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秀才娘子撩夫記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秀才娘子撩夫記 第二章

作者︰零葉

    兩人出了客棧,此時大街上都沒了行人,只剩下各家各戶掛在門檐的燈籠發出幽暗的光來。

    「懷安兄,抱歉,都是我沒處理好。」季權歉意的對溫懷安道。

    溫懷安搖搖頭,「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找到落腳點比較重要。」

    說完這話,溫懷安一抬頭,就看到頭頂上掛著四個燈籠,上面寫著吉祥客棧。不過跟剛才的客棧看起來很不一樣,這個客棧給人感覺像是住家,絲毫沒有剛才他們出來那家的氣勢,反倒有點落寞的味道。

    溫懷安拍了拍季權的肩膀,示意他抬頭看。

    季權抬頭,自然也看到了,他看著溫懷安,眼神里都是這次听你的。之前溫懷安就說過,林子集這個人不太靠譜,但因為他娘跟林子集的娘是手帕交,所以才讓他幫忙的,誰知道這小子見色忘友。

    「要不就去問問吧,剛才我倆一路走來,看到的客棧里都有不正經女子的身影,哪里能安定下來心讀書。這家看起來雖然破舊了點,但勝在安靜,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干擾。」溫懷安客觀的分析著。

    季權點頭,「那就去問問吧。」

    兩人決定好了後,上前敲門。

    半天才听到腳步聲,以及一個少年變聲期的嗓子問︰「誰啊?」

    「投店的,請問還有客房嗎?」季權道。

    里面的人愣了下,接著那變聲期的嗓子立刻嚎叫,「老板娘,有客人上門了。」接著,就听到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就是下栓子的聲音,兩人連忙往後退了一步。

    二狗子看到來人斯斯文文的,立刻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格外的憨厚,「有房間、有房間,客倌里面請。」

    二狗子的熱情反倒讓兩人猶豫起來。

    見狀,二狗子急了,他想也不想的一把抓著季權的胳膊將人往里面拖,「真的有、真的有,還是天字號的房間。」

    「哎哎哎,你這小孩干嘛,快放開我。」季權一慌,一邊掙扎一邊看向溫懷安求救,但溫懷安只跟著他們的腳步踏了進去。

    季權心道,完了完了,踫到壞人了,就說這太過安靜的肯定有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嬌呵制止了二狗子的動作,「干什麼呢?不得無禮。」

    溫懷安抬頭看去,就見二樓我的圍欄後站了一個年輕的女子。是她!溫懷安看著她從樓上下來,果然,自己之前錯怪她了。

    婁吉祥听到二狗子的聲音後連忙從三樓下來,結果剛到二樓就看到二狗子在拉扯客人,當下急得不行,只好出言呵斥。

    二狗子立刻放開季權,委屈巴巴的看著樓上的婁吉祥。

    婁吉祥看著二人,躬身行禮,「二位客倌,抱歉,這孩子腦子有點不太靈光,要是唐突了二位,還望包涵。」

    溫懷安仰頭看著婁吉祥,沒作聲。

    反倒是季權,看到婁吉祥又听到她這番話後,拱手行禮,「姑娘有禮,我們二人來進京趕稿的舉人,來的遲耽誤了住店,看到這里是客棧……方才……」說道這里,不太好意思的看了二狗子一眼。

    「兩位稍等。」說著,婁吉祥折身從樓上下來。

    昏暗的燈火照的她的身影格外的嬌小,她的影子被拉得老長,折折彎彎的。

    溫懷安低頭,看著腳下的影子,應該是婁吉祥的上半身影子。隨著她的走動,那影子很快就不見了。

    婁吉祥忍著心里的激動,面色淡定的都到兩人跟前,又是福身行禮,起身後道︰「我是這家客棧的老板娘,二位要是住店的話,還有一間天字號,一間地字號,可以帶兩位去看看的。」

    季權沒作聲,轉頭看著溫懷安。

    溫懷安早就認出了婁吉祥,正是下午那會兒攔住他們倆的那個姑娘,不過,既然她是這里的老板娘……

    「不用了。」溫懷安道。

    聞言,婁吉祥的臉色一變,一抹失望從臉上一閃而過。

    她也認出了溫懷安,她想,一定是自己下午的舉動讓他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正經人,所以才不想住在這里的吧。

    見狀,到嘴邊的挽留硬生生被她咽了下去,她看了溫懷安一眼隨後不作聲了。

    溫懷安自然沒錯過她臉上一閃而過的失望,見她張了張嘴還以為她要說什麼,結果就見她看了自己一眼後閉嘴不語,那一眼,讓溫懷安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似的。不過他下午那麼貿貿然的給她覺得自己認為她是那種姑娘,確實是欠妥當。

    季權也看著溫懷安,要知道在這個時候還能訂到客棧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事情了。但溫懷安是他的好友,他沒開口說話,他自然不作聲。

    溫懷安張嘴道︰「不用看了,我們直接住進去吧,天色不早了,我們想早點休息。」

    婁吉祥怔愣了下,以為自己听錯了,但在看到溫懷安挑眉的神情後,小臉上立刻迸發出耀眼的神情來,「好的,兩位客倌,我這就馬上為你們準備客房。二狗子,快叫李淑燒水。」

    二狗子也開心的應答了一聲,一溜煙跑走了。

    婁吉祥做了個請的姿勢,兩人往樓上走去。婁吉祥墜在後面,重新關了院門,上了木栓。

    婁吉祥帶著二人上來,二樓是地字號,還剩下一間。

    她推開門,這是一間簡單但整潔干淨的居室,隔出了一個小小的會客廳,里面是臥房,一張八仙桌。

    程設簡單,好在看起來讓人很舒服。

    季權將背著的竹簍往桌上一放道︰「懷安兄,是我害的你沒了住處,天字號就給你住干,我住這間就可以了。」

    溫懷安聞言點頭。

    婁吉祥笑著道︰「那好,稍等會,我讓二狗子給你打熱水,先生可以泡個熱水澡再睡下。」

    季權點頭。

    溫懷安冷著臉一副生人勿進的表情出去了,婁吉祥剛想跟著,季權忽然拉了她一下,婁吉祥回頭,疑惑的看著他。

    季權笑著道︰「我那個好友,除了他娘外,對別的女人……都不太友好,要是有什麼得罪之處,還望擔待一二。」

    婁吉祥驚訝了一下,想到兩次見面,他確是表現出了不太友好的一面。

    當下點點頭,「來者是客,自然不會跟客人置氣的。」說完對他點點頭後轉身出去了,還幫他帶上了門。那邊,溫懷安站在樓梯拐彎的地方,看著她出來後,冷著臉一言不發的轉身拾級而上。

    等他轉身後,婁吉祥吐吐舌,這位客倌還真的很冷淡呢,不過有了之前季權的話,婁吉祥也沒放在心上,只要伺候好吃喝,其他她也管不著,橫豎就著兩三個月,怎麼忍不能忍?一切為了銀子。

    三樓以前是婁吉祥跟她爹娘住的地方,一般不招待客人,但自從她爹娘去了後,客棧入不敷出。加上之前要翻新,所以婁吉祥將自己的東西搬到父母的房間,而後簡單翻修了一番後,將自己的閨房當成天字型房間對外出租,這是天字號房間迎來的第一位客人。

    二人一路沉默著上了三樓,天字號房間靠近里面,等到了後,婁吉祥推開了門道︰「就是這間了,先生請進。」說著退到一旁。

    溫懷安點點頭,邁腿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很溫馨的房間,一進門是會客的客廳,再往里面的臥房,臥房靠窗戶的地方擺著一張書桌和美人榻。

    他的眼神在美人榻上停留了下後移開,繼續打量,臥房後面是一個小小的淨室。

    溫懷安看到這樣的陳設,有點驚訝,本以為這看起來簡陋的客棧能有個舒服的床榻就不錯了,沒成想居然還有這樣的客房。

    麻雀雖小,五髒俱全,溫懷安很滿意。

    他放下竹簍,轉身看著還站在門口的婁吉祥問︰「不知道這房租,是怎麼收的。」

    婁吉祥立刻道︰「因為是趕考月,京城所有的客棧價格都翻了幾番。」說道這里,婁吉祥小心翼翼的看著溫懷安的表情。

    「翻了幾番後那是多少?」

    婁吉祥想了想,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一兩?雖然比剛才我們定的那個店貴了點,但好在妳這里什麼東西都有,一兩就一兩吧。」溫懷安一邊說一邊四處打量。

    婁吉祥聞言嘴巴驚愕的能塞下雞蛋,但在溫懷安轉身的時候立刻恢復原狀。

    「你說的是隔壁的悅來客棧吧。他們家天字號房間一天可是三兩銀子,地字號的是二兩銀子,還不包吃。」婁吉祥立刻回答,而後笑咪咪的道︰「我這里天字號一兩銀子,地字號半貫,都是包吃的,當然了,天字號的吃食肯定比地字號的精細點。」

    溫懷安點點頭,從懷里掏出銀票,「這是兩個月的房租,包括下面地字號的一起,吃食的話,我們一樣就可以了。」

    婁吉祥看著那張遞過來的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正要伸出的手緊張的捏了一下後,才伸出去拿,「好的,我這就登記上,飯菜跟熱水馬上就給送上來。」說完,微笑的倒退到門口,幫他關上了門。

    一出門,婁吉祥咚咚咚的下了樓梯,而後站在樓梯拐角的地方拍著胸口,媽呀,這下賺大發了,她剛才只是想說一天一串銅錢而已。

    看來遇到個不差錢的了,他既然能在悅來客棧預定,看來經濟上還是不錯的。這麼一琢磨婁吉祥剛才那一閃而過的愧疚心里立刻煙消雲散。

    大不了一天三頓,頓頓給他們吃點好的。

    這麼想著,婁吉祥快速的到了廚房,吩咐二狗子趕緊將燒好的熱水拿過去給他們洗漱,並通知他們飯菜很快就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