不出來。

    直到雲樂郡主出生。

    雲樂郡主閨名葉曉曉,乃當今聖上的胞妹連月長公主的獨生女兒,也是太後的外孫女、聖上的外甥女,更是鳳鳴王朝皇室里唯一一個女娃娃。

    唯一的金枝玉葉,可想而知葉曉曉的身分之尊貴,加之太後與聖上的寵愛,對葉曉曉可謂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疼著、寵著,絕不容許有人惹她不高興。

    若非連月長公主不想女兒被過度嬌寵,拒絕了公主的封號,雲樂郡主早就成了雲樂公主,鳳鳴王朝唯一的公主。

    偏偏這唯一的皇室貴女,身為女兒身,性子卻是比男子還野,天不怕地不怕,鳳城里的王公貴族,個個見她如見鬼,更傳出一句—「寧可和閻王打交道,也絕不要和葉曉曉這惡女扯上半點關系」的警語。

    葉曉曉這野慣了的性子,聖上和太後都是睜只眼閉只眼,也就只有其母連月長公主壓得住。

    而今日太子妃邵紫菀的回門宴,請的可都是自家人,誰也想不到葉曉曉會跑來,不僅跑來,還直奔祠堂,看這架勢,似乎是替邵紫兮出頭的。

    問題是,這兩人是何時扯上關系的?

    「什麼狗屁名聲!」听完族長的敘述,葉曉曉柳眉倒豎,手一揚,長鞭啪地一聲甩落在地,揚眉說︰「不過就是去青樓逛逛,有什麼大不了的?男人可以去風花雪月,女人為何不能去見見世面?如果只是這麼回事就要送人去當尼姑,那本郡主豈不是要剃度好幾回了?」

    不過就是去青樓逛逛?

    眾人一听,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把青樓當客棧逛,還逛得這般得心應手、眾人皆知的,普天之下也就葉曉曉一人,偏偏,還真沒人敢數落她半句不是。

    就連言官于朝堂上奏,聖上也只是輕飄飄的一句—

    「雲樂還小,不懂事,卿家何必和小孩子家家較真?」給打發了。

    正因為這一事,葉曉曉的惡名更加遠播。

    族長被這話嗆得老臉通紅,好半晌才吐出話來,「郡主乃金枝玉葉,豈是尋常人等能比擬?再說,邵紫兮被青樓之人所救,不論如何,這清白早已……」

    「我呸!」葉曉曉呸了一聲,伸出修長勻稱的手指比著自個兒,怒道︰「你這老不死的,膽敢說本郡主是青樓的人?!」

    見自家郡主被污蔑,一旁的宮人很配合的站了出來,大聲斥道︰「大膽!竟然冒犯郡主!」

    此話一出,眾人一驚。

    雲樂郡主這話的意思是,救了邵紫兮的人,是她?!

    族長被這一聲斥罵嚇得軟了腳,搞不清楚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只能忙忙揮手,「不、不!郡主恕罪,老夫不知道救人的是郡主您,這、這都怪外頭的傳言……」

    他偷偷朝邵紫兮遞眼色,偏偏邵紫兮動也不動,眼觀鼻,鼻觀心,彷佛天大的事都不關她的事,只安安分分的佇立在一旁。

    見她不理會自己,族長那個恨呀—

    妳早說救了自己的人是雲樂郡主不就得了?現在這事鬧成這般局面,可怎麼收拾才好?

    「外頭的傳言?都知道是傳言了,你這老不死的倒是好,淨會道听涂說!」

    葉曉曉又揮了下長鞭,鞭子一掃,將族長的長袍劃了一道口子,嚇得他險些昏死過去。

    見族長一副嚇破膽子的模樣,一旁扶著妻子的邵銘諍不得不開口說話,「郡主,既然是誤會一場,將紫兮送往庵堂一事,自是作罷,銘諍在此替小女謝過郡主救命之恩。」

    對他而言,能保住女兒自然是好事。

    葉曉曉這才看向邵銘諍,把玩著手上的長鞭,嗤笑道︰「邵尚書言重了,本郡主可受不起,救人救到被污蔑成青樓之人,本郡主活到這麼大,還是頭一遭,再說了,親生女兒被人如此誣陷,你查也不查,就要把人送去當尼姑,你們只想著維護家族的名聲,可有一個人想過紫兮的心情?這還是你的親女兒嗎?這樣的治家之道,可真是前所未聞,這事你們邵家要是不給個說法,本郡主定會告到皇帝舅舅那去!」

    這話一出,眾人倒抽了口冷氣。

    以聖上對雲樂郡主的疼愛,這一狀要是真告了上去,邵銘諍就算是戶部尚書、太子的岳父,也得被安個治家不嚴的罪名,這件事處理得不好,可是會在他的仕途上留下一個污點……

    眾人這一想,忙看向邵銘諍,希望他辯白個幾句。

    誰知他僅是垂下眼眸,恭敬的說︰「請郡主息怒。」

    他並非不辯白,而是他知這件事,他有愧在先。

    就算他與邵紫兮不親近,可她再如何都是他的女兒,是他與雨綺唯一的女兒,她落水失蹤時,他派人打撈無果,這才驚覺,他和發妻唯一的女兒,沒了。

    這認知讓他頓時老了好幾歲,就連現任妻子讓他請旨讓二女兒頂替其姊出嫁,他也無所謂,更不願去深思其用意,因為他的心,早在發妻離世之時,就已死去,而與發妻唯一的女兒的逝去,在多年後又給了他重重一擊。

    可誰也沒想到,被認定死亡的邵紫兮會回來。

    對邵銘諍而言,人沒事就好,其余之事都不重要,今日族長的審訊他事前早已知曉,女兒的名聲他並非不看重,只是這事鬧得太大,已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

    事發後他也並非沒派人去查,然而落水之事發生得突然,女兒帶去覺恩寺的人又全死了,船也沉了,就連船夫都不見蹤影,這起意外,一應相關事物被處理得干淨利落到令人起疑,偏偏他的調查就是沒有半點進展,直到女兒自己歸家。

    可女兒歸家的同時,外頭的流言也隨之傳開,甚至越演越烈,邵家的名譽已被毀得一乾二淨,他根本無法阻止族長上門興師問罪,只能沉默地看著事情發生。

    只想著無論如何他至少會保女兒不被送進庵堂,就算先順著族長的意思,之後也會再假托送去庵堂的名義將人悄悄送走,找個好人家嫁了,也算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對她的彌補。

    可今日雲樂郡主的一席話打醒了他,他確實太過忽略這個女兒,也從未考慮女兒的心情與想法……

    他那反應倒是出乎葉曉曉的預料,正欲開口,卻有人早她一步出聲—

    「曉曉,這事實在怪不得我父親,姊姊落水一事,誰也不願意,可她若早些說出救她之人是妳,也不會惹出這麼大的風波,更何況,我們會誤會,也是因為那送她回來的馬車正是從倚月樓出來的,那馬車低級俗艷,一瞧就是青樓載客所用,這一路行來,看見的人不少,這才會……」

    一路跟著葉曉曉而來的邵紫菀總算逮到機會說話。

    今兒個是她的回門宴,是她的大日子,她不惜在自個兒的大日子里讓族長出面,就是想將邵紫兮這賤人在眾人面前被趕出邵府,誰知會突然殺出葉曉曉這個程咬金。

    葉曉曉說是她救了邵紫兮,別人信,她可不信!

    據她所知,邵紫兮回府那日,葉曉曉正在宮中陪伴太後,她如今擺明是來救邵紫兮脫困,只是,葉曉曉為何要這麼做?真是因為她和邵紫兮是情同姊妹的好友?

    這不可能,即便邵紫兮曾為準太子妃,可她幾乎足不出戶,別說葉曉曉這身分尊貴的郡主了,就是跟邵紫兮要好的手帕交也沒幾個,更何況,她從未看過兩人有接觸,那麼,又會是誰請動了葉曉曉,讓她來救人?

    她目光深沉,極快的和自家娘親交換了個眼色,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葉曉曉目光一轉,看向站在邵銘諍身旁方才開口的女子,一臉的不悅,「妳誰呀?本郡主跟妳很熟嗎?誰準妳直呼本郡主的名諱?!」

    她壓根忘了這人打她一進邵府便跟在後頭,甚至同她自我介紹過了。

    邵紫菀臉上的笑容一僵,好半晌才艱難的說︰「曉曉,我是妳嫂嫂,妳太子哥哥的新婚妻子,妳忘了嗎?」

    她這一說,葉曉曉才恍然大悟,脫口道︰「妳就是那搶了紫兮婚約的狐狸精,邵紫菀?」

    得知眼前女人的身分,葉曉曉像吞了蒼繩一般的惡心,嫌棄的又道︰「怎麼長得這麼丑?別說是紫兮了,就是倚月樓新來的花魁都要比妳美上三分,鳳慶那家伙眼光何時變這麼差了?這種貨色也要?」對鳳慶這個堂哥,她可是半點也沒好感。

    見葉曉曉居然拿她和一個花魁相比,還比輸了,邵紫菀氣得臉色發青。

    一旁裝暈的曾萍兒見女兒欲要發飆,也顧不得暈了,忙佯裝虛弱的醒來,低聲制止,「菀兒,沉住氣。」

    邵紫菀這才強忍住氣,擠出一抹勉強的笑,「郡主說笑了。」

    避免再被打臉,她不敢再直呼葉曉曉的名諱,誰知葉曉曉卻不放過她。

    「誰跟妳說笑,本郡主認真得很,一個狐狸精也敢直呼本郡主的閨名,我警告妳,再讓我听到一次,休怪我鞭下無情!」

    說著,她長鞭一甩,正巧落在邵紫菀腳下,嚇得她連退好幾步,險些沒摔倒。

    「沒膽!」葉曉曉嗤笑一聲,這才脆聲解釋,「本郡主那日要去倚月樓見見新花魁的花容月貌,經過覺恩寺附近時,正巧見到紫兮落水,便讓人救起她。

    「紫兮因為落水昏迷不醒,本郡主當時又不知她的身分,只好在倚月樓等著紫兮醒來,誰知紫兮這一昏就是整天,等她隔天晚上清醒了,本郡主才能詢問她的身分,哪知我們一見如故,相見恨晚,恨不得彼此是親姊妹。

    「至于馬車……」她美眸一瞪,變了臉,「那正是本郡主微服出巡用的馬車,妳這狐狸精居然說我的馬車低級俗艷,我看妳才是低級又無恥!姊姊失蹤,不去找人,卻急巴巴的搶她夫婿,簡直無恥到了極點!」

    她葉曉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那親親娘親連月長公主,為了避開娘親的耳目,這才會偷偷用了體己銀子造了那輛馬車,那馬車從里到外都是她親手設計,今日卻讓一個狐狸精批評成低級俗艷,這口氣她怎麼忍得下!

    被人左一句狐狸精、右一句無恥的罵著,邵紫菀簡直要氣炸了,不顧娘親在一旁狂使眼色,忍不住脫口而出,「妳騙人!那日妳明明就在太後那!我親—」

    「夠了!」邵銘諍大吼一聲,一雙沉穩睿智的眸,緊盯著反常的邵紫菀,沉聲說︰「雲樂郡主救了小女,臣感激不盡,改日定親自備禮上門道謝,今日一事,就到此為止。」

    不論雲樂郡主所言是真是假,她的出面,對此時的邵紫兮無疑是件好事,那是他的女兒,他自然希望結果是好的。

    邵銘諍一句話讓這場鬧劇落了幕,邵紫菀欲再言,卻被曾萍兒死死的拉住,低聲說︰「夠了!妳爹不蠢,再說就露餡了。」

    被娘親這一拉,邵紫菀只能恨恨的瞪了眼自始至終像沒事人般杵在一旁的邵紫兮,再也顧不得身為太子妃的氣度,連禮都未行,忿然離去。

    曾萍兒見狀,忙跟了上去。

    對女兒與妻子的無禮,邵銘諍擰眉,一臉沉思,半晌,才朝葉曉曉道︰「今兒個乃小女的回門宴,還請郡主賞臉,一同到前廳用膳?」

    葉曉曉不耐的揮手,「不了,本郡主最不耐煩參加這些有的沒的,我和紫兮聊一聊就離開,你們都散了吧。」

    她一發話,眾人便逃也似的走得一乾二淨,就連葉曉曉帶來的宮人也退了下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