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雪兒 > 喵小姐的偷窺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喵小姐的偷窺 第十六章

作者︰林雪兒

    【第十章】

    交出寶貝女兒之後,還一臉怔楞的羅雅妃被厲奇朗塞進車子里。

    車子往山上開,經過約二十分鐘的車程,他們抵達建在山城高處的一間日式溫泉旅館。

    這間溫泉旅館是走過一甲子的老店經過重新裝潢之後,最近才又開張的。

    就羅雅妃所知,這家溫泉旅館的經理人非常有眼光,因為對方非常喜歡厲奇朗的作品,這一次重新裝潢,旅館內所有的家具皆委托給厲奇朗的團隊設計制作。

    溫泉旅館的女服務生在玄關處迎接他們,十分鐘之後,羅雅妃就跟丈夫在旅館中眺望夜景最美、設備最齊全的頂級客房里。

    摸著觸感溫潤、做工精致的木頭家具,她回眸對著男人皺皺可愛的巧鼻,唇角禁不住往上翹,露出俏麗甜美的酒窩。

    「這家溫泉旅館重新開幕的消息一發出,被新聞大肆報導,听說一房難求呢,你倒是輕輕松松就住進來了,還訂到最好的房間。」

    厲奇朗貼近她的身體,從身後環抱她,低聲說︰「我接了他們的委托,價錢上打過折扣,這個人情對方是要還的。」

    因為「有關系」,所以要訂房隨時有的意思嗎?果然有人脈哪里都行得通。羅雅妃心想著,有些啼笑皆非,指尖又來來回回撫摸那些家具。

    厲奇朗忽然對她來了一招「公主抱」,一抱抱到大床上。

    ……

    在彼此懷里休息,像找到屬于自己港灣的船,他們靜靜停歇。

    幸福的感覺悄而無聲地延伸,連空氣都是暖而甜的。

    羅雅妃腦海中忽然浮現小女孩帶著花貓出現在她夢中的那些畫面,她慵懶地眨著眼楮,發現丈夫正用一只手臂撐著頭、眼神溫柔地打量她。

    她對他微笑,撫著他帥氣的俊臉。「我想起小美了,還有心心……你也想到她們了嗎?」

    厲奇朗親親她的指尖,大手**她的臉蛋和秀發,低聲說︰「她們要我們在一起,要我們相愛。」

    羅雅妃抿唇又笑,慧黠的眼楮閃動光芒。「她們任務達成,也許就能得到獎賞,例如很快能再次投胎之類的,又譬如還可以自己選擇要去哪一戶人家家里……嗯……之類的,你覺得呢?」

    厲奇朗挑挑眉。「所以你覺得小美很可能又回到我們家,而且是回來當我們的女兒?」

    「嘿,你不這麼認為嗎?」她漂亮眼楮里有著滿滿的期望和驚奇,為自己的推論感到奇妙。

    厲奇朗笑了,捏捏她紅嫩的耳朵。「也許吧。如果女兒真是小美來投胎,一定會帶來很多歡樂,我喜歡你的論點。」

    羅雅妃先是回應他的笑,突然伸出一指戳著他的胸膛,嬌蠻地說︰「哼,你喜歡歸喜歡,就是不準你喜歡女兒比喜歡我還多,听見沒有?」

    對女兒是毫無保留的親情,對她是燃燒靈魂般的眷戀深愛,明明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情,她偏要比,唉……

    面對這樣任性、嬌氣、愛耍賴也愛撒嬌的妻子,厲奇朗被撩撥得心癢難耐,不再多言,狠狠壓著她吻下去就對了。

    羅雅妃被丈夫吻得意亂情迷,整顆心像是浸在蜜罐子里似的,好甜好軟。

    她在他耳邊輕輕呢喃︰「厲奇朗,我們再養一只貓吧,好不好?」她想,如果這樣有緣,緣分長長又久久的,帶來奇跡要他們見證,那花貓心心也許會變成另一只貓,就在某處等她領養呢。

    如果有緣,一定會再相見的。

    厲奇朗很明白她的想法,牽唇微笑,親吻她緋紅的面頰。

    「好,我們再把心心養回來。」

    「嘻……」羅雅妃可愛地笑出聲音,有些淚光閃閃,她捧住丈夫的臉,嘟起紅唇熱情親吻他的嘴。「我愛你喔,厲奇朗,我最愛最愛的人……」

    男人表情溫柔,虔誠地回應——

    「我愛你。永遠最愛你。」

    婚宴熱熱鬧鬧地結束之後,羅雅妃將生活作息重新定調,先是專心帶孩子,學習當一名妻子和母親,她立志要當一個又辣又美又酷又清純可愛的媽媽,這項挑戰讓她沖勁十足,每天都很有活力。

    但今天……這個場子……似乎太過「活力」了呀!

    空氣中滿滿都是男性費洛蒙的氣味,讓女孩子家心跳快要破百。

    她的好友兼死黨李珂娜,為了參加她和厲奇朗在台灣舉辦的傳統婚宴,百忙當中特地從紐約飛回來。

    也因為回來得較急,只來得及吃喜酒,卻沒辦法幫她辦「告別單身趴」。

    之前在紐約當交換學生,羅雅妃正值孕期,戒酒戒狂歡,李珂娜想幫她辦告別單身趴根本開不成,盡管羅雅妃自己並沒有很想開那種趴,李珂娜卻非常堅持,覺得這是身為死黨閨密必須替對方完成的人生使命之一。

    所以羅雅妃都登記結婚了,也生下孩子了,還辦完婚宴了,她的告別單身趴卻在今晚舉行,而主辦人自然就是李珂娜。

    事情就是這麼無厘頭,充滿了李珂娜個人的風格。

    羅雅妃之所以答應讓她辦個party,本以為是五、六個較聊得來、也一直保持聯系的高中同學,由李珂娜當總召,大伙兒聚在五星級飯店的高級套房里吃吃喝喝,然後徹夜聊個天翻地覆,如果真的喝醉了也可以倒床就睡,非常安全自在的,不是嗎?

    結果再次證明,事情只要跟臭小娜牽上關系,永遠只會節外生枝,沒有什麼是絕對安全的。

    本來她們幾個女生在房間里聊得挺開心,叫了客房服務,啤酒、紅白酒也都喝開了,房間門鈴突然響起,羅雅妃以為還有其他高中同學抵達,沒想到李珂娜一臉怪笑地把房門打開,迎進來兩名猛男。

    羅雅妃還沒搞清楚狀況,房中突然下了音樂,猛男們就開始大跳脫衣舞了!

    現場女孩子的驚叫聲混著笑鬧尖聲,好幾個人捂著紅通通的臉蛋,然後又害羞又興奮地從指縫間偷看,羅雅妃正是其中一個。

    知道今晚會跟同學們混得晚,很可能醉倒在飯店明天才會回家,羅雅妃老早就跟老公厲奇朗報備過了,也鄭重地拜托婆婆譚香芝再一次幫她照顧孩子,雖然婆婆很樂意幫她帶孩子,事實上是太過樂意了,但她心里也暗自打算,要買一份精致禮物當謝禮,聊表內心的感激。

    能跟厲奇朗共結連理,有厲家那樣好的爸爸媽媽當公婆,她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但是……如果讓他們知道她今晚都看到什麼了,尤其是厲奇朗,她真覺得事情會變得很大條。

    「不用過來!真的……真的不用過來,我謝謝了,我很好,請去其他女生那邊,真的真的,不用過來啊!」她揮著手退退退,躲著朝她邊跳舞邊蹭過來的猛男,但實在忍不住要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就是她!她是今晚的主角啊!」李珂娜還在一旁加油添醋。

    「上啊兩位勇士!趕緊去慰藉這個即將失去單身身分的女性吧!」

    羅雅妃跳到門邊,大聲抗議︰「拜托!我已經不是單身了好不好?」

    「上啊!讓她快樂似神仙吧!」

    「不用不用!篙托啊,真的不用!」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門鈴聲又一次響起,而且響得很急,羅雅妃嚇了一跳。

    李珂娜卻發出嘿嘿笑聲,一臉垂涎。「應該是第二批猛男來報到了。親愛的小妃,親愛的姊妹們,今晚這些猛男供大家上下齊手啊,客氣的話可就吃大虧啦!費用的部分呢,本小姐已經全包了,至于小費嘛,就看猛男們給不給力、姊妹們買不買單。」

    張狂地說著,李珂娜哈哈大笑,驀地打開房門——

    「進來吧,熱情奔放地脫了吧……呃?!」她的聲音突然噎在喉嚨。

    李珂娜表情瞬間驚呆,而身為今晚主角人物的羅雅妃同樣呆掉。

    房門外來的確實是猛男,一樣來了兩位。

    但眼前這兩位猛男卻非常的西裝筆挺,正經八百,頭發梳得一絲不苟,走的是都會超級菁英路線,而且兩個男人表情十分嚴肅,半點浪蕩的氣味都聞不到,是嚴肅到逼近冷酷的神態。

    一眼看清房間中的情景,門外兩位男士同時開口,惡狠狠喊出「李珂娜你敢偷吃?!」

    「羅雅妃你干什麼?!」

    羅雅妃完完全全沒有料想到今夜會被厲奇朗抓個正著!

    拜托!她怎麼也算是「苦主」好不好?

    找來脫衣猛男絕對不是她的本意啊!

    雖然看到的景象還挺養眼的,但她敢發誓喔,對她家親親老公厲奇朗先生絕絕對對沒有二心的!絕對沒有!

    她只愛厲奇朗一個啊!

    不再多想,這時候想什麼都沒有用,立馬行動才是王道。

    「厲奇朗我在這里啊!」她大叫一聲,整個人朝門口飛撲過去。

    仿佛逃難一般,她撞進親親老公的懷里。

    厲奇朗盡管臉色鐵青得快要發黑,看見妻子慌張撲過來,強壯的臂膀還是穩穩將她接住,穩穩把她護在臂彎里。

    然後羅雅妃發現自己根本來不及解釋,因為現場有人比她更慘。

    與厲奇朗同時出現在門外的高大男人沖進房里揪住李珂娜,非常強勢地把她扛上肩。

    李珂娜大叫︰「放我下來,你、你動手動腳想干什麼?放我下來啊——」邊叫邊掙扎,還握拳狠槌男人的寬背。

    「想得美!」男人扛著人往外走。

    李珂娜慌張了,試圖抓住門。「你要帶我去哪里?干嘛這樣?

    有事不能好好講嗎?喂、喂——」

    「小娜,需不需要報警?我、我報警喔?」某位同學抓著手機一臉緊張的問道。

    「不要報警不要報警!」李珂娜叫得更響,結果一分神,兩手沒攀住門,人直接被扛了出去消失在眾人眼界中。

    現場陷入詭異的安靜中,兩位被請來娛樂女客的猛男也僵立在原地。

    Party的主辦人被強行擄走,還不讓人報警處理,那……接下來呢?

    突然——

    「這間豪華客房以及各位的客房服務費用,我會請飯店直接在我的帳戶上結算,party若要繼續,請便,祝各位有一個愉快的夜晚。」厲奇朗淡淡開口,接著朝房中的幾位女生點點頭,眯眼瞥了兩名猛男一眼,這才摟著妻子很紳士地離開。

    羅雅妃被帶進電梯,電梯往上升而非往下。

    直到她被親親老公帶進位在飯店頂樓的觀景套房,她才明白過來,厲奇朗又帶她來「開房間」了。

    「呃……我們今晚沒要回家?你不是來帶我回去的嗎?」坐在床上,她抬起臉蛋,表情無辜。

    厲奇朗語氣淡然。「你今晚出來狂歡,告別單身,本來就沒打算回家,不是嗎?」

    羅雅妃听得頭皮發麻,整個人震了震。

    她僵化的思緒終于能動了,趕緊喊冤。

    「我真的以為只是幾個好朋友、好同學聚一聚,吃吃喝喝聊聊天啊,那個……那個脫衣猛男秀,我事先真的不知情,我發誓,如果我說謊,我一定會變成大胖子,會變得很胖很胖很胖,還會變成丑八怪。厲奇朗,你知道我最愛漂亮了,我都敢這麼發誓了,你還不相信嗎?」她伸出三根縴指起誓,急切又可憐兮兮的。

    見老公還是沉著俊臉瞪人,她咬咬唇又說。

    「我如果事先知情,知道今晚會有脫衣猛男們加入女生的party,那、那我怎麼可能還會把聚會的地點老實跟你說嘛!一旦知道我們聚會的地點,你就可以隨時突擊耶,我又不是笨蛋,才不會挖個陷阱讓自己跳!小娜突然安排這麼一出來嚇我,她就是會這樣蠻干,她……她……啊!那個男人——厲奇朗,那個男人會不會是臭小娜的男朋友?應該是吧?沒錯吧?天啊天啊天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臭小娜那邊應該沒事吧?那個男人看起來很生氣耶!」她驀地跳起來,揮著手在原地走來走去,邊碎碎念——

    「厚!還有這家伙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她竟然半點口風都沒透露,太過分了,而且看那個樣子應該交往好一陣子了才對,哼哼,臭小娜,讓我逮到一定要她好看,不給我交代清楚別想溜!」

    「你先把自己管好。」冷哼一聲,厲奇朗干脆抱她坐下,將她禁錮在大腿上。「那個男人看起來很生氣,我看起來就不生氣嗎?嗯?」

    思緒被拉回來,羅雅妃抬起貓兒般又媚又亮的眼楮,嘟起紅唇。「我知道你生氣,但是……但是你沒必要生那種氣啊,我真的沒有偷偷摸摸做對不起你的事,是真的。你說,你信不信我的話嘛?」

    他信。

    種種跡象顯示,她事前確實不知情的。

    而且她都敢發變胖變丑的毒誓了,他當然信。

    厲奇朗覺得好氣也好笑,但表情仍酷酷的,很淡地應了一聲。

    羅雅妃听到他的回應,心終于定了定,吁出一口氣之後笑了。

    她一雙藕臂環上他的頸項,將他的頭攬近,主動獻上紅唇。

    雙唇相貼,他的唇瓣溫暖柔軟,比他故意裝酷的樣子可親太多,她卯起來親吻。

    果然,她的美人計還是很好用的,男人鼻中發出低哼,按捺不住地回應她的熱情,只是一旦主導權被他奪了去,她就免不了要被吻得神魂顛倒又迷迷糊糊的了。

    突然間她被放倒在大床上,男人精實強壯的身體壓著她,低聲逼問︰「說!那場猛男秀,你都看到什麼了?」

    她眨眨因為親吻而變得迷蒙的美眸,還有些恍神。

    「快說!」厲奇朗一手扶著她的臉,細眯雙眼。

    ……是要她怎麼說嘛?!

    「厲奇朗,你干嘛這樣啦?」她以為猛男事件已經揭過去了,原來還沒有嗎?

    這一刻,女性的直覺是如此這般重要。

    她完全不覺得這時候說實話會是正確的抉擇。

    「人家什麼都沒有看到啊,就捂著臉蛋一直退、一直退,我還要他們不要靠近,然後你就來了,我就撲進你懷里了,真的什麼都沒看見呀!」她捧著丈夫那張既粗獷又英俊的臉,拇指溫柔地摩挲他的皮膚,真情流露地說︰「厲奇朗,我只看見你。從頭到尾,就只有你而已喔。」

    明知道那樣的場合,她不可能什麼都沒看到,但厲奇朗就覺得妻子這話說得非常動听、非常上道,非常地讓他龍心大悅。

    羅雅妃再接再厲,對著丈夫繼續「撒糖」——

    「你也許覺得我太過浮夸了,但我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發自我內心的真話。厲奇朗,能進到我眼界里的男人只有你,能烙在我心版上讓我愛慘了的人也只有你,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來到我面前,我也只能看到你,只想看著你,你懂嗎?唔唔唔……」好吧,她熱情又坦率的表白果然讓男人不淡定了,壓著她就吻了起來。

    「小妃,你想看,我讓你看個夠,但……永遠只能看我一個。」

    羅雅妃忍不住咯咯笑,「厲奇朗,你真好看……我好喜歡喔……我愛你……我喜歡一直愛著你……一直愛著你……」

    妻子的親吻甜蜜又柔軟,輕輕烙遍他全身。

    厲奇朗裝出來的冷酷全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寵愛憐惜的笑。

    「羅雅妃,我愛你。」

    所以今夜這一場「告別單身趴」還是挺精彩的。

    女人在心愛男人的懷里開趴,時而激切熱烈,時而纏綿繾綣,他們愛著彼此,而愛,不曾停歇……

    【全書完】    (快捷鍵 ←)589982.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