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艾思 > 貴妻不下堂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貴妻不下堂 第十五章

作者︰艾思

    【第十章】

    幾個月後。

    翻動書頁的聲音沙沙作響,關筱涵坐在長案後方,專心的比對帳冊,就連赫連白幾時站在她身旁都沒發覺。

    直到一只大手抽走了帳冊,她正想發怒,一抬臉對上某人的俊臉,登時敢怒不敢發。

    「夫君不是出外巡視了嗎?」她露出諂媚的甜笑。

    赫連白一手握著帳冊,鳳眼冷睨著她,「你成天不是對帳,就是想著賺更多錢,我都快弄不清楚誰才是一家之主。」

    聞言,關筱涵心虛的漲紅了臉兒,只能拼命安撫經常被她冷落的親親夫君。

    「我這樣也是為了赫連家呀,做為經商奇才的妻子,我總不能丟你的臉。」

    赫連白一听,當下更怒了。

    兩人成親之後,她不听他的話,依然堅持開展沈記的分號,忙得連孩子都是在分店里生下的,差點把他跟兩家長輩嚇壞。

    原以為她坐月子就會乖乖的,沒想到她竟然開始著手帳房的工作,天天忙著核對赫連家名下商行的各種收益,硬是搶走了赫連家大掌櫃的活兒。

    至于誰是赫連家大掌櫃?自然就是他。

    過去核算對帳的活兒,向來是赫連白的事,畢竟赫連家就他一個繼承,父親又信不過其他人,就怕底下人會偷雞摸狗,糊弄帳本數目,借此竊取赫連家業,因此赫連家名下產業的每一筆收支,一向是他親自過目。

    他天資聰穎,算數甚好,再加上赫連家的商行店鋪,他固定會巡視坐鎮,只要實際買賣與帳本有些微出入,他一眼就能察覺,誰也蒙混不了。

    「你若是真有當我妻子的覺悟,那就放下帳本,給我乖乖回房里休息。」

    赫連白二話不說便將帳本鎖進了小金庫里,臉色黑壓壓的瞪著關筱涵。

    知道丈夫這回是動了真氣,關筱涵吐吐舌,一臉討好的湊上前,親了親赫連白鐵青的俊臉。

    「我去看看小土豆。」她干脆把孩子抬出來,好讓赫連白消消氣。

    果真,一提起白白胖胖的兒子,赫連白臉色稍霽,沒再發難。

    關筱涵心中竊笑,出了書房,回到寢居,奶娘正坐在搖床旁,逗弄著床里咿咿啊浮叫的小土豆。

    「少夫人。」奶娘起身行了個禮,見赫連白尾隨進房,趕緊知趣的退了下去。

    關筱涵將白胖可愛的兒子抱起來,親了兩口才又放回搖床。

    「小土豆,今天乖不乖呀?」她用手指去撥弄兒子肥嘟嘟的臉頰。

    赫連白從後方將她抱住,下巴頂在她的肩膀上,一同看著搖床里咿咿笑著的兒子。

    「小土豆,你可別太乖,才不會讓你娘老把你撇下,一個人溜到書房里翻帳冊。」赫連白假意對兒子說著,其實是在揶揄懷里的妻子。

    關筱涵自然听得出他的用意,沒好氣的別過臉。「孩子面前瞎說什麼呢。」

    「那你老是背著我瞎做什麼呢?」他挑眉反問。

    「我要是天天陪孩子,沒準兒你又要跟孩子吃味兒。」

    「也好過跟錢吃味兒。」他沒好氣。「過去我還真不曉得,原來你野心這麼大,開完了飯團店,眼下又想開粥店,你是嫌赫連家的錢太少,擔心會讓你給花完是不?還是準備賺起來給曾孫花?」

    「我這是未雨綢繆。」她哼聲說道。

    「綢繆什麼?」

    「以防哪天你要是移情別戀,想把別的女人抬進來,我能帶著銀子跟孩子離開。」她說得煞有介事,仿佛已能預見未來。

    聞言,赫連白可不高興了,摟在她腰間的手臂一陣收緊,大掌將她的尖臉蛋扳向自己。

    「咱們成親半年多了,從你回來之後,我沒一天踫過女人,為了你,我心如止水,簡直快當和尚了,你竟然還信不過我。」

    他這話說得倒是不假,由于懷孕再加上坐月子,兩人己經好長一段時間沒親熱……

    「听你說得這麼委屈,是不是憋得很痛苦?」她取笑他。

    他勾起邪氣的笑,故意朝她小巧的耳朵吹了一口熱氣,她打了一個小小的冷顫,久未被挑起的欲望,悄然蘇醒。

    「我憋得痛苦,那你呢?大夫都說不打緊了,你還是不讓我踫,該不會是故意逗我玩兒?」

    「你說呢?」她媚眼如絲的斜睨他。

    他被她這一眼勾得心蕩神馳,鳳眸低垂,一口含住了她微撅的紅唇。

    她卻伸出縴手,一把將他推開,無視他一臉意猶未盡的不悅。

    她繞到搖床的另一邊,在錦杌上落坐,故意只看著搖床里的兒子。

    「孩子面前,你別亂來。」

    「關筱涵,你存心想讓我憋死是不?」

    只有在兩人獨處的時候,他才會喊她這個名字。

    听他難得喊自己的真名,她芳心大悅,這才起身回到他面前,嬌容揚著甜笑,眉梢眼角盡顯嫵媚風情。

    赫連白喉間一緊,若不是搖床里的兒子咿咿叫,提醒他這兒不適宜,恐怕他早將她壓到後方的牆上。

    「你等著,晚一些……我會給你驚喜。」她吻了吻他的下顎。

    「驚喜?」他眉頭一皺,可不敢奢想。

    這個女人太會給他找碴兒,她口中的驚喜,往往不是喜,而是驚嚇。

    他若不多順著她一些,恐怕這女人哪天想不開,會偷偷抱著兒子躲到遠方去,讓他妻離子散,好不悲慘。

    偏偏他就是愛上了這個令他頭疼的女人,怎麼也放不下,這輩子就這樣賠給了她,還是心甘情願。

    「好了,你不是忙著去巡視嗎?家里有我,萬事放心,你就趕緊忙去。」

    縴手拍了拍他厚實的胸膛,關筱涵將他推出寢居門外。

    赫連白好氣又好笑,「天底下有哪家的媳婦兒跟你一樣,老是把夫君往房門外推。」

    「你不是讓我相信你嗎?」她笑盈盈的說道。

    「相信歸相信,可不是讓你拿著當借口,老是把我往外推。」他抱怨。

    「好了,你快去吧,我說了,晚上給你驚喜。」

    赫連白無奈一笑,瞅著她的眼神里盡是寵溺,簡直甜得能撒糖了。

    目送著夫君離去的偉岸背影,關筱涵倚在門邊,嘴角揚得高高的,笑得彎彎的眉與眼兒,全染上幸福。

    真想不到,赫連白是真心疼愛她,幾個月前兩人從騫城回來後,他便用八抬花轎重新迎娶她進門,還把京城近郊的幾處田莊與田地,全過戶到她名下。

    他不是想用錢拉攏她,而是想借此昭告天下,她不再是被休掉的下堂妻,而是赫連白萬般珍惜的媳婦兒。

    思及此,關筱涵臉上的笑更加燦爛了,決定今兒個晚上要好好「犒賞」赫連白。

    夜里,用完晚膳後,關筱涵將小土豆交給了奶娘,便回寢居淨身,淨完身還在身上抹了一層珍貴的花露香膏。

    她也是來到古代,才發現原來古人的花樣兒真不少,特別是女人梳妝用的胭脂水粉,以及那些稀有價貴的香膏,更是讓她大開眼界。

    等到她披上袍子後,赫連白正好也忙完回房,一進門還未見到人,便先聞見滿室的花香。

    鳳眸微眯,他放緩了腳步,繞過大插屏,進到內間,看見妻子背對著自己,長發猶沾著濕氣,披散在身後。

    听見身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關筱涵轉過身,臉兒泛著紅暈,杏眸如煙,朱唇微張。

    ……

    「赫連白。」她嬌嬌軟軟的喊了一聲。

    「嗯?」

    「等小土豆大一點,我們再來生個女兒。」

    「這有什麼難的,我們現在就可以生了。」

    他低笑一聲,翻了個身便將她壓在身下。

    她嬌笑著,兩手勾上他的後頸。「我可不想這麼快就又懷胎十月,我還想到處游山玩水。」

    「你想去哪兒?」他滿眼寵溺的親了親她。

    「嗯,什麼地方都想去。」畢竟都穿越來這兒,她總該到處開開眼界。

    「等小土豆大一些,你想去哪兒,我就陪你去哪兒。」

    「說好了,可別黃牛。」

    她甜甜地一笑,然後將臉貼在他胸膛上,听著他的心跳,幸福的入睡。

    赫連白低垂鳳眸,嘴角上揚,大手在她背後輕拍,看著她入睡後,隨後才安心的閉起眼,俊臉噙笑,摟著嬌妻一塊兒睡去。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