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左雲染 > 秋涼如我心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秋涼如我心 第二十章

作者︰左雲染

    「咳咳。」秦王幾聲咳嗽,對著辦公室里的另一扇門道,「江兄在里面是不是待得太久了?」

    眼巴巴地看著江襲從里面走出來,我不禁心生困惑,他怎麼會藏在秦王的休息室里呢?他一定都听到了我和秦王的談話。如果我調頭離開,是不是還能挽留點顏面?

    「小鞠。」江襲握著我的手,讓我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了。

    「江……襲,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在我懊惱之際,休息室的門口又出現一個人,他就是金發美少年安德烈。

    「嗨。」我尷尬地對安德烈打個招呼。

    「很動人的表白。」安德烈的贊美讓我越發窘迫。

    「我決定不再拖下去了。今天,立刻,就把麻煩事一並解決。你們的意見呢?」江襲問秦王與安德烈。

    「速戰速決,我當然贊成。」秦王氣勢不凡地說。

    安德烈發揮他一貫冷淡的作風,漠不關心地聳肩,真是模稜兩可的回應。

    我不解地看著江襲,欲言又止。我還是少說話的好,免得又說出什麼讓人發窘的話來。無論怎樣,我都深深地信任江襲。

    秦王撥了內線電話,吩咐道︰「張秘書,一個小時後,請陳氏集團的代表陳縴兒小姐,江氏集團的董事長江連城先生,還有他們的助理到本公司會議室見面。就說,是安德烈先生已經決定了融資方。在這之前,我要單獨會見陳縴兒小姐。請立刻幫我安排。」

    我雖然不懂這一連串的命令是怎麼回事,但在江襲身邊,卻覺得無比安心。

    「還有一個小時,我們要單獨待會,不介意吧?」江襲握著我的手,面無表情地問另外兩個人。

    秦王和安德烈根本沒有反對的機會,江襲就拖著我的手走出秦王的辦公室。江襲似乎對這座大廈非常熟悉,乘著專用電梯上了頂樓,掏出他的錢夾,從錢夾里拿出一張磁卡,劃開其中的一個房間,走進去開燈一看,這里布置的就像五星級酒店里的豪華客房。

    「江襲……」能從我喉嚨里發出的聲音,只有他的名字。

    「是我。」貼著我的臉,江襲細細密密的吻如絲如霧地撲面而來。我能看得出,他的心情指數有夠靚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把我弄糊涂了。」我一邊承受著他的吻一邊問。

    江襲倒在房間中央那圓形的大床上,一邊解開領帶一邊笑個不停。他抓著我的手不肯放,我也只好在他身邊坐下。

    「你笑什麼?」我不禁懷疑他是在笑我。

    江襲一手扶著我的腰一手搭住我的肩膀,我重心不穩地撲在他的胸膛,我的臉貼著他的臉。看他臉上的笑意愈濃,我反而覺得羞怯不已。

    「我的小鞠竟然會這麼愛我,我真是太高興了。」江襲聲音甜膩得令我打顫。

    我的臉漲得發熱,又要強裝鎮定,「這算什麼?我愛你,你不是早就知道。難道是因為今非昔比?」

    「再說一次。」江襲用他的聲音誘哄我。

    我驚覺又上了他的當,我才不會再說什麼我愛他。賭氣不去看他,卻一聲也未漏听他的心跳,直到他均勻的呼吸聲在我耳邊作響,我才將視線轉移到他的臉上。江襲似乎是太累了,說著笑著,卻一沾枕頭就睡著了。我注視著他的睡容,若是沒有那洞悉一切的眼神在傷人,他幾乎是完美無缺的男人了。

    「幾點了,我睡著了?」江襲閉著眼楮問。

    「四點了。」我說。

    江襲睜開眼楮,仔細地端詳著我。然後輕輕摟著我,深呼一口氣,說︰「四年之後,我的小鞠好像變老了。」

    霎時,我心酸不已,輕輕地晃著小腿,不自在地撇撇嘴,「我已經不是那個小女孩了。」

    「也更美了。」江襲吻吻我的肩膀。讓我想起了那個重逢的夜晚,他也是這樣吻著我的肩膀,若是這樣的溫柔,我一定不會傻傻地掙扎。

    江襲整理好領帶,打開衣櫃,拿出一套替換的西裝,穿上以後,英俊非凡。

    「你也要去會議室開會吧?要我在這里等你嗎?」我問他。

    江襲像是邀舞般地對我伸出了手,說︰「夫人,請吧。」

    我著魔般地搭上他的手,今天他很不一樣,讓我目不轉楮地看著他,也是無從猜測他的心意。我的手被他堅定地握住,甚至握得我有些疼。

    走進會議室,就像打開了另一扇門,這里的氣氛低沉得令人倍感壓抑,我方才還怦怦亂跳的心,怎麼也無法驟然安定。看著我走進會議室,第一個撲上來的就是江尋,然後就看到江連城那極度不滿的臉。陳縴兒古怪地一笑,在座的還有一臉雲淡風輕的安德烈和高深莫測的秦王,以及那一直被我稱作陌生男子的人,他似乎是安德烈的助手,也似乎和秦王頗有交情。

    「百忙之中讓在座各位列席本次會議,為各位帶來的諸多不便還請多多諒解。此次會議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安德烈先生已經選定了一家合作公司,並為其融資三億五千萬美金。現在請安德烈先生揭曉這家公司,並簽署合作文件。」陌生男子說。

    安德烈說︰「由于江氏集團的退出,那麼之前江先生和陳小姐對我提出聯手合作的建議就不存在可行性。所以基于各方面因素的比較,我決定和秦先生的東皇財團合作。所以在此宣布此項決定,並非常感謝江、陳兩家公司的前期參與。」

    「非常感謝安德烈先生對我公司的肯定。」秦王和氣地說。他看了一眼江連城,目露挑釁之意。

    江連城猛地站起來,搖搖晃晃又跌坐在椅子上,江尋連忙扶著他。

    「宿人先生,請把合同給秦先生,上面我已經簽過字了。」安德烈說。

    「好的。」那名陌生男子把合同交給秦王。

    「江襲,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江連城就地發作。

    「爸,哥他也許是有苦衷的。」江尋說。

    「什麼苦衷?為了這個妖女連家都不要了,這也叫苦衷?混賬、孽子……」江連城罵道。

    「真是一出父子反目的好戲。」陳縴兒煽風點火地說。

    我看著江襲,他好像根本不為所動。

    「我也有幾件事,想借此機會跟大家宣布。安德烈先生、秦兄,你們不介意吧?」江襲問。

    「當然、當然。」秦王說。他蠱惑地一笑,像是就在等江襲這句話似的。

    「第一件事,就是我決定取消和陳縴兒小姐的訂婚。」江襲看著陳縴兒,眼楮一眨也不眨。

    「哈哈哈哈。」陳縴兒仰天大笑,說,「我也正有此意。」

    「那很好,這件事看來還不算棘手。」江襲說。

    陳縴兒看著秦王,說︰「秦總,我同意你的建議。我代表陳氏集團正式接受你的合作建議。我將抽出我公司百分之七十的流動資金,以表我的誠意。」

    「縴兒小姐,我想,你也是一樣同意,在合作中東皇有著絕對的權利?」秦王問。

    「我同意。」陳縴兒牢牢地看著江襲,說,「我要報復這個男人,我要讓他什麼都做不成。我要毀掉江氏,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江襲,你在說什麼?你不是答應我要和陳小姐結婚的嗎?」江連城怒吼。

    江襲做了一個稍安毋躁的手勢,說︰「第二件事,就是我會履行我的承諾,放棄江家的財產繼承權,並辭去江氏集團總經理一職,並且跟你斷絕父子關系,從此各不相干。我寧可一無所有,也不會讓你得逞。」

    江連城怒氣攻心,顫抖地舉起手,指著江襲說︰「你你你……」

    江襲看著江連城,然後一字一句地說︰「我母親的在天之靈也可以安息了。我不會像你一樣,為了得到女人的錢,而不惜出賣自己。」

    江連城像是受了驚嚇似的說不出話來。江尋扶著江連城,他說︰「哥,我敬重你,可是,從今天開始,我會繼承江氏。」江尋轉身看著江連城,說,「爸爸,你不要擔心。」

    我看著江襲,再看看江尋,他們曾是多麼好的兄弟。

    「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江襲頓了頓,緊緊握住我的手,然後說,「小鞠,嫁給我吧。我愛你。」

    我傻掉!完全地傻掉!

    就在我傻乎乎、暈乎乎的時候,手上已經套上了江襲為我準備的戒指。

    「哦……」的歡呼聲中,我又哭又笑。我說不出話來,看著無名指上璀璨的戒指,那個我已經放棄的位置,原來是非我莫屬的。我點點頭,對江襲努力地微笑著。幸而淚水並未模糊我的眼楮,然後我說︰「就算你一無所有,我也不在乎。我愛你。」「我想,還有一件事要辦呢。」秦王把那份他簽過字的合同遞給江襲。

    江襲接過合同,潦草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鄭重向大家介紹,我的合伙人,江襲先生。今後,東皇財團將由他全權負責。」秦王笑著說。

    「這是怎麼回事?」幾乎所有人都有這個疑問。陳縴兒更是一臉上當受騙的樣子,看來跟江襲、秦王作對,她的苦頭還有得受。

    「我的婚假!混蛋,你這麼快就想溜嗎?」江襲揪著秦王叫道。

    「你給我解釋一下……」我揪著江襲說。

    「哈哈……」江襲圈住我的腰說,「一無所有,也很難的。」

    「你騙我!」我憤怒。

    「我愛你。」江襲深深將我的唇封住,熱切地吻著。

    在亂成一團的會議室中,一切事情終于有了圓滿的結局。我感覺幸福就像從天而降,那般神奇和快樂。我的不幸已經過去,那麼接下來的幸福,我祈禱︰會一生一世伴隨著我和江襲。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