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左雲染 > 憐君情意濃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憐君情意濃 尾聲

作者︰左雲染

    數年後

    夜吟酒肆,自從多了一名活計之後就變得門庭若市。來打酒的往往是妙齡少女,明艷少婦,徐娘半老卻依舊花枝招展的中年大嬸。

    「喂——小哥兒,我的酒好了沒有?」一名俏大嬸眉眼含笑的瞅著那名穿梭于客人之間的活計。

    「來了來了。」一身粗布衣裳卻難掩威嚴氣勢的小二把一壺梅花酒遞給大嬸。溫煦的笑道︰「大嬸再來哦。」

    「當然,當然……」一只皺皺巴巴的手毫不客氣的擰上那小二的胳膊,親昵的飛了個媚眼。

    那小二身形一顫,苦笑連連。沒錯,他就是默林中贏得美人歸的林寒宵,不過他此刻的身份卻是夜吟酒肆的小二。

    「怎麼,又被大嬸吃豆腐了?」桑落從後堂走出來,就看見他站在門口苦笑。不用猜,就知道他又慘遭街坊大嬸魔掌的蹂躪。隨即一抹促黠的笑意在她眉眼中染開。

    林寒宵捏捏她的鼻子,委屈的說︰「你忍心你的夫君被別的女人摸來摸去啊。」

    自從他卸去寒天山莊莊主頭餃之後,隨她一起經營這間小酒肆,幾乎每天都會上演同樣的戲碼,讓他這個原本高高在上的莊主頓時哭笑不得。好歹他也曾經瞪一眼就能嚇退敵人,好歹他也有一身武藝,好歹他也家財千萬……怎麼會淪落成一名小跑堂呢。

    桑落笑的得意,挑眉奚落道︰「哦。原來你不要啊。那好吧。休夫沒商量。」

    語罷,她轉身就走,然而沒走兩步就被拖入一個溫暖寬厚的胸膛。那眼神里的笑意,仿佛再說︰就知道你沒辦法。

    他氣惱地輕啄她的臉頰,在她耳畔低聲道︰「都是做娘的人了,還這樣淘氣。如意睡著麼嗎?」

    听他提起女兒,桑落不由笑得慈愛。小鳥依人的摟住他的脖子,嬌羞地說︰「她啊,吃飽了就睡,無憂無慮呢。」

    他伸手撫摸著她的腰側,惹得她左躲右躲,忽然感嘆生命是如此神奇,在她身體里孕育的屬于他們的孩子已經是個愛笑的女娃了。他假裝想起了什麼大事似的,嚴肅的跟她探討如何塑造好父親的光輝形象。

    「如意前天還問我,為什麼爹每天都要喝兩碗怪怪的水。你是不是也該告訴我,那究竟是什麼意思?」他磨蹭著她的臉頰,像個受氣的夫婿。

    她的笑聲,在酒肆中飄蕩。推開他,揚眉笑道︰「你猜到了我就告訴你。」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她會告訴他。那是她要與他做有鹽同咸,無鹽同淡的夫妻。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很幸福,很幸福了。而這個秘密,她也編結在屬于女兒的那枚如意結里。她希望,她們的女兒也能找到她的如意郎君,與之結一段如意良緣。

    【後記】

    視知己如陌路……

    其實這是我的作風。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朋友都不太上心。跟我算的上朋友的人,一般都有超過十年的交情。

    一年里也難得見幾次面,如果有什麼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ok,放著。笑……真是懶惰的作風。即使偶爾和朋友出來喝杯茶,吃餐飯,我們之間也不會有太多的語言交流,我一向只是在听,然後等待一個結果,或者沒有結果。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我們之間從來不會覺得彼此疏于關懷。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有人會跟我做十多年的朋友也會覺得膩,笑。

    我是個乏味的人,一直堅持的理念是︰保持清淡的人際關系才能在生活中享受更多的自在。大概只有理念上不會互相妨礙的人才能真的保持長久的友誼吧。

    深思ing,是不是偏軌了?好像後記應該說點有趣的事。

    好了,後記時間結束。如果有緣,下次再見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