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一百零一夜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百零一夜 第二章

作者︰倪淨

    安娣瞪著沈約,沒想過沈約竟然這麼可恥,讓離婚的前妻擋酒,可惜沈約全當沒看到,由著白小梨傻兮兮地擋酒。

    相較于安娣的不滿,沈約這男人司馬昭之心,向震宇哪有看不明白的道理,摟著自己的妻子再看著傻氣的白小梨,只能無奈地嘆氣,沈約哪里是不能喝酒,不過是想要讓白小梨喝個半醉,讓她今晚沒機會去認識其他男人,這種男人愛玩的小手段,在白小梨穿著一身性感的白色貼身禮服出現時,向震宇沒漏看沈約眼里閃過的驚艷及一抹耐人尋味的慍意。

    身為男人,自己的所有物被別人多看一眼,肯定都會心生不悅,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女人,那更是直接打包帶回家。

    沈約此時的舉動,不過是做著所有男人會做的事。

    離婚後的沈約表面上沒有什麼動作,但私底下偶爾幾句話跟字里行間別有意的意思,都教人看出來他想再追回白小梨,而這樣的心意這幾年一直都沒有改變,因為都是朋友所以能看出他的意圖。

    不然憑白小梨的姿色,在公司里哪會一個追求者都沒有,還不是因為沈約這個大門神擋著,不過今晚這情形看來,白小梨這丫頭想要全身而退,似乎有點難了。

    就這樣,滿場滾客寒喧完後,陪笑、陪酒的白小梨也差不多醉了。

    「阿約,小梨醉了。」沈約讓白小梨出來擋酒,雖然安娣比誰都清楚白小梨的酒量,心知她酒量好,卻沒想到白小梨還是被灌醉了。

    而站在白小梨身邊的沈約,正一手摟在她腰身將她的身子托住,哪里看不出白小梨醉了,她醉了正合他意。

    稍早前光是她幾次想搶走他手中的香檳,他就看出她的不對勁,見她還猛地要跟人干杯豪飲,索性親昵地將她的人拉回身邊,摟住她細細的腰身,不讓她再亂動。

    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在場的賓客,哪個人不清楚沈約跟白小梨的前夫前妻關系,再見兩人此時親密的舉動,全都心領神會有默契地笑著,大家的表情跟眼神都有著各種說不出的曖昧跟了然。

    沈約這人,一向不愛被人當八卦話題,別說花邊新聞,這麼多年了,他身邊連個親近的女伴都沒有,除了白小梨這女人,他的感情干淨的讓人錯以為有特殊性向喜好。

    雖然是離婚了,不過今日一見,白小梨嬌小身形穿著貼身的米白色及膝小禮服,身材曼妙,曲線玲瓏,精致的妝容將她白嫩的五官襯得更美,因為醉酒,一雙大眼水汪汪很是勾人,粉色唇瓣微啟,平口的小禮服露出圓潤細肩及性感鎖骨跟優美頸項。

    站在沈約身邊,白小梨不是那種乍看會令人驚艷的美女,她的美多了一點鄰家女孩的嬌憨,細白的皮膚像是能掐出水來,一頭烏黑滑順的直發又帶著女人風情,這樣嬌小的她,穿上高跟鞋後,只及沈約下巴的她更顯得小鳥依人。

    誰說男人都愛身材高挑的女人,白小梨的嬌小勻稱身材,反而更吸引男人的目光及一種莫名的保護欲。

    是男人都喜歡征服女人,是男人也同時想展現男人本色,對女人有了霸道的保護欲,只是大部份面容姣好的女人,不是高姿態就是擺架子,不好親近更不好討好,反觀白小梨,甜美的笑容漾起時,漂亮的雙眼也跟著笑得彎彎的,怎麼看怎麼舒服,怎麼可能會不多看兩眼呢。

    更何況此時喝醉的她,小臉緋紅,眼神迷離,全身倚在沈約身上,更顯嬌媚迷人,在場的男人帶著打量的有色眼光都舍不得移開了。

    沈約哪里看不出此時圍著他們的男人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白小梨醉得有點傻憨,壓根不知自己成了別人的注目焦點,依舊對那些男人們傻笑,還笑得一臉快要膩死人的甜,一股隱隱的怒火在沈約胸口蔓延開來。

    「阿約,我帶小梨去樓上客房。」安娣想將手里的女兒交給向震宇,打算走過去扶白小梨,卻被沈約出聲阻止。

    「妳陪震宇留下來招呼客人,我帶她去樓上客房。」沈約說得淡定,沒再看其他人一眼,霸氣地攬腰將白小梨一個公主抱,不管在場所有人眼中發出驚呼聲及目光,長腿邁步走上樓後消失在轉角。

    安娣心想白小梨都醉了,怕沈約一個大男人不能照顧好她,更怕沈約的狼性,就算他們曾經是夫妻,但那都過去了,離婚後,兩人已開始各不相干的生活,她並不覺得沈約在公開場合對白小梨表現出這樣的親昵,任何人看了,哪能看不出沈約對白小梨的佔有欲。

    而她本來還打算在今晚將白小梨介紹給其他男人,她還專程物色了幾個菁英,條件上等,外型俊美,絕對是白小梨的天菜,可是被沈約這麼張揚的抱人上樓,現場哪還有人敢打白小梨的主意。

    安娣再傻,也看得出來,沈約是有意這麼做,也似乎明白,向震宇說過的,沈約與白小梨之間沒有她想象的單純,白小梨想要跟沈約井水不犯河水,下輩子才有機會,那時她不懂,看了這一幕後,她似乎開竅了。

    原來沈約這人對感情的心思藏得這麼深。

    賓客們見沈約走後,紛紛把目標轉到向震宇身上,畢竟他可是向氏集團的負責人,難得有機會可以踫上了,誰都不想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而安娣最煩的就是這些生意商場上的寒暄客套,低聲在向震宇耳邊說要上樓看白小梨,向震宇卻給了她一個不準丟下他的眼神,摟著她腰身的大掌不放,甚至還加重力道將她摟得更緊。

    安娣伸手扳了幾次,想要扳開他霸道的手掌,只是向震宇壓根不松手,氣得安娣直接伸手在他腰部又捏了幾下,他也依舊不肯放手,最後安娣只能作罷,心里自我安慰,沈約應該不會真的把白小梨給吃了,他應該不是想要跟前妻一夜情,而是讓白小梨這個前妻再次成為他的女人。

    沈約並沒有將白小梨帶去客房,而是直接將她帶往兩人曾經的主臥室,在白小梨離開後,原本屬于白小梨的所有私人用品,沈約直接讓佣人打包收走,就連房間都大肆重新裝潢,把曾經屬于白小梨的存在感都丟了。

    今晚,再一次將人帶回房間,一樣的房間,一樣的人,唯獨不同的是房間里早已找不到任何屬于白小梨的甜美氣息。

    沈約看著床上醉得不清醒的白小梨,正打算離開讓佣人煮解酒茶端上來,他是有二心,但他想要的不是醉得不醒人事的白小梨,而是清楚知道跟她上床的男人是誰。

    誰知,躺在床上的白小梨一點都不安分,「給我酒,我要喝酒……」嘴巴先是喃喃自語後坐起身,睜著迷茫的眼楮看著陌生的房間。

    「這是哪里?」白小梨好奇地打量房間四周,雙手胡亂地撥開垂落的長發,末了還將目光落在沈約身上,「沈總,你怎麼在這里?」白小梨一直都這麼稱呼他,這個習慣一直改不掉。

    「妳喝醉了,我帶妳回房間。」沈約一向不愛跟醉鬼打交道,可眼前這位是他的前妻,又是他打算再度追回的女人,他只能耐著性子說話。

    「我才沒有醉,我可是千杯不醉的,你少騙我了。」白小梨翻了一個白眼,覺得沈約在說笑。她長這麼大還沒喝醉過,壓根不知喝醉酒是什麼樣子,再說她只是頭有點暈,可是她的腦袋還很清醒。

    「不管妳有沒有醉,現在安靜躺回床上。」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安靜躺在床上?我難得可以穿這麼漂亮的禮服,我才不要躺在床上,我要喝酒,還要去釣個帥哥回家當老公。」

    在嫁給沈約前,白小梨的家境很一般,從來沒想過嫁給有錢人當妻子,更沒想過會從貴婦成棄婦,不過有了沈約的慘痛經驗之後,她人生最大的志向是找個好看又帥又身材高大的男人當老公,有錢沒錢都不是重點,今日難得有這個機會邂逅帥哥,她怎麼可能錯過。

    沈約被她的話給嗆得一時無言,沉默幾秒後,他帶著慍意開口,「今晚的賓客里,沒有妳心目中的帥哥,那些男人全都是有家室有老婆的,妳可以死心了。」

    「你騙我,安娣說那些富二代有一半都是單身未婚,還說要介紹幾個菁英帥哥給我認識。」白小梨邊說邊想下床,不知是不是太急了,一時重心不穩,剛站起身,因為酒醉沒站穩,尖叫一聲未止,整個人已經一個踉蹌往前撲了過去。

    眼捷手快的沈約,腿長手長地一個箭步,把快跌倒撞到木地板上的白小梨抱住,卻因為重心不穩,兩人一同往後倒。

    白小梨狠狠地跌坐在沈約身上時,傳來沈約悶哼一聲,跌坐在木地板上的他,承受了白小梨的重量,還好她長得嬌小,沒多少重量,撞擊力相對還好。

    只是白小梨被這麼一跌,跌得頭昏眼花,手忙腳亂地撥開長發,掙扎幾次還是沒能站起來,只能繼續趴坐在沈約的腰上。

    「白小梨,不準動。」沈約低聲命令,被她在身上扭來扭去的,俊臉難看至極,連聲音都听出來很是不悅。

    「我……我……」白小梨試著開口,卻忍不住掩嘴輕嘔了一聲。

    沈約凝眉見她的異樣,索性想動手拉開她時,白小梨又嘔了一聲,這一回,不再是干嘔。

    「沈約……我好像快吐了……」長發猶如黑色布簾散開,看不到她的臉部表情,但光听聲音就知道不妙了。

    「白小梨,不準吐在我身上!」沈約伸手想將人拉到一旁,沒想到這一用力拉扯,本來就有些反胃的白小梨在一聲干嘔後,整個人無力地往前趴,下一秒就听聞沈約的咒罵聲響起。

    「白小梨,妳竟敢吐在我身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