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若小歡 > 惡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十章

作者︰若小歡

    【第十章】

    何糖書醒過來時,發現躺的不是自己熟悉的床鋪,陌生的環境讓她感到困惑。

    「這里是哪?我怎麼會在這?」她覺得很不可思議,眼珠子直瞪著陌生的床幔。

    她為什麼會在這里?她明明躺在自己的床上……

    她掀開棉被,卻看到身旁躺了一個男人,她立刻渾身緊繃。

    他的呼吸輕輕吐在她縴細的頸子上,她看不到男人的臉龐。

    她想也不想的直接把男人推下床去,只听見哎呀一聲,熟悉的嗓音讓她微微一愣。

    這聲音怎麼那麼像……

    「你在謀殺親夫嗎?」滾到床底下的男人齜牙咧嘴道。

    謀殺親夫?何糖書眼中冒出兩把怒火,「你怎麼會在這?」

    重點是,她為什麼也在這里?他是為自己而來?

    何糖書不敢多想,害怕自己會心軟。

    她仰起下巴,俯視著床底下的男人。

    「你覺得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沐東磊沒好氣的反問道。被她這麼一推,睡意全消。

    「我怎麼知道?」她沒好氣道,心跳卻卜通卜通的跳得好快,熱氣暈染整張小臉,讓她看起來格外美艷動人。

    「糖書……」他低語,忍不住想在她的紅唇上落下個輕吻。

    「不準接近我!」她又將他推開。

    沐東磊差點又滾到床底下去,他眼中冒著火花,臉一沉。

    「為什麼不準靠近你?」他咬牙切齒道,怒視著讓他又愛又恨的小女人。

    「我要成親了。」

    「去你的成親,我不準你嫁給秦渡飛那個臭小子!」沐東磊低吼著。

    「你說不準嫁,我就不準嫁嗎?」他也太狂妄了!

    「沒錯!」沐東磊斬釘截鐵道。

    何糖書的反應是直接把枕頭扔過去,氣得臉紅脖子粗,「去你的沒錯,你到底憑什麼阻止我嫁人?」

    「就憑你是我的女人。」

    「誰是你的女人?我要成親了,你別胡說八道。」

    沐東磊露出邪惡的笑容,「你若敢成親,我就要把婚禮現場鬧得一團混亂,讓賓客看笑話。」

    「你……」何糖書眼眶紅潤,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個可惡的熊男!她到底招誰惹誰了,為什麼他要出現攪亂她一池春水,讓她情不自禁陷下去時,又讓她看清楚現實?

    何糖書越想越生氣,眼淚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她一哭,惹得沐東磊手忙腳亂。

    「你在哭什麼?」他瞪著她。望著她臉頰上晶瑩剔透的淚珠,他的胸口很悶,像被大石頭給塞住搞。

    「你為什麼要欺負我?」她不明白。

    「我有欺負你嗎?」沐東磊為之氣結。最後對著她低吼,「你以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欺負你?難道你感覺不到……」

    「感覺不到什麼?」何糖書睜著微紅的眼楮反問他。

    沐東磊臉孔微微扭曲,似乎在猶豫掙扎,最後嘆口氣。

    「難道你感覺不到我的感情,我愛著你嗎?」他用感性的聲音訴說他的情感。

    一句「我愛你」砸得何糖書一陣天旋地轉,她不敢相信。

    「你騙人!」

    「我騙你做什麼?」沐東磊十分郁悶。他表達心中的愛意,卻被心愛的小女子指控成騙子。

    「你想要享齊人之福。」

    「什麼齊人之福?你一個女人我都搞不定了,哪來第二個?」沐東磊傻眼。沒想到到現在她還指控他想要擁有另一名女子。「我全都知道了。」她仰起小腦袋,聲音破碎道。

    他居然還想隱瞞她。她眼眶泛紅,心傳來陣陣絞痛。

    「你知道什麼?」

    「你跟梅家下聘,要迎娶梅雪影的事。」

    沐東磊額頭上的青筋隱隱抽動,他發出怒吼,「是誰告訴你這件事的?是哪個無聊的家伙無中生有?」

    「我听到你的屬下在討論這件事。」何糖書輕聲道,豆大的淚水奪眶而出,她潔白的貝齒顫巍巍的咬著唇瓣。

    沐東磊眯起眼眸,看得出來他很不高興。

    「屬下?」

    何糖書用力點頭。

    「你有問過我嗎?」他的聲音徒然變得輕柔,讓人感覺到好危險。

    「我沒問你嗎?當我問起你與梅雪影的關系時,你說與我無關,這說明你在做賊心虛。」何糖書越想越難過,但仍強裝堅強的把臉頰上的淚水抹去。

    「我說我沒有,你會相信我嗎?」

    「不相信!」何糖書想也不想的道。「我為什麼要相信你?憑什麼我要相信你?」

    沐東磊沒轍的抓頭。他從來沒有遇到這麼麻煩的事,偏偏她又是自己心愛的女人。

    「我可以找梅雪影對質,我跟她根本不可能,她已經有喜歡的心上人,我和她之間就像兄妹一樣。」

    「不可能是你在說,我為何要相信?」

    「如果找出她出面說明呢?」沐東磊有種無力感。面隊倔強的女人,他束手無策,但要他放棄又怎麼舍得?

    「你可以跟她串通好。」何糖書別過頭,像個賭氣的孩子。

    「要如何你才會相信我?」沐東磊露出無奈的神情。

    「送我回去。」沐東磊眉頭皺了起來,「你還是要嫁給秦渡飛那名渾小子?」

    「不準說秦哥哥是渾小子!」何糖書很不開心。在她心中,秦渡飛是個好人。

    「他已經有妻子了。」沐東磊咬牙提醒她,「你嫁過去是做他的小妾,你也願意?」

    「願不願意是我的事。」她冷漠的道。

    「好,你想嫁就隨你便。」沐東磊的臉孔微微抽摘,咬牙切齒道︰「希望你不要後侮。待會我就送你回去。」

    說完,他站起來拂袖而去。

    送她回去?沒想到他會這麼干脆。

    她愣在原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驀然間,她的心變得空蕩蕩,腦海一片空白。

    他就這樣放棄她了?她的小手撫著平坦的小腹,表情呆滯。這就是她想要的?何糖書說不出心中復雜的滋味,只覺得心在發疼。

    「賢佷,過來,我有話和你說。」在沐東磊送何糖書回府時,何莊主趁女兒不注意,便在門外對他招招手。

    沐東磊猶豫了下,還是走了過去,「何莊主。」

    「趕快進來!」何莊主左右張望了下後,急忙的把他拉進書房。

    「沒被糖書妹妹發現吧?」書房內傳來另一名男子的聲音。

    「秦渡飛!」所謂情敵相見,分外眼紅,沐東磊看到秦渡飛出現在眼前時,他的眼神帶著陰霾,似乎想將他大卸八塊。

    「沐東磊,你別這樣瞪著我。」秦渡飛手一攤,表情很無辜。

    「你想納糖書為妾?」沐東磊的聲音很輕柔,卻讓人感覺到一股殺氣。

    秦渡飛露出詭譎的笑容,挑釁的道︰「我的老丈人沒反對,你有什麼意見嗎?」

    「有,我會宰了你。」沐東磊毫不客氣道。他眼中蘊藏的殺氣讓秦渡飛直打咚嗦,最後讓他大喊吃不消,「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不玩什麼?」沐東磊的表情仍然冷酷。

    「我可是來幫忙撮合你們這一對,可不是被你當成假想敵的。」

    「撮合?」沐東磊看了何莊主一眼。

    何莊主清清喉嚨,臉色變得嚴肅,「他的確是我請來的人,正好我要和你說這件事。」何莊主眼楮繁盯著沐東磊,「沐東磊,你真的愛我的女兒?」

    「何莊主,我會愛糖書一輩子。」

    「但是我沒想到你把我女兒吃掉不說,還買一送一。」話說到最後,他幾乎咬牙切齒起來。

    「什麼買一送一?」沐東磊微微一愣。

    「原來你還不曉得。」在一旁的秦渡飛似乎有點幸災樂禍。

    「曉得什麼?」沐東磊眯起眼,為何他有一種很不妙的預感?

    「糖書懷孕了。」

    這句話砸得沐東磊頭昏眼花,他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何莊主與秦渡飛。

    「懷孕了?」他愣愣的重復著這幾個字。

    「得知要當爹了,這麼興奮阿!」秦渡飛調侃他。

    回過神的沐東磊心中五味雜陳,俊朗五官變形,「她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那個該死的小女人!這麼重大的事情竟然瞞著他。

    沐東磊立刻想沖出去找何糖書算帳去。

    「等一下,我有事問你。」何莊主話還沒說完。

    「什麼事?」沐東磊捺住性子,眼里充滿怒火。

    他可以不買任何人的帳,但何莊主是他未來的岳父大人,他不能不買。

    「糖書說你要享齊人之福?」

    「我從來沒有這個打算。」沐東磊鑽起眉頭,目光瞄向秦渡飛。

    「你看著我干嘛?」秦渡飛倒退三步,戰戰兢兢道。

    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需要你的配合。」沐東磊臉色嚴肅道。

    「如果我不願意呢?」秦渡飛拿喬起來。

    沐東磊露出冷冷的笑容,「不願意?」

    「你總要說要我怎麼配合。」秦渡飛馬上見風轉舵。

    「你放心,只要乖乖給我消失就行了。」沐東磊漫不經心道。

    秦渡飛的反應則是張大嘴巴,瞪大眼楮。

    「小姐,趕快睡吧!明日就是你的婚禮了。」

    清兒催促著坐在窗邊,望著上頭皎潔明月的何糖書。

    何糖書回過頭,臉上感覺不到任何的喜悅,只是點點頭。

    當清兒要吹熄蠟燭時,何糖書忍不住詢問道︰「他有什麼消息嗎?」

    「小姐指的他是誰?」清兒一臉嚴肅的問道。

    何糖書沉默一會後,才擠出一個名字,「沐東磊。」

    「小姐,你都要出嫁了,怎麼還在想著沐公子?」

    「我……」何糖書眼中有著掙扎。

    他是否不再管她是否真的要與秦哥哥成親,即將成為別人的小妾?

    想到他臨走之前擱下的狠話,何糖書至今想起,胸口還在痛。

    明明是自己拒絕了他,為什麼她反倒覺得是自己被拋棄了呢?

    「小姐,你明天就是別人的娘子了,別再想著沐公子。」清兒一臉正經道︰「想想秦公子真大方,明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仍然願意給你一個名分。」

    何糖書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清兒,「清兒,你的態度怎麼轉變這麼大?」

    「有嗎?」清兒無辜道。

    「你之前還勸我跟沐東磊和好,現在怎麼叫我忘了他?」何糖書覺得有點奇怪。

    清兒輕咳一聲,像是在掩飾什麼的道︰「沒有呀!是小姐不願接受沐公子,清兒只好與小姐同仇敵愾,站在秦公子那一邊,再說,秦公子可是清兒未來的姑爺。」

    何糖書輕輕應了一聲,最後還是忍不住詢問道︰「你真的沒听說有關沐東磊的任何動靜?」

    清兒的動作微微一僵,接著馬上揚起笑容,搖搖頭,「我沒有听到任何消息。」

    「沒有任何消息——」何糖書的眼眸變得微黯。

    看著小姐黯然的表情,清兒旁敲側擊的道︰「小姐,你還很在乎沐公子?」

    「誰說我在乎他來著!」何糖書氣呼呼的拉起棉被,把頭蒙住。

    清兒搖搖頭。她怎會不知小姐倔強的脾氣。

    她把燭火吹熄,將門闔上前輕輕說了一句,

    「請小姐趕快就寢,別耽誤了明日的終生大事。」

    終生大事?何糖書心里五味雜陳,小手撫著肚皮,心里感到迷惘。

    以前嫁給秦哥哥是她心中最大的願望,如今願望達成,為什麼她卻有種心欲碎的痛楚呢?

    沐東磊,你這個混蛋,我恨死你這個大笨蛋!

    門外鑼鼓喧天,何糖書頭蓋上紅頭巾,看著自己一身喜氣洋洋,小手被清兒牽著,身旁站著一抹順長的身影。「一拜天地。」

    何糖書听著司儀高喊著,要不是清兒壓著她,她還傻愣在原地。

    「二拜高堂。」司儀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何糖書手里緊握著繡球花。

    清兒在一旁頻頻催促,「小姐,快點拜呀!」何糖書低下頭,彎下腰,心痛到雙唇微顫,兩行清淚滑下。沐東磊還是沒有出現,他真的任由她嫁給別的男人。「夫妻相拜。」

    何糖書牙一咬,狠狠的彎腰拜下去。

    既然他不在乎,她又何必在乎?她只需要保護肚中的胎兒就夠了。

    「送入洞房。」

    何糖書被人推擠著,看著前方男人的靴子踏著穩健的步伐前進,她心里感到復雜,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秦渡飛。

    以前他是她最崇拜也是最喜歡的人,就算他已經成親,她還是喜歡他。

    可是自從沐東磊出現在她的生命里,秦渡飛的身影就很少再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

    這一次要不是爹拜托秦哥哥給她個名分,她恐怕會淪為別人閑話家常的對象,名譽掃地。

    雖然她不在乎,但還是得顧及爹的面子。喜帕被人掀起,眼前驟亮,她看到的卻是一張陌生人的臉孔,她瞠大眼楮,尖叫一聲。

    「你是誰?」何糖書嚇得躲進床里的最角落。

    「你不認識我了嗎?」男人的聲音壓低,听起來卻有些熟悉感。

    「我不認識你。秦哥哥呢?」何糖書的小腦袋左右張望,嚇得六神無主,尤其是看到眼前的陌生人穿著新郎倌的衣服。

    該不會與她拜堂成親的,是眼前這名陌生男子?

    怎麼可能?爹與清兒怎會隱瞞自己?

    男人臉一沉,用粗啞的嗓音道︰「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嫁給秦渡飛那名渾小子!」

    這句話怎麼那麼熟悉?何糖書愣住了,仔細一瞧,這張臉似乎和沐東磊有些相似。

    男人挑挑眉,看著她困惑的表情,嘴角微揚起來。

    「怎麼?你不認識我了嗎?還猜不出我是誰?」

    「啊!」何糖書指著他,小嘴圓張,「怎……怎麼——你是沐東磊?」他那叢胡子剃光,露出他方正剛毅的下巴和臉部凌厲線條。剃光胡子後,他看起來俊逸豐朗,深邃眼眸直視著她,看得她一陣臉紅心跳,她只好把頭別過去。

    他沒好氣的把她的小腦袋轉了過來,「怎麼?我留著胡子的模樣,你嫌得要命,現在我把胡子剃掉,你倒是覺得別扭起來。」

    「你這個樣子,我看了覺得很不順眼。」何糖書嘟起小嘴,語氣微酸。

    「怎麼不順眼?」沐東磊覺得莫名其妙。明明之前她在嫌棄他的胡子,他剃了之後她又嫌不順眼,果然女人心,海底針。

    「你把胡子剃掉是想勾引女人嗎?」

    「你……」沐東磊頓時感到無力,「你到底想怎樣?」

    「我已經嫁給你了,對吧?」何糖書心平氣和道。

    她的反應與他預想中的完全不同,他以為她會大吵大鬧,然後吵著要休夫。他得要忙著安撫新婚嬌妻,她的平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沒錯!」沐東磊用力點頭。

    「你還想娶別的女人嗎?」

    沐東磊搖搖頭。有她就夠了,再來個女人,他會大喊吃不消!

    「好,要是你敢娶別的女人,我就休夫,然後嫁給秦哥哥。」何糖書已經想明白了,從頭到尾一定是父親一手安排,清兒與秦渡飛是幫凶,但是念在她嫁給了這個男人,心中也沒了怒氣。

    「你敢!」沐東磊低吼。

    「你看我敢不敢呀!東磊哥哥。」何糖書甜甜一笑。

    當何糖書看清楚沐東磊的真面目時,她的腦海浮起十二歲那一年,秦渡飛曾經帶了一名男子來到她的面前!

    「糖書妹妹,我來跟你介紹,這是我新認識的好朋友,叫沐東磊。」

    那一年是他們初識的時候,她還記得她叫那名男子東磊哥哥時,他的眼中閃爍著精光,可是當她說出她長大後要嫁給秦渡飛時,他的臉孔幾乎扭曲變

    後來他就不曾出現在她的面前。沒想到四年之後,他竟然會再出現。當何糖書叫東磊哥哥四個字時,沐東磊的笑容僵在臉上,他臉色微變,「你……想起什麼了嗎?」

    「你覺得我想起什麼?」她不答反問,惹得他志下心不安。

    何糖書偏偏不告訴他,他把胡子剃掉之後,他的模樣已讓她想起他是誰。

    「你不生氣了?」沐東磊輕聲問道,顯得小心翼翼。

    「你娶了我,不是嗎?」

    「是沒錯……」真有這麼簡單就過關?沐東磊感覺自己簡直置身于夢境。

    「難不成你想退貨?」何糖書獗起小嘴。他猛搖頭。

    「我不可能退貨,我愛你!」沐東磊深情款款的執起她的柔萸。

    她嘴角輕揚,笑容帶著滿足,烏溜溜的眼珠子轉動著。

    該不該把她懷孕的消息、告訴他呢?還是再等等?

    她卻不知道這個消息沐東磊早就得知,要不然又會掀起一陣風波。

    一群人躲在屋外,見里面靜悄悄的,除了一開始的尖叫外,里面平靜得不可思議。

    「老爺,里面會不會發生命案?」清兒擔憂著。

    「不會吧?」連何莊主也很擔心。

    「要不要我沖進去看看?」秦渡飛很好奇。

    不一會,里面傳來情人的呢喃聲時,听者個個面紅耳赤。

    何莊主揮趕著眾人,「去去去,去前廳喝酒去,把這里留給這小兩口。」慶祝一下他何家女兒出嫁,也慶祝他有了外孫!

    現在少了媒婆登門拜訪,相信他的耳根子會清靜許多。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戲情人之一《惡夫嘴里的小櫻桃》;

    2、戲情人之二《惡漢眼里的小桃花》;

    3、戲情人之三《惡人手里的小玩具》;

    4、戲情人之四《惡徒懷里的小貓咪》;

    5、戲情人之五《惡棍腦里的小情人》;

    6、戲情人之六《惡男心中的鬼靈精》;

    7、戲情人番外篇之一《惡魂買來的小圓月》;

    8、戲情人番外篇之二《惡客掌里的小核桃》;

    9、戲情人番外篇之三《惡日拋棄的小媳婦》。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