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紫羅蘭 > 愛在一朝是百年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在一朝是百年 第十八章

作者︰紫羅蘭

    這是一座非常安靜清幽的尼姑庵,在心巒疊翠之中,顯得非常渺小。寺院里的菩坦樹,正濃密茂盛著。

    一個年輕的女尼正在跟著像是寺院住持模樣的慈眉善目的老尼姑念著佛經。忽然,一個女尼迅速的跑了過來,匆忙地說︰「師太,有人找你。」

    明清師太隨著她一起走出了佛堂。

    不久,明清師太叫了她去,「無心,我給你見一個人,」說完,東川英治進來了。

    千代立刻回絕道︰「我不見,紅塵俗事,師父我一概不理。」

    東川英治來到她的眼前,感嘆的︰「楚兒,你像我女兒一樣,我是你師父,一生為師,終生為父。你不記得以前的事了,我可以幫你啊!」

    驀然,千代怔了怔,她搖了搖頭︰「太遲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但在她閃神之間,她的穴道被人封住了。

    「我知道這樣你會拒絕恢復記憶,只好出此下策,只有恢復了過去的你,才會有勇氣接受實,」東川英治苦口婆心地說。

    東川英治坐在千代對面,用西洋的催眠法開始喚醒她沉睡的記憶。

    一段段的回憶像潮水一般地涌入千代的腦海,淚水驟然順著臉頰上滑落下來。

    她知道了父母對她的寵愛,憶起了東川英治偷偷教她易容的那段往事,春風樓、思過堂,斷情崖等等關于冷寒塵和她相知、相識、相愛的一切。

    「好了,楚兒,你記得一切了吧。」

    楚兒淚眼模糊的說︰「這是我前世未還的債,師父,你回去吧!桂再來找我,讓我好好修行,早成正果。你把明一放到櫻子身邊,他還是你的外孫呢?」

    「我早知道了,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師父只有回去了,你好好保重吧?」

    「待到來生再續緣,」楚兒的話又響在冷寒塵的耳邊。

    他的心碎了,他失魂落魄的牽著馬,迎著冷風,離開了台州。不知不覺中,他竟然到了杭州,到了卓府前。他想也沒想,扣門進去了。

    當他一身疲憊和落寞不堪的身影,出現在大廳的燈光下,大家就匆忙的包圍了過來,齊聲地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冷寒塵竟然跌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這把所有人都嚇住了。

    經過易凡的診斷,他只是勞累過度,並不嚴重,但他卻一直昏迷不醒。

    每天,冷寒塵嘴里只是不斷的念著︰「楚兒,你不要走,不要扔下我……」

    卓振霆看見兒子日漸憔悴的臉龐,愈覺得自己對他的愧疚,而一些自責和後悔也脫口而出了。

    「對不起!孩子,如果你能醒來,爹一定把那個秘密說出來,告訴你事實的真像。唉,這是天意啊!」

    「寒塵,這是一件在我心中隱藏了近二十年的秘密,我曾對你娘說過,這輩子我不會說出來,可眼下不說不行了。」

    他用沉重的語氣把事情始末娓娓道來,冷寒塵眉頭越听越皺。

    原來他娘武原雪竟是武原惠的親姐姐,而武原惠固執己見,听信讒言,偏說自己的丈夫和姐姐有染,懷疑冷寒塵是東川英治的孩子,一怒之下,東川英治把武原雪帶到中原,仍然把她送到因誤會而分的戀人卓振霆身邊。

    可一切並沒結束,十年之中,她派了大量的殺手來殺武原雪母子。為了保住孩子,武原雪自殺了,而卓振霆擔心扶桑人不會罷休,也把冷寒塵趕走了。

    冷寒塵終于知道武原惠為什麼對他和楚兒實行報復了,原來是因為那櫻花手鐲,讓她誤會楚兒是他娘的女兒,這一切都是天意啊!

    三天後,冷寒塵已好了大半,但是中午飯後,他覺得整個人不知怎麼變得昏昏沉沉,隱約覺得要有事情發生。整個身子就像軟綿綿的一團棉花,根本使不出力量,也無法下床走動。

    他只好閉上眼楮,小睡一會兒。

    「寒哥哥,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楚兒看見冷寒塵真的像羽君形容的一樣,她肝腸寸斷,撫著他蒼白、瘦削的臉龐,痛哭失聲。

    丁羽君為了加強效果,依舊神色凝重的對楚兒說︰「大哥的病,找不出病因,再加上前些天受的傷,即使公公是醫聖民無能為力。」

    這席話,把楚兒的心都震碎了。

    她哀痛的望著沉睡不醒的冷寒塵,淚撲簌撲簌直落而下,眼中盡是茫然、無助和深深的絕望。

    「這怎麼辦?」她心如針錐的說,「怎麼辦?」

    「我看少主會不會踫上煞氣了,只要給他辦一辦喜事,這叫沖喜,把病魔給沖掉的。」身旁的一個老女僕按照羽君吩咐裝模作樣建議道。

    「怎麼沖法?」楚兒立刻急切的問道。

    「就是讓一個女人嫁給他,把他的病沖掉,這比藥還靈,我一位遠房表親就是這樣好的!」

    楚兒不疑有它,深深吸了一口氣,問道︰「現在我到哪找啊,又有誰家的姑娘願意啊?」

    「你就可以啊!只要沾沾喜氣,說不定真管用!」羽君借機催促。

    「可我已是佛門中人」

    「你可以還俗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楚兒一想,罷了,為了救寒哥哥,即使要她的性命去換,她也肯。于是一咬牙,點了點頭,答應了。

    後來她依照羽君的話,脫掉道袍,離開清月庵,回到蘇州的家中,一心一意等著嫁過來。

    蘇州好久沒有這麼熱鬧了。

    肖家、丁家、花家居然同一天辦喜事,而七年前,肖楚兒、丁羽君已嫁過一次了,就連花家的花亭嫣听說也已嫁出去了。可今天三人竟然又要選擇同一天出閣,這樣的奇聞,使整個蘇州城這三家的門口人山人海,擠得滴水不漏。

    所有楚兒認識的人都被請來,可她仍然為冷寒塵擔心,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亭嫣一大早就偷溜過來看她,當她看見楚兒愁雲密布的臉,心里笑翻了天,真的想看看洞房花燭時,她發現眾人擺她一道時,她會是什麼模樣。

    但她仍是裝裝樣子,安慰了她一下。

    終于,在數十盞喜燈隊的帶領下,冷寒塵、卓易凡和淳于風三個人各領著一頂紅花轎和迎親隊伍的鑼鼓隊、聘禮隊,到了蘇州,各自帶走了今生的新娘。

    楚兒心事沉重的拜了天地,忙完一連串冗長的儀式,終于送入洞房了。

    「少爺,快掀開新娘的紅頭蓋,夜已深了,也好喝交杯酒,早早入洞房啊!」說話的是卓家的丫環。

    「好的,你先下去吧!」冷寒塵低聲吩咐道。

    那個丫環剛下去,他用棒挑開了頭蓋,冷寒塵見到了朝思暮想的楚兒。

    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楚兒一躍而起,指責道︰「你騙我,你根本沒病得那麼嚴重!」

    「我沒騙你,是她們合謀騙你的!」他申辨道。

    「可是我很擔心,你知道嗎?」說著,她的眼眶竟涌出了行熱淚。

    「楚兒,不要這樣!」冷寒塵驚慌失措的把她摟住。

    「你去死吧!」楚兒使勁一推,竟把冷寒塵推倒在地,還雙手叉腰,幸災樂禍地說︰「活該!」

    冷寒塵笑了笑,若無其事的站了起來,突然旋身到楚兒的後面,封住了她的穴道。

    「冷寒塵,你這個騙子,快解開我的穴道,」楚兒大叫大嚷。

    驀然,冷寒塵的臉色極為古怪,他出手極快,打開了房門,竟然倒了一地人。花亭嫣夫婦、丁羽君夫婦,肖無極夫婦,還有明一,小孟真,一大干僕人。

    花亭嫣極其尷尬的站起來撲撲身上的土,厚眷臉皮說︰「我很擔心,怕你欺負我們楚兒,也怕楚兒欺負你,所以我們就站在門外了。」

    「你們給我記住,再站在門外,後果自負,」楚兒雖穴道被封,但嘴還管用,出言威脅道。眾人看到她的怒意,真的嚇跑了,而被這一攪和,冷寒塵也樂得輕松,不再要擔心嬌妻的怨氣了。

    「楚兒,我會好好待你一生一世!」他神色莊重的承諾。

    「我相信!不過你要做一生一世的豆沙糕給我吃!」

    不過,最後的一句話給她的丈夫吞到肚子里去了,他溫柔的吻住了她的唇……

    窗外,一片月色正投注過來,悄悄的它好像笑了,它在祝福這對歷經磨難的夫妻,有情人終成眷屬,終于可以永永遠遠的相守一世……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