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蜜見 > 大總裁與小家教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總裁與小家教 第十章

作者︰蜜見

    【第十章】

    『該死!她何時會醒來?」

    『什麼?!她肚子里有孩子?」

    「孩子不能留住?」

    傅晴沂的意識不斷游移,一下子在虛幻的空間中,一下子回到從前,但是耳邊不斷傳來祁昊的聲音,憤怒且急躁。

    什麼孩子?

    她肚子里有孩子?

    這陣子她一直覺得惡心反胃,心里也有點懷疑,沒想到真的有了孩子……

    她的興奮維持不到一瞬間,祁昊的話完全擊碎她的希望,孩子不能留住?!他果然不要這個孩子,但是她要呀!她極力掙扎想醒過來保住孩子,無奈整個人好昏,將她丟向無邊的黑暗。

    「晴,你終于醒了!」見到傅晴沂恢復意識,祁昊握住她的手握得更緊。

    剛剛抱著她毫無生息的身軀,沒有人知道他心里有多恐懼!

    當初素妍就是這樣在他眼前逐漸失去生命,他好怕晴沂也離他而去,他絕對禁不起這樣的打擊,因為,他愛她!

    歷經生死關頭,他才驚覺自己的感情已經深入骨血之中,不管她做過什麼,都無法消減他的愛。

    傅晴沂一張開眼就見到祁昊泛紅的眼眶,她以虛弱的聲音問出最關切的事。「硯硯沒事吧?」

    「沒事,有你的保護,他毫發無傷,容姨也被送進了療養院,再也無法傷害你們了。」

    傅晴沂安心地閉上眼,然後將頭垂向另一邊不看祁昊。「你走吧!我想休息。」

    「我要在這里陪你。」她的冷淡令他不解,但緊握的手依然不放,「我不走……」

    「你走!我不想見到你!」傅晴沂哽咽出聲,激動得牽扯到傷口,疼得皺眉。

    「晴,別哭,我走就是了,別哭……」不知所措的祁昊十分心疼傅晴沂,她不願見到自己,該是氣他之前的冷淡。

    一旁的路家聲拍拍祁昊的肩膀。「你先出去,我來照顧她。」

    為了不惹傅晴沂生氣,祁昊依依不舍地走出病房,但又放心不下,只好站在外頭的走廊上。

    祁昊一離開,傅晴沂才轉過頭面對路家聲,眼眶里都是淚水。「家聲,幫我關上房門好嗎?」

    「你還好嗎?覺得如何?」關上房門後,路家聲在病床旁坐了下來。

    「孩子……還在嗎?」

    「你已經懷孕兩個月,孩子差點留不住,必須住院觀察幾天……」

    听到孩子還在,傅晴沂松了口氣,但一想到昏迷中听到祁昊的決定,她的精神又開始緊繃起來。

    不行!她要想辦法離開……

    「家聲,我需要你的幫忙,」傅晴沂壓低聲音急切地說著︰「出院後我要立即離開台灣,請你幫我訂一張回紐約的機票,愈快愈好……」

    「回紐約?可是你才剛清醒,傷口也還沒好……」路家聲不解地問著。況且,他可不想讓祁昊追殺他到美國。

    之前都是他沒保護好傅晴沂,才害她受傷,要不是祁昊的心思都在她身上,老早就狠狠揍他一頓了。現在人醒來了,祁昊肯定不會讓她離開。

    「祁昊不會讓我生下這個孩子,為了保護這個孩子,我必須離開……」

    「不可能!祁昊很愛你,他不會要你拿掉孩子……」路家聲覺得傅晴沂誤會了,「你知道嗎?你昏迷的時候,祁昊不知道有多緊張,他還在醫院里大吼大叫,要醫生馬上為你急救,听到醫生說你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不保,他比誰都緊張,一步也不肯離開你;剛剛也是怕你生氣,所以才勉強離開,現在還在外頭罰站……」

    「不!他不會接受我和這個孩子……你知道的,這個孩子只會讓我們的關系更緊繃,我不想讓他為難……況且他恨透我了,說我比妓女還不如,你認為他還會娶我、會接受這個孩子嗎?」

    傅晴沂一想到當時祁昊的絕情話語,忍不住淚水四溢,幾乎沾濕枕頭。「我只能離開……不然,還能怎樣?」

    路家聲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件事在兩個人的心里都留下無法磨滅的陰影,唯有兩個人都敞開胸懷才能解開心結。

    「唉!你們之間的糾葛祁昊都告訴我了,其實他也很無奈。」路家聲說出當年祁昊是如何被迫接受借腹生子的安排,「他一直有個心結,認為和你在一起就是背叛素妍,卻又不由自主深愛著你,他心里其實很矛盾、很痛苦……」

    傅晴沂第一次了解祁昊的想法,但她不認為祁昊還愛著她。沒趕她走是因為考慮到硯硯,會抱她也是純粹生理上的需要。

    「來不及了……我怕他和醫生串通好,在這里我沒辦法安心……求你一定要幫我……」

    她不能拿孩子當賭注,或許祁昊仍愛著她,但他不可能娶她,為了留下她,他會寧願放棄這個孩子。

    傅晴沂的苦苦哀求和無助模樣令路家聲很快就心軟了。「好吧,我答應你就是了。」但其實他是打算先安撫她,再探探祁昊的想法。

    「謝謝你。」傅晴沂感激地看著路家聲,『不過,你要發誓絕對不告訴祁昊。」

    路家聲一臉為難。「好吧……我發誓不告訴祁昊,否則,讓敘青永遠不理我,可以了吧?」

    「嗯。」傅晴沂知道路家聲很愛顏敘青,兩個人吵吵鬧鬧了好幾年,好不容易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他發這個誓顯然很有誠意。

    「我會跟你一起回去,你一個人我不放心……」目前也只能這麼做了,讓兩人分開一陣子也好,祁昊也可乘機厘清自己的感情,

    傅晴沂哀傷地點著頭,想到要離開兩個心愛的人,她的心如同刀割。

    但是她必須走,為了另一個小生命……

    祁昊每天都到醫院來,卻只能站在走廊焦急地望著里頭的情況。

    為了使傅晴沂心軟,這天他特地帶硯硯來看她,自己則悄悄站在旁邊,免得她生氣。

    「阿姨,你什麼時候可以回家?睡覺前沒听你說故事,硯硯都睡不著……」硯硯窩在傅晴沂床邊撒嬌著。

    自從被綁架之後,硯硯的精神狀況很不穩定,加上傅晴沂不在身邊,每到夜里都會作惡夢,祁昊只好陪著他睡。

    「我也好想你……」孩子的驚懼和不安全寫在臉上,傅晴沂看了好心疼。她走了以後,硯硯該怎麼辦?在他最需要的時候不能留在孩子身邊,她覺得好遺憾、好愧疚。

    「但是你已經長大了,變得好勇敢,以後你要更勇敢,萬一我不能陪在你身邊,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傅晴沂說著說著不禁流淚。

    「不要!你說過永遠不會離開我……」硯硯听到傅晴沂這麼說很緊張。

    傅晴沂趕緊擦干眼淚,笑著撫慰硯硯,「沒事,阿姨只是說萬一,你總會長大的,到時候是你離開我身邊……」

    「不會的!」硯硯一頭鑽進傅晴沂懷里,好怕她真的會離開。

    「硯硯,你這樣會動到阿姨的傷口……」一旁的祁昊趕緊拉開兒子,生怕他的蠻力傷害到傅晴沂。

    听著兩人的對話,他有很不好的預感。從傅晴沂的言語中,她好像正打算離開他們。

    到底為什麼?

    他正想開口問,醫生恰巧進來換藥,于是祁昊只好要路家聲跟他到外面去。

    「晴沂有跟你說什麼嗎?听她剛剛的口氣,好像打算離開……」祁昊從未這般憂心,整個人心神不寧。

    「我……發過誓,不能說。」路家聲只能暗示。

    「她果然想離開……」祁昊頹然靠在牆邊,似乎深受打擊。「為什麼?我好不容易確定自己的心意,現在她肚子里又懷著我的孩子,為什麼還想離開?」

    「事情發生後你有表明心意嗎?」路家聲不忍相愛的兩人各分東西,他有義務點醒好友。

    「當初你知道晴沂就是硯硯的生母,你是怎麼羞辱她的?你有為這些指控向她道歉嗎?還有……你會娶她嗎?」

    最後一句話問得祁昊啞口無言,他完全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

    「難道你要晴沂一輩子當你的情婦?那孩子生下來後跟誰姓?」看來祁昊似乎沒有打算娶傅晴沂,路家聲不免為她抱屈。

    他認為祁昊該受到一點教訓,才不會一直鑽牛角尖。他繼續下猛藥。「而且,她以為你和醫生串通好要拿掉她的孩子,所以什麼東西都不敢吃……」

    祁昊踉蹌地退後一步,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天啊!他到底傷她多深,讓她追不及待想帶著孩子離開,以為他會傷害自己的孩子……

    祁昊緊揪著心髒,一臉鐵青。見好友快要崩潰的模樣,路家聲也不忍再刺激他。「我想,你們先分開一段時間,彼此靜一靜也好……」

    拍拍祁昊的肩膀,路家聲走進病房。此時醫生換好藥走出來,祁昊連忙抓著他︰「她還好嗎?孩子穩定嗎?」

    「情況不錯,傷口也開始結痂,應該明天就可以出院……」醫生看了祁昊一眼,『倒是你臉色不太好,需要幫你檢查一下嗎?」

    「不用了……」祁昊喃喃自語,『我只是心痛,好痛……」

    醫師見祁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立刻識趣地走開。

    第二天祁昊特地提早出門,帶著硯硯準備去接傅晴沂回家。這次他無論如何都要和她說清楚,並立刻向她求婚。

    昨晚他在素妍的房里,對著她的相片想了一整夜。

    望著素妍盈盈的笑意,祁昊想起她過世前好幾次都拉著他的手要他追求自己的幸福,務必找個愛他的女人陪在身邊。

    現在他已經找到了,而且是緣分將他們牽扯在一起,素妍應該不會介意,反而會替他高興吧?

    她就是這麼善良的女人;就像晴沂,為了救回父親,為了保護兒子,連生命她都願意犧牲。

    尤其差點失去她時,他才知道這輩子再也不能放開她。

    想通了這些,祁昊的心胸豁然開朗。其實要解決這件事很簡單,容姨已經瘋了,只要他們三個人不要說出真相,純粹將晴沂當作硯硯的繼母,就照他原本的想法向晴沂求婚,他們一家人還是可以在一起,共同迎接另一個成員的到來。

    至于硯硯的身世,等他長大懂事了再告訴他吧!

    結果,父子倆快步走進病房後,卻發現空無一人,急忙喚來護士。

    「傅小姐一大早就出院了……」

    「出院?誰幫她辦出院的?是不是路先生?」

    一連串的問題問得護士也跟著緊張起來。「這……這是路先生留給你的信……」護士趕緊打開抽屜遞給祁昊一封信。

    祁昊顫抖著雙手打開信,上頭寫著一組號碼——UA630。

    信紙掉落地上之時,祁昊早已扛著兒子往外奔去。

    中正機場人潮來來往往,好多故事的結束和開始都在這兒發生。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入境大廳狂奔著,聯合航空的櫃台排滿等著劃位的旅客,頭等艙和商務艙的劃位區前倒是沒什麼人。

    依照路家聲的習慣應該是搭商務艙,不過他會顧忌傅晴沂的身體改搭頭等艙,這是老友對他的義氣。

    但櫃台人員不肯透露旅客的資料,失望的祁昊只好架起兒子往二樓沖去。

    隔著玻璃,他們焦急地往里頭望去。「硯硯,趕快看看阿姨在不在里面?」

    送機的人潮太多,祁昊將兒子扛在肩膀上,自己則狂CALL路家聲,他卻已經關機。

    硯硯一雙大眼很用心地來回穿梭在人群中,「沒有看到……阿姨走了……怎麼辦?」

    沒瞧見心愛的阿姨,硯硯急哭了。

    「阿姨……嗚嗚……我要阿姨……」

    祁昊仍不死心,扛著兒子在出境口的玻璃門邊跑來跑去,希望能看奇跡出現。

    硯硯則是邊找邊哭個不停︰「阿姨……阿姨……」

    即將出境和送機的旅客都對這對父子投以訝異和同情的眼光。

    大約過了二小時,祁昊望著電視畫面顯示班機即將登機,他的心也跟著沉了下來。

    走了……她走了……

    父子兩人動也不動,頹喪地望著漸漸稀少的排隊人潮,硯硯更是不時抽噎著。

    過了好久,祁昊嘆了一口氣。放下肩上的兒子。

    先回去再說吧!但他暗自發誓,無論是天涯海角,他都要追回她!

    「別哭了,」祁昊蹲下來幫兒子擦干眼淚,語帶哽咽。「我們先回家……」

    父子倆手牽手走向樓梯,硯硯忽然指著右前方大叫一聲︰「阿姨!」隨即掙脫父親的手奔向落地窗邊。

    「硯硯,回來!那不是阿姨……」祁昊根本不敢期望傅晴沂會留下來。

    碗硯沒听到父親的呼喚,一心沖向那熟悉的身影,他跌跌撞撞激動地喊著︰「阿姨……姨……」

    直到那個身影轉過身,瞧見思念的人兒,硯硯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不顧一切地喊出了內心真正的呼喚,「媽媽……」

    隨著奔流不停的眼淚和一聲聲真切的呼喚,硯硯沖進想念不已的懷抱中,激動哭喊著︰「媽媽……媽媽……」

    傅晴沂跪下來緊緊抱著孩子,早已淚眼模糊。「硯硯……我的孩子……」這一聲「媽媽」叫得她好心酸,也好滿足。

    她怎舍得離開啊……早該要上飛機的,但—踏進機場她便後悔了。

    路家聲看見她眷戀的神色,語重心長地勸她不能就這樣逃走,應該給她和祁昊一個機會。

    想到當時離開台灣的心情,自始至終她的心一直都在這里,最後還是回來了。所以,這次她不能重蹈覆轍,人走了心還牽掛著,何必呢?所以她決定跟祁昊說清楚。

    路家聲陪她上二樓看飛機起飛,想想接下來要怎麼辦——回祁家還是暫時住他家?

    她根本無法思考,直到身後傳來殷切的呼喚……

    「媽媽,不要離開硯硯……」滿腹的思念在這一刻傾泄而出,孩子的淚水和孺慕之情讓傅晴沂更覺得留下來是對的。

    「硯硯乖,不哭了,媽媽……不走了……」傅晴沂慈愛地安撫著兒子。她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兒子。

    一旁奔來的祁昊深情地注視著傅晴沂,任由感激的淚水滑落臉龐,他幾乎要跪下來感謝上蒼垂憐。

    「硯硯,別哭了,這樣媽媽會傷心,她肚子里的小娃娃也會跟著難過。」

    祁昊奮力抹去眼淚,帶著喜悅的神色蹲下來扶起母子倆,傅晴沂則驚愕地看著他。

    他要這個孩子?他讓硯硯喚她媽媽?這意味著……

    「小娃娃?在哪里?」硯硯眼楮睜得好大,淚水還掛在臉上就開始繞著傅晴沂的身子打轉,想找出小娃娃。

    祁昊不理會傅晴沂臉上震驚的表情,逕自摸著她的肚子哽咽著︰「這里呀!這里面正住著你的弟弟或妹妹……」

    他看著傅晴沂的眼神好溫柔,邊拭去她驚喜的淚水邊對硯硯說著︰「硯硯,你記得答應過爸爸的事嗎?」

    硯硯搶著回答,「當然記得!」

    接著他趕緊拉著傅晴沂的手,使出渾身解數撒嬌著︰「媽媽,你答應當爸爸的新娘好不好,這樣我才可以和小娃娃—樣喊你媽媽……好不好嘛?」

    這時祁昊慎重地單腳跪地,無視于一旁觀望的路人,拿出預藏在口袋里的鑽戒,閃亮的光芒讓路人發出一聲驚呼,突來的舉動更讓傅晴沂感動得淚水泛流。

    「晴,不管過去發生什麼事,我永遠不會停止愛你!求你原諒我之前對你的傷害,說你願意和我一起回家,當我的妻子和硯硯的媽媽……嫁給我,好嗎?」

    傅晴沂幾乎沒有猶豫,她伸出顫抖不已的手,讓祁昊為她套上早已準備好的戒指。

    現場響起一陣歡呼聲,祁昊攬住哭倒在他懷里的傅晴沂,愛憐地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晴,我們回家好嗎?」

    傅晴沂將戴上戒指的手放進祁昊的掌心,另一只手牽著硯硯,臉上滿溢幸福的笑容。

    「嗯!一起回我們的家!」

    一個月後,傅晴沂和祁昊舉辦了一場簡單的婚禮,硯硯是他們的小花童。

    七個月後,祁願出生了。

    滿月喜宴上,賓客們一致認為小女娃和哥哥長得真像,好似打從同一個娘胎出來的。

    抱著小女兒的傅晴沂和祁昊相視而笑——

    笑得神秘,笑得極有默契……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